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当学舌兔不再学舌……

作品:《一念永恒

    也正是在这刻,白小纯才知道,通天世界的修行体系,在凝气、筑基、结丹、元婴之后……是天人境!

    天人境,极其可怕,似乎与天地融合,出手时不再是自身之力,而是天地万物都可借用,那种挥手时以天地之力形成的压制与神通,根本就不是元婴修士可以比较。★Wくw W√.★く1く★W.

    整个通天河东脉游,天人境的修士,原本只有四人,四大宗门,各有位,而眼下,随着空河院的天人死亡,只剩下了三人。

    而个天人境,就足以横扫个宗门,如眼下的逆河宗,若是有天人境杀来,那么逆河宗最终必定灭亡。

    就算是白小纯操控血祖,就算是空榕邪树出手,结局也是样,除非是真灵女婴再次苏醒,可唯的枚逆河丹,已经被用掉了。

    所以这刻的逆河宗,看似强悍,可在巅峰战力上,却是有巨大的缺陷,实际上这也是四脉老祖可以对宗门的内部规则达成致,甚至之前能起同心协力杀入游的原因之,因为只有到了游,借助这里的灵气与资源,还有资格,他们才有可能晋升天人。

    而如今最有可能晋升天人的,只有三位,风神子,寒宗以及赤魂!

    这三人的风神子与赤魂,在大典结束之后,就立刻选择了闭关,其他老祖也都6续如此,每个元婴修士,都希望自己在有生之年,可以踏入天人!

    而整个通天河东脉,算上星空道极宗,天人的数量,也都不过两手之数!由此可见天人的强悍与罕见。

    “这,就是天人境,不说与天地同寿,但却可以引下天地之力,修为几乎永不枯竭,战力之强,可以横扫处修真界!”逆河山的大殿内,作为第个二百年的执掌脉,灵溪代老祖寒宗,看着被单独叫过来的白小纯,缓缓开口,告诉了白小纯有关宗门以及天人的事情。

    “所以,之后老夫也要去闭关,争取可以突破,踏入天人境!”寒宗望着白小纯,沉声说道。

    “天人之上呢?”白小纯呼吸微微急促,这是他第次听到天人境界,内心在这刻,很是向往。

    “天人境之上,则是半神!”寒宗沉默片刻,目露出抹精芒,声音飘忽不定,可说出的话语,尤其是那半神两个字,居然在出口的瞬间,让外面的苍穹凭空的出现了声雷霆!

    这突如其来的雷霆,让白小纯吓了跳。

    “这个境界,就算是说出口,也都会引起天地波动,半神境界……无法形容,或许真的如其名字所形容……半个神灵!”寒宗轻声喃喃,显然对于半神,他的了解也很少。

    “整个东脉修真界,只有个半神……他是星空道极宗的……活着的底蕴,唯的老祖,也正是因他的存在,才使得星空道极宗,成为源头宗门!”

    白小纯睁大了眼,这些事情,他都是次听说,此刻脑海有些嗡鸣,半晌后他忍不住开口。

    “半神之上呢?”

    “不知!”寒宗摇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右手抬起后,在他的手心内,出现了三团璀璨之光。

    这三团光内,分别是卷画轴,枚鳞片,以及把匕!

    画卷沧桑,似存在了很多岁月,散出阵阵古老的气息,而那鳞片更甚,白小纯只看眼,就有种腐朽之感,分不清是什么凶物之鳞。

    至于匕,甚至看起来不太像是匕,反倒像是根黑色的独角!

    “九洲图,地品至宝,可容纳万千之物,将其生生炼化在体内,烙奴役之印,更可激急,短距离挪移传送!”

    “古魔鳞,地品至宝,元婴不可破其丝毫,可惜只有枚,否则的话,制作成铠甲,元婴也奈何不了你太多!”

    “最后这把匕……则是逆龙角,样是地品至宝,可幻化出条逆龙,威力极强!”

