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天愁地惨,四季轮回!

作品:《我是至尊

    随着独孤愁的伤情剑猛然间展开,场局势也随之大变。

    满目剑光横天,却更多了份凄凉悲伤的味道,大半个天唐城,无数人都在这刻感到了由衷的黯然神伤。

    那是种难以描述的凄凉。

    近距离观视此战的云扬更是首当其冲,他虽然年轻,然而心的悲愤仇怨黯然之情,却足以比肩世上任何人,此际可谓感慨良多;只觉心旌动摇,难以自持,竟生出种生无可恋、不如归去的想法。

    念生,即有万念相随,为心魔所扰的云扬面色变幻不定,气息起伏剧烈,眼见着随时可能遭到心魔大举反噬,走火入魔。

    “吼!”

    凌霄醉看到云扬脸色变幻异常,如何不知道他无法承受,及时发出声清吟,惊醒了云扬。

    云扬得凌霄醉相助,自心魔反噬之悚然醒来,再凝神注目于天际战局之刻,却只见见天空只得片黑沉沉的大幕,无生无命无活,唯有满满的悲伤凄凉,笼罩天空。

    除此之外,再没有半点声息。

    “战斗结束了?”云扬有些不可思议。

    “这就是天愁地惨。”凌霄醉道:“属于独孤愁的专属气场,此招配合剑意,已经将年先生困在了里面。”

    “原来如此,那就是孤独前辈反转战局了?”

    “此招乃是独孤愁的独门之式,亦是不败之招,纵使年先生的修为要略高独孤愁发,但若是不能够在个呼吸之闯出这天愁地惨范畴,仍要毙命于此。”凌霄醉目光炯炯的看着天空,目光冷厉空前。

    “他应该能出的来。”云扬摇摇头:“年先生断断不会就这么死的。”

    他若是死了,我又要去找谁报仇!?

    这个人,这生,最终只能终结在我的手里!

    “想不到你竟也有这样的想法。”凌霄醉有些惊讶的看了云扬眼,道:“我也是这么认为,年先生纵然被困,却绝不会死在这里,独孤愁不败之招的记录,只怕要终止于今日!”

    云扬嘴角抽了抽,心道咱们想的是两回事。

    抛开不解之仇,必杀之愿的话,我不知道多么希望年先生赶紧玩完,挫骨扬灰,死无葬身之地!

    是时,但闻黑幕渐次传出来重重击打的声音,如是僵持了片刻之后,突然间声厉声长啸,突破了茫茫黑幕,冲空而起;黑幕亦随之乍然炸裂,道道浩荡剑光,如同火山爆发般,从黑幕之不绝冲起。

    时间,整个天空尽都被剑光照射得亮如白昼。

    道人影,长发挥舞飘扬,伴随着蓬鲜血扶摇直上,瞬间便已经冲到了百丈高空,声厉喝:“伤情剑果然不俗,天愁地惨,的确可怕!独孤愁,你果然名不虚传,今日剑之赐,他朝本座定当奉还!”

    大幕炸裂,独孤愁身形挺拔站在高空,冷笑道:“下次再见,你不会再有今日的幸运!”

    按照般情况,或者说正常的江湖规矩而论,年先生既然说出这样自承不及的话,更兼已经是身在高空,合该就要就此离去了。

    不意就在独孤愁回应话音未落之瞬,却闻年先生骤发声长啸,喝道:“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虽然其嘴说着山高水长,后会有期,然而且身形却好似支利箭也似地疾冲了下来。

    手猛然张开,抓向顾茶凉。

    与此同时,又有道恐怖的威压亦随之降临。

    那是隐藏在远方暗处的另道人影,突然间出现,袭黑衣,整个人连面目都笼罩在那宽大的黑袍之,宛如道白驹过隙的黑色光影极速接近!

    那沛然的气势,如同半空猛地砸下来座大山!

    那年先生的举动已经可算是突兀至极,出人意料,然而另道黑色身影的举动更是骇人之极,却见那极速接近的黑色光影,只手伸出衣袖抖,空只硕大无朋的大手就此无生有的成型,以沛然莫御之势抓向顾茶凉。

    人从天而降,人横掠横推而来,上下两路,移动速度都是快到了极点,志在必得之心昭然若揭,无可动摇。

    此际距离顾茶凉最近、修为最高的凌霄醉应变最速,声清啸骤响之余,绚烂剑光全无征兆地自手乍然炸裂,同时,原本稳如大山的身子亦空拉出来十几道残影,每个残影,手都有剑光闪烁,剑芒爆射!

    空的独孤愁也不怠慢,亦随之出手,时间,两大剑客,全力出手应对,目标直指年先生和另道黑色身影。

    “早就等着你!”

    凌霄醉清冷声音响起,剑芒恢弘无尽,沛然莫御,强势拦截自地面平地而来的黑色身影。

    几乎在同时,凤弦歌也动了,但见其抓挥之间,坛酒应手爆炸,溅射而起的漫天酒液,化作了道道闪亮的晶莹飞刃,纵横飞舞,如光雨倾世,尽洒此间。

    顾茶凉大笑声:“这时候居然还是不肯放弃,我该说荣幸至极吗?!”

    片紫色随着其话音响动而横空而起,却是其手紫玉箫骤动之气象。

    以上种种,说来话长,实则却是在差不多同时间里同步发生!

    是的,就在这弹指瞬的短暂时间里,当今世上六大绝巅强者,同时全力出手!

    六大巅峰强者同时出手的结果便是极端,随着轰然声爆炸,道黑影长笑着翻了个跟头,滴溜溜的直上高空,随即便是消失不见,遁迹无踪。

    至于那横推而来的黑影黑袍亦因凌霄醉等三人的反扑而膨胀于顷刻,更全无抗衡余地爆炸而开,只是,只手,只温润如玉的修长手臂,不期然的显现,伸出!

    个人的手,纵使加上手臂又能有多长?

    就常人的认知,貌似共也没多长,然而这乍现的手臂,在这方面却彻底颠覆了世人的认知,在其动作伸出的过程,那胳膊宛如可以无限延长拉伸般,啪的声,毫无花假地击云扬的胸口!

    云扬虽然在场实力最末,远远不足以场其余人等相提并论,但修者对于危机临身的直觉,在这只手猛然伸出来的瞬间,便已经有所预感,即时应变,大叫声之余,早有刀狠狠劈落。只可惜那只大手竟然完全无视了云扬的刀,从刀光穿而过,正正拍在云扬胸口!

    砰砰砰……

    连续四次闷响,那黑袍人冲天而起:“凌霄醉,若是还要你这小兄弟的性命,就带着顾茶凉,三天之内来灵风山跟本座交换!”

    凌霄醉等四人见状怒火更炽,同时奋力出手,声势更甚之前数分。

    不意那黑衣人身上突然轰的声冒出来团浓密的烟雾,瞬时间遮蔽了整片天空。

    浓雾之,砰砰的声音接连不断的响起了数百下,随着声沙哑的长笑,黑影早已经逃逸到了天空之,纵使独孤愁与凌霄醉的剑光衔尾追击之势已立,却再难追及空人影,因为对方已然诡异的消失不见了。

    “四季轮回掌,天下无人可解!哈哈哈哈……”

    …………

    还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