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云尊拦路!

作品:《我是至尊

    随着声冷笑,雷光突然间爆裂了起来!

    天际劫世之雷宛如无穷无尽无止无休,持续施压,但麻衣派众人在持续对抗段时间之后,愈发地稳住了阵脚,如太上长老、麻衣掌门等更清晰的判断出,天际雷劫虽然威力强大,且具有持续作用,但若是不能举攻克对手,对上如麻衣派这般拥有极强大护御作用的阵势,难受全功,而且更会消耗许多施招者的灵元,任施招者修为如何了得,功体神异,也无法长时间的持续下去,最终得势的定是麻衣派边,毕竟星宿大阵乃是百多人合力运作,岂是人之力可以硬怼。

    然而就在麻衣派高层自信胜算已然偏转的刻,高空再度传来了人的沉声呼喝:“收!”

    话音未落,许多麻衣派人莫名地惨叫声,太上长老等讶然间循声看去,却见惨呼者的的身上,尽都浮现出蒙蒙的血雾,向着天空飞去,点滴汇流化作了片血云,笼罩天际。

    麻衣派镇山之宝星宿大阵虽然威能极强,护御之功更是不俗,能够对抗劫世天雷,甚至令到阵诸人无殒命,然而不死却不代表也没有受伤,布阵的麻衣派弟子修为总有高下之别,许多修为稍低的弟子尽皆有伤在身,虽然那些伤势并不甚重,也不会影响战力,却终究是受伤了,面对天际那突如其来的声“收”,所有受伤者尽都自伤处损失了大量鲜血。

    而大量鲜血瞬时流失的结果就是,头昏脑涨手忙脚乱心有余力不足,不过眨眼光景,天际仍在持续闪电劫雷,早已活活劈死了不下数十人!

    当真就只是瞬之间,麻衣派成名天下的星宿大阵,已然告破!

    这瞬变故,来得图无异常,太上长老王长峰原本已然转为镇定的脸色即时惨变,喝道:“九尊?玉唐九尊?”

    风起云涌,雷电交加,再加上血雾弥空,若是王成峰还猜不到来人是谁,那他也不用再混了!

    声冷笑响起,个灰蒙蒙的影子赫然闪现天际,淡淡出声道:“麻衣派不尊祖训,擅自下山参与王朝争霸,乃是自取灭亡!贵派祖师不能亲自来收拾你们,且由本尊代劳,以全其生前身后名!”

    随即又长啸声:“不错,我便是玉唐九尊,九尊之云尊,云翳天下,判汝终途!”

    长啸声,雪亮刀光闪现,冷冷笑道:“本来我在暗就能将你们全部搞死,但是我怕你们死得太糊涂,反而让我没什么感觉,是故现身出来,陪你们玩玩,让尔等共走九泉,心无不甘,死得瞑目。”

    玉唐九尊!

    尽是九尊之云尊再现尘寰,厉行狙杀。

    王长峰与葛祖恒脸色再度剧变,几无人色。

    这刻,他们齐齐感觉到自身所承受的压力比之刚才还要更大三分。

    当年祖宗遗训,不准参与王朝争霸,但之前得知东玄乃为天定明主,即将统天玄的时候,自己等人终于动摇,派了派精锐高手下山协助。

    本意是想举平定玉唐,然后在东玄建立国派,更以此来获取国运之力,奠定门派万世不拔之根基。

    但谁能想得到,所谓的天定明主东玄,明明占尽优势的东玄,败了!

    自己门派之的人刚到了大军之,才刚刚出手第战。

    东玄就败了!

    甚至直到现在,东玄还有部分的高官抱有某种酸溜溜的言论:要不是受了某个被诅咒的门派的牵连,说不定咱们就胜了……

    这种话真是让人气破了肚皮!

    可是麻衣派上下尽都反驳无能,则是事实如是,二来却是,反驳也没有更多意义!

    因为连原本待麻衣派人如上宾的东玄国君也明显对麻衣派冷淡了,甚至已经不再厌恶感觉,眼看着再不走,恐怕东玄就要派人将麻衣派收拾掉了。

    让麻衣派上下彻底死心的乃是东玄皇帝陛下所说的句很不耐烦的话:“当初是谁主张找麻衣派助阵的?脑子里面装的什么东西!麻衣派麻衣派,天天穿麻衣……什么人才穿麻衣?家里死了人才会穿麻衣!这么不吉利的门派,居然邀请来助阵……是怕朕的大军败的不够快么!”

    犹记得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葛祖恒几乎口血喷出来!

    特么的还有这么说话的?我们为了你们东玄,违背了祖训,死了那么多人,居然连句安慰也没有。

    还记得当初谁谁说得:“朕盼诸位前来有如秧苗盼雨,寒冬盼衣,现在嫌我们丧气了?!”

    正好玉唐这边爆发了龙皮密图之事,众人商量商量,干脆尽起派精锐,往这边来,若是能抢到秘图自然最好,从此退回山林,蛰伏起来;若是抢不到……仍旧是退回山,隐居起来……

    却又哪里想得到,举派精锐不远万里才刚刚来到天唐城外,居然就被玉唐九尊的云尊堵上了!

    而且还强势开杀,当前简直就要全派团灭的款,有木有?!

    “云尊大人!”

    王长峰金钩闪烁,整个人化作了阵金色旋风,正面拦截那好似瓢泼大雨般的绵密刀光,叫道:“我们本是世外门派,之前不过因缘际会之下涉入尘世纷争,如今已与那东玄分道扬镳,再无瓜葛,重归世外,只待此间事了,我们便立即重归深山,再不出世!云尊大人何必逼人太甚?”

    云扬声冷笑:“逼人太甚?高深修行者绝少涉足大陆列国征战,这乃是天玄大陆亘古以降的铁律,若然涉足其,便须了断因果,想我玉唐多少铁血男儿于铁骨关之役丧命在你们手,那时候我们可有人向你们说声逼人太甚吗?”

    他大喝声:“既种业因,便得业果!麻衣派既然种下血债之因,便当承受灭门之果,此乃天数循环之理,无可厚非!今时今日,便是讨债的日子,麻衣派上下人等,尽皆杀无赦!”

    大喝声,刀光陡然再盛,团团丛丛地接连飞出,云扬化作了团有形无质的风云,在人群之肆意冲杀。麻衣派的人不管如何抵御反扑,金钩如瀑,然而至多就只是落在他的影子上,根本无法对他造成半点实质性伤害。

    不过鏖战片刻,云扬所过之处,尽是片人仰马翻,鲜血四下飙射,当真是他走到哪里,那里就是片片的倒下去。

    辛辛苦苦修炼的武学玄功,面对云扬这等诡异至极的功体法门,竟是不堪击,抗御无能。

    王长峰竭力追击那团灰影,拼命地攻击,拼命地拦阻,妄图力挽狂澜,但所有的进攻所有的拦阻,如其他麻衣派门人般,尽都如同打在了空气里,没有丝毫作用。

    时间,人仰马翻,片凄惨。

    …………

    今晚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