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8章 天崩地裂!

作品:《一念永恒

    北脉世界之宝,是白小纯的杀手锏!

    随着手指落下,通天北脉,那片此刻已经不再是冰原的大陆,轰然震动,其上所有的山峰早已经在通天道人的道法下,化作飞灰。

    此刻的震动,使得这本就残破的大陆,立刻就传出了惊天巨响,在这声响下,咔嚓咔嚓的声音,让世界轰鸣,天地震动。

    道道巨大的裂缝,顺着北脉两侧已经干枯的通天河,立刻蔓延开来,直至蔓延到了尽头的与蛮荒连接的地方时,如同直接断裂!

    整个北脉大陆,轰然颤抖,开始了倾斜,随着起伏,能看到无数碎石落下,北脉大地与蛮荒被斩断的地方,高高的抬起……最终竟缓缓的升空而起!

    随着升空,那整块大陆的漂浮,使得这刻,整个世界都可以看到,无数的吸气声,无数的骇然惊呼,在那生机的流逝,成为了所有人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震撼画面。

    “天啊,这……这是什么!!”

    “那是……北脉?”

    也正是在北脉大陆升空的瞬间,这大陆突然的散发出蓝色的光芒,仔细去看,可以看到这些光芒赫然都是从那道道裂缝内散出,随着光芒越发的强烈,北脉大陆上所有的生命,都瞬间消失,被吸入到了法宝世界内,与此同时,轰轰之声回荡不断,大块大块的碎石,更是从北脉大陆上脱落下来,直至整个北脉,在天空上……在那无数石块的落下,形成了把……大剑的模样!

    形成了……世界之宝,北脉大剑!

    蓝色的大剑,让这已经死亡的世界,依旧被影响,天空的褶皱更多,大地的碎裂弥漫,股强烈至极无法形容的威压,从这大剑上,扩散开来。

    此刻更是在化作真正的世界之宝后,这大剑上浮现出了张巨大的面孔,正是寒门老祖的面孔,她目有悲伤,遥望血祖燃烧而去的方向,喃喃着外人听不到的话语时,这把蓝色的北脉世界之宝,化作了道惊天的蓝光,轰鸣……直奔通天海而去!

    因其太大,只是个挪移,就瞬间出现在了通天海上,在这来临的过程,这蓝色大剑不断地缩小,到了最后,化作了正常之剑时,赫然出现在了……白小纯向着北脉抬起的手,被他把,握住!

    手握北脉,握住世界之宝,白小纯的全身,修为爆发,整个人在这刹那,散发出前所未有的威严之意,目带着凌厉,更有冰寒,向着此刻凝聚赤色漩涡,带着无尽生机风暴的通天道人,狠狠的……剑,斩下!!

    “死!”白小纯咆哮,这剑,蓝光璀璨,落下的瞬间,其真正的本体之影,赫然出现在了天空上,样轰轰,向着通天道人,骤然而去。

    通天道人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心在这刻,更是掀起强烈的生死危机,北脉大剑他知道,可却没想到,竟如此强悍。

    此刻右手猛的抬起,凭着其手此刻吸来的世界众生之力,尽管不是全部,可他已经顾不得了,全身修为在这瞬,激荡而出,直接就融入到了手的漩涡内,使得这漩涡之力,在这刹那,大范围的爆发出来。

    股无限接近天尊的战力,随着他声低吼咆哮,随着他的右手狠狠挥,那漩涡飞出,直奔来临的北脉大剑,蓦然而去。

    这刻,时间好似下子都缓慢了,苍穹的枯萎,大地的干裂,众生的意识,都在这瞬,缓慢了……唯独那飞起的漩涡与降临的北脉大剑,在这刹那……碰触到了起。

    轰轰之声,前所未有的爆发开来,这声音之大,超出了这片世界内,曾经的岁月里所有的声音,在传出的瞬间……北脉大剑与那漩涡,产生的神通波动,超越了准天尊,直接就攀升到了真正天尊的程度!!

    如果把世界比喻成个纸屋,那么这股天尊境界的波动,就如同是火焰,瞬间就可让整个纸屋,彻底燃烧!

    枯萎的满是褶皱的苍穹,再也承受不住,轰然直接撕裂开了道无法形容的巨大裂缝,没有结束,很快的,第二道裂缝,第三道裂缝,直至道裂缝,在这天空上,无尽的蔓延时……整个天空,被撕开成为了九份!!

    随着撕裂,甚至可以看到苍穹后的虚无,那虚无样被撕裂,露出了其后……片朦胧的陌生世界……与此同时,股股不属于通天世界的气息,从这些裂缝内,急速的涌入进来,扩散方。

    紧接着,大地样震动,轰轰声下,通天世界包括蛮荒,碎裂成为了十份。

    这刻,整个通天,成为了……九天十地!

    还在崩溃,还在碎裂!!

    通天世界所有众生,都在颤抖,都在茫然,都在震撼,天崩地裂,灭世般的方波动,使得所有人的心头,都升起了绝望与无法形容的恐惧。

    这恐惧大范围的爆发出来时,那漩涡与北脉大剑的碰触,也已到了极限,那漩涡扭曲,似无法对抗北脉世界大剑,竟轰然爆开!

    通天道人被那爆开之力冲击,只觉得狂风扑面,好似被座座大山轰在面前,喷出鲜血,披头散发,身体被狠狠的抛出,可还没等退后多远,蓝光在其目闪,危机之意骤然而起,他勉强躲,右臂在那蓝光下,随着血花的升起,直接断落!

