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血溪宗……到来!

作品:《一念永恒

    更有声嘶吼从虚无传来,条全身漆黑无比的巨龙,从虚无伸出硕大的头颅,黑色的鳞片此刻都已竖起,目露出血色,更有至极的凶残与疯狂。 √Wくw W√.く√1 くW★.

    正是……天角墨龙!

    这幕幕,让白小纯心神轰动,让所有灵溪宗的弟子,都个个脑海嗡鸣,无论是第九山,又或者是那白色的太阳,还有那些传承序列以及阵法巨人,这切的切,很多人都前所未闻。

    这是……底蕴!

    个宗门的底蕴!

    就在这所有人都心神撼震的刹那,突然的,第九山的上方,那在这片区域的至高之处,升起的白色太阳内,那只黑色的乌鸦,猛然间,传出了声沙哑刺耳的鸣叫。

    哇!

    如同是婴儿哭泣,在传出的瞬,天地轰鸣,股波动无声无息的从落陈山脉外形成,直奔血溪宗范围内的天地而去。

    放眼看去,这波动成弧形,如同看不到的怒浪,横扫方,呼啸间,如同去掀开了张无形的序幕,在万丈外的天地内,似与层感受不到的隔膜碰触,传出轰鸣巨响时,有咔咔之声扩散,万丈外的虚无,好似面镜子,居然碎裂!

    随着碎裂,有浓郁的血云,从碰触的地方猛的扩散开来,更是在这扩散,那里的虚无崩溃,仿佛被撕开了隐藏,露出了万丈外,此刻真正的世界!

    血云奔腾,在天空不断地翻滚,连接了天与地,看去时,好似看到了片血雾,正在咆哮而来。

    那血雾,或者是无边血云,里面存在了无数扭曲的狰狞面孔,这些面孔有男有女,随着血雾而行,向着灵溪宗出天雷般的咆哮,云雾翻滚,如同将苍穹变成了血色,无边无际。

    更有血雨从那无边血云内洒落,伴随着闪电道道的划过,雨水所滴之处,地面化作血海,翻滚如同洪水爆,轰轰而来,在那血海内,可以看到无数的血色战船,正乘风破浪,呼啸而来。

    与此同时,血海内,还存在了大量的炼尸,魔头,踏着血海,嘶吼滔天。

    血溪宗……到来!!

    白小纯目光凝,他望着远处的血色苍穹,看到了在落陈山脉外,血溪宗的范围内,在那无边的血云下,在那翻滚的血海,除了战船外,还有数不清的血色战车!

    与灵溪宗的战车不同,血溪宗的战车赫然是幅幅森森骨架组成,看起来更为恐怖,更为诡异!

    血色战车上,大量的血溪宗外门弟子,个个杀意惊人,目露出疯狂,随着飞靠近,死死的盯着落陈山脉上每个灵溪宗的弟子,被他们目光凝望,不少灵溪宗的弟子都心神颤。

    那目光嗜血,更有惊人的杀戮残忍。

    与此同时,在战车与战船四周,血海内还有数量不少的血巨人,这些血巨人没有头,全身鲜血聚形,每步走出,似都可以驱赶血海咆哮,而在这些血巨人的身边,也簇拥着无数弟子。

    千军万马,铺天盖地,气势如虹。

    上有血云,下有血海,间的位置,则是片看不透的黑幕,这黑幕蠕动,无边无际。

    唯有每次血云降下闪电,轰击地面血海时,可以借助雷光,看到黑幕内,有数十尊充满洪荒之感,沧桑的巨人,穿着战甲,面无表情,这数十尊巨人的头顶,竟都坐着个修士,这些人个个都面色阴冷,身上的修为散开,竟都是结丹境!

    甚至在感受,要远远出寻常的结丹,尤其是他们身上的血气波动,更为强烈,白小纯眼就看出,那是越了血子的血气程度,更是看出了这数十个修士的身上,似残留了……曾经身为血子的气息!

    白小纯双眼猛地缩,他想起了血溪宗内,凌驾于太上长老之上,只在老祖之下,至今存在的……血擘!!

    血子结丹,就是血擘!

    这数十个血擘,就是这黑幕的核心,在这黑幕两边,才是血溪宗的上百太上长老,个个展开神通,都在飞行。

    而更外围,则是上千筑基修士,这些人在四周化作道道长虹,簇拥黑幕,使得黑幕内的血擘,更为尊高。

    而在黑幕的前方,分成了四股势力,其第股,由无数魔头凝聚在起,形成个庞大的青色头颅,头颅上,无名峰血子,坐在那里,身边跟着无名峰大长老!

