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空榕邪树!

作品:《一念永恒

    宽阔的游河道内,白小纯操控血祖之身,顿时有种顺畅之感,之前在溪流内,好似走在夹缝,而如今,随着他的身体活动,灵活太多。.

    而这里的河底也深了不少,随着白小纯操控血祖之身落下,竟将其大半个胸口淹没,露出在河面上,只有半个胸口往上。

    而三艘通天战舟,到了游河道后,度也与之前不同,随着四周灵气的浓郁,仿佛那天****苏醒,三艘通天战舟,度猛然爆,快了倍以上。

    轰鸣间,顺着这条通天河,直奔上方而去。

    更是在这前行时,三脉老祖下令,立刻在战舟上,都扬起了巨大的帆布,在那帆布上,赫然写着三个金色的大字!

    逆河宗!!

    这是逆河宗,第次在游修真界亮出名号,随着狂风横扫,帆布哗哗作响,使得那三个字,更为醒目!

    这本就是四脉老祖当初在雄城商议之事,那个时候血溪始祖风神子不确定血祖之身能否可行,所以没说,按照他们的计划,这三艘通天战舟,除了载人之外,还有就是震慑与号召。

    震慑心怀不轨之辈,号召在空河院范围里,那些有心搏出个未来的各方势力!

    而显然,这个想法,完全可行!

    游修真界的范围,比下游扩大了太多太多,仅仅是个宗的势力范围,就容纳了个下游修真界,可以而知,其范围的磅礴。

    路上,在河道两边,时而可以看到些小宗门以及修真家族,这些往往都是具备些特殊的关系,才可以被曾经的空河院允许,在靠近通天河的地方修建宗门。

    他们平日里个个心高气傲,以自身是游修真界身份而尊高,对于下游修真界,很是轻蔑。

    可如今,随着空河院被制裁,他们心很是忐忑,眼下又看到了河道上,那三通天战舟,个个顿时睁大了眼,被这三战舟所震慑,而最让他们颤抖,甚至屏住呼吸无法置信的,则是三艘通天战舟的前方,那让所有人不敢直视的……惊天巨人。

    “他们是……逆河宗?”

    “来自下游修真界……”

    “要攻打空河院,欲取而代之!!”河道两边的修真家族与小宗门,顿时震动,个个修士颤抖时,纷纷紧张,被这来自下游的白小纯行人,所震慑!

    看着战舟与巨人远去,路上这些小宗门与修真家族,飞快的将消息传遍了整个游修真界内,时之间,空河院的范围内,所有势力,纷纷被惊动,甚至就连其他三大院所在的区域,也都有所耳闻。

    空河院的范围内,那些修真家族与小宗门,有的惶恐,有的紧张,可还是有些……在听说了这件事情后,立刻陷入沉思,甚至很快双眼就凝缩起来,内有红芒闪过,仿佛在挣扎,在迟疑。

    总有人的决断快些……如空河院势力范围内,靠近边缘区域,不受待见,甚至被冷漠的些修真家族,立刻就有了决心!

    “对于逆河宗而言,这是他们的机会,同样对于我周氏家族来说,这样……也是我们的机会!”

    “在逆河宗最需要的时候,我们出现,加入他们,起攻打空河院,这份战功,足以保我家族,至少数千年不衰!!”

    “拼了,不在这个时候出手,想要等到下次的机会,天知道会是什么时候!”

    很快的,空河院范围内,风起云涌,很多势力都出动,直奔空河院山门而去。

    与此同时,通天河道上,白小纯的度也缓慢了下,这是四大脉老祖的商议,空河院就在那里,早天到与晚天到,对于空河院而言没区别,可对逆河宗来说,意义截然不同。

    他们要等,等逆河宗到来的消息,传遍四方,等那些愿意搏之人的加盟,同时也在等更多的选择观望,或是迟疑的宗门与家族,给他们时间前往空河院附近去观战。

    而这切都水到渠成后,与空河院的战,要么失败,可旦成功……那么就可以瞬间收服切,吸收外部力量来用最快的度壮大自身!