    “不可能!!”通天道人嘴角带着鲜血,近乎歇斯底里的狂吼,他不甘心,白小纯的强悍,尤其是那长生灯的浩瀚,让他心惊,而这他那大弟子当年以北脉塑造成的大剑,同样让他的心头狂震。

    他虽是近期才确定他那大弟子没死,也知道有这件世界之宝,可却没有太过在意,因为他知道个重点,半神……就算能塑造世界之宝,也无法展现全部威力!

    但方才那蓝色大剑所爆发出的惊天剑气,让他也都骇然无比。

    “不可能,这不可能!!”通天道人心神狂震,他忽然想到了个自己忽略的存在……

    “是那哭笑鬼脸的本体!!该死,定是它!!”通天道人身体蓦然后退,此刻的白小纯,样喷出鲜血,他的恢复哪怕再强悍,可如今在这如同真正天尊的波动下,在那北脉大剑传来的反震下,他也立刻重创。

    “通天道人,去死!!”但哪怕被重创,甚至恢复也都变的缓慢,就连意识都模糊,可白小纯还是狠狠咬舌尖,让自己强行清醒后,带着杀机,带着煞气,手持世界大剑,身体化作道长虹,直奔通天道人。

    哪怕天崩地裂,他也依旧杀意滔天。

    通天道人内心焦急,他看出了白小纯此刻是强弩之末,可他自己同样如此,眼下疾驰,忽然的,又道蓝光骤然落下,天尊双目收缩,咆哮全力闪躲,可依旧还是在那蓝光闪下,他的左腿,在血光,直接崩溃炸开!

    强烈的痛楚,让通天道人的闷吼也都带着疯狂,但他身后追击而来的白小纯,更疯狂,此刻根本就不顾伤势,不顾切,依旧疯了般,追杀而来。

    看到白小纯的目光,强悍如天尊,也都内心狂跳,忽然冲着白小纯,急速的低吼声。

    “白小纯,杜凌菲没有死!”

    这声音出,如同天雷,直接就炸在了白小纯的心神内,让此刻疯狂的白小纯,也都全身震,但脚步没有丝毫停顿。

    发现没有让白小纯心神不稳,通天道人走投无路,狠狠咬牙,竟自爆如今的残体,轰的声,赫然从其崩溃的身体内,飞出了枚闪烁无数符,如同种子般的光团,在其身体自爆形成的血雾冲击下,速度下子爆发到了极致,轰鸣,竟骤然的与白小纯拉开了距离,直奔崩溃的天空而去。

    眼看天尊以肉身自爆换来速度,白小纯心不甘,疯狂喷出鲜血,哪怕伤势更重了些,也都直接无视,刹那追击,可就在白小纯追击而去,通天道人急速逃遁的瞬间,突然地……整个天空,传来了最后声轰鸣巨响,碎成了九份的天空……在这刹那,彻底……崩溃,坍塌开来!

    天崩!

    股巨大的冲力,在这碎裂的苍穹内爆发出来,横扫四方,白小纯与通天道人首当其冲,本就强行压制伤势的白小纯,无法闪躲,在这冲力下,整个人脑海轰的声,身体也都难以支撑,被卷向远处。

    他的意识也都在这刻模糊,勉强看到远处的通天道人,也同样在这冲力下,被彻底淹没,生死未知。

    白小纯想要去确定对方是否死亡,可他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住,此刻眼前越发模糊时,他最后的意识,看到了……

    这天地间,在那天崩之后的冲力下,如同油尽灯枯之人喘出了最后口气……随后,整个天空,好似形成了个巨大的黑洞,股磅礴的吸力,化作传送,瞬间就从天而降,落入到了通天世界内,每个众生的身上,眨眼间,就将他们传送消失,出现时,不是在固定的地方,而是在外面的大世界,随机的区域里!

    逆河宗众人,蛮荒众人,还有通天世界残存之人,全部都在这刹那,在生机不同程度的损失下,被传送消失……

    白小纯目血丝弥漫,看着天崩地裂,看着众生传送,他的心苦涩,更有茫然,回忆切,所有的记忆,似乎很不真实。

    “家……没了……”白小纯喃喃,对于未来,充满了迷茫,整个人也昏迷过去,身体在坠落时,被股传送之光笼罩,刹那……消失。

    昏迷前,他的耳边,似传来了纷杂之声,或是激动,或是兴奋,或是贪婪,或是阴毒的声音,好似在天外传来……

    “裂了,魁宰的身体,裂了!!”

    “哈哈,这个世界的人,终于被我们等到了!快去通知邪皇,这魁皇朝的人,即将随机的被传送到永恒大陆的各个区域了,我们要抓紧时间,将他们全部奴役!!”

    “哼,圣皇那道貌岸然的老家伙,明明也贪婪这魁皇朝的血脉,可知道抢不过我们,也知道旦我们邪皇朝奴役了魁皇朝后,他们圣皇脉,必定灭亡,所以当年竟不惜发动战争,约定了将这魁宰身体上,布置传送,等他们出现后,再各自抢夺!”

    “三尊主宰,这是最后爆开的主宰了,他们出现的太晚,原本应该三分天下的格局,已经不可能出现,而这魁皇世界的人,也注定了,要被我邪皇朝奴役!”

    “魁皇世界的道友,我们是圣皇朝,我们是来帮你们的,加入我们,对抗邪皇朝!记得,我们是圣皇朝,要来找我们!!”

    “永恒大陆,我圣皇朝是唯能对抗邪皇朝的存在,魁皇世界的道友们,还有这代的魁皇,相比于邪皇朝,圣皇朝才是你们唯的选择!!”

    ……

    永恒大陆上,五片仙域的间,片雾海虚无,此刻屹立在那里的座无限之高,似能擎天般,存在了无尽岁月的巨人雕像,在声传遍整个永恒大陆的轰鸣巨响下……

    四分五裂!

    本卷结束,下卷,永恒仙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