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绝世白衣

作品:《圣墟

    “据闻,南海黑龙太子可能在三清山附近养伤,曾有人在山看到宛若山岭般的黑色大蛇。? ?.㈠1ZW.”大黑牛告知。

    “在三清山。”楚风皱眉。

    这地方可不般,是江西境内的名山,为道教的洞天福地。算算时间,黑螣也快养好伤了。

    至于孔雀王在哪里,两头牛也不知,它很神秘,难以现踪迹。

    黄牛出主意,别看他年龄不大,但向腹黑,道:“别急着找他们算账,慢慢来,反正你在暗,个个的摸上门去,悄然干掉,这更好。”

    “有道理。”楚风笑道,他也是这么想的,没有必要跳出去当靶子,就这样持掌雷电,让些敌人遭雷劈,最好不过,保持神秘。

    大黑牛也告诉他,先沉住气,不要妄动,道:“等我消息,最近东北虎跟海族的个别人打得火热,交情不错,我让它去了解情况,看看黑蛟蛇是否还在三清山。”

    同时,两头牛准备帮他将些兽王、人类王者的精准消息查清楚,计划让有人遭天打雷轰。

    楚风微笑,正合他意。

    “最近都在山野,我都快成野人了。”他在山林穿行,这样自嘲。

    这本是个现代社会,然而自从天地异变后,切都改变了,原本他应该面对车水马龙、高楼大厦,生活在现代化城市,可现在却于行走于大山间,跟强大的王级生物战斗。

    楚风决定找最近的城市稍作休整,等两头牛的消息。

    洪都,江西境内最大的城市,距离梅岭非常近,以楚风现在的度来说,时间不长就能赶到。

    乌鸦王被雷劈,这则消息当真是惊掉地眼球,人类社会的反应就不说了,它太招人恨了,许多人目瞪口呆后,拍手称快。

    就是异类诸王也都无语,这太邪门了,是真的吗?他们第时间的反应是,有问题!

    然而,梅岭传来消息,当时的确阴云密布,云层电闪雷鸣,但很快又消失。

    “真遭雷劈了?这乌鸦王也太作孽了吧,被天打雷轰,或许坏事真的做多了。”有异类叹道。

    这件事有点离奇,也不是不能接受,毕竟平日间山就常有雷火出现。

    “或许是天劫!”也有异类这么说道,神色凝重。

    到了王级层次,了解到太多的事,按照神话传说来看,他们这种生物在古代的话那就算是大妖,而大妖每隔段时间就有可能会被雷霆轰击。

    显然,也有很多人不这么看,人类的王者,还有异类的些顶级高手,觉得蹊跷,怀疑乌鸦王遭人暗算。

    三清山,景色秀丽,古松伴飞瀑,云蒸霞蔚,宛若仙家福地。

    片山脉,老树稀疏,并不多,但是都很苍劲与高大,在片高地上条黑色的大蛇足有数百米长,横在那里,晒着太阳,鳞片如同乌金般,头上长着独角,犹如头黑龙蛰伏在这里。

    “楚风,你还活着吗?我很希望你完好如初的归来,我要慢慢的撕碎你!”黑螣在低语。

    最近几日,它直在这里蛰养伤,如今快好了,即将痊愈。

    他恨透楚风,堂堂南海龙族成员,挣断六道枷锁的绝顶强者,只因上次有伤挥不出实力,险些被杀。

    “乌鸦被杀,别告诉是你的手笔,等我出关,必然要去杀你!”黑螣誓,他都等不及了。

    洪都城外,金海别墅区。

    栋别墅内,富丽堂皇,客厅有个白衣男子,面上带着笑,俊朗而儒雅,有种空明而出尘的气质。

    他坐在沙上,很悠闲,桌上摆着形意拳谱,道:“乌鸦王死了,我想不是意外,所谓的异类渡天劫,在古代虽然有这种说法,但过于虚无缥缈,我只相信进化,或许我们的目标出现了。”

    “你是说,楚风回来了?!”在另张沙上坐着个妖异而又俊美之极的男子,紫色长披散,眉心的竖眼开阖间有神芒射出。

    “很有可能。”白衣男子点头。

    “很好,我去杀了他,为黑螣出口气!”他头紫长爆光芒,整个人都笼罩上神圣光辉,散出很恐怖的气息!

    此时,他的竖眼张开,有道金色光束飞出,很吓人,将茶几上的口蓝色匕直接禁锢,而后带了回来,落在他的手。

    “他要刀刀活剐了他,个挣断四道枷锁的渺小人类,竟导致我的飞碟坠落在龙虎山,可恨啊,他就是有百条命让我来杀,也比不上那架飞碟完好如初!”三眼男子哧的声将蓝色匕插入茶几。

    砰!

    整张茶几炸开的同时,化成灰烬!

    每次想到那架被毁掉的飞碟,他的心都在滴血,即便在大洋深处遗迹众多,也没有几个海族强者挖掘到飞碟。

    “稍安勿躁。”白衣男子很平和,微笑道:“切都还只是猜测,也不见得真是他回来了。不过即便是他,又何需你我费心费力去寻找,让他主动来送死岂不是更好。”

    “他会那么听话?”三眼男子诧异,他知道白衣男子向稳重,手段高绝,不会乱说话。

    “会,由不得他不送死。”白衣男子放下手的拳谱,露出淡淡的笑意,道:“是人就会有弱点。”

    “说来听听。”三眼男子平静了,早先的杀气全部内敛。

    “他向很紧张与在意他的父母,记得他的成名之战就是因他父母而起,不计后果,杀到盘山,跟掌握有御剑术的老黄鼠狼浴血搏杀,最终平山灭寨,震动四方。”

    白衣男子娓娓道来,点也不急。

    三眼男子才听他说这么多,就领悟了,眼露出光芒,脸上漾起笑容,道:“拿他的父母做章?”

