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缺儿,是你!

作品:《一念永恒

    遗迹地宫的入口,存在了不少的碎石,与四周的沙漠不样,仔细看,在那片碎石内,似乎存在了个残破的大门。Δ㈧Δ㈠ΔWw W. ⒈Zw.

    走过此门,就可以踏入地宫。

    而在这大门外的旁边,正是青龙会的客栈所在,数十个庞大的凉棚内,此刻熙熙攘攘,修士众多。

    有的正在计算收获,有的则是买下灵茶后,直奔遗迹,毕竟此地的规则与天空会还是有些不样的,虽只是收取成收益,可在进入时,还是需要花费十个贡献点,去买杯灵茶。

    虽是如此,可总体来说要比天空会良心太多,所以空城的修士也都没有排斥,更重要的是,能有自己的私人之地,这本身就是种威慑。

    而关于青龙会魁的种种传闻,也都让很多人内心敬畏,不愿得罪。

    此刻,在这数十个凉棚都忙碌时,宋缺从远处从容而来,神色冷漠,全身上下煞气弥漫,这是他这年来外出形成的习惯,往往自己这个样子时,很多事情都会好办些。

    他没打算踏入凉棚,而是准备进入遗迹内考察番,可刚靠近,正要绕过凉亭时,立刻就被青龙会的位修士,上前拦住。

    “这位道友,还请买杯灵茶。”这青龙会的修士是个青年,此刻含笑抱拳,客气的开口,此事是陈曼瑶定下的规则,让所有青龙会的人,都要对来往修士客气些。

    毕竟他们占据这里,本就是会引起别人眼热,哪怕是减低了收益,也需客气,当然了,若是遇到那种不开眼的,青龙会也让他们知道,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来闹事的!

    “买什么灵茶?”宋缺愣,随即不悦,可想到天空会的势力,便忍了下来,右手抬起挥,将天空会的令牌在对方面前晃。

    “看到了么,我有令牌!”他话语出,四周些来往之人也都听到,纷纷看了过来,个个神色古怪。

    青龙会的青年,闻言笑,没有介意,他们青龙会占据这里后,如眼前这样的明显是刚刚从外面回来,还不知道状况的修士,遇到了不少,此刻他含笑抱拳,温和的解释。

    “不好意思道友,这枚令牌是天空会的,可此地已经不属于天空会了,而是属于我们青龙会,规则也都改了。”青年不厌其烦的将规则重新说了遍后,宋缺这里面色渐渐变化,他的目更有丝错愣。

    这令牌,是他花费很大的代价买来,其作用是天空会免除几次三成收益的收取,可眼下,他听到这令牌居然无效,宋缺顿时傻眼。

    “这怎么可能,天空会如此庞大,你们……这里……”宋缺呼吸急促,很是焦急,若是这令牌无效,那么他的损失就太大了,甚至对这次的黄袍弟子的晋升,都有影响。

    “你们不能这样,这枚令牌我花费了极大的代价!!”宋缺着急,全身煞气轰然散出,他本就脾气不小,此刻这么急,言辞也都凌厉起来。

    四周的修士纷纷让开,有不少都露出看热闹之意,更有些天空会隐在人群内的修士,看此事,立刻就起哄。

    “青龙会要给出个说法!”

    “没错,我的令牌当初也花费了不少的代价,岂能说无效就无效!”

    眼看如此,青龙会的青年面色立刻阴沉下来,冷哼声。

    “滚出去,再闹事,休怪我青龙会不客气!”

    宋缺这年来出生入死,杀机稍碰就出,此刻眼寒芒闪,假丹修为顿时散开,形成了股风暴在四周横扫时,他的目露出精芒,向前步走出。

    青龙会青年面色变,此地吵闹之声顿时高涨,眼看触即,可就在这时,突然的,个诧异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宋缺?”随着声音的出现,神算子与许宝财二人的身影,走了过来,他们在看到宋缺后,都是愣。

    宋缺原本煞气腾腾,在看到了神算子与许宝财后,也愣了下,尤其是看到二人满面红光,而四周青龙会的修士包括之前喝斥自己的青年,居然对神算子二人很是恭敬后,宋缺更是睁大了眼。

    “你们……”宋缺觉得此事有些不对劲,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白小纯在房间内整理了衣衫后,也听到了外面的吵闹,灵识扫,在看到宋缺后,白小纯眨了眨眼,脸上露出笑容,身体晃,直接走出。

    他的出现,立刻就让茶馆内所有的青龙会修士,全部神色狂热,恭敬的跪拜下来。

    “见过魁!”

