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要不要截留呢……

作品:《一念永恒

    白小纯怔,但很快神色就摆出肃然,带着煞气,目光冷冽,身体跃而起,化作道长虹直奔半空,出现在了旱炎老祖的前方,与另外人,列位在了起。?   ? ).〕〕1〕Z〕W〉.)C)O>M]

    夜葬的出现,没有让四周山峰上的血溪宗弟子有丝毫的诧异,似乎旱炎老祖让他飞出,众人觉得本就该如此。

    甚至都没有人去议论什么,从这点就已经可以看出,整个血溪宗内,瘟魔之名,早已声名赫赫,让所有人从心底,已经认可了夜葬的身份,认可了其实力,更是认可了他是天骄!

    不但是山峰上的众人没有半点诧异,就连宋缺等人,虽个个目光内带着凶芒,但却样的……没有去质疑!

    白小纯来到血溪宗已有数年之久,对于凡人而言,这是不短地段时间,虽对修士来说,只是晃而已,可终究也不算短了,白小纯通过自己的努力,步步,在这天,在这刻,在万众瞩目下,他获得了整个宗门的认可。

    白小纯也立刻意识到了这点,虽然之前有些心理准备,也有些对自己身份地位的判断,可这瞬,他深吸口气,内心充满了得意与自傲。

    “哼哼,你家白爷,走到任何地方,都是如日月样辉煌,唉……谁让我太优秀了呢。”白小纯美滋滋的在心里得瑟时,神色上却不露丝毫,而是摆出冷酷肃杀,煞气扩散,与其他个天骄分庭抗衡。

    半空的血溪宗个老祖,虽然大都样子模糊,让人看不清晰,可他们的目光在扫过夜葬九人时,都略微点头,尤其是夜葬这里,让不少老祖多看了几眼。

    对于这凭着凡道筑基,生生在这几年冲出来的夜葬,他们也有留意,甚至也起过些怀疑,暗更有调查,只不过白小纯脸上的面具,显然是至宝,使得他这里,在这几年,没有露出丝毫破绽。

    而夜葬的药道,也的确对血溪宗很重要,渐渐的虽还有怀疑,可却没有太去在意。

    “你九人,打坐血坛,炼众修之气化血,辅助老夫开启底蕴之门,唤醒不化骨!”旱炎老祖淡淡开口,右手抬起挥,立刻九道血光飞出,在这四周,化作了九个血色祭坛,白小纯九人分别后退,个个盘膝坐在了这九个血坛上。

    实际上这次的唤醒不化骨,也可以不需要白小纯九人出手,但如今战争在即,几个老祖商议后决定,必须要让门修士,亲自感受下宗门的底蕴之力。

    这旱炎老祖是个老祖,强力主战之人,所以此刻就成为了主持开启宗门底蕴者,此刻他目光如电,在白小纯九人身上扫过。

    他的目光,蕴含了无穷威压,让白小纯内心震,有种似被对方看透了全身所有秘密之感,其他人样如此,神色都不再桀骜,而是恭敬低头。

    旱炎老祖收回目光,抬头看向天空,右手抬起,向着天空猛的挥,这挥之下,整个血溪宗内五座山峰的血柱,轰鸣间膨胀数倍,使得苍穹的血色漩涡,猛然扩大,轰隆隆转动更快,使得那苍穹漩涡间的区域,在这瞬,竟出现了个巨大的血色眼睛!

    这眼睛缓缓睁开时,天地失色,风云倒卷,无穷威压降临世间,更有狂风横扫,血雾弥漫,无数血溪宗弟子心神颤抖,齐齐跪拜下来。

    “抬起头,去看看,我血溪宗威慑其他三宗的……底蕴之力!”旱炎老祖淡淡开口时,他的声音似蕴含了股奇异之力,让所有听到之人,都下意识的抬头,看向苍穹血眼。

    白小纯也是心头狂震,在这威压下,他体内的不死长生功,立刻无声无息的运转,隐隐与那血色的眼睛,似出现了共鸣。

    他身边的宋缺血梅等人,也都心神震动,但却没有低头,而是努力抬头,望着苍穹上出现的漩涡内的血色眼睛。

    这眼看去,无数人立刻惊呼,哪怕是宋缺等人地位不同,知晓宗门隐秘,也在这刻倒吸口气,神色骇然。

    白小纯更是睁大了眼,内心如天雷滚滚。

    他看到在那巨大的血色眼睛内,在瞳孔外,竟存在了四个模糊之影,个是通体紫色的巨大骷髅!

