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老子是官兵!

作品:《一念永恒

    在这五十多个土著巨人出现后,白小纯也是惊,之前那雕像的不俗,本就让他惊讶,如今又看到这些土著,白小纯目光闪,又听到了老者的自称,知道自己遇到的,不是寻常的魂修。??? ? ≠.≤≥1≤Z≤W≥.≤

    尤其是这些土著,明显与白小纯在战场上看到的那些土著不样,战场上出现的土著大军,虽数量庞大,且个个杀意很重,可却明显如散修样,盘散沙,而如今出现在白小纯面前的这五十多个土著巨人,则完全不同。

    他们的身上,更多的是冷静,而藏在那冷静下的疯狂,也让白小纯瞳孔微缩,显然,这些土著是经过了特殊的修炼,如同精锐般。

    甚至他们的铠甲,也非同小可,在自己的至寒下,竟能抵抗番,且配合阵法之力,居然能保护那老者后退,甚至隐隐的,这阵法似将这五十多土著的力量融在了起,旦彻底展开后,可以形成如逆河宗阵法巨人样的化身。

    爆出的修为,堪比元婴!

    这幕,让白小纯皱起眉头,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那巨鬼的雕像,若没有此物内那丝天人之力的守护,就算是这些土著再精锐,白小纯的至寒之气,足以将他们彻底冰封,可偏偏这丝天人之力,使得这阵法如有了魂。

    “这才是蛮荒真正的实力么……”白小纯若有所思,前段日子在长城上灭杀蛮荒大军,在那次次的胜利下升起的丝轻视,也瞬间消散开来。

    “老夫已告诉了你身份,居然还敢出手,你找死!”土著阵法内的老者,此刻目杀意强烈,白小纯的强悍,让他极为忌惮,知道若今日不灭了对方,以今天自己抢了此人天兽魂的仇恨,怕是日后无法善了。

    “仗着人多,算什么本事,你敢不敢与我单打独斗!”白小纯冷笑声,盯着那魂修老者,字字开口。

    魂修老者闻言,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样,大笑起来,目的寒芒更多,杀意已到了即将爆的程度,森森开口。

    “你脑袋傻了吧,我就是仗着人多欺负你人少,你又能如何!”他话语出口,右手抬起,正要下达命令,灭杀白小纯。

    可就在这时,白小纯听到老者的话后,笑了起来,傲然的抬起头,右手抬起捏碎枚玉简。

    “好,人多欺负人少是吧,兄弟们,出来吧!”

    白小纯话语出,那魂修老者愣了下,正诧异时,忽然有所察觉,立刻看向远处。

    只见白小纯话语还在回荡,远处大地,猛然间就有数十道身影,不再隐藏,蓦然爆,呼啸而出,直奔此地而来。

    “哼,就这点人……”老者冷笑,可话语还没说完,他就面皮猛的突。

    另个方向,道道长虹凭空出现,轰鸣间冲向此地,更远处,还有数十道长虹,眨眼间,这四面方,道道身影全部出现,爆出自身极致的度,疾驰而来。

    这所有人加在起,足有数百之多!

    老者面色变的惨白,呼吸都滞住了,身体颤抖,可这切没有结束,在更远处,赫然还有数百身影,从方呼啸,俨然是将这里层层保护,轰鸣临近。

    足足上千人,在这刻,惊天到来,那魂修老者面色苍白如纸,睁大了眼,连连吸气,目露出绝望的骇然与无法置信,更有不可思议。

    “这……这不可能!!”

    他不知道这些人是如何躲藏的,自己居然没有任何察觉,这必然是用了某种自己所不了解的手段,而更让他惧怕的,是这上千人,居然每个……都是结丹!!

    而如自己这样的结丹大圆满,居然还有不少!

    “兄弟们,给我灭了这老头!”白小纯此刻英姿勃,激动无比,得意的大吼声,右手抬起,向着老者指。

    “杀!!”上千修士,气势如虹,如千军万马,形成滔天轰鸣,此刻齐齐咆哮,使得天地色变,风云倒卷,尤其是这些人煞气弥漫,骄兵悍将之势,来临时的杀意,使得魂修老者脑海嗡鸣,不但是他如此,他四周那五十多个土著,个个也都倒吸口凉气,不禁有些呆愣住了,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的四周,怎么就冒出这么多的修士?