    第二股势力,则是口巨大的棺椁,棺椁四周,密密麻麻都是炼尸,棺椁上,尸峰血子与大长老,面无表情的盘膝打坐,冷眼看着天地。

    第三股势力,则是无数血肉组成的只断手,这断手散出强悍的波动,在那手掌内,赫然坐着少泽峰血子与少泽峰大长老。

    而最后股势力,是把巨大无比的血剑,这血剑锋利,散出血芒,所过之处,竟可以撕裂虚无,出阵阵尖锐之音,在这血剑上,只有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那里。

    此人,穿着战袍,正是宋君婉,她面色难看却更加冷艳,显然是夜葬的失踪,使得峰这里的实力,无法与其他峰比较,更是在如今这开战时,在气势上也都弱了好多。

    地面上,血海内,血溪宗的外门弟子,内门弟子,密密麻麻,随着临近落陈山脉,都不再嘶吼,而是带着煞气与沉默,急飞奔。

    半空,有不少筑基长老在飞行时,都会时而甩袖,每次甩袖,会有狂风横扫,卷着血海内内数百外门与内门飞起,这些飞起的弟子,没有半点惊慌,而是按照特定的阵法配合,居然在半空凝聚于起,形成了个血色的肉球,被抛向远处。

    落地后,传出轰轰巨响,砸出个大坑的同时,又重新化作数百弟子,继续飞奔前行,以这种方式,带着赶路。

    可那肉球砸下之力,足以让不少人触目惊心,这还是其次,可以想象,当这样的肉球多了之后,大量的砸落,又或者那些无数弟子悍不畏死的冲出,必定如同蝗虫样,势不可挡!

    而这,也正是血溪宗的战术之!

    白小纯看的头皮麻,他身为峰血子,虽对血溪宗了解很多,可如今也不由得现,血溪宗的秘密之多,不是自己这些年就可以全部都知晓的。

    他也看到了孤零零的宋君婉,心底复杂,更有焦急。

    眼看血溪宗表现出的势力,明显强过灵溪宗,可这些,仅仅是血溪宗的常规之力,其底蕴与老祖,都在那天空的血云之!

    血云内虽藏着大量狰狞的面孔,可与这些面孔比较,在这血云内,有个身影,惊天动地,万众瞩目,让任何人,都决不能忽视他们的存在!

    这个身影,在血云内,每个都形成了巨大的漩涡,所有看去的目光,都会被扭曲,恐怖无边,气势如虹。

    可以看到,这个漩涡内,有个庞大无比的青色魔头,这魔头的头顶,站着个老者,老者目光如电,气势惊天。

    还有个漩涡,里面有具不化骨,正是当日被唤醒的恐怖炼尸,在这不化骨的肩膀上的,正是血溪宗旱炎老祖。

    另个漩涡内,无极子站在那里,身体外凝聚十万血剑,劈荆斩月。

    宋家老祖,也在处漩涡里,脚下踏着张血幡,这血幡上有金色的符闪耀,每次闪动,都传出无数血色闪电,扩散血云,降临血海。

    血溪宗位老祖,全部出现,更有位,在最上方,化身巨人,全身血色,尤其是右手,分明与血溪宗的大手,极为相似。

    此人,正是血溪宗……如今的最强始祖!

    血溪宗,位老祖,而灵溪宗的老祖,只有五位!

    血溪宗的恐怖,没有结束,在那最强始祖的四周,有块巨木,这巨木血色,散出沧桑,这正是血溪宗的至宝之!

    还有面血色的镜子,这镜子足有百丈大小,镜面内有无数影子似要冲出,出无声的嘶吼,除此之外,血溪宗的第三样至宝,是两块血色的铁石,组成的血色枷锁!

    在这至宝上,血溪宗样越灵溪宗!

    而血溪宗的底蕴,更是诡异非凡,那是在整个血溪宗大军的最高处,老祖之上,血云之上,赫然存在了个……稻草人!

    这稻草人看似寻常,可它的左手上拿着张枯萎的人皮,右手上拿着杆秤,脸上露出邪异的笑容,足以让所有亲眼目睹之人,都触目惊心,望之恐惧。

    血溪宗的到来,从天空血云,大地血海,间黑幕,这切翻腾靠近,形成了股恐怖的无法形容的气势,化作了尊无形的凶魔,向着灵溪宗所在的落陈山脉,直接压来,似乎切阻挡在其面前的存在,都将摧枯拉朽,分崩离析,形神俱灭,不复存在!

    灵溪宗所有修士,在这瞬,全部心神震动,来不及产生其他的情绪,几乎所有人都在这瞬,爆出了自己能释放出的最强战意!

    气势掀起,与落陈山脉融合在起后,彻底爆出来,使得天空的符与闪电,更为轰鸣,隐隐与血溪宗的恐怖气势,不断地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