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冲冠一怒!

作品:《一念永恒

    “杜血梅,不管这战的最终结果如何,这次……你死定了!”

    “杀了杜雪梅这种地脉九次巅峰之人,如同灭了血溪宗另个无极子!!”

    “杜血梅,当初你灭杀我师弟时,可曾想过也有今天!”那四个筑基后期的修士,有的是为了战功,有的是为了复仇,对于血梅这里,志在必得。 √.  1くW.

    若是换了其他时候,他们还有顾虑无极子那边,可如今宗门大战,本就是你死我活,这样就给了他们机会!

    此刻出手,极为狠辣,更是不择手段。

    血梅鲜血喷出,甚至从那鲜血里,还可以看出丝丝黑色,显然是了剧毒,对于吞并了大半丹溪宗的玄溪宗来说,毒……也样成为了他们的利器!

    此刻惨笑声,血梅目露出绝望的同时,看了眼天空,在那里,她的父亲正在与玄溪宗的老祖交战,根本就无暇分心,而其他血擘与太上长老,也都彼此正在进行生死战,战场太大,又岂能全部注意到,就算是有注意到的,被玄溪宗劲敌缠住,也无法快来救援。

    而她也不想父亲因自己而分心,只是她身上的至宝,在这几个月的不断开战,早就消耗的差不多了,此刻苦涩,她嘴角再次溢出鲜血,身体踉跄,眼前已经有了模糊。

    “要陨落在这里了么……”血梅苦涩,惨笑声,咬牙抬手,继续掐诀施展术法,可以看到,在她的手背上,有道似存在了段日子的淡淡疤痕……

    那四个玄溪宗修士目杀意更浓,呼啸间,再次靠近,五人混战在起,血梅越虚弱,节节败退,甚至身上的伤势,也越来越多。

    死亡的阴影,越的浓郁起来。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白小纯在千丈外,看到了这幕……

    在看到血梅的瞬间,白小纯心神震,而后看到了血梅危机,白小纯脑海嗡的声,这刻,他脑袋里没有太多的思绪,只有个……

    救下血梅!!

    只是那四个筑基修士还是其次,从白小纯这里到血梅所在之地,间隔千丈,这千丈内,有太多玄溪宗的傀儡存在,白小纯想要用最快的时间过去……根本就不可能!

    除非,他可以更强些,才能以横扫方的姿态,直接……杀过去!

    白小纯双眼赤红,仰天出声撼动四方的长啸。

    “峰修士,来!”随着长啸,白小纯化身天妖,跃而起,出现在了半空时,他的声音,如天雷样,向着方滚滚轰鸣扩散。

    随着扩散,浓郁的血气,在白小纯身上直接爆,这血气形成了血色的气柱,冲入云霄,使得苍穹震动,就连那些老祖,都被惊动。

    与此同时,随着白小纯身上血气的浓郁,最先受到影响的,正是……峰修士,因为白小纯除了是血主外,他更是峰血子!

    战场上,所有峰修士,全部身体震,有浓郁的血气爆出来,如同去辉映白小纯的长啸,更是从他们的体内,爆出种冲动,要去向着白小纯靠近!

    这冲动根本就压抑不住,若去压制,体内修为都在不稳,而若不去压抑,则修为战力,在这刻,以种众人狂喜的度,正在不断地攀升!

    眨眼间,就有不少峰修士,身体晃,离开自己的区域,直奔白小纯而来,很快的,血溪宗在这战场上的修士里,所有峰修士,都飞出,汇聚白小纯附近!

    而他们的血气,更是在他们的身体之前,飘升时,直奔白小纯而来,环绕在他天妖身的四周,不断地凝聚,隐隐的,要形成把血剑!

    白小纯深吸口气,身体向前猛地冲,度之快,轰然爆,随着冲出,越来越多的峰修士来临,随着他起,冲杀而去。

    远远看,血气逐渐成剑,而白小纯天妖身的四周,随着峰弟子越来越多,如同血海,浪涛翻滚,气势惊天。

    仿佛这天妖身,此刻踏在血海上,在众多血溪宗修士的簇拥下,于这战场上,格外的明显起来,远处,铁蛋样嘶吼,呼啸而来,大量的战兽随之而动,地面颤抖,苍穹扭曲。

    还有不少灵溪宗的修士,也在看到这切后,热血沸腾,样加入进来,很快的,在白小纯四周的修士,足有数千,如同把利刃,从这战场内,直接豁开!

