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九色火!

作品:《一念永恒

    三位魂修,其二人掐诀间,立刻身边的飞剑刹那掠过,直奔白小纯而去,度之快,掀起阵阵破空之声,气势惊人。? ???  ㈠1?Z㈧W㈠.??

    这毕竟是炼灵六次的法宝,白小纯知道其锋利无比,双目微微收缩。

    与此同时,那假婴修士口传出复杂难懂的咒语,其头顶的宝珠颜色刹那改变,竟散出了黑雾,化作了个虚幻的恶鬼身影,张牙舞爪,向着白小纯这里狞恶而来。

    三人显然联手不是次两次,此刻出手,几乎封锁了白小纯前方所有的位置,眼看就要临近,白小纯冷哼声。

    “炼灵之宝……你们有,我也有!”白小纯右手猛的袖子甩,从储物袋内,取出了把黑色的伞!

    正是永夜伞。

    这把伞,已白小纯当年的修为,施展不出全部威力,可他如今金丹大圆满,再次展开时,不说游刃有余,可也不再如当年那么勉强。

    伞被取出的刹那,白小纯猛的向前按伞柄,砰的声,在那两把飞剑以及雾鬼来临的刹那,这黑色的永夜伞,骤然打开。

    在打开的瞬间,形成了防护,直接就与那两把飞剑,碰到了起,声响轰鸣,回荡四方时,那两把炼灵六次的飞剑,竟无法维持飞行,直接倒卷而去,就连那雾鬼,也都惨叫声,想要后退时,这黑色的伞身上,居然浮现出了张诡异的笑脸。

    这笑脸猛的吸,那雾鬼哀嚎声,居然无法后退,眨眼间就被吸入伞身……这切说来缓慢,可实际上都是电光火石间生,伞开,飞剑倒卷,吸灭雾鬼的同时,那三位魂修大惊之下面色登时变得难看至极。

    尤其是那位假婴魂修,更是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他看到了永夜伞上的道银纹,呼吸急促,目露出狠辣,竟趁着身边同伴飞剑被卷,心神受创时,双手抬起,在二人身上猛的推。

    那两个魂修面色变化,没想到自己的头领竟会如此心黑,闪躲不及,被推的直奔白小纯而去,与此同时,那假婴魂修,身体急后退,就要逃走。

    他看出来了,那年修士不但肉身强悍,修为不俗,法宝更是惊人,这就是头孤狼,难怪敢单独行走,这是不怕其他人来杀人夺宝啊,甚至好像是在故意引人来从而反杀。

    在这三人内乱的瞬间,白小纯猛的收伞,步走出,度之快,化作残影,直接就出现在了那两个施展飞剑的魂修面前,右手抬起,如同闪电般轰出,连续两下,直接落在二人胸口。

    惨叫传出,这两个魂修喷出鲜血,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倒退而去,还没等落下,他们的身体就猛的颤抖,居然肉眼可见的急枯萎,所有生机化作白雾,从他们的七窍内飞出,直奔白小纯手的永夜伞而去,刹那就被吸入其内。

    永夜伞吞噬生机,此事白小纯不陌生,尤其是炼灵次之后,此伞威力已然更大,不过这种隔空吸走生机之事,白小纯此刻看到,也很心惊,但却无暇多想,眼看那假婴魂修要逃走,立刻追去。

    这假婴魂修听到了身后的惨叫,回头后更是看到了那二人被吸走生机的幕,他心神狂震,失声惊呼。

    “你不是魂修,你是炼魂师!!”

    白小纯略微愣,故意的冷哼声,度暴增,眼看就要追上,这假婴魂修暗叫苦不迭,他哪怕假婴修为,可亲眼看到了白小纯的战力后,他心知肚明自己不是对手,此刻眼看危机,他急忙高呼。

    “大人莫要冲动,我愿成为大人的追随者!!”

    “在这迷宫里,大人独行,不如身边有追随者起啊……”这假婴魂修焦急开口,传入白小纯耳时,白小纯神色动,觉得眼前这人说的有些道理,自己单独的话,难免还会遇到这种事情,打斗起来,旦暴露了神通术法就麻烦了。

    而若是有人在自己身边,就可以免除不少的事情……想到这里,白小纯右手抬起挥之下,股大力爆出来,直接落在这假婴修士身上。

    这魂修嘴角溢出鲜血,目闪动后狠狠咬牙,不再逃遁,而是停在那里,向着白小纯抱拳恭敬拜下。

    “陈珏愿意追随大人!”

