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1章 宠物……

作品:《一念永恒

    冥河禁地,是蛮荒几个禁地之,而之所以被称之为禁地,是因这几处区域,寻常魂修很难靠近,若是强行过去的话,都会出现生死之事。

    所以,这样的区域,需要持着特定的令牌,才能确保无碍,如这冥河禁地,就是因为在这里,有条河道。

    这河道白天的时候是干枯的,看起来很是寻常,但只要凌晨过,河道内就会幻化出……冥河,似乎冥河的流淌,会在深夜流经此地,蔓延去远处的虚无。

    也正是因此,这里才成为了禁地,毕竟冥河的存在,几乎都是处于虚无,除非是些特殊的手段,否则很少能显露在世人的眼前。

    可在这处区域,这条河道里,却是每天凌晨过,冥河就会出现!

    除此之外,在蛮荒所有被称呼为禁地的区域,大都会出产些特殊之物,对于魁皇朝而已,这些特殊之物,无论是修行还是修复魁皇城这尊法器,都有不可或缺的作用。

    如在这冥河禁地,就有种被称呼之为冥彩虹的奇异存在,它会在深夜冥河出现后,不定时的显露在冥河上,维持的时间短暂,虽是虚幻,可若用特殊的办法,还是可以将其收取。

    所以,在这几个禁地,都有魁皇城的军队镇守,而在冥河禁地这里,就存在了支三千人的大军。

    其内修为最高的,是位元婴大圆满的魂修,此人不是天侯,而是大天师的私卫,其余魂修,大都是结丹。

    这样的三千人,看起来似很难起到对白小纯的保护作用,可实际上,他们是大天师的人,满朝权贵,或许有人敢暗对白小纯出手,可就算是四大天王,也都不愿轻易的……招惹大天师。

    而若灭了这支大军,就相当于是直接与大天师宣战了。

    他们在此的任务,就是收集冥彩虹。

    当白小纯带着周星,来到了此处冥河禁地时,已经是他们离开魁皇城的数月后了,这数月里,依靠天舟,白小纯也不着急赶时间,虽然蛮荒穷山恶水,但却并不影响白小纯的悠然自得,更是在途,但凡路过炼魂家族,那些炼魂师都膜拜送上大礼,使得白小纯日子越发舒坦。

    就这样走走停停,终于在这天,来到了冥河禁地。

    他们来的时候,还是黄昏,那支三千人的大军,早就得知了白小纯要来,在冥河禁地外,整齐的排列,恭敬的等待。

    站在队伍最前方的五人,都是元婴,最间的年男子,正是那位元婴大圆满的军团长,他神色肃然,面无表情,身后的四位,两个元婴后期,两个元婴期,此刻都默默站立,等待白小纯。

    对于白小纯,他们也有了解,知道对方不但是地品炼魂师,更是个跺脚,便可让蛮荒震动的大人物。

    尤其是他们身为大天师的私军,大天师已有旨意下达,让他们全权听从白小纯的命令,所以没有人质疑,也自然不会出现那种不服气的角色。

    不多时,白小纯所乘的天舟,就从远处的天空,缓缓飞来,到了此地的半空后,天舟顿,周星第个跳出,落在地面后,他立刻警惕的看向四方,副尽忠职守的模样,看的四周那三千人都愣了下。

    很快的,周星似确定了此地没有危险,这才退后几步,向着天舟拜,高声开口。

    “请白大师!”

    他这么喊,那位军团长也迟疑了下,赶紧抱拳,同样喊出,很快的,这三千大军,都齐齐传出声音。

    “请白大师!”

