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神秘势力再次出现!

作品:《一念永恒

    之后的几天,随着山门的修建,倒也没有再生尸体被吸干的事情,原本也不会有人去提,只是……这几天白小纯每次出门,全身上下都是符的样子,却是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Wくw W★.√ 1★ W√. bsp;o M★

    尤其是许宝财等人,更是对白小纯的这幅样子诧异,追问之下,白小纯又不好不说,于是隐晦的点出,逆河宗闹鬼之事。

    这顿时就把许宝财等人吓到了,纷纷也学着白小纯的样子,换取辟邪符贴在身体上,只是与白小纯比较,他们还是太弱了……

    白小纯的符,那是全身上下里里外外,几乎都贴满了,除了那张脸,他在纠结之下,没有去贴外,其他全部区域,都是符。

    走出去,所有看到之人,都会目瞪口呆。

    周心琪也好,鬼牙也罢,还有宋缺九岛,个个都被白小纯这里,弄的愣住,甚至有天黄昏,白小纯正耀武扬威的溜达时,还遇到了公孙婉儿。

    “小纯师兄,你这是……”就算是公孙婉儿,也都被白小纯的装扮惊呆了,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原来是公孙师妹。”白小纯看了公孙婉儿眼,又看了看四周,上前几步压声开口。

    “我告诉你,你别告诉其他人啊,我们逆河宗闹鬼,所以我才贴这么多辟邪符。”

    公孙婉儿再次呆了,半晌后戏谑玩味的看着白小纯,又看着那些符,甚至还抬起手摸了下,最终强忍着笑意,再三保证自己不告诉其他人后,这才离去。

    白小纯很是得意,继续到处溜达。

    慢慢的,有关逆河宗闹鬼的事情,竟在不知不觉,越传越广,等四脉老祖察觉时,已来不及去压制,个个看着白小纯那副样子,纷纷郁闷的摇头苦笑。

    “这都金丹了……居然还怕鬼……”

    “再说了,以那亡魂的恐怖,这白小纯身上的符,点用都没有。”

    几个老祖苦笑时,不再理会白小纯,白小纯这里在又过去了几天后,现什么事都没有,尸体也没有再次出现被吸干的事情,于是彻底放下心来。

    “切妖魔鬼怪,在我白小纯的辟邪宝衣镇压下,都将灰飞烟灭,唉,我又次保护了宗门,谁让我是逆河宗的少祖呢,为了宗门的弟子,我做了多少他们不知道的事情啊!”白小纯盘膝坐在自己的洞府,感慨的开口时,此刻外面已是深夜,他深吸口气,正要打坐。

    可就在这时,突然的,他四周的地面,竟出现了波纹,这波纹很是诡异,刚出现,就使得四周仿佛与这片世界分割开,隐隐的有股寒气,扩散四方。

    这突如其来的幕,让白小纯愣了下后,倏忽出声尖叫,身体猛地跳起,右手拍储物袋,顿时手出现大把的辟邪符。

    “走开,不要过来,我很厉害,我有辟邪符,我全身上下数百张!!”白小纯颤抖开口时,正要后退,可他的储物袋内,此刻有道红光,自行飞出,那红光内,正是……白小纯化身夜葬时,使用的那张面具。

    此刻这面具震动,竟与地面的波纹回应,很快的,就有个苍老的声音,也不知是从面具还是地面的波纹里传出。

    “你……”

    “你什么你!”白小纯尖叫声,将手的符全部扔出,更是爆自己的天道金丹之力,用了全部修为催符,他的那些符里,有封印的,有辟邪的,有镇压的,此刻在他金丹修为的催下,立刻爆。

    轰轰之声回荡时,面具颤抖,被大量符贴上,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很快的就被打断了与地面的联系,掉在了地上时,地面的波纹也快消散,切恢复正常。

    白小纯额头冒汗,此刻他也明白过来,方才不是那亡魂出现,而是这面具背后的神秘势力,再次出现了……

    与此同时,假夜葬的魂,也颤抖的从这面具内飞出,看着白小纯,身体哆嗦,出尖叫。

    “来了,他们来了……”

    “完了完了,白小纯,你将那不死之物拿走了,这个神秘势力要来找我们了!”