    这骷髅全身上下有闪电缭绕,盘膝坐在瞳孔外的区域里,身上死气缭绕,动不动,可却有惊人的威压散出,让人看眼,就会心头震颤。

    白小纯了解尸峰,此刻略思索,立刻猜测出,这就是不化骨,尸峰炼尸的极高境界,越了飞僵的……不化骨!

    “飞僵已堪比结丹修士,这不化骨……莫非是堪比元婴老祖!”白小纯深吸了口气。

    第二个模糊之影,是团黑色的雾气,这雾气内似有千万面孔不断幻化,那些面孔竟全部都是老者,股岁月之感,在这雾气内蕴含,这显然是个魔头,其气势与威压,竟与那不化骨不相上下!

    第三个模糊之影,则是块皮,此皮不知存在了多少年,已经干枯,可散出的气息之恐怖,竟比不化骨与魔头,还要强悍,甚至给人种玄妙之感,让所有血溪宗修士,都呼吸急促。

    白小纯样心惊,看向第四个虚影,这竟是……把剑!

    把血色的剑,剑上盘膝坐着个赤色小人,这小人没有头,虽只是巴掌大小,可却有无穷煞气,直接压过了其他三个虚影,冲天而起,如同四影之!

    “尸峰不化骨,无名峰千面魔,少泽峰图腾布,峰血祖剑……这是我血溪宗的镇峰之物,而它们镇压的……就是血眼瞳孔内,我血溪宗的底蕴之!

    血道祭献!”旱炎老祖右手大袖甩,立刻苍穹血眼的瞳孔猛的扩大,隐隐的,里面竟出现了第五个虚影!

    这显然是被瞳孔外四物镇守,藏在瞳孔内的底蕴至宝,白小纯呼吸急促,瞪大了眼睛看去时,渐渐看到,那瞳孔内的虚影,居然是个……

    稻草人!

    这稻草人诡异无比,它的只手上拿着张人皮,另只手上,拿着杆秤,嘴角露出邪异的笑容,仿佛在嘲讽……只是与这稻草人目光对望了瞬,白小纯就脑海轰鸣,脑海里全部都是这稻草人的笑容,似要占据全部心神。

    但很快的,白小纯体内的天道之气,骤然扩散,瞬间就将这脑海里的稻草人身影驱散,整个人气喘吁吁的恢复过来时,他看到了前方旱炎真人,略有欣赏的目光。

    再看其他人,竟都不同层次的恍惚,血梅是第二个苏醒,随后宋缺,其他几个也都6续战胜了心神内的幻象,纷纷苏醒。

    “这些,只是我血溪宗的部分底蕴,现在……所有人血气散出,你等九人,炼气化血,来辅助老夫唤醒……不化骨!”

    “只需唤醒不化骨,其他三灵不用理睬,它们会逐渐自我苏醒,当它们全部苏醒后,血道祭献,就可走出血眼封界!”旱炎老祖话语传出,立刻血溪宗内,无数修士,结丹境以下,全部修为运转起来。

    筑基修士,内门弟子,外门弟子,数十万人的修为转动,血气扩散,立刻就形成了无数的血雾,升空而起,直奔九座血台,迅融入其内。

    几乎在血色祭坛将这些血气融来的刹那,白小纯这里,他坐在第五血坛上,立刻全身震,浓郁的血气,直接从这血坛上爆,向着他扑面而来,顺着他的全身汗毛孔,疯狂的钻入其内。

    根本就由不得白小纯去思索太多,他立刻体内不死长生功运转,将这些血气吸入体内后,目光扫向其他几人,现血梅宋缺等人也是如此,个个都在全力吸收,以自身作为提炼的工具,去将这些血气,以血溪宗的秘法,化作鲜血。

    血梅那里第个成功,滴鲜血从其天灵飘出,没有飞起,而是飘浮在头顶,随后是宋缺……白小纯赶紧学习,按照他提炼不死血的方式,也将这些血气在体内,化作了滴鲜血,飞出天灵时飘浮在头顶。

    很快的,他们九人不断凝聚鲜血,时间流逝,每个人头顶的鲜血,都越来越多,直至炷香后,血梅双眼蓦然睁开,她头顶的鲜血,已凝聚成了拳头大小,直接飞出,直奔旱炎老祖的身前。

    旱炎老祖目光扫,微微点头后,这拳头大小的鲜血,立刻升起,化作道血色长虹,直奔血色眼睛内的不化骨,刹那临近,融入到了它的骨头上,使得这不化骨的身体,竟在这瞬,颤动了下,股生机正在崛起。

    “还需要滴!”旱炎真人淡淡开口。

    与此同时,大量的血气,依旧轰轰涌向九大血色祭坛,白小纯神色肃然,可内心却在这瞬,微微动。

    “这么多血气,那个……我要不要截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