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三章 疯魔异域行

作品:《圣墟

    第九百五十三章疯魔异域行

    肉身过去?妖鼎发呆,这怎么可能!

    这个要求太难为它了,当初它送大黑牛、黄牛等人过去,保住他们的魂光都很吃力。

    妖鼎警告他不要玩火,不然的话肉身会毁掉,昔日不是没做过实验,有天纵奇才肉身灰飞烟灭。

    但楚风想冒险,他觉得问题不大,上次他以魂钟尝试过,带过来几滴神药液,也带回青皮葫芦,说明可携带物质。

    况且此次他的底牌不是魂钟,而是石盒,坚信这个让阳间天尊都渴求的究极器物能保住他的性命。

    妖鼎承认石盒神秘,连轮回都可闯,无惧粗糙石磨盘碾磨,是它生平所见第逆天之物。

    所以,它不再反对。

    接下来妖祖之鼎开始准备,很严肃,这件事马虎不得。

    它明确告诉楚风,如果凭真正实力的话,它不可能开启出道路,只因它以前说过的那个空间节点在地球上。

    那是两界间最稀薄之地,是处空间裂缝,哪怕如此,想要贯穿的话也很难。

    不久后,楚风与妖鼎来到不灭山,节点虽时间而变化,当世就在此地。

    “年后再见!”

    不灭山,楚风最后望了眼身后的大洋,他要离开了,将去疯狂修行百年,然后……猎神!

    不灭岛上,七座大山并列,同时发光,在它们间有层界膜开始浮现,略显破损,无比的玄异。

    这世,妖祖的传承之地不灭山落在地球上,跟此节点不无关联。

    楚风进入石盒空间内,带上了魂钟,以及些简单的器物,其他都放在不灭山。

    嗡!

    神霞绽放,瑞光滔天!

    空间节点那里,最为薄弱的界膜破开,嗖的声石盒冲了过去,原本这个节点就不稳定,现在被洞穿。

    界膜有损。

    妖鼎发呆,这次似乎没有非常吃力,相对来说较为“容易”!

    它立刻知道,这是石盒的功劳,这果然是件逆天器物,但是,怎么没有诞生器灵,不会开口说话呢?

    “我就在守在这里,你旦想回来,便在你现在降落的地点与我沟通!”

    妖鼎告诫,想要回来必须这边的人接引才行,不然的话,哪怕楚风变得无比强大,也没有办法回来。

    这涉及到了些不可逆的秩序,是非常复杂的“世界规则”。

    另边,楚风最初感受到非常恐怖的秩序,碾压过来,哪怕身在石盒都在剧震,石盒内壁发出微光。

    最后平静下来,他没有事,并未有损伤。

    楚风立刻知道,这是石盒的逆天之处,如果没有它在,他的肉身肯定也跟昔日的那位天才般灰飞烟灭。

    盒盖开启,楚风跃而起,站在赤红色的土地上,感受到了股浓郁的灵气,但放眼望去有些荒凉。

    他又回来了,再临异域!

    “百年后再见!”楚风对着身后空间节点那里挥手。

    嗖!

    楚风直接消失在地平线尽头,他来过这个世界,并不陌生,甚至当年还曾到过这片地域。

    他要路径凶兽高原外围,去那深渊附近。

    这个世界有两大势力范围,其之就是生活在凶兽高原深处的神祇所在地!

    另个势力范围就是深渊,那里栖居着神兽,都在恐怖的黑色大裂谷之下。

    朱雀族,就生活在朱雀深渊,该族人丁稀薄,曾度要断掉传承。

    当然,两大势力范围各自的内部也不平和,经常有内战。

    比如,朱雀深渊的老朱雀,在楚风离开前曾灭掉螣蛇深渊!

    当然,螣蛇覆灭也是咎由自取,误以为老朱雀衰败将死,主动入侵,结果反被灭。

    而凶兽高原上,武神、月亮女神、巫神等,他们之间也不睦,偶尔会发生神战,神的晚年都很凄惨。

    阴间宇宙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但在这片世界则是数十年,楚风算了下,应该过去三十几年了。

    小朱雀肯定没问题,寿元还充足,只是不知道老朱雀怎样了,当年离开时,它的极限是再撑五十年。

    世事变化很快,谁都说不好会发生什么,它究竟还能活多久。

    此外,那头瘸腿的黄毛狐狸,以天尊自居,如今不知怎样了,是否彻底石化?

    楚风很担心,他很想再次见到那头狐狸,有很多事想问它。

    “站住!”

    路径凶兽高原外围时,这片区域格外的荒凉,但是,却不巧遇上些进化者,为首者居然是亚圣级的。

    这个身穿银色甲胄的男子带着支骑兵队伍负责巡视此地,说是骑兵,但都是飞天的种族。

    如:烈火蜥蜴,通体赤红,是非常强大的物种,很适合当坐骑。

    此外还有蓝狮,通体湛蓝,羽翼也是蓝色的,吼啸起来如同闷雷般,血气滚滚,是很强大的坐骑。

    楚风讶异,发生了什么事?亚圣带队,其身后跟着的这支小队人数虽然不多,但都是金身大圆满层次的骑士。

    他没有理会,依旧前行。

    “射杀!”

