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5章 监公使

作品:《一念永恒

    整个天池的天龙鱼,都暴躁起来。

    天池虽被圣皇冰封,可封的只是池水表面,这寒冰尽管蕴含术法波动,天龙鱼也无法撞开,可……整个天池上,还有数千的荷叶!

    这些荷叶是无法也不能被冰封的,如果说天池是圣皇城的根基,那么这数千荷叶,就是圣皇城的大地,无数的建筑,都修建在荷叶上,将正间莲花上的皇宫,环绕起来。

    也正是因荷叶无法被冰封,所以那些瘾头发作后,长久无法得到致幻丹的天龙鱼,在这暴躁,它们的目标放在了那些荷叶上,尤其是荷叶下的根茎更是重点,此刻能看到,在那些荷叶的水下根茎处,大量的天龙鱼,正在疯狂的啃咬。

    甚至有些荷叶,都倾斜起来,之前的地动山摇,也是因此而出现。

    还有不少荷叶,都差点被啃咬出窟窿,边缘的地方,更是在那条条天龙鱼的发狂,被咬的程度是参差不齐……

    放眼看去,整个圣皇城,如同遭逢浩劫……

    而最让人心神狂震的,是在这天池内,竟还有不少天龙鱼,它们的目标并非荷叶,而是……皇宫下莲花的根脉!!

    在那根脉处,那些天龙鱼红着眼,正不断地撕咬,以至于莲花震动,如低下了头般,使得其上的皇宫在那轰鸣,明显的倾斜了……

    这幕,让所有看到的修士,都脑海嗡的声,心神如掀起滔天大浪的同时,声怒吼从皇宫内蓦然传出。

    “白小纯!!”这怒吼惊天动地,回荡整个圣皇城的同时,白小纯在福地内,愁眉苦脸,心神也是惶惶不安。

    “这真的不怨我啊,我只是想吃点鱼……是你冰封的整个天池……”白小纯哭丧着脸,他这次的的确确只是想吃点鱼而已,后面的事情,已经不受他控制了,此刻脑海急速转动寻求化解的办法。

    “我立下那么大的功劳,吃点鱼而已,这圣皇又何必封了天池……”白小纯连连叹息,觉得此事有些棘手。

    与此同时,在这整个圣皇城都轰动的瞬间,圣皇的身影,刹那就出现在了半空,他面容有些抽动,看着四周的切,整个人已经要控制不住了,他虽没有证据证明这切是白小纯所为,可天龙鱼的诡异,他直觉就判断出,这切,必定与白小纯前段日子的钓鱼有关!

    杀心顿起,但却被他强行压下,如今他没工夫去处理白小纯,眼下整个圣皇城处于危机,他右手立时抬起,向着天池猛的按。

    这按之下,顿时股浩瀚惊天的太古修为,骤然间就从圣皇体内爆发出来,直接就遮天蔽日样,笼罩世界方,随着其右手狠狠抓,顿时这永恒世界的冰寒气息,似乎下子就从四面方急速的抽来。

    轰轰之声回荡间,苍穹色变,整个天空看起来都扭曲了,丝丝寒气从虚无而来,从苍穹而来,从大地而来,眨眼的工夫就凝聚在了圣皇城,在圣皇的掐诀指后,寒气下沉,融入天池寒冰内!

    顷刻间,咔咔之声回荡天地,只见那原本只是被冰封了表面的天池水,在个呼吸的时间里,就冰寒蔓延,所有池水,从下到上,全部冰封!

    连同其内的那些暴躁的天龙鱼,也都在这寒气的扩散下,条条身体直接就被冰层覆盖,瞬……整个天池,成为了块巨大的寒冰!

    没有结束,圣皇面色阴沉,右手再次掐诀,蓦然指,顿时他体内的太古修为,化作了某种神圣之力,映照苍穹大地,如同整个人化作了轮太阳!

    这太阳有璀璨之光,可却没有丝毫火热,除了光亮外,只有股神圣到了极致的净化之力,似在其内爆发出来。

    轰鸣,这蕴含了神圣与净化的光芒,笼罩整个圣皇城,直接就穿透了天池冰层,从其内被冰封的上万天龙鱼身上,扫而过。

    所有的暗疾,所有的暴躁,甚至在白小纯来圣皇城之前,就已经于相互的争斗出现了外伤的些天龙鱼,竟全都在这刹那……身体立刻恢复如常,体内的切影响,都瞬间被净化。

    这种净化之法,白小纯感受后,不由得倒吸口气,心神的震动无比强烈,对于太古的强悍,有了新的认识。

    这切发生的突然,可从天龙鱼暴躁,直至圣皇出手,切只不过是短短的数息时间,很快的,当所有的天龙鱼都被净化后,天池的寒冰融化,池水清澈,能看到里面的那些天龙鱼,个个在恢复了行动后,再没有了丝毫狂躁,如以往样,在池水悠哉的游走……

