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月球传承

作品:《圣墟

    星空寂静,什么都没有了,那漂浮向宇宙边缘的铜棺,那消失的几道身影,再也没有在世间出现。

    最后,这里彻底寂静。

    楚风站在殿宇,看着隐去的星空,那里重归模糊、朦胧,成为石质宫殿的屋顶。

    所有那切都消失,但楚风的心却无法静下来,像是跨过很多年,经历段时光旅程,格外的沉重,难以忘记与磨灭。

    “最后关通过,条件符合,可开启传承。”

    就在这时冰冷的声音不包含任何感情,像是机械性的话语,响在楚风的耳畔,或者说是心,这是段精神波。

    这里也有座能量塔浮现,更为破烂,像是黑科技,直在关注楚风的切,他的所思所想,甚至脑电波都被清晰捕捉。

    从血脉到精神,再到切莫名的指标都被它所清晰感知,认为楚风符合早先的设定标准,可以让他试。

    “是否要开启传承?”残破的暗红能量塔发光,冷漠的询问,缺少温暖,像是不知道变通。

    “开启后,我会顺利得到切吗?”楚风问道。

    “不,九死生,但途每通过个阶段你都可以选择退出。”暗红色能量塔答道。

    “开启!”楚风毫不犹豫的回答。

    “哧!”

    瞬间,残缺的暗红色能量塔击穿条通道,那像是条细窄的虫洞,直接将楚风送了进去。

    他神色严肃与郑重,步就迈了过去,出现在片环形大坑,这依旧像是在月球上,星光黯淡。

    这里寂静无声,只有岩石,排排列列,杂乱无章的横陈在前方。

    他走过去的刹那,心头剧震,因为每块石头上都有符号,那是场域字,映入眼帘,这就是他想要的东西!

    楚风集全部精神,不敢错过丝毫,观察这些像是亘古长存的石块,记住上面所有的符号。

    不用担心不识别,期间会有道精神波缭绕,告知他这些场域符号的意义,有什么用。

    这简直是位资深名师,直接传承,这在过去来说根本不可能,从未有人为楚风讲解过,都是他靠实践摸索出来的。

    生平第次有人为他传道授惑,很详尽的讲解,不过速度很快,每当他扫过块岩石时那精神波只演示遍。

    他能记下就记下,记不下也没有人会为他重复。

    楚风如饥似渴,记下每块岩石上的符号,烙印在灵魂深处,懂了就是懂了,让他精神愉悦,面露微笑。

    有些东西他自己曾经研究过,但直半懂不懂,没有通透,现在被人点开层窗户纸,彻底理解。

    场域符号各式各样,真的太多了。

    楚风的速度渐渐变慢,在每块岩石前停留的时间越来越长,他在消化吸收,没有急于铭记下所有。

    不是死记硬背,他是在吃透,彻底弄清楚,时常会发出会心笑,那是精神在愉悦,发出共鸣。

    最终,片又片符号闪耀,楚风从第块岩石走到最后块,不知道耗去多长时间,感觉都学到手。

    “是否愿意退出。”

    这时,那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暗红色能量塔全程陪伴,无声无息在环形大坑出现。

    显然,这是第阶段,算是告段落,楚风有权退出此地。

    “不!”他摇头,这是起始第步,他还要路走下去。

    可是,他有些奇怪,暗红色能量塔闻言后竟寂静无声,不再理会他,没有问他是否开启下道传承。

    时间流逝,他始终无法进入第二阶段。

    楚风疑惑,不禁提问,他已经理解这些岩石上的场域符号,为何还不能上路,怎么不继续开启。

    “嗯?”他意识到情况不对,凝视周围,看向岩石块,甚至自身跃起,来到地势较高处,俯视这片地带。

    “这些岩石……”

    石块看似杂乱无章,但是仔细凝眸,分明能看出场域雏形,甚至些岩石组合在起后构建出奇异的巨型符号。

    楚风心神震,他刚才所完成的阶段,只是有资格退出,但离走向下阶段还远,还有奥义没有领悟,不曾触发。

    这刻楚风不断为岩石排序,仔细琢磨,每次组合出新的场域符号时,都会有精神波响起,再次为他讲解。

    这并不是他自己创造,而是结合早先所学的那些符号,彻底悟透那些被传授的东西,他才能更进步。

    到了最后,他看到的不光是岩石,还有股气,场之气机,简称场气,按照古代献所记载,这是种玄而又玄的东西。

    唯有理解某些场域到定程度,才能眼望去就能感触到它们,那是种发光的气,如丝如缕,绵绵不绝。

    对于些场域研究者来说,看到场气,是对他们的最佳肯定,梦寐以求!

