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宋姐姐救我

作品:《一念永恒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这是种境界啊。  .”白小纯越想越期待,满脑子都在幻想以后修炼这元磁之力大成后,真的就可以做到挥袖间,灰飞烟灭,小袖甩,敌人远去,朋友投怀。

    白小纯美滋滋的,看了看自己的衣袖,尝试的甩了几下。

    于是更努力的研究,就这样,又过去了半个月。

    这天深夜,白小纯正研究元磁之力时,血溪宗外,有顶血色的轿子,被个模糊之身的魔头抬着,从远处缓缓飘来。

    在这血轿的四周,还有大量的宫女,拿着血色的灯笼,说过之处,血雾扩散,轿子内,带着面具的血梅,正目露阴冷,手拿着枚玉简。

    她个多月前外出执行宗门的任务,灭杀个与玄溪宗暗来往的修真家族,此刻任务完成,回归宗门。

    “夜葬……”眼看临近宗门,血梅目有杀意闪耀,个月前,她在执行任务时,就得到了宗门内些弟子对她的通报,知道了峰的暴乱,更是知道了自己的洞府,被夜葬所毁。

    此刻回到宗门,血梅目杀意更多,对于这夜葬,她之前没有太多在意,在她眼里如同蝼蚁样,句话就可以决定生死。

    若非是她当时要外出执行任务,即便是对方躲在了尸峰,她也样可以上去灭杀,只不过亲自动手,她有些不屑。

    可如今……这夜葬居然胆大到毁了自己的洞府……即便是她也得到了消息,这夜葬与不少筑基修士战,甚至引来峰血气,逆血返祖,极为不俗。

    但……她血梅要灭,依旧可灭!

    血梅右手抬起挥,淡淡开口。

    “去峰!”

    她话语出,四周宫女与那几个魔头,立刻改变方向,不回祖峰,而是直奔峰,在这夜色,快靠近。

    随着到来,股威压从她身上散出,使得峰不少筑基修士察觉,纷纷观察,看到了这血桥之后,那些曾经联手要击杀白小纯的修士,立刻目露出狂喜。

    尤其是神算子,他现在的洞府,极为简陋,此刻察觉血梅在天空飞过,他身体颤抖,目激动。

    “夜葬,这次……看你如何躲,别人忌惮不敢对你出手,就算是无极子老祖对你也认可,但血梅少主九次潮汐,更是无极子老祖的爱女,她要杀你,老祖也不会理睬!”

    “夜葬,你死定了!”

    整个峰,在这刻,片寂静,可若仔细去听,隐隐能听到不少人压住的呼吸,似暴风雨前的平静。

    随着血轿的靠近,很快的,就来到了血梅的洞府上空,血梅坐在轿子内,低头看着坍塌的洞府,她的呼吸有些急促,身体晃化作道血光,直奔洞府落下。

    袖子甩,立刻块块碎石飞舞,清理出了片区域后,她看到了残破的阵法上,那已经四分五裂的血瓶。

    她沉默了半晌,身上渐渐升起越来越强的煞气,这煞气很快爆,形成股气势,向着四周轰隆隆的扩散时,隐隐可以看到,她的四周赫然出现了九层漩涡。

    这九层漩涡,正是地脉的九次潮汐显化,不断地旋转时,成为了九个巨大的飓风,引起不少人骇然的同时,血梅的声音,带着无尽杀意,传遍四周。

    “夜葬在哪?”

    神算子始终留意血梅的举动,此刻闻言,他第个冲了出来,赶紧飞奔靠近血梅,抱拳深深拜,抬头时,脸振奋,压着激动,赶紧开口。

    “血梅少主,还请为我们做主,那夜葬凶残无比,嗜杀成性,无恶不作,不但毁了您的洞府,更是杀了不少同门,还抢了我的洞府,他此刻就在我的洞府内,在下愿意为少主引路!”

    血梅目光在神算子身上扫,那目光,让神算子内心颤,赶紧低头,立刻带路,直奔白小纯所在的洞府。

    四周不少筑基修士纷纷暗出来,跟随在后,个个目带着残忍,都要去看看白小纯如何被血梅少主灭杀。

    “这夜葬死定了!”

    “哼,让他再嚣张,他可以欺负我们,但在血梅少主面前,他就是蝼蚁!”

    “血梅少主九次潮汐,名震东脉下游修真界,同辈,除了那传说的白小纯,谁能是血梅少主的对手?”