    白小纯言不,看了陈珏几眼后,右手抬起指陈珏眉心,顿时送出丝寒气,直接环绕在了陈珏心脏上。

    只要他心念动,立刻就能让这寒气爆,瞬间碎灭陈珏的心脉。

    陈珏身体颤,不敢闪躲,任由白小纯留下禁制后,这才松了口气,知道此番可以暂时保命了,可感受到心脉附近的寒意,他心又苦涩起来。

    “走!”白小纯刻意的沙哑开口,走在前方。

    陈珏连忙称是,深吸口气,打起精神,守护在白小纯四周,他知道自己若想要活命,全靠眼前这个炼魂师了,只求自己尽力后,离开这里时,对方可以放过自己。

    白小纯看似面无表情,可实际上偷眼扫了扫陈珏,心很是得意,琢磨着自己果然是英明啊,走到哪里,都有人纳头来拜,哭着喊着要成为自己的追随者,不同意还不行,不知道若对方知晓自己是白小纯后,又会是什么表情。

    白小纯越想越觉得有意思,打定主意,这次自己要装扮成个少言寡语之人,这样的话,或许威慑力会更大些。

    “而且这陈珏说的有点道理,我身边的魂修越多,则我越是安全……”白小纯沉吟,与陈珏向前疾驰。

    这迷宫无论什么地方,看起来都是模样,让人分辨不清,也很难留下什么记号,白小纯看着越来越晕,愁之时灵机动,索性将注意力分出部分放在右侧墙壁上,路固定,顺着右侧的墙壁前行,遇到岔口则直接选择右侧。

    时间流逝,很快过去了三天,在这三天里,白小纯与陈珏碰到了不少蛮荒人与长城修士,在这些人身上,白小纯现里面有些,竟选择了与自己样的方法,固定了个方向。

    彼此大都是看了看后,就立刻避让,显然不愿轻易生摩擦,即便是遇到了数量较多的蛮荒魂修,在看到陈珏对白小纯的态度后,尤其是看到白小纯取出永夜伞,注意到了那道银纹,都很心惊,隐隐猜出白小纯似乎是炼魂师,于是也都不愿招惹。

    就这样,这三天,路上有惊无险,直至在第四天时,正在前行的白小纯,忽然脚步停顿下来,看着前方,他目精芒闪。

    “前面不对劲。”白小纯沙哑开口,身边陈珏愣,立刻看去,可前方迷宫道路,看起来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白小纯也看不出来,可自从当年落陈山脉战后,他就现了自己对于危险,有种特殊的敏锐,且从来不会出错。

    此刻在他的感受,前方那看似如常的区域,藏着杀机,没有多停留,白小纯立刻后退,陈珏虽不解,可却不敢不从,也跟着后退。

    可就在二人退后的瞬间,声冷笑从那看似如常的区域传出,眨眼间,那里竟出现了如水面般的波纹涟漪,道道身影,竟从那涟漪急冲出。

    竟有十多人!

    个个修为不俗,在出现后,立刻直奔白小纯。

    白小纯眼杀机闪,转身时右手抬起,永夜伞立刻出现,道银纹,闪耀刺目,更有那诡异的笑脸,似若隐若现,眼看就要战,突然的,从那涟漪内,传出了个声音。

    “不可无礼!”

    随着话语传出,四周那些冲向白小纯的魂修,全部脚步顿。

    与此同时,从那涟漪内走出人,这是个青年,面色阴沉,身上穿着华贵长袍,眉心上有个星痕闪动,正是周星!

    股强悍的魂力波动,在他四周弥漫,这魂力与魂修的魂力不同,似更为深邃的同时,还蕴含了某种压制之感,让人眼就能分辨出来。

    尤其是他的手,甚至还有团幽火。

    此火颜色多变,仔细看,居然有九种颜色,白小纯只是看了眼,就心神狂震,他马上就看出,此火……居然是……

    九色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