    这上百人的拜见,形成的场面不小,立刻就引起了轰动,当此地修士看清了走来之人是白小纯后,个个都吸了口气,各自低头,迅抱拳。

    “见过青龙魁!”

    这样的声音6续传出,很快的,这数十个凉棚内的所有人,都如此后,宋缺呆呆的看着走来的白小纯,脑海在这瞬轰鸣滔天,彻底傻眼。

    “缺儿啊,你终于找来了!”白小纯脸心疼,快走几步,高声喊道。

    “缺儿,你怎么弄的这么凄惨,我以为我就够惨的了,没想到你比我还惨。”

    他这么出口,四周人都深吸口气,齐齐看向宋缺,更有不少直接露出羡慕之意,他们此刻已然明白,青龙会魁与这叫做缺儿的修士,关系必定非同寻常。

    且看着称呼,似乎……这缺儿还是那青龙会魁的晚辈。

    宋缺面色苍白,脑海泛起惊天大浪,整个人如傻了样,只觉得整个世界都逆转了,他看着眼前的白小纯,那全身的珠光宝气,那全身挂着的无数的玉佩,仅仅是这身行头,他粗略算,就至少值上百万贡献点。

    尤其是在白小纯身后,此刻呼呼啦啦的居然有十多个傀儡侍女跟随出来,甚至每个侍女都牵着不同的灵兽,这些加在起,几百万贡献点都有了。

    而他这里辛辛苦苦整年,省吃俭用,九死生,眼下距离黄袍弟子还差些,这么对比,他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你……你……青龙……魁?”宋缺眼前有些模糊,他觉得这切太匪夷所思,说什么也都无法置信。

    与此同时,张大胖与陈曼瑶也都走了出来,在看到宋缺后,都彼此看了眼,他们在看宋缺,宋缺的目光样艰难的从白小纯身上挪开,看到了其他几人个个富贵逼人的模样,宋缺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们……”

    许宝财在旁干咳声,看了看宋缺后,目带着同情与可怜。

    “宋缺,这里是我们的了,青龙会就是少祖建立的,这客栈是我们的,这里的地也是少祖私人的,你的令牌的确是不好用了,不过你是少祖的侄儿,咱们吶都是自己人啊,什么令牌不令牌的,你扔了吧……这里从此之后,你随意进出,是不是少祖?”许宝财叹了口气,看向白小纯。

    白小纯神色肃然,拍了拍傻在那里的宋缺的肩膀,摆出副长辈的样子,老气横秋的点头道。

    “缺儿,我来的时候,你小姑把你托付给我,我身为长辈,就要对你负责,虽然你当初无情的把我抛弃了,可姑父还是很大度的,这样吧,你去遗迹,太危险了,姑父不能眼睁睁看你去冒险,你还差多少贡献点,过来陪姑父叙叙旧,姑父给你补满,想成黄袍,不就是姑父我句话的事儿么。”

    这话语出,四周顿时传来无数吸气声以及大量的狂热的目光,对于这里的修士而言,成为黄袍弟子,是他们毕生的梦想,眼下……亲眼看到,亲耳听到,居然有这么个机会,被白小纯送给了宋缺时,这些人看向宋缺的目光里,羡慕之意极为明显。

    可宋缺这里心高气傲,这句话传入他的耳,他整个人脑海嗡的声,那口个姑父不说,口个缺儿也不说,仅仅是二人之间强烈无比如同天地的差距,就让宋缺这里心火攻脑,喷出口鲜血,竟被气的直接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