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4章 惊变

作品:《一念永恒

    秘密,是人与人之间都存在的,无论是兄弟,姐妹,朋友,爱人,乃至对父母……每个人都有不愿去告诉其他人的秘密。

    小秘密也就罢了,可若是些关乎生命的秘密,则会无形,让亲密的两个人,彼此之间有了疏远的隔膜。

    曾经的杜凌菲是这样,这刻的白小纯,也是如此。

    他心有秘密,关于灵溪宗,关于女婴,关于北脉法宝……偏偏这些他无法说,只能沉默。

    杜凌菲显然是看出了什么,可也没有去问,二人在这沉默,走了段路后,杜凌菲似随意的说了句。

    “我从灵溪宗走后,有了个习惯,不再是把所有事情,无论是确定的还是猜测的都告诉我爹,而是只告诉他些,我非常肯定的事情。”

    白小纯猛的抬头,看向杜凌菲,这句话他听懂了,这是在告诉白小纯,她并没有把全部事情,都告诉天尊。

    “我爹……他这些年,有些变了。”杜凌菲时沉默,半晌之后,语气有些低落,喃喃低语。

    白小纯的情绪也随着低沉下来,似乎之前那种亲密的关系,随着番话语,渐渐有了不同,二人默默的在这冰原前行。

    白小纯不知道目的地在哪,他想着,或许杜凌菲也不知道,他们就这样,向着个位置的目的地,默默走着。

    不知什么时候,天空飘落了雪花,有北风呜咽而过,天空也昏暗下来,只能模糊的看到那漫天的雪,在风卷了苍穹,不断地洒落。

    落在了他们的身上,头发上,落在了他们身后的脚印里,慢慢的,将脚印覆盖,好似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雪,越来越大,风的呜咽,也越来越让人觉得不安,听的久了,会有种好似有无数厉鬼在四周徘徊咆哮之感。

    “我们找个地方……”白小纯迟疑了下,抬头看着身边的杜凌菲,看着她的睫毛上都有了冰雪,轻声开口。

    可他话语刚说到这里,忽然的,白小纯面色猛的变化,股突然爆发的强烈到了极致的生死危机,让白小纯全身汗毛都来不及竖起,他就猛的晃,把抱住杜凌菲,刹那倒退。

    此刻的杜凌菲呼吸急促的同时,任由白小纯将自己抱走,双手却掐诀,向着自己的眉心蓦然指。

    也正是在这瞬间,他们之前所在的地方,从虚无,从那风雪里,有道黑影刹那穿梭而过,速度之快,惊心动魄,更是在挪移时,有股死亡之意,陡然爆发。

    次扑空后,这黑影毫不迟疑,掀起滔天风暴,再次冲向白小纯与杜凌菲。

    说来缓慢,可实际上这切都是流光瞬息之间,在这黑影扑来的刹那,正是杜凌菲那指落下的瞬间,顿时就有个巨大的金色光圈,从杜凌菲身体上爆发出来,将白小纯也保护在内,扩张的同时,他们的身体竟猛的消失,出现时,赫然在了数百丈外。

    那黑影第二次扑空,似极为恼怒,发出声凄厉的嘶吼,蓦然转身时,在白小纯与杜凌菲的目,哪怕这风雪呼啸遮盖了部分视线,也都依旧看清了那身影的样子!

    这黑影……赫然就是团黑雾,那雾气有张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面孔,鬼气森森的同时,此刻在那尖锐的嘶吼,直奔白小纯与杜凌菲,第三次冲来!

    白小纯在看清这面孔的刹那,脑海轰的声,失声惊呼。

    “你……是你!!”

    这鬼面,正是……当初鬼母的舟船上,那三面鬼幡的面,在鬼母离开时,它主动去迎向天尊的那抓,使得自身与鬼舟撕裂开,从而留在了这片世界里。

    事后天尊去寻找时,这哭笑鬼脸不知展开了什么神通,已经消失无影。

    而此刻……它竟然出现在了这里,且出现,就是带着煞气,要来截杀白小纯与杜凌菲!

