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天王旨

作品:《一念永恒

    在他面色变化的瞬,白小纯水泽国度的本命之兽,其冲天而起的巨大兽爪,如排山倒海般,奔涌而来,看去时,如同是五座弯曲的山峰,带着毁灭切的气势,直奔漩涡!

    刹那间,双方就碰到了起,声响顿时滔天回荡,轰鸣之声方震动,使得天地色变,风云倒卷,更是掀起狂暴的冲击,向着四周轰隆隆的不断扩散开来。?? ≤.≥≤1=Z=W.

    只是,那毕竟是天人之力,白小纯的水泽国度虽强悍,但以他如今的修为施展开来,还是有所不及,此刻随着兽爪落下,随着轰鸣回荡,兽爪模糊,很快的,连同水泽国度,就消失在了天地间。

    只有声不甘心的嘶吼,依旧还在这四方余音不散……也可并非没有作用,那天人老祖神通形成的漩涡,此刻传来咔咔之声,竟出现了五道巨大的裂缝,这裂缝越来越大,眨眼间,就连吸力也都狂乱起来,很快的,这漩涡就嘭的声,出现了溃散的征兆。

    白小纯面色有些白,喷出口鲜血,他的所有分身,此刻也都鲜血喷出,急的融入白小纯本尊体内后,他身影蓦然后退,抬头时,他死死的盯着前方那脸不可思议之色的天人老祖,右手已然从身上,取出了……水晶魂塔。

    白小纯的目露出疯狂,他的气息不稳,身体颤抖,只是此刻他已来不及去紧张,他手里死死的抓着水晶魂塔,灵识已融其内,只要心念动,就可将魂塔内的最后丝封印豁开,使得其内的半神魂之力彻底爆。

    “老头儿,你不要逼人太甚!!”白小纯双眼透露出要拼死搏的疯狂,琢磨着不知这魂塔内的半神残魂,能否灭去这老家伙。若真能做到,说不定自己可以再获得个天人魂了。

    可这念头刚起,他又暗摇头,他没有收魂的手段,尤其是这种天人陨落后的魂,他更是不知如何去收取,这种方法,怕是也只有半神之修,才能做到。

    而更大的可能,是无法灭杀这白家的天人老祖,可白小纯有把握,就算无法杀了此人,也能让这白家的天人老祖重伤,且这伤势,短时间根本就无法恢复过来,更是会让巨鬼城的势力,打破原有的平衡!

    白家天人老祖眯起双眼,看了看白小纯手上的魂塔,他没有在这上面感受到丝毫的危机,目光随之落在了白小纯的脸上,他的双目内,露出抹奇诡之芒。

    “还是小看了你……你很好,非常好……虽然老夫也不知道你为何能如此鸣惊人,可我能感受到,你身上的血脉,的确是我白家的,这样……就更好了。”白家天人老祖微微笑,右脚抬起,正要步走出,而白小纯这里,也看出了这白家天人老祖的决定,此刻大喝声,正要捏碎手的魂塔。

    可就在这时……突然的,远处的天空上,猛然间就传来了声低吼,这吼声刚听,似很远,可仔细听,却似乎正飞接近,使得这低吼,越来越强烈,如同有人正以不可思议的度,飞跃而至。

    “白兄住手,本座奉巨鬼王之命,召见白浩!”

    几乎在这声低吼传来的瞬间,白家天人老祖面色猛的大变,他呼吸急,目露出挣扎时,竟度猛的爆,步落下,刹那间,出现在了白小纯的面前,右手抬起,猛的抓。

    可白小纯的度也不慢,几乎在这白家天人老祖脚步落下的刹那,他就猛的展开了全身极致的度,轰鸣间,猛的倒退开来,甚至内心动之下,他没有立刻捏碎魂塔,而是四大分身再次出现身前,全力阻挡。

    巨响又次震天撼地,白小纯的四大分身,全部喷出鲜血,近乎崩溃,只能化作白光回到了白小纯本尊的身体内,虽如此,可却为白小纯这里,争取了丝时间,他的不死禁,再次施展。

    几乎在白家天人老祖手掌落下的刹那,白小纯的身体,直接就分解消散,白家天人老祖眼寒芒闪,抬头看向不远处的虚无。

    “给我出来!”

