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庶子白浩

作品:《一念永恒

    “该死的,我还是我么……”白小纯觉得自己变了,变的让自己觉得害怕,变的危险了……

    “这里可是有天人老祖啊,我……我居然还敢来此地准备虎口夺食去偷天人魂……”白小纯揉了揉眼睛,可惜没有触摸到眼泪,这种苦命人、欲哭无泪的感觉,让白小纯这里,内心连连叹息。?  ??? ㈧1㈠Z?W㈧.??

    他琢磨着,这要是换了以前的自己,是打死都不会来此地的,可眼下……竟主动的来了。

    “都怪那红尘女与陈贺天,我是被逼的……该死的,我起火来,自己都害怕!”白小纯心底打气,可却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定下心神,装出副沉默寡言的样子,向着白家城池走去。

    “这白家身为巨鬼城三大炼魂家族,有护族阵法……此阵说不定可以判断其族人血脉身份,也不知我这面具能不能行……应该可以吧。”白小纯有些忐忑,慢慢前行,也做好了旦不妥,立刻逃遁的准备。

    越是临近,从四周凝聚而来的目光就越频繁,直至白小纯到了白家城池外百丈范围时,那城池上似欲飞天而起的龙蛇雕像,其双目猛的露出幽芒,看向白小纯!

    这目光带着森然,更有股危险的气息散出,似若判断出白小纯并非白家族人,那么不经通告,敢闯入这里,将会面临这雕像的雷霆之力!

    白小纯吸了口气,沉默了几个呼吸后,猛的走出步,直接就踏入进了白家阵法内,立刻他储物袋内的白浩身份令牌,散出柔和的光芒,与此同时,他的面具也在这瞬,展现出了唯有他能感觉到的波动,如瞒天过海样,骗过了这阵法,使得此阵在判断上,认为白小纯就是白浩!

    当白小纯顺利走入阵法的刹那,四周那些凝聚在他身上的目光,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那那城池雕像的双眼幽光,也黯淡下来,不再锋利,甚至更有咔咔之声传出,这巨大的龙蛇雕像下,白家城池的大门,缓缓开启。

    随着开启,从这大门内,走出了个年男子,这男子修为只是凝气大圆满的程度,双手在身前插在袖口里,身影消瘦,相貌带着股刻薄之意,此刻正皱着眉头,似很不耐的扫了眼白小纯。

    白小纯内心也松了口气,知道进入白家的第步,算是通过了,此刻板着脸,硬着头皮,飞奔前去,很快就直接到了白家的大门前,正要进去。

    “白浩少爷,你回来也就罢了,难道忘了夫人的规定,庶出之子只能走侧门么!”

    “居然引动了家族的阵法,甚至让龙蛇开门,看来你是忘了自己的身份,此门,不是你可以走的。”年男子冷冷开口,阻挡在了白小纯的身前,神色内露出轻蔑。

    白小纯皱起眉头,抬头看向眼前这个年男子,他知道白浩在白家不受待见,可却没想到就连个看门的下人,也都如此轻贱于他,这就代表白浩在白家,已经不是不受待见这么简单了。

    “这已经是刻意去羞辱与刁难了。”白小纯目露出抹锐利之芒,落入年男子目后,这年男子心神震,全身上下顿时冰寒,脑海更是刹那间掀起轰鸣,仿佛置身隆冬,内心惊,竟不敢与白小纯目光对望,下意识的就退后几步,拢在袖口里的双手也惊慌的松开,然后让开了道路。

    白小纯面无表情的从这年男子身边走过,直接踏入到了大门内,直至他离去很久,这年男子才恢复过来,面色变化,惊疑不定。

    “这白浩的眼神,怎么如此犀利,与他之前不样!”

