第三章 生生不息,造化金莲

作品:《我是至尊

    看着吴渊没有了头的尸体静静地躺在地上,鲜血汨汨流淌;云扬阵沉思。

    便在这时,他神色突然变。

    因为……

    就在这刻,他感觉有种奇异的气息,突然凭空出现,进入了自己的身体。似乎是……吴渊死去之后,才出现的股气息?

    这种感觉很明显。

    自从年前重伤后,就直干涸的丹田气海,居然有种复苏的感觉。

    云扬眼神动,尝试着调动自己的玄气,只感觉股细若游丝的气息,蓦然升起,在已经几乎要宣布完全报废的经脉,点点艰难的穿行……

    云扬眼睛猛然亮了起来!

    实力恢复有望!

    虽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既然有了这个结论,云扬就已经心满意足!

    “你回答我几个问题的福利。”云扬看着吴渊的尸体,轻声说道:“我不会食言的。”

    “虽然你通敌卖国,虽然你恶贯满盈,但我答应你的事,却是不容更改。”

    “因为,这是九尊的承诺!”

    云扬负手而出。

    “将尸体和脑袋,送回天牢。此外,将吴渊的妻子和母亲救出来,放走。”

    这句话的最后个字出口的时候,云扬的身影已经消失。

    老梅鬼魅般出现。

    ……

    云扬再次回到花架之下的时候,已经月上天空,皎洁万里。

    他眼睛静静的看着天空明月,突然脸上露出丝悲伤的笑容:“兄弟们,我知道他们是谁了。四季楼!”

    “年先生,就是四季楼的首脑。”

    “年四季,十二月,三百六十天。代表着,三百六十个人。”

    “我的实力恢复有望。”

    “你们放心。我会活得好好的。”

    云扬心在遍遍的说着,只感觉心头的痛苦酸涩,如同惊涛骇浪般,疯狂的涌上来;让他的手都在颤抖。

    良久,云扬轻轻呼出口气。在皎洁的月光下,竟然隐隐有血色。

    正要站起身来的时候,而此时,那丹田微弱的丝玄气,也正艰难到了极点的,在全身经脉之,游走了个周天。

    般的武者,玄气穿行经脉周天个呼吸就能穿行数次,而且还是最底层武者。但云扬这个周天,居然足足穿行了个时辰。

    经脉之堵塞程度,已经可见斑。

    但这,已经是年来前所未有的进步了!

    就在个周天完成的这刹那……

    云扬只感觉脑袋里面突然间猛然响起声巨响,轰的声,几乎将自己的灵魂震碎般!

    顿时天旋地转,身子晃了晃,口鲜血噗的声猛的喷了出来,身子软,倒在了地上,刹那间人事不知。

    大惊之下赶来的老梅刚要扶起云扬,却惊讶的看到云扬身上突然冒出来片绿蒙蒙的光芒,充满了生命的气息!

    那种强大的生命力,让老梅为之骇然!

    他伸手去扶云扬,却是突然浑身震,只见云扬身上的绿光猛然暴涨!

    老梅惊叫声,只感觉股无可匹敌的大力袭来,凌空飞了出去,飘飘摇摇的跨越几十丈飞到了云府大门前,咣当声狠狠撞在了门上!时间,筋酥骨软,居然站不起来!

    只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粉碎,浑身骨头,同时散架!

    老梅眼珠子几乎凸了出来。

    这咋回事?

    自己的修为,就算在这天唐城已知高手之内排不到前三,那也绝对是前五之列!

    居然……被这样柔和的绿光触之下,没有半点反抗能力的飞出去几十丈!

    这……

    这简直是惊悚了!

    勉强支撑起身体,再次看去,却见到公子的身上那片绿光已经消失了。

    老梅揉揉眼睛,再次看去,依然没啥异常。

    撑着身体,过去尝试着扶起公子爷,没有阻碍。

    没有异常。

    “这……真是见鬼了……”老梅喃喃自语:“难道刚才是我自己摔出来的?闲着没事儿干,将自己摔个半死耍耍?”

