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大家都帮帮忙

作品:《我是至尊

    “诸位兄弟们啊,我这也是被冤枉的啊,这让我上哪说理去啊……”

    冬天冷把鼻涕把泪:“我哪里知道是这宝贝啊?当时那老王蛋往我身上靠,靠了我身血啊……我当时正在喝酒,我还喝的下去么我?那叫个恶心哪,你们是不知道啊!”

    所有人都斜着眼:喝酒?恶心?你的酒能和龙皮密图相比?就算把你恶心死,你也该不惧万难的把宝物守护好啊!

    “再说了,就这么两块皮子,谁能想到竟是宝贝,那上面分明还有霉味儿呢,那可是动物尸体上的腐臭味啊……”

    冬天冷继续几把鼻涕把泪:“你们想想,设身处地,扪心自问的设想下……我,我不扔出来,难道还能拿回家不成……这么脏!啊啊啊……”

    所有人斜着眼睛:就是得拿回家!定要拿回家!脏?哼,换做我,再脏万倍我也拿回家啊!这个败家子!

    真是罄竹难书的败家子,目光短浅的糊涂蛋啊……

    当时为什么是这家伙在那喝酒而不是我呢……

    显然,财帛动人心,这会大家的理智都不在线,理智这玩意,对上莫大诱惑的时候,胜算从来都不高!

    “在天唐城这地界,自然是咱们兄弟们的能量最大……所以,冬天冷厚颜请大家帮个忙……”冬天冷悲痛欲绝道:“帮我,将这东西找回来……”

    所有人起长长吸了口气,显然所有人都没想到冬天冷的要求是这个!

    大家听到冬天冷番诉苦之余,第想法尽都是这货在卖惨,估计就是让在场众人帮他做个见证,证实那秘藏已经不在他这了,明哲保身,以策万全!

    却怎么也没想到,这货所谓的求助竟是这个,你怎么张得开的嘴啊!

    找回来?

    那肯定是要找回来的。

    但是帮你找回来?

    呵呵……

    “小弟现在已经方寸大乱……实在是没有更好办法可想了,招惹了这等大麻烦,然后还要面临家族的重罚……唯可以指望的,就是在座的各位兄弟了。”

    所有人心冷笑:这傻逼,又做了件天下最傻的事情,你自己偷着寻找也就罢了,总还有万的指望;个方寸大乱居然将这个大秘密说给这么多人听,那是注定了再也找不回来啦!

    但我可就不定找不到的,只要找到了,那不就是我的了,那密藏是我的,天赐良机,岂可错失?

    冬天冷深深鞠了躬:“还请各位兄弟务必帮把手!冬天冷感激不尽,从今往后,但有差遣,万死不辞!”

    他脸真诚的举起酒杯:“凡是今日来此的,都给了我面子,那就是我过命的兄弟,让我们举起杯,祝咱们的友谊地久天长,海枯石烂,此志不渝!”

    于是,众位纨绔同时举杯:“冬兄既然说到这里,小弟等人自然是义不容辞!哪怕是刀山火海,也要为冬兄走上遭!大家各尽其力,务必要将东西找到!此情此意,海枯石烂,恒久不变!”

    “不错,务必要将东西找到,帮冬兄渡过难关!”

    “来来来,大家起喝,共饮杯酒,友谊地久天长!”

    “友谊地久天长,情意此生不忘!”众人哄然举杯。

    说到“友谊地久天长,情意此生不忘”这几个字的时候,所有人心里都有种很荒谬很是逼了狗的感觉。

    你特么杯酒就希望我们和你地久天长了?情意此生不忘?你以为你是谁?

    你老几呀!

    “多谢各位亲爱兄弟的隆情厚意了!”冬天冷感激涕零:“今天大家定要放开了吃喝,放开了玩,所有都算在我的账上!”

    “仗义!”

    “小弟干了!”

    “不醉不归,醉方休!”

    “来来来,干了这杯酒,马上就去找宝图,早日找到,早刻救冬兄出大难!”

    “无论如何,也要找回来!”

    人人边喝酒边慷慨激昂的喊口号边心不足盘算。

    我要是找到了这两张藏宝图……嘿嘿嘿……

    我修炼武功?

    还是……

    或者是……

    恩?

    这端的是天大的诱惑啊!

    这么想,大家立刻就有些迫不及待,想要付诸行动了,那个个的屁股底下都像是有了蛆,坐立不安,赶紧让我回家布置啊……

    那可是记录了九幽十七少传承的龙皮宝图啊……晚步就有可能出大事啊……

    便在这时,云扬站了起来。

    “说完了冬公子的事情,那么我来说说另件事情。”

    “云公子请说,我等洗耳恭听,聆听教诲。”

    “嗯,其实这事吧……前几日铁铮铁大帅找我喝酒,让我想想办法。”云扬开门见山:“现在大战方歇,百废待举,尤其军部那边实在是没什么钱粮了。这么多的死难壮士,抚恤竟不到位。”

    在座的众公子哥登时人人脸菜色。

    哥您别说下去了,您说到这里我们就知道啥意思了,无非就是又想要借钱了呗?

    “嗯,大家都是明白人,都是自家兄弟,所以我就趁此机会,向诸位兄弟募捐二。”云扬微笑道:“我知道大家除了兄弟,是明白人,还都是有钱人……”

    我们可以不是有钱人,我们很穷的……

    还有……募捐?

    居然还不是借钱!

    “作为明白人之,我明白地向大家透露个未经确实的消息……若是实在没钱,万般无奈之下,铁大帅很可能会采取极端……”云扬笑笑:“比如……抄家充国库什么的……”

    人人身子僵。

    还能酱紫?

    “当然,这只是万般无奈之下的极端做法,现阶段绝不可能。”云扬笑得和煦:“有鉴于此,本公子已经向铁大帅承诺,咱们每家都会拿出来千万两……然后,也就都没事了。嗯,这些是特别指定的几家,名单上榜上有名的都是千万,大家都是明白人,不会做那些个不明白的选择吧?!”

    千万!

    你咋不去死!

    还有那什么名单,榜上有名又是什么鬼?!

    特么的……肯定是上面下来的,直接把人头都钉死了,哪里还有转圜余地!

    “如果实在手头不宽裕的,我也可以帮忙转达给铁帅,相信铁帅会卓请谅解,顶多就是上门问候二。”

    上门问候二?

    问候你妹!

    说啥也不能让那家伙上门问候。

    “除了我手头上这份名单上具名的几十家每家千万两白银之外,其余各位的份额就只两百万左右。咳咳,这件事我是也很为难的。我知道大家都不富裕,更不容易,但两百万,挤挤总是能拿出来的,是不是呢?!”

    ……

    还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