    白小纯站在天舟上,背着手,赞赏的看了眼周星,这才晃飞下,落在了这三千大军的面前。

    “卑职武道,拜见白大师,白大师但有所指,卑职鞠躬尽瘁,必定完成!”元婴大圆满的军团长武道,深吸口气,向着白小纯抱拳拜,肃然开口。

    白小纯心底受用,哈哈笑,上前把扶起武道,笑着开口。

    “武道友不必如此,白某修为低弱,被大天师扔到这里,来感悟炼魂,以后很多事情,还要武道友多多照顾啊。”白小纯笑容很是真诚,他性格就是这样,别人对他客气,他自然也是客客气气的。

    武道赶紧露出受宠若惊的样子,更为恭敬起来,可心底也很受用,觉得眼前这位白大师,还是挺不错的,虽然是地品,可却没有丝毫架子,同时也看出对方不简单,句话,先是示弱,随后又点出大天师,更是说出自己并非长久待在此地,只是感悟炼魂,暗之意,是没有夺权的想法。

    虽然武道也觉得,自己手这点人,对方是看不上的,可还是在听到这句话后,心底很是舒坦。

    有了这样的印象,后面的笑谈,自然顺利,在众人的簇拥下,白小纯来到了这三千人在冥河禁地附近,修建的兵营内。

    礼让之后,武道将最好的处屋舍给了白小纯,又与他详细的说了下关于这冥河禁地的些事情后,眼看天色已晚,留下两枚令牌,这才告退。

    这处屋舍,并非四方开放,而是在个院子内,四周有高墙封闭,使得此地如同是营之城,无论是隐秘还是安全,都有很好的保障。

    且屋舍也并非处,而是有主两偏三间。

    白小纯看了看,还算满意,眼看武道走了,周星立刻就在这四周布置阵法,使得其防护更为严密后,这才来到白小纯面前,恭敬开口。

    “主人,方才那武道说的都算实话,没有蒙骗我们,这禁地的确每当凌晨,就有冥河幻化出来,那个时候,想要靠近冥河,需持有特殊的令牌才可。”

    “而传闻,这里虽不是冥河的源头,可却是生死交汇之处,所以冥河才会在这里显露出来,而此地,也是整个蛮荒,唯的个冥河外显的地方了。”

    “因其特殊,所以对于炼魂师来说,在这里感悟,效果更好,且此地冥河出现后,会有无数的魂在其,若有定手段,甚至还可以直接从冥河里收取冤魂,只不过此事的确有些危险。”周星低声说道,这些事情,之前武道也说过,而周星也有自己的方式去打探,相互结合后,得出真正的结论。

    白小纯点了点头,远离了魁皇城的漩涡,来到这安静的冥河禁地,白小纯也觉得轻松了很多,不用每天想着如何对付那些权贵,又如何提防,虽然他手没有了尸傀大军,可也没觉得有什么气馁。

    “主人,宋缺那里……”周星迟疑了下,低声问道。

    白小纯拍额头,他发现自己总是将宋缺忘掉,明明走的时候,安排周星将宋缺放入储物袋里带着,可这数月,都没把对方放出来。

    “我这姑父不尽职啊。”白小纯有些心虚,赶紧让周星放出宋缺,当宋缺从储物袋出来时,他的面色都苍白了,赶紧深吸几口气,这数月,他差点在储物袋里憋死,看向白小纯时,也有些幽怨。

    这目光,让白小纯尴尬的干咳声,忍不住又摸了摸宋缺的头,这次,宋缺尽管不适应,可却忍住不敢躲。

    实际上自从去了监察府后,他也渐渐察觉出,眼前这白浩,对自己还是挺不错的,不但给自己修行的资源以及保障了自己的安全,更是很大程度的给了自己自由。

    甚至这段时间,他的身体也都在调养之下,恢复了不少,修为也都有了些精进,他琢磨着自己现在或许还超越不了白小纯,可只要能跟随这白浩,争取更多的修炼资源,那么在这蛮荒里,或许自己也不是没有可能超越白小纯。

    “哼,就算是我暂时还超越不了,可我现在的日子,定比那白小纯好多了,那白小纯名气虽大,可如今必定是如耗子般,藏在个不能被人知道的地方,不敢露面,旦露面,就会被人打杀!”这么想,宋缺忽然觉得,遇到白浩,实在是自己的幸运,所以哪怕觉得自己似乎是被当成了宠物,可还是决定,必须要抱住白浩的大腿。

    “宠物就宠物吧,这里是蛮荒,也没人认识我……哼,我就算是当宠物,也是当的地品炼魂师的宠物,那白小纯如今,怕是连当宠物的资格都没有!”宋缺安慰自己,深吸口气,甚至还在白小纯摸他头时,主动探了探头,让白小纯摸的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