    ……

    云扬感觉似乎进入了个奇怪的光怪陆离的世界。

    当空颗绿色的太阳般的东西,不断地旋转,身体无限的舒服。连灵魂,也都在惬意的呻吟般。

    然后,他的意识就突然从这个奇怪的空间抽离,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股恶臭,差点让云扬干呕出来。

    他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整个房间里充满了绝对能让整个世界的人起窒息的恶臭!

    “我曹!”云扬飞快的爬起来冲了出去,恶臭不减,才发现,恶臭居然是来自自己身上。自己的皮肤表面,居然覆盖了层黏糊糊的东西……

    连鼻孔里也有……

    云扬摒住呼吸;飞样冲了出去,直接就跳进了院子里的鱼池。

    噗!

    水花四溅!

    然后云扬前面出现了对惊恐的眼睛。

    老梅!

    老梅不知道啥时候居然已经在这池子里。

    老梅表示自己也很无奈,本来他是在伺候云扬的,但,当云扬身上越来越臭的时候……老梅实在忍不住了,看到云扬并没有生命危险,于是直接跳出来落荒而走。

    整个院子就没有不臭的地方,老梅无可奈何之下,也只有钻进了水底。

    但却万万没有想到,臭源居然也随之而来……这刻,老梅几乎要哭了。

    老夫闯荡江湖这么多年,生死关头来回滚了千百次,但是,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臭的味道……

    无数强敌无法令我退却步,但,这味道……却让我落荒而逃!

    最倒霉的是……我逃到哪里,这股味道居然随之而来,如同跗骨之蛆……无法摆脱。

    我崩溃了!

    老梅白眼翻,晕了过去。

    云扬只顾着拼命搓洗身上的黏糊糊,直到……

    他睁眼看,只见鱼池里面所有的鱼都翻着白白的肚子飘了起来……

    云扬:“……”

    ……

    终于将自己洗干净,足足个多时辰,也终于将臭味散尽,云扬有种筋疲力竭的感觉。

    东方晨光,居然已经蒙蒙亮了。

    云扬躺在鱼池里,动也不想动了。

    “公子,你的皮肤……”老梅终于回过神来,转头看了下云扬,却突然瞠目结舌起来,良久,才狠狠的咬了下自己的舌头,不可置信的说道:“这……先天金玉之体?”

    只见云扬的脸上,片光洁,如同块无暇美玉,白里透红,充满了种晶莹的质感。

    整个人看上去似乎都要发光般。

    原本的云扬已经足够英俊,但,脸上,依然有些伤痕;那是之前多年战斗留下的痕迹,尤其是年前那殊死战,更给云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但现在,统统的消失不见了。

    “洗经伐髓!先天金玉!”

    现在,老梅心就只有这句话。

    公子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会突然间出现这等让天下武者都羡慕嫉妒恨到要死要活的现象?

    云扬运功检查着自己的身体。

    良久,脸上露出丝喜色。

    除了修为还没有恢复,自己现在的身体,便如是初生的婴儿般健康;而且,更加无瑕!

    “只要经脉伤势恢复了,修为只是时间问题。”云扬对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满意。虽然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切都是怎么发生的。

    但云扬心智何等沉稳。

    既然发生了,必然有原因。

    虽然暂时找不到,但是,必然会找到的。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赶紧恢复实力!

    自从年前那惨烈的战之后,云扬已经整整年,没有体会到“力量”的感觉了。

    突然,云扬目光凝。

    自己手腕上的曾经有的枚寒冰玉,怎么没了?

