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我要他死!

作品:《一念永恒

    “这白浩露出了其在炼火上的惊人天资,遭人嫉妒,故而被灭杀!”

    “杀他之人,十有**,就是那蔡夫人……可我还是有点不明白,若白浩的父亲知道了白浩的天资,是否会对他从此不同?毕竟对个炼魂家族而言,这样个天才,才是真正的麒麟子啊。??? ?1㈠Z?W㈧.㈠”

    “白浩……有没有将他的炼火天资,告诉他的父亲呢?若是没告诉的话也就罢了,可按照白浩的笔记所写,他是很渴望去告诉他父亲的,他是要将十五色火配方研究出来后,拿给他父亲的……”

    “可若他告诉了其父……依旧还是被灭杀……那么此事……”白小纯沉默,他不愿去想了,想到最后,他的心里也都悲哀起来,越觉得白浩可怜,那想要让其父亲,能多看自己几眼的梦想,让白小纯只能轻叹。

    “白浩,我曾答应过你,我们既有缘,你的仇,我会给你报的……而如今,你的炼火之法,对我触动极大,我也不占你便宜,你虽陨落,那我收你在冥间,作我的大弟子!”

    “我白小纯至今还没有任何弟子,你白浩是第个,有此因果,哪怕我们生死相隔,可我依旧是你的师父!”白小纯轻声低语,方面他觉得白浩可怜,另方面,他也想给白浩个名分,毕竟自己用了白浩的身份,也准备去拿走白浩的研究。

    “那么现在,你就是我徒儿了,我倒要看看,是谁杀了我的徒儿!”白小纯眼珠子瞪,这么想后,他越看这白家不顺眼。

    “我越高调,杀机来的就越快!”白小纯抬起下巴,冷然开口时,忽然觉得这么做或许有些危险,可想到自己既然都是白浩的师父了,最重要的是他摸了摸水晶魂塔,这才放下心来。

    “好头痛,我这个人从来都不喜欢高调,不知道怎么才能高调啊。”白小纯摸了摸额头,叹了口气,走出屋舍后,打探番。

    知道了在这白家里,有那么几处地方,是给所有白家族人准备的类似试炼之地,这种存在,于每个家族都有,白家这里,更为全面些,分为炼灵,炼火,以及魂药。

    根据名次,还有奖励,至于细节的地方,白小纯没去在意,这种事情,他在哪个宗门都看到过,已经很熟悉了。

    “没办法,只能再去扫扫这些榜单了。”白小纯摇头,大有种自己堂堂金丹大圆满,却要与群筑基小朋友玩耍的感觉,带着这种感觉,他兴致勃勃,甚至满心期待的赶紧飞出,直奔距离自己最近的炼灵榜而去。

    很快的,就到了这白家的炼灵榜,这里有座石碑,上面列着名字,四周环绕些炼灵房,与星空道极宗比较,这白家的榜单,在规模上小了太多,可白小纯不介意,他看到在这炼灵之地的四周,有不少人要么观望,要么在进去尝试后,他就兴奋了。

    “我可不是为了来欺负人,我是为了引出杀机!”白小纯干咳声,目光扫过后,直奔其处炼灵房。

    白小纯出手……尤其是在这筑基榜单上出手,自然不会出现意外,很快的,那石碑上就出现光芒,白浩的名字,瞬间就出现在了榜单排名上,刚开始还是百开外,可很快的就直接跃起,到了三十,随后再次跃……直接成为了第!!

    这跳跃的度太快的,四周众人还没等怎么察觉,就猛然间被那石碑的光芒晃到了眼睛,个个都吸气看去时,惊愕之声,顿时传出。

    “白浩……第?!炼灵七次!!”

    “天啊,这……这也太快了!!”

    “这白浩……他不是那个庶子么?怎么突然这么厉害!!”

    “怎么可能!!当年就算是白齐,在筑基时,也只是炼灵六次而已,这白浩居然可以炼灵第七次!!”