    “这些,都是给我的?”白小纯听着寒宗的话语,眼巴巴的看着面前这三团光芒,他的心脏怦怦跳动,咽下口唾沫,这三样物品,任何样他都心动不已,此刻很是振奋。

    “你身为我逆河宗少祖,日后出门时代表逆河宗,这三样至宝,自然是给你的,望你好好熟悉,日后扬我逆河宗威名!”寒宗笑了笑,白小纯的重要程度,对于逆河宗而言,无与伦比,而他们又要闭关,所以同商议后,决定送给白小纯这三样至宝,用来防身。

    白小纯激动,赶紧拜谢,把抓住这三样至宝,爱不释手时,寒宗忽然干咳声。

    “老夫要去闭关了,会有个老前辈要来找你,你在这里等等……对了,这是你结丹后修行的功法,此功来历神秘,是曾经寒门秘传之法!”说完,寒宗神色有些怪异,扔给白小纯枚玉简,不等白小纯抬头,就晃之下,消失无影。

    “什么老前辈?”白小纯愣,接过玉简抬头时,现寒宗已经没影了,他有些狐疑,但很快就又期盼起来。

    “莫非是还有赏赐……”白小纯越想越是振奋,他觉得自己身为逆河宗少祖,宗门对自己太好了,会还有老前辈来送自己更好的东西,于是赶紧深吸口气,站在那里,腰杆笔直,露出副肃然的样子。

    心底却美滋滋的,暗道自己这个样子,应该是最讨老人家喜欢了。

    等了半晌后,就在白小纯有些不耐时,忽然的,他觉得不对劲,隐隐好似有人在盯着自己样,于是下意识的转身,看向身后时,白小纯忽然瞪大了眼。

    在他的身后,不知什么时候,竟出现了只兔子!

    这兔子居然不是趴在地上,而是两只脚站着,双手背在身后,如人样,正盯着白小纯,那红红的眼睛,还有竖起的耳朵,虽看着滑稽,可在其目露出的沧桑,让人眼就觉得这兔子绝非寻常。

    “你……”白小纯倒吸口气,赶紧退后几步,他差点把捂住自己的嘴,这兔子或许别人认不出来,可白小纯这里,就算是这兔子化作了灰,他想来也能眼认出……对方正是那只该死的……学舌兔!

    实际上,自从当日在雄城外,白小纯看到了兔子与猴子的身影后,他就始终心底觉得不对劲,此刻看到这兔子后,白小纯呼吸略急,好在他反应快,赶紧挤出笑容,小心翼翼的抱拳。

    “那个……弟子拜见……前辈!”

    兔子冷哼声,扫了白小纯眼,在它的身上,竟没有了如以往那样的学舌,这本应该是高兴地事情,可白小纯却觉得越不妙。

    “前辈……”白小纯更紧张了,再次退后几步。

    “白小纯,你当年追着老夫,追的很得意啊,不过我老人家不与你般见识。”兔子淡淡开口,话语老气横秋。

    白小纯听到这里,心底更紧张了。

    “这次我来找你,是要测试下,你的那些至宝,是否有效。”兔子瞪着白小纯,咧嘴笑,那笑容落在白小纯眼,化作了恐怖,白小纯尖叫声,没有任何迟疑,瞬间后退,就要离去。

    可他刚刚后退,这兔子晃之下,度之快,瞬间追上白小纯,右腿抬起,向着他身上狠狠蹬。

    轰的声,白小纯惨叫身体被直接踢了出去,到了半空时,白小纯哭丧着脸,爆了全部度,急逃遁。

    “杀人了!!”

    “兔子杀人了!!”

    “老祖救命,救命啊!”白小纯路狂奔,路哀嚎,声音凄厉,传遍四方,被无数弟子听到后,都诧异的抬头看去。

    很快的,他们就看到只兔子,以更快的度,撞在了白小纯身上,将白小纯撞飞后,这兔子出桀桀之声。

    “叫啊,你叫的声音越大,老夫就越舒服!当初你追着老夫暴打的时候你忘了?该死的,我当时都躲在万蛇谷了,你居然还能找到我!!

    我后来为了躲你,都回了血溪宗,你你你……你这小王蛋,竟也去了血溪宗!!”兔子怒吼,眼睛更红,追击白小纯而去。

    白小纯惨叫不断,在这天空回荡时,慢慢的血溪宗与灵溪宗的修士,有不少认出了这只兔子,顿时惊呼。

    “那是……”

    “天啊,那是学舌兔!!”

    “这兔子怎么又出现了,居然没学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