    “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白小纯申请惶急,来不及思索太多,此刻这哭笑鬼脸已经临近,甚至四周的风雪,仿佛也都被鬼气侵染,成为了黑色,如同利刃,被那鬼脸卷着化作暴风之刃,蓦然而来。

    白小纯大吼声,身体轰然间就展开了云雷人祖第五变,磅礴而去的瞬间,更是施展了人山诀,左眼月痕光芒闪耀的同时,他左手挥,水泽国度蓦然降临,右手握拳,不灭帝拳的霸道身影,样幻化。

    出手……就是最强状态下他的两大杀手锏!!

    实在是这鬼脸给白小纯的压力太大,已经超出了天人境,甚至他自己都感受不出,这鬼脸到底有多强!

    几乎在白小纯出手的刻,杜凌菲也呼吸急促双手掐诀,立刻覆盖在他们身上的金色光圈,就猛的凹陷下去,幻化成了尊金色的凤凰,发出声凤鸣的同时,有金色的火海,在这冰原上腾燃而起,与白小纯同,对抗来临的鬼脸。

    那哭笑鬼脸眼看白小纯与杜凌菲联手,口发出桀桀怪笑,目更有戏谑之意,身体骤然扭曲,竟从鬼脸的样子,直接化作了黑雾之爪!

    此爪漆黑,锋利无比,似能撕裂虚无,在出现后,立刻让这天地色变,四周寒气滔天爆发,鬼脸化作的黑爪,就直接的抓而出!

    轰鸣间,这爪子首先碰触的,正是水泽国度,降临下来的巨足,震耳欲聋的声音撼动方,水泽国度的巨足,猛的震动,竟无法抵抗,被那抓,生生的崩溃!

    甚至都有带着痛苦的嘶吼,随着巨足的崩溃从虚无遥遥传来,白小纯全身狂震,口鲜血喷出时,杜凌菲神通幻化的金色火凤凰,飘然而出,直奔鬼爪。

    刹那间,这金色火凤就与鬼爪碰触,依旧是如摧枯拉朽般,被那鬼爪直接撕裂,金色火凤发出凄厉之音,轰然甭溃,杜凌菲也喷出鲜血,肩膀的位置,竟出现了三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也正是在这瞬,白小纯右手,在人祖变、人山诀下爆发出的不灭帝拳,带着无上霸道之意,轰然落下!

    天地震颤,随着白小纯拳落下,他的人祖变崩溃,人山诀四分五裂,鲜血狂喷,就连不灭帝拳,也都被直接瓦解!

    可他与杜凌菲的联手之力,绝非寻常,虽被那鬼爪所破,可接二连三的冲击,最终在那不灭帝拳下,鬼脸的鬼爪,在半空也震颤起来,去势顿。

    借助这顿之力,杜凌菲连忙掐诀,全身金色光芒骤起,卷着与自己样嘴角鲜血仍在溢出的白小纯,急速后退。

    刹那间,就直接退到了千丈开外,没有停顿,杜凌菲不知展开了什么神通,速度竟瞬间再次爆发,个闪烁,竟到了万丈外,再次闪烁后,竟远远地看不到了踪影。

    这切都是眨眼间发生,那在半空顿的鬼爪,此刻扭曲,重新幻化成哭笑鬼脸,它目讥讽依旧,更有贪婪。

    “你们跑不掉……”声音好似无数人起开口,诡异非常,它咧嘴笑,蓦然追去,实际上,它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正是被白小纯与杜凌菲身上那似乎只有它能感受到的气息所吸引,此刻哪怕白小纯与杜凌菲逃走,可在它的感受,对方如同黑夜的火把,清晰无比。

    苍穹上,金色光圈内的白小纯与杜凌菲,此刻都面色苍白,杜凌菲咬着银牙,展开秘法,次次的挪移而去。

    “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白小纯神色透着不安与焦急,取出丹药递给杜凌菲的同时,自己也吞下不少,而他的不死血的恢复,此刻也显露出来,之前耗费的肉身之力,此刻竟恢复了七七。

    可就算是这样,也都于事无补,之前的出手,白小纯已经看出,那鬼脸之力,绝非天人!!

    不然的话,以他与杜凌菲联手,足以在半神之下,堪称无敌!

    “或许,我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想来……我那父亲,也快要到来了。”杜凌菲深吸口气,目有冷意闪过,说着父亲二字时,她的身体颤,似心在刺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