    “对,让人在顺天动手,也不定非要杀掉,但要做出动作,真个出手,从而让那楚风乱了分寸。”白衣男子微笑。

    “这样他就会乖乖来送死?”三眼男子问道。

    “顺天出手的人定要失败,被击退,露出马脚,泄露出是将江西这边的人在指使这样做。”

    “哦?”

    白衣男子接着说:“定要自然,不能刻意,所谓水到渠成,毫无痕迹,这样才最致命。嗯,就让江西个兽王作为‘主谋’吧,最好是上次围杀楚风的人之,很激进,想杀他父母。”

    三眼男子问道:“这样说来,做戏做足的话,我们岂不是要去先控制个兽王,让他看起来像主谋?”

    白衣男子点头,嘴角微翘,笑容很淡,道:“不错,在他的‘指使’下,导致楚风父母惊吓、受伤,从而让楚风怒冲冠,迫不及待的来平山灭寨,大杀四方!”

    “他会吗?”三眼男子迟疑。

    “会的,依照他的性子,那么在意他的父母,定会这样做,平山灭寨,从而威慑其他人,不敢再对他父母下手。尤其是,他以前也过誓,谁敢动他父母,那么就算触了他的逆鳞,比针对他自己还严重,必要遭受他的铁血屠戮与报复!”白衣男子脸上的笑意很浓。

    “有意思!”三眼男子笑了。

    “他为了震慑其他怀着敌意的人,确保他父母的安全,定会这么做,暴烈出手,而这就是我们的机会,等在那里,静候他上门送死!”白衣男子的目光转冷,收敛笑容。

    “呵,很好,我期待他自己主动上门来送死。”三眼男子点头,而后又道:“我正要去三清山看望黑龙,要不要将这么有趣而又有意义的消息告诉他,即将猎杀楚魔王。”

    “自然要告诉他,因为他也要参与进来,到时候我们三大强者联手,起拿下楚风。”白衣男子说道。

    “有必要吗?我个人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屠掉他。”三眼男子淡淡地说道,看不上楚风,不曾将他视作同层次的人,带着不冷笑与轻蔑。

    “稳妥起见喊上黑龙,我做事求稳,定要拿下他,不给他丝毫的机会,不然的话万被他逃走会很麻烦。”白衣男子坚持,目光灿灿。

    “好,依你,我去三清山,顺便在路上选头合适的兽王当冤大头,作那个‘主使者’,嘿嘿!”三眼男子起身,原本他就要去三清山,现在更加迫不及待了。

    自从天地异变后,城外的顶级别墅价格落千丈,无人问津,因为缺少安全保障。

    现在城外有很多洪荒大山矗立,突兀出现,离的很远都能听到猿啼虎啸声,郊外的别墅谁还敢住。

    楚风行走在这片地带,他准备就近休息,就不进城了,免得被人认出。

    然而,他刚才感应到到强大的能量波动,对于其他王级强者来说,这绝对称得上恐怖!

    “挣断六道枷锁的强者?”他心头震,很吃惊。

    那股可怕的波动,正是三眼男子怒时将蓝色匕刺碎茶几时造成的,被楚风清晰的捕捉到。

    如今他实力大进,神觉敏锐的骇人,哪怕相距那片别墅区还有五六里地,也第时间感应到。

    楚风如同幽灵般,向这片区域无声赶来,纵身跃,进入别墅区,躲在园林,盯着某地。

    早先神觉捕捉到的波动就源自那栋最气派的别墅。

    不久后,他看到个白衣男子送个紫男子走出。

    “体内蛰伏着雄浑的而恐怖的血气,这两人都不简单,其个人要走?!”楚风目光烁烁。

    随后,他眼神凝,因为看到那紫男子的眉心居然有只竖眼,绝非人类。

    可惜,他并不知道这就是那架在龙虎山追击他的飞碟的背后主人。

    但是,楚风意识到,这白衣男子可能不是良善之辈,跟这么强大的异类走在起,来到江西,或许也为他而来。

    吼!

    声咆哮,那三眼男子宛若道紫电,极远去,离开别墅区,度非常快,果然是位绝世高手。

    楚风直都没有动,潜伏在此,自从将精神能量与肉身能量融合后,他拥有种奇异的能力,仿佛与环境融为体,其他王者的神觉对他失效。

    上次,夜杀十王,最后关头他之所以能逃走,也是因为如此,在路上融合精神能量于全身,沿途没有留下丝毫气机,那些王者追踪不到他。

    “这白衣男子笑容温和,还真是俊朗。”楚风讶异,这是个难得见的绝世美男子!

    不过,他总觉得这个人不算良善之辈,这是出于种直觉,尤其是见到对方跟名三眼男子走起,更加让他难以生出好感。

    两头牛曾告诉他,海族来了些强者,有龙女,有海神虎,还有三眼族等,难道三只眼睛的紫男子是海族人?

    “海族!”楚风目光略冷,他对海族真的没有点好印象。

    最早时,在顺天那头白鳗自称为白龙,想要击杀他,只因怀疑他身上有呼吸法,就霸道出手,但结果连带着那只龙虾,都被楚风反杀。

    不久前,他又遇到黑色蛟蛇,自称南海黑龙太子,替朋友出头,要杀他性命,结果生次惨烈大战。

    也正是这战,让楚风重伤,接着遭人围攻,险些死掉。

    “管你什么身份,跟海族走的这么近,多半不是什么好东西,从背后给你榔头,先撂倒再说!”楚风这般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