    白小纯听到这切后,也在感慨,觉得这些老祖,个个都是赌徒,偏偏还都是老谋深算,个比个奸猾。

    这些家伙聚在起,来算计个宗门,里里外外,彻彻底底。

    “与空河院的战争,我们分成了三部分进行!”在通天河道上,其他三脉老祖,凝聚在血祖的肩膀上,个个盘膝打坐时,血溪宗的始祖风神子,其身影也幻化在血祖的耳朵上,露出面孔,与众人讨论。

    更有禁制扩散,阻挡切外人探查,更何况有血祖之身,就使得彼此的讨论,不会出现意外。

    白小纯有些郁闷的斜眼,看了看肩膀上那些小蚂蚁……

    “第部分,是河战!这战,我们务必要用最快的度,雷霆手段获胜,只有这样,才可以威慑那些修真家族与宗门之人,给他们信心加入我们!”

    “没错,第二战,我们要进行的是丛林战!空河院太大了,两边都是丛林,在这丛林内,必定是短兵相接,那个时候,才是惨烈之时,这战的目标,是攻入空河院山门!”

    “嘿嘿,这么说,第三战,就是……山门战了!”

    “不过这战,最大的难度……不是空河院的修士,而是……那颗每百年都要吞噬次百万人血肉的空榕邪树!!空河院天人老祖虽陨落,可那颗空榕邪树,根据暗子回报,似还有生机……此树巅峰时,堪比天人啊……”

    这十几个老祖,又相互讨论了细节,白小纯在旁边听着那些阴谋诡计,阵阵心惊,又听到了空榕邪树,不由的对这个名字留意起来。

    时间流逝,半个月后,终于有个修真家族,在逆河宗前行的路上,于河岸,送出了投诚之誓!

    将跟随逆河宗,杀入空河院!

    这种不需要看战争走势,就选择压上切的势力,逆河宗给予了极大的重视,虽没有让他们进入舟船,可也给予了足够的未来承诺。

    在之后的几天,这样的势力6续出现,直至又过去了半个月,共十三家修真家族,五个小宗门,加入到了逆河宗的外部势力内,成为了联盟。

    而更多的势力,此刻都到了空河院附近,在那里密切的观望,局势的变化,将影响他们的选择。

    切具备后,逆河宗没有再迟疑,展开全,轰鸣,血祖之身在通天河内,飞前行,路划开河水,身后三艘通天战舟,全力爆。

    数日后,逆河宗众人,终于看到了在这条通天河之上,赫然……存在了棵……横跨了河道两岸,参天般的……巨树!!

    这是颗榕树,其名空榕!

    此树存活的岁月太久,身体之大,足有数万丈之高,扎根在两岸的同时,有无数的根须垂在河道上,密密麻麻,有不少错乱的生长在起,形成了可让人行走的道路,足以让所有看到之人,都触目惊心!

    而在两岸,更有不少根须扎入土,赫然形成了无数大大小小的空榕树,如同母树的子孙,连接在起,形成了片巨大的丛林!

    丛林内充满了血腥的气息,甚至可以看到那颗颗空榕树内,似乎都葬着大量的******,依靠这些血肉之力,滋养自身。

    空榕树,那是种……喜吃血肉的树!

    这么颗惊天动地的空榕树,使得逆河宗的众人,有不少在看到后,虽有老祖的提前告知,可依旧倒吸口气,心神震。

    而这棵震撼所有人的大树,弥漫着死亡的气息,更有很多枝干枯死,甚至两边的丛林,也都被毁了不少,给人片狼藉之感。

    尤其是在这大树的树干上,很显眼的位置,有个巨大的手掌的掌印,深入树干内部,仿佛要掌,将这颗空榕邪树灭杀!

    可显然,这空榕邪树,没有死亡,此刻残喘,虽只有全盛时期的小部分力量,可依旧……威慑四方!

    整个空河院,阴气森森,看不到个修士,可却有大量的带着狠辣的视线,似乎从整个空榕树的各个区域,都有散出,落在逐渐来临的逆河宗身上,尤其是白小纯所操控的血祖之身,更是凝聚了大半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