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九章 血染星空

作品:《圣墟

    “无量纪元,诸神灰飞,唯我彼岸主!”彼岸花激烈厮杀,同时在大叫,道:“我希望第五杀是个狗头!”

    他干扰同吴兴坤大战的老天狗,不时激射出几片蓝幽幽的叶子,割裂宇宙,针对老天狗。

    事实上,他自身相当不轻松。

    虚空,蓝色叶片凋零,在那个头领可割宇宙的恐怖刀气下,彼岸花许多枝蔓都断掉,蓝色液体洒落。

    宇宙边缘,情况非常危急。

    夔牛嘶吼,雷霆瀑布,跟黑乌鸦缠斗,但是这只来自阳间的凶禽太可怖,黑色羽毛齐张,乌光暴涨,阻挡雷霆,而每次划过半空,都会在夔牛身上留下些可怕的伤口,血光涌现。

    天刀吴兴坤很强,可是老天狗也非常可怕,两人针尖对麦芒,杀到白热化。

    “吼!”

    老天狗嘶吼,淡金色的身体人多高,就这么直立着,跟人类般出手,双大爪子跟天刀持续碰撞,火星四溅,溢出的能量将附近的小行星都震成齑粉。

    噗!

    它周身金光璀璨,如同来自黑暗深渊的邪恶神祇,爪子格挡出去天刀后,在吴兴坤的肩头留下几道可怖的伤痕,鲜血淋淋,险些割裂天刀吴兴坤的脖子,血液四溅。

    哧哧哧!

    刀气冲霄,白茫茫,如同片恒星在焚烧,凝聚在起,化作永恒之光,向着老天狗激射而去。

    噗!

    终于,道可怕的刀光再次斩老天狗,几乎将它的条前肢斩断下来,而虚空更是布满裂痕。

    两人杀到眼红,激斗不止,都在拼命。

    只是老天狗有替死符,这种底牌无形增加太多的胜算,让它自负而有底气,此地气氛压抑的让人窒息。

    “汪!”犬吠震天,整片星空都黑暗下来,天狗吞乾坤,它在施展可怕的大神通,张血盆大口吞噬切。

    刹那,天昏地暗,伸手不见五指,神通惊世,老天狗动用最强的本命神术,要活吞天刀吴兴坤。

    “老刀!”彼岸花大叫。

    那个头领冷笑,手持三尖两刃刀挡住他的去路,拼命进攻,不让他救援。

    另边,夔牛长啸,彻底发狂了,跟天刀吴兴坤起走到今天,生死与共,它浑身都是雷霆,每寸肌肤都沐浴闪电,身体带着混沌气,要去救天刀吴兴坤。

    “呱!”黑乌鸦大叫,红宝石般的眼睛发出可怖的光芒,不断扑杀,阻断夔牛的前路。

    喀嚓!

    闪电交织,在夔牛发疯般的拼命进攻,黑乌鸦被打的黑色羽毛凋零,在宇宙虚空飞舞,带着电弧,非常刺目。

    “哈哈……”老天狗笑声很大,震的虚空轰鸣,并龟裂开来,它吞掉了吴兴坤,嘴角还带着血。

    有吴兴坤的,也有它自己的。

    “吴!”夔牛怒吼。

    “哧!”

    突然,炽烈的刀光撕裂黑暗,斩破这片星空,从老天狗的身体发出,它的笑容凝固,天狗身迅速四分五裂。

    最后,砰的声,老天狗解体了,而天刀吴兴坤杀了出来,手雪亮的长刀若天日般璀璨,照耀宇宙虚空。

    天刀吴兴坤踉跄,满身是血,毫无疑问,被那种神术压制,被吞进老天狗的“腹世界”,是种可怕的折磨,换个人可能当场就被碾压成血泥了。

    他满身伤口,有的地方都深可见骨。

    哧哧哧……

    他不断挥刀,刻也不停留,向着老天狗碎掉的身体杀去,想多杀他次,废掉它体内的替死符。

    吼!

    可是,替死符太超凡,出自太武天尊脉某位神王之手,瞬息间,让老天狗的残体与血液重新聚在起,它被神光包裹,外力打不进去,而后它再次复原!