    魂修老者尖叫声,他知道旦让这些人聚集,自己必死无疑,此刻嘶吼。

    “逃!!”

    几乎在他开口的刹那,那五十多个土著,立刻就爆出了阵法之力,带着老者,直奔远处逃遁,试图在那上千修士包围前,冲杀出去。

    “给我打!”白小纯得瑟的大喊声。

    他们度虽快,可这上千修士,出身五大军团,更是与白小纯曾经经历了死亡的考验,从数十万敌军内杀回,个个早就凶焰滔天,此刻轰然出手,刹那间就在这半空,杀向那五十多个土著巨人。

    “你奶奶的,敢抢我的天兽魂!”

    “最过分的是,你们居然仗着人多欺负我!”白小纯看着千人冲杀那五十多人,这壮观的幕,让他热血沸腾,连连大喊。

    轰鸣回荡,那五十多个土著巨人,根本就坚持不了多久,很快的就嘶吼崩溃,甚至在这上千修士的围杀下,在那错落有序的排阵,这些土著的阵法之力都无法挥太多。

    眼看四周轰鸣不断,死亡逼近,惨烈无比,那魂修老者身体颤抖,悲愤又听到白小纯的话语,他有种要哭的憋屈感觉。

    “欺人太甚!!”

    “你仗着人多,有本事,你和我单打独斗!!”老者出凄厉的嘶吼,披头散,在那残余土著的保护下,挣扎的想要逃出。

    “你脑袋傻了吧,我就是仗着人多欺负你人少,你又能如何!”白小纯得意的将之前的话语,重新的重复了遍后,猛然杀出,直奔魂修老者而去。

    时间,惨叫呼嚎声此起彼伏。

    很快的,那五十个土著,全部死亡,可他们在死亡时都会选择自爆,而每次的自爆,威力都不小,好在白小纯早就留意了这点,至寒气息随时散开防护,使得那五十个土著纷纷自爆后,竟没有灭杀个修士!

    实际上若是不惜代价,灭杀这五十多人很简单,可白小纯却阻止了手下修士如此,他希望自己回长城时,带出的人,个不少!

    如此来,时间就慢了些,当那五十多个土著都死亡后,魂修老者绝望,依恃头顶的巨鬼雕像,似狂样冲出。

    可白小纯岂能让他冲出,眼看就剩下了他个人,白小纯晃之下,刹那临近,右手抬起时,他的手掌竟眨眼间,好似化作了尊巨山,向着那老者的巨鬼雕像,狠狠拍。

    轰的声,老者喷出鲜血,巨鬼雕像更是颤抖,被直接拍飞出去,而他的身体,也在这大力下,如要崩溃,直奔地面而去。

    “给我拿着,这雕像不俗,是个宝贝。”白小纯赶紧开口,继续追向老者,四周自然有他的手下修士飞出,接住了那巨鬼雕像。

    大地上,之前的盆地爆后,随着天兽魂被收走,盆地也坍塌下去,露出了个巨大的深坑,这深坑有雾气弥漫,在远处看不清雾气内的景物。

    此刻老者喷着鲜血,身体坠落后,落在了深坑旁,惨笑声,感受到在对方那惊人的击下,自己体内五脏六腑近乎崩溃,魂力如乱麻样,就连生命之火也都黯淡下来。

    “我是巨鬼王麾下兰侯座下第七弟子,你敢杀我,不管你来自哪里,你都必死无疑!!”老者已经彻底绝望,唯有拿苍白的话语去恐吓,话语几乎刚出口,白小纯就瞬间临近,把抓住了老者的脖子,右手挥,将老者抓捕的天兽魂夺了回来。

    “什么狗屁巨鬼王,老子是官兵!”白小纯斜睨着开口,直接在这老者身上下了禁制,封印后扔给来临的手下修士。

    “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