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八章 跃上苍

作品:《圣墟

    页信笺在流光飞行,震碎时光长河,突破出来!

    这是亿万载岁月前的幕吗?太震撼人心了,可那只是页纸张,居然有这样的穿透力。

    此外,还有兵器追赶,有恐怖的光束降落,有无上的符压制,但是,那张纸无损,就这样飞来。

    轰!

    到最后,各种光束碰撞,像是两个阵营发出的可怕符等在亿万里之外交击,对决,波及到信笺这里。

    而且,楚风震惊的发现,有道模糊的人影,但看不真切。

    只灰扑扑的大手像是泥塑的,出现在那时光碎片,不知道要攻击哪方,在那里闪而灭。

    最后关头它所透发出的气息让人压抑,让人心悸,灵魂都发抖。

    直到后来,那只灰扑扑的宛若泥塑般的手掌消失,这里又恢复宁静。

    甚至,那信笺,那流光,那时间之力等,都跟着消退,模糊了下去。

    楚风沉默,双目盯着那里,这是怎样的过往?究竟是什么年代的旧事?是进化史上某个分叉路上的重要节点吗?

    刚才的幕发生的太快,在眸光幻灭间完成,让人几乎反应不过来,楚风无法揣度那是怎样层次的进化者的对决,或者说是战斗余波。

    哪怕他有石盒庇护,都承受着莫大的压力!

    他闭上眼睛,回味刚才所看到的切,他相信,那是进化史上无比重要的时刻,可惜他实力不够,无法参与,不能推演究极真相。

    再睁眼,眸子深处金色符号闪烁,楚风以火眼金睛要洞彻时空,看透时光碎片深处所隐藏的东西。

    但是,他意外发现,自从为神将后,他的火眼金睛第次失效了,不是你想看你就能看透,那里寂静无声。

    他越是想观察,越是白雾弥漫,将那时光之力、将那信笺淹没。

    也许它的出现是随机的,也许它只出现刚才那次,就这样隐去了。

    可是,信笺上分明还有话语,还有密密麻麻的字符,而他却只听到句话而已,远远不够,他想知道详情。

    楚风估量距离,继续后退,他尝试与检验,在没有石盒的庇护下,究竟进入什么样的范围内才安全。

    不久后,他发现自己多想了,百里足矣!

    那所谓的剑斩断万古城,平滑的断面的确蕴含着莫名的“势”,但却是在内敛,并不爆发出来。

    唯有太过接近,才多少触发些,会让人承受不了。

    楚风倒吸口枯冷气,剑劈断万古城,这简直惊天动地,他早先所感受到的只是皮毛!

    他很难想象,若是有人激发出半截城池那平滑的断面真正蕴藏着的“势”,会发生什么,不及细想便不寒而栗。

    是否会让整片位面崩开?

    会否导致混沌大爆炸?

    这片残破的宇宙最终还能剩下什么?

    楚风摇了摇头,不去多想了。

    他知道,在那古老的进化史上,真的存在无比辉煌的岁月,这里若是其个分岔路,个节点,那也是瑰丽的,震动古今未来的。

    仔细观摩良久,研究半天,楚风这才离开,确信再也看不出什么。

    他向着地表而去。

    地上,群人都在皱眉,研究此木城很久了,但是都没有人有什么办法。

    而且,不久前还出现了伤亡,连阳间的天才都有人在痛苦的闷哼,断掉了手臂,流血不断,根本止不住。

    有人进攻木城,哪怕相隔很远,但还是被反噬了,他的进攻被十倍放大,打了回来。

    楚风阵无言,这位天才初看有些倒霉,但也想的话算是幸运,他深入地下可是亲眼目睹了多么的恐怖,对这里动武,还能活下来就算是奇迹。

    “叶昊,我们无能为力,没有办法帮你庇护这群人过关,只能退走了。”洪玄开口。

    而这群人也有带着冷笑的,至此试炼结束,不管成功与否,他们间的约定与誓言就算履行完毕了。

    到时候,他们就可以对叶昊下手。

    当初,他们被条条框框束缚,想着同阶对决,结果被这恶棍拿紫晶天雷全部放倒,实在耻辱,是时候清算了。

    别说其他人,就是菲灵仙子与她的几位闺蜜都神色不善,想殴打这个叶昊,将她们炸的满身焦黑,还说她们丑,真是岂有此理,是可忍仙子姑姑不可忍!