    这年男子的惊疑不提,白小纯踏入白家后,路走去,这白家城池很大,可毕竟是个家族,没有什么店铺存在,有的只是处处分属于白家不同支脉的大宅,其内雕栏玉砌很是奢华,四周时而假山林立,有不少白家之人,正进进出出,半空,还有道道长虹呼啸而过,很是热闹。

    没等白小纯走出多远,迎面就有个大丫鬟装扮的女子,边训斥身边之人,边走来,看到白小纯后,这大丫鬟愣,随后目露出鄙夷,冷哼声。

    “也不知迎宾处是怎么负责看门的,什么东西都可以从正门进来么!”这大丫鬟冷冷开口,没理会白小纯,从其身边走过。

    白小纯立刻就要不干了,刚想瞪眼过去,可想到自己不是白浩,他这才忍了下来。

    “忍了,反正我也不是白浩。”白小纯缓缓吸了口气,看了看那大丫鬟的背影,继续前行,在这白家城池内转悠起来,途遇到了不少白家的仆人,这些人毫无例外,都是在看到白小纯后,先是愣,随后个个神色上都很明显的露出轻蔑与不屑。

    这表情实在太刻意了,似乎是故意如此,甚至还有些,则看起来不像是故意,而是副厌恶嫌弃的模样,仿佛白小纯这里是多么肮脏般。

    这切,让白小纯好几次有些忍不住了,可想到自己的目的,他就不断地提醒自己。

    “我忍!”白小纯咬牙道,有些愁的看向四周,他不知道白浩居住在什么地方,此事也不好找人问询,实在是白浩的处境,白小纯这里之前虽做好了准备,可却没想到,居然差到了这种程度。

    “怎么会如此……”白小纯有些头痛,正溜达时,忽然的,远处有个老者从处大殿内走出,这老者衣衫比寻常下人要好了些,修为也是筑基的样子,神色倨傲,显然即便不是白家族人,也是白家如管家般的人物。

    此刻他背着手,正要离去时,似注意到了白小纯。

    这老者愣,随后面色立刻阴沉下来。

    “白浩!”

    “你忘了自己的身份么,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么,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无视家规!”老者目光如芒,言辞毫不客气,如训斥仆人样,指着白小纯,直接就喝斥番。

    白小纯路走来,没人待见不说,路所有人都是厌恶轻蔑,他直在忍,可眼下,看到这老者居然这么训自己,他立刻就怒了,猛的抬头,可就在这时,个女子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陈管家,这里是我白家,他怎么说也是我白家血脉,岂能是你这奴仆如此随意羞辱的!”随着话语传来,半空道原本要从此地飞过的长虹,蓦然停顿,露出了个女子的身影。

    这女子神色冰冷,整个人如寒冰眼,修为不俗,到了筑基大圆满的程度,此刻皱着秀眉,不悦的望着那老者。

    白小纯目光看向半空的女子,深呼吸次,压下之前升起的怒意。

    老者面色变,目带着忌惮,赶紧低头,向着半空的这女子恭敬的拜。

    “见过五小姐,老奴时口误,实在是家主规定了,庶出之子,不经召唤,不可踏入内宅……”

    半空的女子闻言沉默了下,低头看向白小纯,轻叹声。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白家之人,你不可言辞羞辱。”说完,她摇了摇头,化作长虹继续远去。

    老者赶紧低头称是,直至女子离开,老者才抬起头,厌恶的扫了白小纯眼。

    “有五小姐出面,今天就不责罚你了,赶紧滚回北区,要是再让老夫看到你擅自进入此地,必定禀告家主,以家规处置!”老者说完,冷哼声,甩袖子,转身走远。

    白小纯觉得自己要炸了,从进入白家开始,直至现在,这没多久的时间,他就始终在忍,路忍到了现在,他觉得这么下去,自己实在是无法继续装扮成白浩了。

    “也不知那白浩是怎么坚持下来的,这样的家族,留在这里还有什么用!”

    “不过就算再不受待见,也不至于如此才是,这里面有问题!”

    “也罢,反正我不是白浩,为了天人魂,我再忍忍。”白小纯咬着后槽牙,压下内心怒意,转身向着北面而去,暗时目光闪,微不可查的扫了眼远处屹立在大片宅子的座七层高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