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9章 没我快!

作品:《一念永恒

    几乎在白小纯话语回荡的刹那,陈贺天三人目闪动更多,三人甚至都没有怎么沟通,退后的速度下子就大范围的爆发。

    这么爆发,疾驰,星河老祖那里就更为明显,此刻的局面,是陈贺天三人在后,星河老祖在间,而白小纯则是在最前方。

    白小纯目有精芒闪,他立刻就判断出了陈贺天三人的意图,这明显是要将星河老祖作为诱饵,来吸引自己的同时,也借此机会,来看看自己的虚实,同时恐怕也有欲联手之意。

    实在是陈贺天三位,人老成精的同时,也都是个宗门,彼此自然有默契,且最重要的,他们对于自己的身份,自己的地位,都很看重,不愿轻易去打没有把握的战!

    这幕,星河老祖也看出来了,可就算是看出又能如何,他内心悲愤,可却没法开口,只能咬破舌尖喷出鲜血,施展秘法让自己速度更快,直倒退……

    这切说来话长,可实际上都是电光火石间发生,白小纯没有半点迟疑,目瞬间露出果断,他对于战斗有种敏锐的直觉,这种直觉,在之前的次次的斗法,早就深刻的体现出来,眼下白小纯没有迟疑,按照自己的直觉,身体晃,速度轰然展开,直奔被孤立凸显出的……星河老祖!

    “就看看,是你们快,还是我快!”白小纯目光闪,速度再度爆发。

    也就是在白小纯冲出的瞬间,星河老祖发出凄厉的嘶吼,他整个人的速度又次暴增,拼命倒退,与此同时,陈贺天三人目寒芒闪。

    “终究还是太年轻了,如此冲动!”陈贺天冷哼,退后的他,双手突然掐诀,挥之下,顿时全身上下直接赤红片,无数气血竟从其体内刹那升起,在他的前方,立刻就凝聚成了个巨大的血色拳头。

    这拳头足有百丈大小,刚出现,顿时四周血雨腥风狂暴,那血色的拳头上,甚至都浮现出了无数狰狞的面孔,发出凄厉的嘶吼时,这拳头似能吸收这天地间的灵力,竟肉眼可见的不断凝实,直奔白小纯那里,轰击而去。

    所过之处,虚无似要崩塌,更有浓浓的鲜血味道,扩散方,甚至都引动了逆河宗众人体内的气血,使得所有人都面色大变。

    “血煞拳!!”血溪老祖骇然惊呼,这正是陈贺天的成名杀手锏,这血色拳头虽不是不死不灭,可却无限的接近,旦展开,就极难碎灭,甚至会越来越强!

    在陈贺天出手的瞬间,旁的白镇天同样双手掐诀,顿时在其额头上,竟有根黑色的角,直接钻出了皮肉,显露出来的瞬,道黑色的电光,刹那就在那黑角上闪烁,随着他声咆哮,那黑色的电光竟无限的膨胀起来。

    电光闪动间天地变色,风云卷动,这苍穹上居然出现了无数的雷霆,这些雷霆从四方轰隆隆的到来,形成了张大,似要从四面方向着白小纯收缩切割!

    所过之处,虚无颤抖,形成的封印,更是透出惊人的气息!

    尤其是在这些闪电大上,还时而出现双双眼睛,这些眼睛都是黑色,每次出现,都吸收四周的闪电,再次释放出来,使得这闪电大,刚开始只是层,可眨眼间,十层,百层,千层……直接就到了上万层!!

    这同样是白镇天的杀手锏,他轻易不会动用,此刻也是被白小纯之前的气势震慑,出手,就是绝杀!

    这还没有结束,最后的李显道,他目露奇芒,张开口,顿时就有道白光从其口直接飞出,这白光在半空陡然庞大起来,赫然就化作了张……巨大的棋盘!

    这棋盘虚化,此刻随着扩散,竟好似取代了此处的天地般,使得天为棋手,地为棋盘,而他的法力,则成为了棋子!