    楚风凝视那场气,条又条丝线相连,缠绕不同的石块,提示有关联,构建出巨型符号。

    到了最后,随着他理解加深,放眼望去,这片地带发光的丝线交织,连绵不绝,像是片蛛。

    或许说,更是像是片星河脉络,交织在起。

    当楚风参悟过后,他洞悉这里的各种场域符号,甚至有成熟的模型,构建多种小型模块。

    有防御型的,有进攻型的……

    楚风推演,铭记在心,他确定再也看不到其他,没有办法更进步领悟出什么,这才停止切。

    “超额完成第阶段基础篇,是否走下去,继续开启传承?”那机械般的声音响起,不过,多少不再那么冰冷了。

    “继续!”楚风点头。

    他并不知道超额完成算是种评价,是种惊人的肯定!

    在这之前,暗红色能量塔是给人打星评判的,星就已经算是通过,五星则为绝佳,堪称优等传承者。

    楚风完成这些后,它没有打星,而是直接以超额完成点评。

    “第阶段你表现卓绝,超额完成切,鉴于此,第二阶段你如果依旧如此惊艳,我不得不提醒,可能会很危险,有性命之忧。”

    暗红色能量塔语气放缓,竟多说了些话,不再冷冰冰。

    楚风怔,这是对他的肯定,对他的高度评价吗?直到这时他才注意到,这冷漠无情的能量塔对他有所柔和。

    “谢谢!”

    楚风表示感谢。

    刷的声,残缺的暗红色能量塔击穿条小型虫洞,将楚风送了进去。

    当楚风从里面迈步走出去后,瞬间,他血脉偾张,怒发冲冠,浑身都在颤抖。

    这依旧是片环形大坑,若无意外,还在月球上。

    铁骑驰骋,名骑士身着黑金甲胄,狞笑着,手持杆铁矛,追逐群妇孺,向前猛地刺去,噗的声,将名十二三岁的少年挑起,带起大片的血花,而后猛力震,那少年惨叫,四分五裂。

    这不就是此前楚风在宫殿抬头仰望所看到的画面吗,如今竟然还在真实发生?!

    “畜牲!”楚风大喝,目眦欲裂,精神波动激荡,就这瞬息间,他直接取出金刚琢,就要打出去。

    然而,暗红色能量塔机械般的声音再次响起:“以场域杀敌,学以致用,任何情况下都要有颗冷静的心!”

    楚风发现,他虽然手持金刚琢,但却投掷不出去,被禁锢了。

    他刹那清醒,看向四野,地面上有各种磁石,他快速动了,步迈出,许多磁石跳跃,他掌指如刀,迅速划刻。

    接着,磁石如雨点,噼里啪啦向前飞去。

    然而,还是有些晚了,名老妇人被那狞笑着的铁骑踏而过,整个人血肉模糊,倒在血泊。

    这是昔年的旧事,还是真实在发生?楚风感觉身体冰寒,而后又怒血上涌,依靠他手动刻写磁石,根本不行,赶不上那骑士的速度。

    “烙印!”

    下刻,楚风的额头发光,精神化成道光束凝聚在那里,而后透骨而出,照向地面,他在以精神直接烙印下场域符号进入各种磁石内部。

    接着他脚踏出,地面上所有磁石跃起,化成流光,飞了出去,截断那铁骑去路,将他笼罩。

    而此时,那骑士白森森的牙齿,冷酷的笑容,已经临近,铁矛即将触及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只差点点就将她刺穿。

    她很漂亮,但是小脸苍白如雪,带着绝望,还有凄怆,泪眼婆娑,看向远方倒在血泊的亲人。

    楚风心发堵,这幕他仿佛在星空下看到过,这个小女孩的面孔很熟悉,他跃而起,扑了过去,用脊背对着铁矛,抱起小女孩翻滚出去。

    后方,那骑士的残忍的表情凝固,因为这矛他刺不出去,磁石环绕,发出刺目的光华,挡住了他,并化成小型进攻场域,轰的声,将他碾压,化成团血雾。

    楚风抱住小女孩,感觉到体温,她有泪痕,有呼吸,那噙满泪水的大眼,还有凄然的小脸,是如此的可怜,让人心痛。

    他震撼莫名!

    这是个真实的躯体,所有这切都不是考验?不是幻境?他的心在颤。

    “大哥哥,谢谢你!”这个小女孩抬头看向他,柔弱的表达谢意,然后泪水串串的滑落,看向远方死去的亲人。

    随后,她化成团光雨,从楚风怀抱消失,那柔弱而带着感激的声音光雨远去,道:“谢谢……”

    “这……”楚风站起,看着那光雨飘向星空,他的心也像是要进入浩瀚星海,有些怅然。

    而后,他目光盛烈,盯着远方,那里铁骑纵横驰骋,有道道的身影,都是追杀者,都是刽子手。

    很多妇孺在逃难,在族群灭亡之际逃向远方,幼童无助的哭声让人心痛,伤残老者的佝偻身影让人心头发堵。

    “杀!”楚风低吼,像是头受伤的野兽,发出哀嚎声,向前杀去,他想要战,全身心的投入进去。

    不过,他并没有失去冷静,保持头脑清醒。

    人喊马嘶,那群刽子手的笑容太残忍,手段太血腥,让楚风血液奔涌,像是回到那个让人绝望的年代,跟着厮杀,去救那群可怜的人,要打出条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