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可能再见她?

作品:《我是至尊

    平心而论,独孤愁的嗓子并不好,唱的也姐妹般,然而在座诸人却尽都能够听得出来他此刻的是那么但是却是特别用心,那么的特别的投入,低低的沙哑的嗓子,让人听,心就不免升起悲凉的感觉。

    骷髅般的人听着听着,却是将无限思绪尽都归于声就是黯然长的低低长叹声。

    凌霄醉的脸色也显得分外有些黯然;凤弦歌更是直接闭上眼睛,静心聆静地听,更兼只手在自己腿上轻轻地打着拍子,脸上尽是片回忆之色,。

    那满头白发,在夜色夜风潇潇而动,尽是肃穆。

    时间,四个早已屹立于站在天下巅峰的风云人物尽都是各有所思,满室萧瑟。

    如他们这般的传奇人物,经历远比常人丰富,这生之,又有谁会能够有这样的成就的传奇人物,谁没有许多些刻骨铭心的往事?

    光阴弹指如今,往事有如切烟云过,数百年岁月光阴已经化作了尘烟往事的此时此刻时候,再来唱起当初挚爱最喜欢的这首歌,个滋味却又是种什么感觉?

    那些曾经深情缱绻的倾国盖世红颜,现在何方?

    那些曾经缠绵无尽的风华绝代芳华……现在,早已经风吹雨打去啊……

    此刻如今,繁华落尽,峥嵘不在,就只留下四个老人,在这里对坐喝酒,虽然他们现在已经站在云端,俯瞰天下,但,身边可还有陪伴之的人吗?

    都道大道之路,艰辛难行,孤寂本是意料事,然而当真事到临身之际,个心酸尤难分说!

    云扬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这四个人,心忍不住悠悠叹息。

    忍不住的就想起:“若是我……在几十年后,几百年后,会不会也如他们这般,对酒临风,只余缅怀?……那感觉……”

    那骷髅般的人深深叹息,随即又终于仰头长吸了口气,却见其随即手腕翻,居然拿出来管通体紫色的玉箫赫然上手,凑在唇边。

    缕幽幽的箫声,呜呜咽咽,如泣如诉的响起,若远若近,渺不可闻;却是直嵌入了个人的内心深处……

    及至云扬重新入座坐下的时候,歌声早已渺,箫音也已经落下最后个尾音,耳边,就只余有声声轻轻轻轻地叹息。

    似乎在座的每个所有人,都因为在这首歌,曲箫而又之间走过了个轮回。

    ……

    “这就是你的终身名菜,白菜豆腐……”独孤愁夹了口菜,神色愈发的怅然了数分,喝了碗酒才,低声叹息:“不错不错,这委实才是白菜豆腐!”

    凌霄醉等人也是也是片沉默,边喝酒,边叹息。

    独孤愁吃了几口菜,突然怔怔的出神,然后很是郑重的看向骷髅般的那个怪人。

    那人微笑了下,道:“你还有所求?”

    独孤愁深深吸了口气,道:“我想问你个问题,正面回答我可好。”

    骷髅般的人道:“你问,我尽力而为就是。”

    独孤愁字字的说道:“我……还能见到她么?”

    独孤愁此问出,在场所有人起愣住了。

    包括云扬在内,大家都很清楚,独孤愁口的这个“她”指的是谁。

    “她”可是已经死了几百年了!

    如何能见得着?

    就算当真有轮回存在,数百年岁月逝去,早已不知轮回了几生几世!

    不意但那骷髅般的怪人却是沉吟半晌着,好久都半晌没有出声说话。

    他越是沉默,独孤愁的眼神反而就越亮;对方没有直接拒绝而是沉吟,那就代表有希望,有机会,只要有可能就好,比什么都强!

    凌霄醉等三人见状心下也不禁是有些紧张异常,眼神死死的看着骷髅般的怪人。

    云扬则直接屏住了呼吸,只感觉自己颗心怦怦的跳了起来。

    若是已死偌久岁月之人犹有再会之日,那岂不是说自己尚有机会再见老独孤,现在云扬真的很想再见这个有如自己父亲般的老人,告诉他,他的儿子,自己的七哥或者还没死,尚在人世……

    那些自己的哥哥们……

    “相见争如不见何须再见!?”骷髅般的人叹息声:“此生已矣!”