    轰轰间,赫然在这天地棋盘内,直接就降临了很多道高大的身影,这些身影都穿着铠甲,个个如同天兵天将。

    最前方,是五位天兵,五人之后,则是两位魁梧的大汉,而大汉之后,似有武之臣,战马嘶鸣,军士血杀惊天,同时降临,守护最心的天帅!

    三人同时出手,眨眼就形成了灭绝之局,将白小纯与星河老祖,全部笼罩在内!

    而此刻的星河老祖,喘着粗气,他目赤红,眼看陈贺天三人出手,他狠狠咬牙,知道无法再退,否则的话就算是今天没死,日后陈贺天三人也都会迁怒于自己。

    他没得选择,只能咆哮,猛然转身,要去抵抗白小纯,争取拖延下,使得陈贺天三人的神通来临,形成让白小纯那里必死的局面。

    这切都是刹那间发生,几乎在白小纯冲出的瞬,神通滔天而来,可白小纯不但没有退后,他的速度反倒是在这刻更快了。

    更是在这爆发下,他双手掐诀挥,顿时他的四周就凭空出现了无数的石块,这些石块瞬间凝聚在他的身体外,刹那的功夫,就形成了尊高大的石人!

    以天人修为展开人山诀!

    人山诀展开石人出现的瞬,四周那闪电大,就骤然到来,可白小纯的人山诀发动的太及时,那闪电大尽管毁灭惊人,可白小纯速度太快,使得闪电大只是让他的石人之身,略有崩溃之意后,就被白小纯借机避开,直奔星河老祖。

    他更是没有半点迟疑,在冲出时,直接就发动了撼山撞!

    撼山撞出,顿时就让白小纯的速度,再次爆增,倏的就绕开了天地棋盘内,向着他杀来的五位天兵,嗖的下,直接出现在了星河老祖的前方,在星河老祖的咆哮下,白小纯猛的就撞了过去。

    “嘭”的声,方震动,掀起无穷波纹时,星河老祖狂喷鲜血,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而此刻,陈贺天的杀手锏化作的血色拳头,已呼啸而来。

    可就在星河老祖退后的瞬,白小纯冲击而来的身体,其右手已蓦然抬起,食指与拇指闪动黑芒,正是……碎喉锁!

    震耳欲聋之声,又次滔天回荡时,白小纯的右手碎喉锁,已把抓住了星河老祖,狠狠捏之下,星河老祖发出凄厉的惨叫,身体瞬间就崩溃,肉身碎灭,其元神猛的逃出,此刻脸恐惧,更有强烈的绝望无助,顾不得去与陈贺天三人配合,心要逃走。

    而此刻,陈贺天的那巨大的血色拳头,也已经带着惊天的气势,轰鸣而来,阻挡了白小纯追杀星河老祖之路。

    这切都是刹那间发生,白小纯目光闪,此刻他四周都是陈贺天三人的神通术法,稍微个停顿,就会被那些神通全部轰在身上,可他却依旧没有迟疑,单手掐诀挥,立刻他四周寒气轰隆隆的爆发出来。

    在这寒气下,突然间就在他四周出现了九道寒影,这九道寒影并非四散,而是环绕在白小纯四周,好似成为了护盾般,直接就向着来临的血色拳头,猛的撞击过去。

    轰轰之声撼动苍穹大地,那血色拳头气势太强,这九道寒影竟在碰触后,瞬间就齐齐崩溃裂开,可终究还是使得这血色拳头在半空顿了下。

    仅仅是顿了下,白小纯就步走出,这步,他直接就发动了不死禁,轰鸣间,速度直接爆发到了极致,任凭那天地棋盘,还有闪电大的到来,任凭石人之身在这不断地神通降临下,持续的崩溃碎裂,直至在石人之身彻底崩溃的瞬间,白小纯的不死禁形成的极致速度,已使得他好似穿梭了战场般,再次出现在了……正在逃遁的星河老祖的元神面前。

    如之前击杀道河老祖样,白小纯的身体,化作了道长虹,“唰”的声,就直接从星河老祖的元神上,穿透而过!

    声凄厉的惨叫,在传出的瞬间……星河老祖的元神,轰然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