    终于清洗完毕,迎着老梅诡异的眼神,云扬若无其事的回到房,将床上东西全部换了遍,然后舒舒服服的躺下来,才开始查找原因。

    神识沉浸入意识海之,居然看到了整片浓浓的白雾。

    白雾之,颗散发着无数道金光的莲子,在缓缓旋转。

    而下刻。

    那莲子浑身阵绿意缭绕,突然间异香扑鼻。

    那颗莲子,居然从顶部裂开了。

    道细嫩嫩的绿芽,悄然钻了出来。清新碧绿,宛若透明的翡翠般,让人看,就感觉到心旷神怡。

    嫩嫩的新芽在摇曳着,股股玄奥的力量,缓缓散发。

    这……这到底是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云扬感觉到阵头晕,似乎有无数的讯息,下子钻进了他的脑海之……

    这刻,脑袋几乎当场就炸裂开来。

    阵剧痛,云扬几乎晕了过去!

    隐约间,似乎脑海行闪烁着金光的字迹旋转着出现,就像是从宇宙的尽头,旋转着就到了眼前。

    “……混沌无极,大道生;无生有,生生不息……吸尽天下,不平之气;舒我生灵,无尽冤屈;大道前行,无愧恩义;莲心虽苦,生养之基;心意为刀,万恶辟易……诛恶屠灵,莲子芽成。辉映寰宇,尘尽光生……”

    “生生不息神功。”

    股玄奇的意念,也在这时候,蓦然出现。

    云扬闭上眼睛,良久,缓缓张开,眼有股了然之色。

    “原来如此……”

    “我终于明白了……”

    云扬眼有了然之色。

    突然就洗经伐髓了……

    然后,识海出现了这么神奇的东西!

    他明白了,但他的神情却更加的痛苦起来。

    若是早知道……若是早出现,我的兄弟们怎么会死?

    原来,在天玄崖那次激战之,我最终没有死,从死尸堆里爬出来,就是因为这个……

    我身受十七处必死之伤,却还能活着,就是因为这个。

    那颗小小的莲子。

    云扬闭上眼睛,心里思潮翻涌,当日的情况,又出现在面前。

    ……

    那天,自己刚刚加入九尊,刚刚经历了三场战斗的时候,突然间有什么东西不知道从哪里落下来,砸在了自己的头上。

    自己当场昏厥。

    乃是个兄弟将自己救了回去。

    事后发现,砸晕了自己的,居然是颗莲子。小小的莲子!

    而且还嵌在自己头上。

    这件事情,让自己成了兄弟们最大的笑料。

    “堂堂九尊的老幺,居然被颗莲子砸晕了!哈哈哈……”兄弟们的笑声现在还回荡在耳边。

    云扬又羞又气,将这颗莲子从头上薅下来就要砸烂;大尊笑着说:“老九,你将这东西留着吧,战场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你留着,也能提醒自己,小心切的意外。要知道,哪怕是颗莲子,也能将九尊砸晕的……”

    大家阵狂笑;但自己却真的接受了大哥的建议,将这颗莲子留了下来,用冰蚕丝结了绳子,穿了莲子挂在脖子上。

    闲暇没事,就拿出来看看。

    毕竟,莲子都能砸晕自己,更何况别的?

    从那之后,自己也的确是越来越小心;从开始的老九,慢慢的成为九尊的核心,智囊……连老大都说,老九自从被莲子砸晕过,越来越是长大了……

    虽然每次说大家都是阵哄笑,但,说了几次之后,兄弟们再也没有人以这件事说笑。因为,云扬所表现出来的缜密心思,算无遗策,已经博取了兄弟们发自内心的尊重和认同。甚至兄弟们普遍以为:这样的云扬只要能继续成长下去,必然会是个整个天元大陆都数得着的可怕人物!

    云扬自己也是感觉到;这颗莲子给自己带来的警惕,也的确是促进了自己,而且是很多很多。

    所以他越发的珍惜。

    越发的不愿意取下来了。

    甚至,云扬曾经心暗暗的发誓:当天下太平,我解甲归田,就用切的办法,来催活这颗莲子,为它建造个大大的池塘,让它在池塘里生根发芽,繁衍成湖莲花。而自己就在边上结庐而居,安度余生。

    这,正是现在识海的这颗莲子。

    而如今,这枚莲子,已经在自己识海之,而且发了芽!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这颗莲子的名字就自然而然的从自己脑海冒了出来。。

    生生造化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