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烈火烧山!

作品:《我是至尊

    就在其再度现身重回地面的瞬,天际乍现雷声隆隆,咔嚓嚓道道闪电直接将整个天地照得通亮!

    轰轰轰……

    道道闪电以几乎没有丝毫间断之势的接连劈落。

    面对雷劫之威,欧阳萧瑟再施疾速身法连连闪避,可惊雷闪电可与修者出招方式迥异,不但因其由空而落,回避艰难,更因其威能殊异,举凡修者罕有人敢硬接的。

    是以欧阳萧瑟不过片刻便已经是狼狈不堪,手忙脚乱。

    惊雷闪电在天空持续肆虐的同时,绵延火海亦在向着这边快速集过来,条条火龙摇头摆尾,呼啸而来,俨有群龙夺珠之势。

    雷火交织,明明已经是杀机遍布天地,云扬仍嫌不足,道道金光,在闪电发出耀眼的光芒,暴雨般撒了出去。

    那是云扬释放出来的飞刀,亦是今天揪出众多冒充者的招牌动作。

    云扬心底可谓是恨极了欧阳萧瑟,出手就是全力以赴,完全杜绝这个老混蛋任何的躲避逃走的可能,避免节外生枝的最好办法,就只是全力出手,再不给对方任何余地。

    对于欧阳萧瑟的实力,云扬比任何人都要有数。

    欧阳萧瑟若是没有这等恐怖的势力,那才真是咄咄怪事。

    欧阳萧瑟与老独孤齐名,而老独孤却能够让天下第剑客君莫言欠下人情,更收获报恩令枚。

    那么,老独孤的修为如何便可想而知。

    而欧阳萧瑟怎么可能弱得了?

    所以云扬下手就是底牌尽出!

    噗噗……

    任凭欧阳萧瑟如何的拼命闪躲,但闪电似乎毕竟太过密集。

    道闪电结结实实地劈在欧阳萧瑟头上,欧阳萧瑟大叫声,浑身即时腾起股烧糊也是了的糊巴味道。

    身雷亟之刻,整个人不由自主地个迟滞,道金光就此深深地插入了他的大腿。

    欧阳萧瑟惨嚎声:“云尊,有种的出来与我决死战!”

    只可惜他的邀战并没有得到回应,回应他的仍旧只有空的闪电更加密集,火龙更加粗壮了。

    云扬心里很清楚,以欧阳萧瑟之前展现出来的强横战力,不可能仅止于现在这个程度,对方绝不至于躲不开,这两下,应该是对方故意而为。

    目的不外就是要引诱自己现身出来,只要确定自己所处的方向和位置,再制定后续的逃走计划才更有可行性与效率。

    云扬却又怎么会上当。

    既然你要用苦肉计,那我就让你用个够!

    欧阳萧瑟连续挨了两下,样子凄惨万状,可云扬就是不上当,却也不敢再故意挨劈。看这架势,自己若是继续苦肉计,恐怕这位云尊能够直接将自己活活的劈成焦炭。

    天际雷亟之力的威能还要在他的预估之上,光是那两下已经令其身体麻痹不灵,动作迟缓许多。他甚至已经开始为自己的苦肉计后悔不已。

    早知道云尊不上当,自己何苦白挨这两下子!?

    大火冲天而起,越来越是炽烈。

    烈火熊熊,整片山林,方圆不下千里地域之内的所有山脉,尽都被云扬付之炬。

    烧到后来,地面上已经开始流淌类似油脂般的物事。

    整片山林地域的切生灵,无分动物植物,尽都火海吞噬,除了少数高阶凶兽觉察最早,侥幸逃出之外,余者尽都山林树木植被同化作灰烬,荡然无存,

    但,烈焰却仍旧在不见颓势,仍旧再持续升腾,持续燃烧。

    此刻此地方圆千里之内的温度,赫然已经升高到了个令人难以想象的程度。

    就算是道境修者,身处在这样的温度环境里,也难免要窒息!

    是的,云扬已经这里不计代价不顾后果的狂烧了整整两个时辰,当真是连地面都烧红了!

    这两个时辰之里,欧阳萧瑟曾经无数次的想要往外逃,可只要他往外冲,萦绕在他附近的火焰就会凶猛地炽烈起来,比别的地方要更高温十倍以上。

    还有天际雷亟的密度也会更加变态。

    而只要他退后,应攻势则稍稍缓解,至少可以令其苟延残喘,性命得续,甚至是拥有喘息余地。

    因为这样的氛围,令到欧阳萧瑟有了而再,再而三尝试重新换方向突围的机会,只可惜,每次尝试突围的结果,都只是重新回到最初的局面。

    欧阳萧瑟很明白,面对这样的火势闪电攻势:自己就算是要付出了莫大代价冲了出去,却还要直面云尊本尊的最后关,真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岂不是要任由对方宰割!

    而自己退再退,虽然看似徒劳的挣扎,任人玩弄,却总能得到定可以喘息的余地。可以等待下次的机会,始终保留着殊死搏的最后力量。

    这么持续下去,自己固然未必有利,但云尊……

    当真就能直保持操控着这等天地异象的状态吗!?

    操控运使这等天地异能,需要有多少能量垫底,他这么做岂不也是在玩火吗?

    只要自己支撑到其元气不继的时候,大抵就是自己的转机到来之刻!

    所以欧阳萧瑟明知道云扬在玩弄自己,却直重复这个类似猫抓老鼠的游戏!

    但慢慢地,他发现,自己错了!

    自己能够支撑到云尊元气不继已不重要,因为这个游戏赫然还有其他的玩法,更加高端,更加高潮的玩法!

    随着燃烧的持续,越烧越彻底,热量亦是越见增加;整座山已经渐渐蜕变成了火炉子!

    脚下的每寸土地,亦渐渐变成了暗红色,如火炉子的部分。

    而自己喉咙里也似乎是被塞满了燃烧的火炭,每喘口气,都好像是被人在喉咙里猛戳了几刀,时刻都身处酷刑之间。

    越是待下去,越是难受,越是难挨;及至他感觉自己头晕眼花,几乎支撑不下去地步的时候,愕然发现,自己以为保留备用的修为已经消耗了七成还多!

    不成,必须立即逃出去!

    否则没等云尊那边元气不继,自己已经先步被耗死了,烤死了,烧死了!

    欧阳萧瑟念及此,登时醒悟过来,这冲天大火直持续燃烧,时至此刻,云尊那边根本就已经不用再刻意维持火攻,整座山自己就会偕同进攻了。

    显而易见的是,云尊开始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偏偏自己却还要傻乎乎的头栽进来,故意的受了伤——这举动简直就是傻逼到家了!

    若是自己开始就鼓作气的拼命往外冲,云尊未必能够拦得住自己!

    唯有那么做,才是此役最大生机所向!

    现在的做法,只是最消极最被动的做法,愚不可及!

    想到这里,欧阳萧瑟的肠子都悔青了。

    …………

    <昨天微信奖者,滕王阁兰亭。这货快乐疯了,整天在群里嘚瑟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