    独孤愁兀自不死心的问道:“我知道你定有办法,告诉我如何才能够再见到她?无论方法如何,能够实现都好,我都承你人情就是!”

    骷髅般的人又是段长久的沉默,道:“哎,我犹豫不决实在是我就知只有个办法,然而这个办法但是……你定办不未必能达到。”

    他叹了口气,道:“在其实,这片个星空之下,亿万年来,能够做到这点的人,亘古至今迄今为止,满打满算,也不超过……十个人!”

    独孤愁精神又是振,道:“知悉方法便感大德还请……请指条明路。独孤愁……此世必当铭感五内永世永感大德!”

    骷髅般的人轻轻叹了口气,道:“罢了,且先听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众人登时齐齐都是立即竖起了耳朵,都知道这个故事必定非同小可,非般掌故传说可比。

    。

    云扬尤其是聚精会神,唯恐错失点点的细节。

    “在不知道多少年之前……嗯恩,就在这片星空之下,有个绝世强者,我不能说他的名字了……他已经达到了他所在世界的巅峰,寿元命悠久,几成不死之身,然而但是他的爱人,却是红颜薄命……在他神功大成之前,就已经撒手尘寰,幽冥陌路,情深缘浅……”

    “这个人与他的爱人情感深厚,痛不欲生,想尽了切办法,想要让他的爱人复活,重回人世相聚……”

    他说到这里,所有人眼睛都是如同火炬般亮了起来。

    复活!

    “虽然但他的身实力已臻世间极峰,傲视天下,但光是修为高深于此事却是无补,他颁下悬赏,传首天下,寻觅可行之方,却久久没有所获不知道办法……他不肯放弃,仍旧苦苦寻找,许多年以后,终于有天,他遇到了个人,对方大抵而这个人也是看他可怜,怜其痴心,就对他说……等你修为不断地突破,有天等你有天,可以突破这个星空极限的时候……你就可以让你的爱人复活!”

    听闻此言,云扬四人同时间里起仰头看天,遥望看着无边夜空。

    那夜空,有无数的星辰,在不知道多么远的地方眨眼闪亮,无限璀璨。

    “突破这片星空极限?”云扬心念叨着。

    骷髅般的怪人还在继续讲述:“因为有了这个念想,于是这个人当真就开始向着这个目标去努力……他不断的突破自己的境界,以透支生命拼命般态势的去修炼……还有然后不断地去战斗,不停的磨砺……”

    “然而他本来就已经是当世绝颠强者,纵使更进了步,然后他发现,自己已经当世无敌,却还是连这个大陆都出不去,更遑论遥远的星空极限。”

    “不死心的所以他就开始着手寻找突破这个大陆的方法办法,他尝试自创心法,突破原有界限;终于有天,他终于成功破碎虚空,飞升而去,臻至更高层次……”

    “然而随着但是他飞升到了新的世界地方,惊愕的发现,自己的修为并没有真的已登顶峰,因为在新的世界,比他强的强者大有人在,他只是突破自己出身的哪方天地而已,远远还是不能,这里强者太多,自己终究还是在这样子个地方,并没有突破星空极限……”

    “所以他又开始修炼,不断的战斗,不断地突破,不断的磨砺,路只向着那个目标迈进,前行不辍……”

    骷髅般的怪人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后来呢?”独孤愁只感觉喉咙干涩,说出话来,沙哑的自己都听不清。

    “……终于,他到达了个奇妙的境界;拳打出,可以令让星辰破碎!声叱咤,能让日月隐形!随手布劲,可凝无数岁月不散!”骷髅般的怪人道:“不用怀疑,也无需惊讶,因为而在那个时候的,他,是已经领悟了大道法则的存在……”

    “亦是到了那个层次之然后……他以己之力,逆天而行,回到自己原本的大陆,施以开始时光回溯之法!”

    骷髅般的怪人用种感叹的口气,道:“他将整个大陆的时光,回溯到了他和他的爱人刚刚相识相爱的那个时候,让切重新来过,让不幸不再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