    在这众人惊呼时,白小纯咳嗽声让外面的人都能听到,然后从炼灵房内走出,感受着四周众人的目光与惊呼,他心底也美滋滋的,大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哼哼,我可不是自己有这种感觉,我是代我徒儿去感受这世界的欢呼。”白小纯毕竟还没有腹黑到无视自己心态的程度,他也觉得自己个金丹大圆满,与群筑基修士争夺,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于是赧然,这么安慰自己,可心还是乐呵呵的,抬起下巴,袖子甩,直奔另处榜单而去。

    那是魂药榜,此地族人比炼灵榜要多了不少,毕竟炼灵太难,而魂药相对来说,要简单些,毕竟白家是炼魂家族,在这方面的修炼上,有其不俗之处。

    在这魂药榜上,排名最高的,赫然已达到了炷香内,炼制二十七份下品魂药的程度,白小纯看了眼后,意气昂扬的直奔魂药房。

    很快的,生在炼灵榜的幕幕,于这魂药榜上,再次出现,当炷香过去后,白浩的名字,瞬间就出现在了魂药榜的第位!

    尤其是他炼制的下品魂药数量,居然达到了五十份!!

    这种程度,已经是骇然听闻了,筑基能做到这点,在所有人看去,都是无与伦比,瞬间,在这魂药榜四周的族人,全部都在看到后,不敢相信,惊呼之声,猛的就传遍四方。

    “第……五十份!!”

    “这不可能,这白浩我知道,他什么都不是,怎么会跃成为第!”

    “不定,这才叫不鸣则已,鸣惊人!!”众人议论纷纷,白小纯也走了出来,看着四周情景,他心底有些快意。

    “浩儿,你若有灵,能看到这幕,不用太感谢为师了,你放心,切有为师给你做主。”白小纯内心念叨着,大摇大摆的继续向着炼火榜飞去。

    有关白小纯在炼灵榜的排名,此刻也传来过来,顿时这四周更是人声鼎沸,甚至那些白家的族人,在这震惊,纷纷将这消息传出,很快的,整个白家不少人,都知道了此事,自然也传到了蔡夫人的耳。

    “杀了他,定要杀了他!!决不能让他崛起!!”白家的东区,那高塔的下方,有大片奢华的阁楼,其处阁楼内,蔡夫人目露出强烈的杀机,把将身旁的花瓶,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在蔡夫人的面前,有个青年,这青年面色阴沉,衣着样华贵非凡,模样更是俊朗,正是白浩同父异母的哥哥白齐,此刻他看了眼地上的花瓶,又看了看那目杀机弥漫的母亲,缓缓开口。

    “母亲大人息怒,区区个杂种而已,不用放在心上。”

    “别人不懂,你还不懂么,他的炼火之法,你难道没有看?”蔡夫人猛的抬头,望着自己的儿子,怒气依旧。

    “若是让你父亲知道了他的天资,对你的威胁太大,此子必须要死!”蔡夫人咬牙,可那青年听到后,却笑了笑。

    “母亲多虑了,之前您派人灭杀白浩之事,不是天衣无缝,更无法瞒过身为族长的父亲,可他事后说什么了么?事前阻止了么?”青年淡淡开口,他话语出,蔡夫人愣了下。

    “这等小事,也不需要母亲操心了,这白浩既要跳起来,我现在去把他压下来就是。”青年摇头,似很不在意,转身离去。

    直至青年走远,蔡夫人才深吸口气,若有所思,可还是觉得不放心,立刻取出玉简,传音番。

    “今天夜里,我就要他死!”

    阁楼外,白齐嘴角带着冷笑,手拿出骨简,自然有人告诉他白浩的方位,在得知白浩去了炼火榜后,白齐笑容里带着满不在乎的轻蔑与强烈的讥讽,向着炼火榜飞去。

    “我会让你知道,你的切努力,切要证明自己的行为,在我的眼,不过是巴掌,就可拍到脚底的小把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