    “我们死定了……他们对于叛徒,应该不会心慈手软,说不定会扒皮种草,千刀万剐……”假夜葬惨叫,恐惧的不得了。

    “闭嘴!”白小纯听的心烦,更是心惊,立刻低吼,他有些心虚,毕竟自己拿走了小乌龟。

    “该死的,我都不带这个面具了,怎么还来找我!”白小纯怒道,有心将这面具扔了,可觉得有些可惜,且假夜葬的魂还在面具内,白小纯要是把面具扔了,就等于坑了假夜葬。

    “白小纯,我们……我们怎么办。”假夜葬若不是魂体怕是已经哭了,眼巴巴的看着白小纯。

    白小纯也脸愁容,瞪了假夜葬眼,冥思苦想,琢磨若实在没办法解决,就将这面具送给几个老祖。

    “就是可惜了这么个可以改变样子的宝物。”白小纯有些纠结,好在又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这面具再没有出现异变,白小纯这才心底略安。

    而逆河宗的山门修建,也在这近个月的时间里,接近尾声。

    且有关下游修真界的格局划分,也出现了结果,包括对于逆河宗势力范围的管理,几个老祖也商议出了答案。

    最重要的,是对于逆河宗内部的规则,样达成了致。

    逆河宗,将以二百年为限,每脉轮流执掌,而掌门之选,也是如此,第次执掌的,将是灵溪脉,而郑远东……不再是灵溪脉的掌门,而是成为了逆河宗的掌门!

    他的修为虽不够,可他的资历足矣!

    甚至在四脉老祖的帮助下,郑远东愿意牺牲自己的未来,换取修为突破,固定在了结丹境内,甚至已内定了李青候,在百年后,将成为逆河宗的第二代掌门。

    而二百年后,灵溪脉不再执掌,会轮到血溪脉,随后是玄溪脉,最后才是丹溪脉。

    对于这个安排,四脉老祖没有异议!

    很快的,随着山门的最终修建完成,随着血祖与空榕邪树的屹立,随着逆河山四周的四条山脉,轰轰而出,最终守宗大阵的开启,使得这切……彻底完成!

    无数的欢呼声,从逆河宗所有修士口传出,三艘通天舟,在个月前曾回到下游修真界,如今也已归来,将四脉修士那些不能出战的弟子,都接了过来,分散在了四条山脉内。

    整个逆河宗的人数,已近乎百万之多,极为热闹。

    而开宗大典,也被搬上了日程,送出了大量的请柬,邀请游其他三大宗门以及些古老的修真家族,前来观礼。

    这场观礼,整整进行了七天的时间,星河院,道河院,极河院都派人恭贺,所有被邀请的家族,没有个不来,全部出现。

    还有下游修真界的新出现的四大宗门,也都恭敬的送上贺礼,整个游修真界,在这七天,几乎所有人谈论最多的,就是逆河宗之事。

    而白小纯作为逆河宗的少祖,他的身份之高,让人眼热。在这七天里,他穿着指定的衣服,出现在所有人面前,身铁血凌厉,形象闪耀无比。在白小纯沉醉于其之时,几个老祖还有李青候,却担心他在众目睽睽下露出真正的不着调的面目,倒是着实紧张了几分。

    走在哪里,都让人看不出丝毫端倪,谈笑风声,吸引了无数人的关注,尤其是他身上的煞气时而散开,立刻让那些没见过他的人,都很心惊。

    对于白小纯的表现,几个老祖都很满意,白小纯也很得意,他觉得这种事太简单了,直至七天后,开宗大典结束,随着各宗使者的离去,逆河宗,这才安静下来。

    而此刻,摆在逆河宗面前,最大的个问题就是……

    逆河宗,没有天人境!

    游其他三大宗门,每个宗门,都有个天人老祖坐镇,这才可以名副其实,而眼下,这是逆河宗致命的短缺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