    “又杀我次,你觉得很有成就感吗?我是故意如此,能吞掉你更好,吞不掉你也让你去掉半条命,我看你接下来如何力敌我!”老天狗露出阴冷的笑容,双眸子不再沧桑,而是深邃与可怕。

    情况危急,天刀吴兴坤出现颓势,连杀老天狗两次,可是对方又都生龙活虎的复活,恢复到巅峰状态,让他无可奈何。

    在这片宇宙,他走到这步已经是极巅,终究是没成神,而老天狗也在这个级数,且阳气滋养的躯体坚韧而强大,很难杀死。

    现在此消彼长,吴兴坤越发的吃力。

    另边,夔牛也陷入险境,哪怕雷霆爆发亿万缕,但也杀不了老乌鸦,只是数次击伤对方而已。

    可是,它自己的伤更重。

    而彼岸花情况也非常不妙,除了对付那头领外,还需要防备周围的映照级强者,那些人数次袭杀他。

    此时,汁液四溅,蓝色叶片飞舞,不断凋落,他负伤不轻。

    情况非常严重,阳间的战力让人绝望。

    “杀!”

    这时,天刀吴兴坤怒吼,魁梧的身躯爆发刺目的符,整个人都化成了口刀,跟自身的雪亮长刀融合在起,景象可怕。

    他如同雪白的匹练,铭刻着繁复深奥的符,纵横过虚空,差点将老天狗腰斩,留下道可怖的伤口,狗血四溅。

    天刀吴兴坤以身化刀,纵天而起,杀向彼岸花那里,针对其他映照级强者出手了,也算是为彼岸花解围。

    噗!

    其人直接被天刀贯穿而过,而后炸开,形神俱灭。

    哧哧!

    另人阻挡,结果被天刀劈断兵器,并且那个人也被立劈为两半,魂光也被斩杀,彻底死去。

    咻!

    第三人也被天刀贯穿身体,而此时天刀吴兴坤也难以保持刀体的形状了,显化出真身来,大口喘息,脸色苍白如雪,提刀的手都在轻颤,毫无疑问这种消耗非常大。

    他身后那个被贯穿身体的映照级高手,尽管愤怒与不甘,但最终还是解体了,被留在他体内的刀气瓦解,斩尽魂光!

    犬吠震天,老天狗怒极,追杀了过来。

    同时跟黑乌鸦以及跟彼岸花大战的头领也愤怒,起向这边靠拢,猛烈冲杀,想趁机干掉天刀吴兴坤。

    夔牛嘶吼,彼岸花发疯,跟他们拼杀。

    这片地带非常可怕,杀气滔天,混沌都在抖动。

    阴间宇宙片寂静,气氛无比压抑。

    人们知道,天刀吴兴坤与彼岸花多半前景不妙,毕竟对方的三大主力都有替死符,他们则是在不断消耗自身的本源,不断负伤,会越来越衰弱。

    时间,人们都感觉心头沉重,简直看不到希望。

    噗!

    果然,天刀吴兴坤被只淡金色的大爪子差点掏出心脏来,胸膛被划开,胸骨都断掉数根,整个人横飞出去。

    他情况不妙,这个级数的战斗,都是生死搏杀,消耗太大了。

    另边,夔牛更是曾被黑乌鸦撕裂过次,血溅星空,若非天刀吴兴坤拼死救援,夔牛的魂光就被灭杀了。

    “啊……”彼岸花怒吼,跟那个头领纠缠激斗时,被几名映照级进化者袭杀,身体遭受重创,根须断了不少。

    情况危急,人骑还株彼岸花即将被轰杀!

    “还有谁能救他们?!”

    星海,些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太担忧,真心不希望他们落败而死去。

    “阴间真的远不如阳间吗,就过来些人而已,就要灭掉我们这里的最高战力,真的让人心痛与绝望啊!”

    宇宙,些名宿长叹,带着悲意。

    他们都冲上天空,想要去帮忙,但最后又颓然止步,握紧了拳头,他们这个级数的人根本没有资格出现在那里,都不够老天狗根爪子压制的,碰到就要爆碎。

    “砰!”

