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人生如棋,起亦是终

作品:《我是至尊

    毕先生闭上眼,悠悠道:“当时,我心下自觉稳胜,胜券在握,却又不敢狂妄当面,便说道:七局四胜如何?”

    “那对面的人笑着说:你乃是当代棋圣,数年之间,天玄无匹,自有独到之妙;不过我浸淫此道也已经千多年岁月……谁胜谁负,仍属未定之天,还是九局五胜吧;左右无事,咱们可以消遣下时间。”

    “我点头答应,甚至还打下了九局我赢下四局,让对方多赢局,留足脸面的打算。”

    “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九局棋,非但每局的用时都比寻常对弈更长,更有甚者,这九局亦是局比局的对弈时间尤长,开始第局棋,用了天夜时间,我最终以半目之差获胜。”

    “然而通过这局我知道,对面这个人乃是个丝毫也不弱于我,甚至还比我要强的棋道高手。所以接下来我更谨慎了许多。而对面那人,应该是第局对我有所小觑,以至于输了,所以第二局他也谨慎了起来,其实就总体来说,第局棋我们都没有拿出最高水准的状态,颇有保留吧!”

    “第二局,这下就下了七天。最后,我以目之差,输给了对方,但这局下来,虽然输了,却没有沮丧,只有酣畅淋漓,这是高阶棋手之间的交锋,虽然历时长久,难免精疲力尽,但也只是身累而心不累,我虽然输了,但斗心丝毫未减,甚至感觉我的棋艺又有精进。”

    “第二局完结之后,我休息三天才开始第三局……及至第九局决胜局的时候,双方都是全力以赴,基本每步都是殚精竭虑,妙手迭出,每步棋出来,都需要对方思考最少几天时间。等到第九局终局之时,距离第局开局那时,已经过去了年的时间!”

    年!

    另外三人相顾无言。

    只是下九局棋,居然下了年,这等事,还真是没有听说过,端的闻所未闻!

    “及至第九局棋下完之后,对面那人很是高兴,言我之棋艺果然是名不虚传,出类拔萃,超凡脱俗。然后就请我看残局,随后就递过来本册子。”

    毕先生用手拍了拍手上的棋谱,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的笑了笑,道;“相信你们该当有所联想了吧,是的,就是这本!我记得很清楚,那书策的其页扉页上缺了个角,而这个角下面,第局棋谱的同个位置,乃是个劫材。”

    说着,翻开扉页,翻到那页,看那局图示的右上角位置,果然是个连环劫;双方都意欲提子,且双方都是只差步,就能将对方置于死地,大获全胜。

    而这个缺角的所在位置正好是枚黑子,安安稳稳的放在那里。

    “这个劫材,关乎此局胜负,亦是整个棋局之,唯个劫材要点。”

    毕先生道:“当时他递出来这册棋谱时说道:这本棋谱,在我手上,已经好多年,始终不能破解。就连这第局也不知该如何落手;阁下棋道超逸,已臻当世超流级数,有资格会此局,来来来,咱们研究研究,看看是否能够有所突破。”

    “那便是我第次见到这本残谱之时的经历。”

    毕先生深深吸了口气,随即又长长的吐了口气,却还是忍不住心的激荡,又再深深吸了口气,缓缓的吐出来。

    另外三人这会早已经呆了。

    “但这棋谱……岂不是……别有玄机……”人期期艾艾说道。

    “不错,就是别有玄机,又或者说是另种意义上的歪打正着吧!”

    毕先生道:“那天,云扬来到太子府,言说特意前来找我,破解棋道名局,初初我真没太在意,毕竟我已经太久太久没有棋道名局堪入我眼了,但他这边摆局,我就认了出来,这是当年我曾遇的残局,再看他后续之七步,我更加认定了,这非但当年那局……而且还是我与那世外高修所拆解的那局棋。”

    “当年……我们前前后后拆解了三个月,仍旧没有解开。”

    “当年,我没有能够拆解残局,抱憾离去,却将我的人生,解进了四季楼。不意,今时今日,我还是没有能够解开。”

    “本来若是仅止于残局,我或者还不会燥进,但那本棋谱,我在太子府还再度见到了当年的棋谱原册!”

    毕先生道:“这个现实令我立即定下计划,在当天击杀云扬!”

    “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自诩万无失志在必得的杀局不仅没有击杀云扬,反而将十六护卫,下子丧失殆尽,就只剩下方运人侥幸逃回。然而这个结果当最让我意外的还在于……云扬没有全歼十六人,也就罢了,世事无常,总有意外,但偏偏第二目标,这本棋谱却抢了回来,这个就难以用意外来解释!”

    “甚至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恐怕,我的人生劫数,到了!”

    毕先生轻轻叹了口气。

    他自始至终,没有说那九局棋谁胜谁负。

    身后那人皱眉道:“老大,你若是真要击杀云扬,为何不亲自出手?再退万步说,让我们三人出手也行啊!云扬就算是有通天彻地之能,又何能逃得出我们三人的手心?”

    毕先生苦笑声:“总道人算不如天算,该因天意莫测,个莫测就是超乎预算,满盘皆输,大抵就是所谓的冥冥自有天数。我这生,成就成在有分寸。而败,也败在……太有分寸了!”

    “我看到这本棋谱被抢回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我错了,我派出去的人错了。但是那时候,已经来不及改变。”

    “当时,我自问看得很通透,云扬,少年俊杰,隽才之选,身修为已臻天境九重天巅峰,可谓势所难能,时之选。然而派出方运人,便已经是太多,牛刀杀鸡不外如是;更兼佐以十五人相助……这样的阵容,就算是有十个云扬,也该当能够举击杀,难有意外。”

    “可是,就是没杀成,怎道不是天意莫测?!天意天意,难道竟是天是故意?!”

    “这是我生最大的失误,这次的失误,便是满盘皆输,果然是字错,满盘皆输!”

    “棋道如此,人道亦是如此!”请输入正。请注意: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要求,请勿上传任何色情、低俗、涉政等违法违规内容,我们将会根据法规进行审核处理和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