    这幕,不但让白小纯松了口气,圣皇城的修士,也都个个放下心来,只是连同圣皇在内,他们看着无法被术法短时间修复的被咬的破损程度不同的荷叶,还有那倾斜的莲花与皇宫,他们内心的怒火,依旧强烈。

    尤其是圣皇,他此刻心底恼火到了极致,差点就压制不住,不顾大局的要将白小纯巴掌拍死,可最终还是忍了下来,目寒芒闪。

    他知道,这段日子来,随着白小纯被自己册封为通天公,这种千金买马骨的事情,如同在圣皇朝竖起了面旗帜,使得整个永恒仙域的通天世界之修,都将此地看成了希望所在。

    甚至根据他的情报,已经有不少通天世界之修,正向着圣皇朝赶来,这切,都让他这里无法斩杀白小纯。

    “等你没用的那天,再和你算总账!”圣皇咬着后槽牙,深吸口气后,还是觉得此事要有所惩罚,于是冷哼,传出法旨。

    “削通天公万年俸禄,责罚其清理天龙鱼粪!”

    “削通天公彩带,责罚其修补圣皇朝荷叶!”

    说完之后,就连圣皇也都觉得这种惩罚不痛不痒,无奈他想起了那位刘勇之前的话语,印证了勿谓其言之不预。

    “册封刘勇,监公使!”圣皇深吸口气,再次传出了法旨,这才袖子甩,阴沉着脸,回了皇宫。

    此刻,整个圣皇城对于白小纯的怒意,已经强烈无比,在处福地内,那位刘天侯激动无比的接旨,他明白自己之所以升官,正是因圣皇已经知道了白小纯的难缠,这是要用自己来监视白小纯。

    “陛下放心,老臣定用自己这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白小纯,用老臣手的笔,将他桩桩大罪,全部写成奏章!”

    在这满城之人都怒意弥漫的同时,白小纯也松了口气,看向皇宫的方向。

    “我差点动了圣皇城的根基,居然只是这些惩罚?”白小纯眨了眨眼,感受到了圣皇那暗藏不发的杀意后,他内心凛,沉吟片刻后,觉得自己还是安生些为好。

    于是在之后的日子里,白小纯虽愁眉苦脸,可还是不得不去清理天龙鱼粪,哪怕被人指指点点,也都只能选择无视。

    不过也有好处,他这每天在外的辛苦,渐渐也听到了不少人对于永恒世界的谈论,对这个世界更为了解,如公孙婉儿当初所说的天尊之后是太古,太古之后是主宰,白小纯已经很确定,公孙婉儿没骗自己。

    同时,随着巨鬼王的封信,白小纯也再次确定了通天世界之人的炼灵,的的确确是圣皇朝与邪皇朝做不到的,而这也是他们对通天世界之修贪婪的原因之。

    信,巨鬼王也有抱怨,他所在的神罗州,很是贫瘠,人烟稀少,不过因他与白小纯之前绑了鬼母之事,轰动全世界,所以有不少通天世界之修,主动找来。

    只是这些通天世界之修在来了后,都被巨鬼王所在的第二仙域的天尊,打乱后分散在了各个州内,巨鬼王担心如此来,怕是用不了太久,就会被圣皇朝同化,长此以往,通天世界之修的称呼,将不复存在。

    看着信,白小纯沉默,他知道,或许对于通天世界之修来说,安稳的生活,是他们所渴望的,可他要做的,是给这些人个选择。

    是选择被圣皇朝同化,还是选择永生不忘自己的家乡……圣皇朝不会给他们这个选择,白小纯要做的,是给通天世界之人,争取这个选择。

    无论选哪个,都是无可置喙之事。

    “只有我强大起来,才可以为通天世界之人,争取到这个选择的机会。”白小纯想到这里,目露出精芒,之前那数千条天龙鱼,虽被他已经吃到了无效的程度,可带来的好处也是巨大。

    他的长生卷,在那不断地攀升下,距离大圆满只差丝!

    再进步,就是大圆满,而到了那个时候,他就可以去尝试突破半神,踏入大乘,成为天尊!

    “我还需要更多的能让修炼加快的仙丹灵草啊!”白小纯深吸口气,眼珠四下打量圣皇城,脑海琢磨切能让自己增加修为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