    句话,代替天意,威压,被他所看的那片虚无,白小纯的身影,如被逼出,刚出现,他就嘴角溢出鲜血,此刻头都乱了,而他的四周,更是在这瞬,虚无好似坍塌,咔咔声下,如同天地挤压在起,眼看就要毁灭坍塌而来,可白小纯目却有光芒闪而过。

    因为,在他身影出现的瞬间,有道金光,从远处路破空而来,尤其是靠近时,更是如挪移般,刹那间就穿透了白家天人老祖所取代的这片天地,嗖的声,直接就出现在了白小纯的面前。

    那是道散金光的玉佩!!

    这玉牌上,雕刻着个头生双角的巨鬼,似正仰天嘶吼,出现后,立刻就让这四周崩溃坍塌的虚无,猛的顿。

    在白家天人老祖面色随之阴沉的同时,白小纯的身前,那玉佩的旁边,虚无扭曲,走出个老者。

    这老者穿着身黑袍,面无表情的走出后,股丝毫不弱于白家天人老祖的修为波动,强悍的爆出来。

    这老者全身冰寒,散出阵阵阴冷的气息,他站在那里,扭曲了四方,隐隐的在这方天地内,似有两股惊人的神念,正在隔空碰撞,使得苍穹回荡雷鸣,似乎还有道道闪电出现,正在彼此交错。

    就连大地,也都震颤起来。

    看着玉佩,看着那出现的老者,白小纯心脏怦怦加跳动,他之前就琢磨着,白家出事后,其他家族或者是势力,说不定会借助这次的机会,有些行动。

    只是等了好久也没等到,可眼下,似乎自己等到了,尤其是方才这黑袍老者在远处传来的话语内,明显的说出了……巨鬼王!

    白小纯眯起了眼,心底有些紧张,不由得用力握住魂塔,做好了旦不妙,自己还是要引爆半神魂的准备。

    “无常,这是我白家的家事,你是何意!”白家天人老祖阴沉的望着眼前这位黑袍老者,声音内透出股冰寒。

    “天王麾下,没有家事。”黑袍老者平静开口,目样有寒芒闪过,向前走出步,全身气势猛的就爆开来,形成了股风暴,冲天而起。

    “白子山,你要违抗天王旨意?”

    白家天人老祖沉默,他看着黑袍老者半晌,面色越阴沉下来,右手抬起隔空抓,立刻远处的白家族长的身体,就瞬间消失,出现时,在了天人老祖的手。

    “既然是王爷召唤这叛子,老夫自然不会抗旨。”白家天人老祖内心阵咬牙,缓缓的低下了头,向着那玉佩拜后,抬头时,看向黑袍老者。

    “不过,此事老夫定要去拜见王爷,问个究竟!”他字顿的开口,从头到尾,都没再看白小纯眼,转身步走去,出现在了苍穹上,晃之下,消失无影。

    随着他的离去,这片天地也平静下来,雷声消散,闪电隐去,恢复如常后,白小纯这里心底也松了口气,可暗抓着魂塔的手,却没有松开,而是警惕的看着眼前这黑袍老者。

    黑袍老者遥望白家天人老祖远去的方向,许久,才缓缓转身,目光如闪电般,看向白小纯。

    这老者干瘦,鹰钩鼻,使得整个人的面孔看起来很是阴冷,他的目光,更是带着股锋利之意,似要看透白小纯的身体**外外包括内心的思绪。

    “跟我走吧,从此之后,你的命,不属于你了,而是属于王爷。”黑袍老者淡淡开口,至于天人魂,老者提都没提,此物属于白家,他不愿去涉入太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