    而这,仅仅是站在白小纯这里去看整个战场,可实际上……这刻,整个战场的变化极大,甚至连各宗老祖都倒吸口气。

    血溪宗与灵溪宗,虽然初步融合,虽然部分弟子已成朋友,可总体而言,彼此还是泾渭分明,各自为战。

    两宗加起来的十成战力,实际上在这战场上爆出的,不到半。

    这也是玄溪宗还可以残喘的原因之,此事血灵两宗都明白,可却没办法去强行改变,毕竟这两大宗门的融合时间,还是太短了。

    可如今随着白小纯的出现,随着他的声长啸,随着他身上那血气冲天,立刻就不样了!!

    他所在的地方,血溪宗战力增加,灵溪宗战兽激昂,更愿意伴随在白小纯四周,全力战。

    而眼下,在他的爆,整个战场上所有血溪宗的修士,他们的战力,都在疯狂的增长,这种增长,不分修为,下至外门,上至老祖,全部如此!

    可以说,整个血溪宗的战力,瞬间……提高了三成左右,在这战场上,立刻就极为明显,使得血溪宗纷纷吸气的同时,灵溪宗的这里,虽没有提高那么多,可眼看血溪宗疯狂,他们也纷纷爆出了全力,与其汇合在起,形成了碾压之势!

    尤其是以白小纯如今所在之地最为璀璨,向他汇聚的修士,也越来越多,从之前的数千人,已变成了上万人!

    这里面更多的,是血溪宗的修士,因为靠近白小纯,似乎是他们功法的本能表现,越是靠近,他们就越强!

    在这战场上,或许保命的方法有很多,可自身的强悍,绝对是其之!

    白小纯是个粘合剂,以其血气,粘合血溪宗,以其情感,粘合灵溪宗,把两宗粘合在起,这点,在战场上看起来,格外明显。

    灵溪宗、血溪宗,还有与他们交战出手的玄溪宗,诸多老祖,此刻都心神震动,哪怕是在雄城内没有外出,誓死守护的部分玄溪宗修士,也都被这幕所震撼。

    “他……就是白小纯?!”

    “就是此人……造成了这次的战争!!”

    “千面子老祖曾说过,白小纯死,灵溪宗血溪宗,就会自行崩溃!!”

    在这众人被白小纯这里吸引时,白小纯带着无匹的气势与四周上万修士,直接冲出,所过之处,所有玄溪宗弟子看到,无不心神震晃,下意识的就选择退避,与血梅之间千丈的距离,在几个呼吸的时间后,立刻就被无限的缩小!

    而他的身后,随着众人的凝聚,那血气更多,把大剑的轮廓,已飞成型!

    血梅也听到了身后的轰鸣,感受到了体内的修为在这刻,竟恢复了些,就连战力也提高了不少,勉强的与那四个玄溪宗筑基修士交手,而这四个筑基修士,此刻也都心惊,他们不知道血梅与白小纯之间的关系,此刻纷纷看了眼后,都狠狠咬牙,全部不惜代价,施展最强杀手锏,要尽快灭了血梅后,四散避开白小纯此刻的锋芒。

    个掐诀间身体幻化出条黑龙,还有个则是身子模糊,走出个分身,另外二人,各自取出自身的重宝,分别是条绳索,根黑色的蜡烛!

    “杜血梅,受死!!”

    黑龙咆哮,瞬间冲出,分身在后,手持巨剑蓦然斩下,更有绳索在四周收缩,散出锋利的气息,最终则是那蜡烛自燃,有烟丝如刀,刹那临近。

    轰鸣,血梅喷出鲜血,被那条黑龙直接撞在了身上,退后时,分身临近,血梅掐诀,不惜反噬,右手指,隐隐有梅花印记出现,与那分身碰到了起,轰的声,分身碎灭,可她这里,身体也如断了的风筝,直接被狠狠的抛出。

    此刻绳索急而来,蜡烛烟丝带着杀机,瞬间临近她不到三丈!

    血梅凄然笑,眼前模糊,仿佛时间都下子缓慢了,她想起了很多往事……突然的,她隐隐听到了声带着愤怒与焦急的怒吼。

    随着怒吼的传出,白小纯的天妖身,从远处跃而起,他眼看血梅此刻生死危机,怒吼右手抬起,向着身后把抓住了那已完全成型的血色大剑,向着前方,向着那此刻狰狞要去绝杀血梅的四个筑基修士,狠狠……斩!!

    “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