    楚风很淡定,道:“还没结束,你们不行的话,我却可以带领众人过去!”

    “你开什么玩笑,连我们都无能为力,你凭什么闯关?”有阳间的天才开口。

    “就凭我是胜者,曾将你们都放翻,尔等都是我的俘虏!”楚风姿态昂扬,那可真是打人专打脸,骂人专揭短。

    “你……”

    “你什么你?都跟我走!”楚风挥手,众人跟着他上路。

    砰!

    他破开个地洞,带着数百人深入地下,当然保持足够远的距离,没有临近那半截城池的断面。

    哪怕如此,到最后人们也清晰的看到这是被人剑劈开的残城,感觉心头发抖。

    “走了,试炼即将结束,我们在跃上苍!”楚风大笑。

    他在这里调侃,越过此城,是为上苍仙。

    众人都有点发懵,他们在地底极速前进,是城池底部横渡过去的,居然要成功了。

    般来说,这种绝地,这样的城池,天上地下都将被封锁,插翅难跃,可是今天他们居然闯关要成功了。

    谁也没有想到这是残城,地下有缺陷。

    阳间的弟子有些坐不住了,他们有人看到时光碎片模糊的信笺,双目火热,恨不得立刻冲过去,攫取到手。

    楚风严肃地开口,道:“我警告你们,不要乱来,别害死我们所有人!”

    阳间有些天才眉头挑了挑,不是很服气,他们想驻足,仔细观摩下,但是被洪玄与菲灵阻止。

    这地方让他们觉得不安,还是先横跨过去为好。

    “也罢,闯过去,到了尽头后,我们回头再研究。”那不服气的弟子点头。

    就这样,路横渡,足足有半天的时间才到达尽头,穿行过去。

    他们的速度何其快,居然花费这么长的时间,可以想象这半截残城多么的巨大。

    “成功了,我们出来了,咦,前方像是有条光门,跟外界相通,这是走出来了?!”

    “哈哈,想不到啊,我们真的完成试炼!”

    些人惊喜大叫,因为感觉到了残破宇宙的气息,应该是即将离开这片秘境。

    这时,再回首,楚风身体僵硬在那里,头皮发炸。

    而洪玄、菲灵、紫鸾、元魔等人也都震撼,整个人如同泥塑木雕般,呆呆的发愣,双目出现惊恐之色,回首遥望。

    依旧是那时光碎片,出现问题。

    那是面破烂的镜子,散发混沌气,疑似无上至宝,它映照出的昔日角真相,纪录了曾经发生过什么!

    它映照出个人,身子伟岸,手持柄剑,猛然挥动而出,要劈开万古诸天!

    “这镜子……记录下昔日的切吗,仔细……盯着啊,不要错过,回去禀告天尊!”

    阳间的天才颤抖,嘴唇都在哆嗦。

    轰!

    然后,人们就看到,那个人猛烈轮动起来,劈开了切阻挡,他斩断的是时空,是因果,是切之根源!

    那刻,打破了永恒,截断了万古诸天。

    楚风都在惊悚,那是无声的幕,但是却比他早先看到的信笺等还可怕,还要壮阔,惊澜卷动古今未来!

    面镜子,所记录下的是亿万载岁月前的旧事,跟此城有关,跟进化史上的分叉路有关,跟可怕的节点有关。

    这是楚风的猜测,他双目幽邃,心大浪滔天。

    “快看,镜子有这座城池,涉及到了此城!”

    轰!

    仿佛惊涛骇浪传来,要震碎人的心神。

    但是,这些都是错觉,其实根本没有声音,那片残破的镜子所映照出的都是无声的昔日旧景。

    那个人太模糊,被莫名的能量雾气包裹,连混沌都在溃散,他手的剑光撕裂古今,他劈开的果真是时空,斩断的是因果。

    其,那片浩瀚的时空,片壮阔的土地上,像木城这种规模的城池太多了,这木城在那里都似乎只是个小型堡垒。

    那剑劈断时空,而抹剑光擦木城,让它断落下半,跌落下来,在隆隆声坠落……成就此地。

    “这所谓的断面,这所谓的巨城,只是昔年至强剑芒的抹剑光擦的座城断落下来的?那真实的战场到底多么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