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9章 我也忍你们好久了!

作品:《一念永恒

    “白小纯,我忍你很久了!”冯尘咆哮,化作的赤色闪电,速度之快,眨眼就到了白小纯面前,身天人期的修为波动,此刻也猛然的爆发出来,形成了灭绝般的击,向着白小纯眉心,瞬息临近!

    “冯尘,我也忍你很久了!!”白小纯转头时,同样咆哮,他的确是忍了很久,从来到这北脉后,就始终忍着,约法三章、四章、五章……

    这切的积累,哪怕白小纯的性格不愿打打杀杀,可也终究是爆了,将他在蛮荒时磨练出的性格,也不由自主的显露出来。

    此刻目露出厉色,在冯尘到来的刹那,白小纯左眼内月痕闪耀,他右手抬起猛的挥,这原本清朗的苍穹,竟在这刹那好似被层黑幕遮盖,瞬间就漆黑片。

    更是在这漆黑,天空上的太阳被遮盖,竟有轮皓月,高高挂起,这月亮出现的瞬,四周北脉众人,全部心神摇曳好似神魂被摄住。

    冯尘也吸了口气,他立刻就感受到了股强烈的危机,骇然身体陡的地后退,可就在他退后的同时,白小纯口阴冷的传出两个字!

    “陨月!”

    话语出,天地似乎更为漆黑,轰鸣方,在冯尘化作的赤色闪电上,竟在这瞬出现了月亮的印记,这印记刚幻化,就立刻自行的吸收来自四周的月光,使得自身越发璀璨。

    轰轰轰!

    强烈的声响,竟是从冯尘体内传出,他化作的赤色闪电,此刻顿时崩溃,露出了闪电内的身影,而月痕,如髓入骨般,此刻其身体,依旧存在!

    且不断地扩散开来,而随着月痕的扩大,冯尘发出声凄厉的惨叫,他惊恐的发现,伤害自己的不仅仅是这月光,还有自己的修为!!

    似乎这月痕的作用,是将自己体内的天地之力同化般,变成月光,而旦彻底完成,就等于是将自己形神俱灭!!

    “这是什么神通!!”

    冯尘身体好似被无形的山峰撞击,在那轰鸣不断地后退,面对白小纯的陨月之法,他根本就没有丝毫应对之力,甚至这种好似改天换日般,不需要接触,只是月光映照就让自己重创的神通,他在这之前,只在半神那里看到过类似之法。

    可如今,竟从白小纯手施展出来,他顿时就全身剧烈震动,喷出大口鲜血,神色的震撼带着无法置信更有惊恐。

    这切说来话长,可实际上从冯尘化作赤色闪电到来,直至闪电崩溃,他被重创,都是转眼之间发生,无比迅猛,以至于四周众人,个个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冯尘那凄厉的惨叫,已经传遍方。

    白小纯也没想到,日月长空诀居然有如此惊人的威力,此刻目光闪,右手掐诀,再次指!

    这指之下,漆黑的天空上,那轮皓月猛的就光芒黯淡,而所有的月光好似都被吸走,以某种方式倒映在了冯尘身上,使得冯尘身体上的月痕,眨眼就覆盖全身。

    惨叫更为凄厉,危机关头,冯尘身体哆嗦,根本就来不及思考太多,眼前的幕,对他而言就是生死大劫,这劫难来的太快,以至于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凭着自己的天人期的修为,凭着自己从踏入北脉开始,就路天骄的战绩,居然在白小纯面前……连道神通都无法抵抗!

    “我不甘心!!”冯尘咆哮,目露出疯狂,此刻他的身体已经大范围的消散,有点点月芒从其消散的躯体散发出来,好似成为了月光的部分。

    没有坐以待毙,冯尘嘶吼,抬起已经消散了五指,就连掌心也都散了半的右臂,猛的拍向自己的额头。

    轰的声,他的身体竟在这瞬,自行崩溃,股天人自爆的波动,刹那间就向着四周轰隆隆的扩散开来。

    借助这股自爆,他的元神勉强逃出,疾驰后退,可还没等他松口气,他骇然的发现,自己的元神上,居然……也有月痕!!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冯尘骇然到了极致,失声惊呼,甚至声音都带着颤抖与绝望,这次浮现在他心头的,不仅仅是危机,还有死亡!!