    亚圣挥手,顿时有神射手张开巨弓,爆发光芒,露出残忍而冷酷的笑,对楚风放箭

    可惜,他们遇到了不可惹的敌人,楚风挥手,掌刀如虹,神光滔天,圣者气机爆发,直接粉碎箭羽,镇压所有人

    很快,他知道发生了什么,凶兽高原的神祇最近几年都在跟深渊的神兽开战,形势严峻,所以巡逻的队伍有亚圣。

    这个世界的高端战力很恐怖,哪怕早已不复昔日鼎盛时代,但也有神祇坐镇。

    楚风极速远去,冲向凶兽高原,恨不得立刻赶到朱雀深渊。

    同时,到了这界后,他的修炼也正式开始了,沿途遇到人想截杀他,毫无保留,他直接动用小六道时光术。

    这种禁忌神术,当年他不敢修炼,不愿陷入太深,但是这次来,他就是要修炼到最高层次,彻底豁出去了。

    他将疯狂,这将是他手最锋锐的“魔剑”,伤人也可能伤己!

    “此情可待成追忆……”

    在路上,楚风干掉两三位圣人,毫不留情,想拦阻他盘查也就罢了,还想杀他,那就要有被干掉的觉悟。

    同时,他有些怅然,忍不住心酸。

    当初,得到小六道时光术时,他曾为其改名,戏言为:此情可待成追忆。

    怎能料到,语成谶!

    再回首,死了太多的亲故,曾经跟他同来到这个世界的人,没有剩下几个了,其道侣秦珞音亦逝去,黯然离世。

    “真是片不祥的世界啊,你到底还隐藏着怎样的秘密?今次,我要在这里崛起,诸神等着……颤栗!”

    楚风声低吼,快速远去,在路途上,遇上想杀他的进化者,他没留情,催动小六道时光术,直接下了死手。

    他刚回到这个世界,不想被人知道。

    才过去三十几年,当初的仇人还没老死呢,跟武神脉可是结了死仇,临去前他杀了小武神等人。

    此外,巫神、月亮女神的部众也追剿过他,也被他干掉了非常杰出的后人!

    现在,他又回来了,有天也许会跟神遭遇!

    但是,他无惧,若有敌人尽管来好了,他会踏着血与骨,面对所有挑战,于百年厮杀与征战,扫平切敌。

    若是连武神等都干不掉,又怎么去杀来自阳间的神?

    楚风开始了他的铁血之路,不会滥杀无辜,有恩的话还要去厚报,但是,他绝对要让敌人问其名而色变。

    “从潜修开始,在孤独成长!”最初阶段,他不会暴露身份,不然的话,多半要被扼杀。

    他的身份很敏感,旦曝光,全凶兽高原都要追杀。

    终于,楚风来到深渊附近,他耗时个多月,是路杀过来的,贯穿了些大型战场,隐藏自身真容!

    两大势力阵营果然在碰撞,在厮杀,异域烽火连天。

    短短这个月的时间,楚风的实力就增长了截,他利用小六道时光术杀敌,吸收大量神性粒子,还有极其稀有与珍贵的道祖物质!

    他很拼,如同疯魔纵横,无比渴望在最短的时间内强大起来,对他来说,这种赶路就是修炼!

    “小朱雀、石化的天尊狐狸,希望你们都能安好,我有办法带你们离开!”

    楚风立身在荒凉的平原上,眺望前方的座深渊。

    在路途上,他就已经得到些消息,面对朱雀深渊时他心颇不宁静。

    ……

    残破的混沌宇宙,最近局势不稳,太武天尊道身殒落,而后明川公主更是藉此机会闯关成功,冲进阳间。

    不用多想,阳间肯定不平静,太武的尊道身战死,这件事影响重大,若无意外的话,太武的意志可能会降临,会出动另尊道身!

    但是,到头来太武没有出现。

    据悉,上次他之所以出动道身,寻觅阳间昔日的至宝,跟他现在所面对的可怕外部环境有关。

    有宿敌出现,在跟他对峙。

    而他现在受损,越发不敢轻举妄动了,没有再降临道身。

    其他天尊也很谨慎,没有亲自进入阴间的打算,因为对他们来说那片乱葬岗是不祥之地,当年过去的天尊没好下场!

    越是老牌天尊越是忌惮!

    这次,他们遣出了些有天分的弟子,代他们行事。

    甚至,有他们的血脉后代会过去。

    太武天尊也不例外,他的子孙有人来了,穿过阳间的界膜,进入混沌宇宙。

    现在已经确定,阴间有究极古器,应该是阳间当年的至宝之,他们的心头无比火热。

    现在,有种传言,当年在阳间显露过没有尽头的神秘墙壁,有可能只是某件古老器物的个面。

    面而已,当初就造就出两位倒在究极进化途的存在,当真是不可揣度!

    强者敬畏,不敢亲临,怕如同昔日的那些天尊般,死在阴间宇宙,或者后来发生不祥,殒落于归途。

    但是,后来者无畏,无知者无畏,有些强者留在世间的血脉,有些后起之秀坐不住了,出现在混沌宇宙。

    神之乱开始,灰色纪元第场有特殊意义的大规模神战在酝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