    宇宙边缘,彼岸花解体,化成成片的蓝色光雨,那是他的血!

    不过他没有死,滴血重生,飞快地凝聚出真身,但是气息明显衰弱,大不容从前了。

    “彼岸小王爷,你还是不行啊,呵呵,你们阴间就没有足够出色让人敬畏的进化者,来多少杀多少,还有人来吗?”那个头领笑着喊道。

    “呵呵,来啊,谁再敢来?敢出现,都斩杀个干净!”老天狗也哈哈大笑,猩红的血盆大口,雪白獠牙露出,眼神很阴冷,让它显得十分狰狞。

    “呱,敢来就敢杀个干净!”黑乌鸦也寒声道,赤红的眼睛闪烁冷光。

    他们倚仗替死符,底气十足,而吴兴坤、夔牛、彼岸花却越发衰弱,随时会被杀死。

    “可恶,谁能杀他们?!”星空,许多人不忿,尤其是些热血青年都在大叫。

    宇宙,某片星空,颗不出名的生命星球上。

    片山脉,有几家猎户。

    块大青石上,个老者盘坐在那里,不断吸气,他很瘦小,身体也很干瘪,但是却不断吞咽从虚空凝聚而来的神秘光束。

    “爷爷,你这是怎么了?”旁边,个漂亮的小男孩在询问。

    “爷爷老了,没什么力气了,在拼命吸收些宇宙精粹,希望时间来得及啊,要去斗坏人。”老者开口。

    这时,涌进他身体的光束更多了。

    附近的人无觉,可若是站在外太空定会吃惊,因为发现能量在迅速锐减,朝着这颗星球上的某片山脉聚去,浓郁的能量化成道又道细小的光束。

    “爷爷,你今天好怪,怎么跟以往不样?”漂亮的小男孩不过三四岁,带着不解与狐疑问道。

    “爷爷老了,马上就要离开了,以后应该再也回不来了,你们姐弟今后要多听父母的话。”老人边吞咽光束,边摸了摸他的头,满是溺爱。

    “爷爷,你在说什么,你身体硬朗,还可以活几百岁!”个白衣少女走来,大眼纯净,露出忧色,她有所觉察,蹲下来,扶住老者的手臂。

    老者也溺爱的摸了摸她的头,道:“人这生,只是个轮回,七十岁和百岁,和万岁没什么区别,该经历的都经历了,该体验的都体验了,酸甜苦辣,个滋味,憧憬与苦闷,希望与绝望,都品尝过了,就没什么放不下了,我这站到终点了,该从容离去。你们都是好孩子,以后活的快乐些。”

    哧!

    他干瘪的身体发出微光,渐渐明亮,像是被点燃了。

    “好孩子,你们都要好好的活下去,希望可以无忧的成长起来。”

    突然,老人消失了,说完那句话就化成道冲天的光束,撕裂宇宙,冲向宇宙边缘。

    这时,对猎人夫妇回来,扔掉手的猎物,发足狂奔到这里,他们的实力其实都很强,但是却远比不上老者。

    他们自幼就是老者收养的孤儿,被指点修行长大,但从来没有见过老人出手,最后这次,他们看到了,但也只是最后的送别。

    “父亲,母亲,爷爷去哪里了?”小男孩天真地问道。

    “爷爷走了!”猎户夫妇眼含泪,这样告诉两个孩子,因为他们知道,这生应该再也见不到老人回来了。

    他们有预感,这是永别。

    宇宙另地,片寂静的星空。

    颗枯寂的星球上,个年男子在咳嗽,脸色苍白,道:“我个病痨鬼也要发光发热了吗?战力不足啊,只能以血溅星空,希望我的死,能拉上个同级的人,去也!”

    哧!

    他化成道光也消失了,冲向宇宙边缘。

    这刻,又有数人上路,阴间宇宙最后的映照级强者齐出,明知必死,也杀向宇宙边缘那里!

    大年初,给大家拜个年,好运,大运,各种开心愉快纠缠你们,春节快乐!

    另外,说下更新,不会断更,但是这几天每天就更吧,过年期间我也趁机休息调整下,陪下家人。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