    “这是道法!!冯尘快去水晶棺内躲避,白小纯你敢杀人,我北脉和你没完!!”云雷双子顿时焦急,咆哮他的两个身体,同时飞出,竟在迈步间,彼此刹那就融合在了起,顿时股天人后期的修为波动,在融合后的云雷子身上,就滔天而起。

    不仅仅是他如此,旁的其他三个天人,也知道如今事关重大,全部修为散开,四人化作四道长虹,刹那间就冲向白小纯。

    与此同时,冯尘那里被云雷子点醒,此刻颤抖不顾切,哪怕燃烧元神,也都要换来极致的速度,在云雷子等人阻挡白小纯的过程,他终于抓住机会,瞬冲入水晶棺椁内,依靠这半神洞府,隔开与苍穹皓月的联系。

    这才阻止了其元神上月痕的扩散,可他的元神,也还是被同化了小半,哪怕恢复过来,修为也会永久跌落!

    水晶棺椁内,冯尘元神瑟瑟发抖,看着自己终于化解了危机,他顿时就有种劫后余生之感,对于白小纯那里,他哪怕不想承认,可还是忍不住从心底产生了股强烈的恐惧。

    “他的修为不是天人初期,他……他是天人期!!可就算是天人期,他怎么会……这么强!!”

    这刻,不仅是冯尘这里震撼,云雷子以及其他三位北脉天人,也都内心狂震,更不用说四周的其他北脉修士了,全部都吸了口气,看向白小纯时,露出骇然与后怕。

    “天啊,这白小纯……他……他原来这么强!!”

    “我之前还讥讽过他,还嘲笑过他,我……”

    “不对啊,他之前若这么强,岂能甘心被压制,莫非……莫非他是在我们北脉的这段日子,突破了?”

    四周众人惊慌的议论之声回荡时,白小纯身体急速后退,避开了云雷子四人的联手,此刻退后时,他面色阴沉,目血丝弥漫。

    “北脉,今天咱们就了断下,你家白爷爷也受够了,来啊,战啊!”

    既然已经出手了,他就豁出去了,此刻全身修为轰然爆发,天人期的波动,顿时冲天而起,哪怕苍穹此刻不再是黑色,而是慢慢恢复如常,可在那天空上,他的面孔比之以往要清晰太多,蕴含了天地威压,降临方。

    “天人期……该死的,你居然真的突破了!!”云雷子清晰的感受到了白小纯的修为波动后,整个人都要疯了。

    他实在是对白小纯这里,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当初在试炼之地里,他追杀白小纯,对方先是那诡异的丹药,而后又是称呼杜凌菲为媳妇,这切让云雷子从绝对的优势锐减,到了最后,不但没有了优势,反倒被动到了极致,更被白小纯压榨番。

    他本以为到了北脉,在这自己的宗门里,必定可让这白小纯承受折磨,可却没想到,哪怕限足,这白小纯也都能卖丹药,哪怕禁止卖丹药,他还可以种草木,最终半神不顾以大欺小出手,将这白小纯直接关押在了雷狱里。

    可是……

    “这白小纯还是人么,把他关起来,他不但崩溃了雷狱,自己的修为居然还突破了,这是突破天人初期,踏入天人期,这么难的事情,他……他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突破!!”云雷子要发狂了,其他三个天人样如此,他们在怒意弥漫的同时,看着活蹦乱跳的白小纯,都有了无力感。

    “这就是个刺猬啊,无论怎么拿捏,都没用……最好的办法,就是不顾其那些诡异的手段,直接强力击杀!”云雷子目戾芒闪,低吼,蓦然直奔白小纯,其他三个天人也都有了类似的想法,此刻个个煞气散出,轰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