    这些人更为振奋,在这跟随,很快的,就来到了白小纯的洞府外。

    “血梅少主,那恶徒就在这里!”神算子咬牙开口,他对白小纯的恨,经过这几次三番后,已经入骨了。

    血梅目光落在白小纯的洞府外,那些血树面孔上,只是眼看去,那些血树面孔个个顿时睁开眼,颤抖起来,可竟个都不敢说话,显然在它们感觉,这血梅少主要比夜葬,还要恐怖。

    不但不敢说话,更是瞬间个个拔出根脉,赶紧散开,露出了内部的血潭以及血潭旁的洞府。

    血梅眼杀意成血气,蓦然游走时,身体步走出,竟跨越这片区域,直接就出现在了白小纯洞府的上空,右手抬起时,她葱白玉手瞬间成为了血色,向着下方直接拍。

    这拍之下,整个峰轰然震,当日那位老祖出手时,曾浮现出的阵法,再次出现,连续闪动了几下后,爆出大量的血气,这些血气急凝聚,直接在血梅下方形成了朵血色的梅花。

    向着洞府,直接轰去!

    洞府猛的震动,阵法出现,试图去抵抗,可那朵血色的梅花,太过惊人,凝聚方血气,更似乎可以克制阵法,使得这洞府阵法只是抵抗了几个呼吸,就瞬间黯淡,使得血梅的击,直接落下。

    轰轰之声滔天而起,震动四方,四周众人个个振奋的看到,白小纯的洞府,在这刻,直接崩溃坍塌,四分五裂,大量的石块****开来。

    “血梅少主威武!!”

    “哈哈,夜葬,你……”四周众人正欢呼,可很快就现,洞府内居然没人……

    血梅冷哼声,右手再次抬起,向着旁的血潭指,立刻股血气瞬间爆,直奔血潭,在轰击这血潭,使得血潭震动崩溃的瞬间,道身影从血潭内骤然冲出,正是白小纯。

    “大家都是天骄,有话好说……”白小纯心虚,他在血潭内修炼正好好地,听到了外面的巨响,还没等去观察,血潭就被人炸开,好在他跑的快,没有被波及,也有心惊,知道这血梅身上定有什么秘宝,可以遮盖气息,否则的话,他不可能之前没有丝毫察觉。

    血梅言不,神色平静,似在她眼里,除了有限的些人,余等都是蝼蚁,而显然,这有限的些人,不包括夜葬。

    此刻右手抬起,再次指,这指,次让白小纯感受到了丝危机,那是地脉九次潮汐下,形成的九次爆。

    看似指,可实际上其内蕴含了叠加之力,瞬间临近。

    白小纯也生气了,他觉得大家都是天骄,有什么事情可以商量,没必要这么激烈的打斗,此刻全身血气散开,右手抬起向着身后抓,立刻把血剑自行凝聚,在他抓之下,直接出现,向着来临的这指血气,蓦然斩下。

    轰的声巨响,撼动四方,掀起冲击扩散时,白小纯头飞扬,血梅目次露出奇芒,身体不动,冷哼声,

    “的确有些本事,可外力就是外力,血气,封!”她淡淡开口时,右手掐诀,向着地面指,这指之下,个月前那位老祖出手时形成的幕,再次出现。

    白小纯四周的血气,刹那摇晃,竟自行散去,他眼就看到这四周地面,出现了之前的那些阵法印记。

    显然血梅做不到如无极子样操控整个峰,可却能控制这四周片区域。

    “现在,你就是蝼蚁。”血梅平静开口,身体晃,直奔白小纯杀来,白小纯面色变化,这四周血气的确被压制了,可若是他想,依旧可以,只是这样的话,势必会暴露些他不愿让人知道的秘密。

    轰的声,二人瞬间接触,白小纯后退,怒火更多,眼看那血梅目杀机浓郁,再次掐诀,形成了朵血色梅花,直奔自己而来。

    白小纯目露出凌厉,这血梅的难缠,比宋缺强出太多,是白小纯筑基之后,次遇到的劲敌,此刻正琢磨该如何处理时,突然的,声娇笑,从四方传来。

    “这是什么骚风,居然把我们的血梅少主给吹来这里了,怎么的,看上我家的夜葬师弟了?”笑声带着慵懒,回荡时,峰大长老宋君婉的身影,出现在了白小纯的身前,她换了套衣服,可这衣服有些小,无法包裹她的身躯,似歇息前所穿,凹凸有致,雪白肌肤,火辣劲爆……

    此刻话语间,那血色的梅花凝固在了半空,而宋君婉头秀飘落,带着香气散开时,整个人如同成熟的蜜桃,让四周不少筑基修士,先是倒吸口气,口干舌燥,而后又赶紧低头,不敢去看那致命的诱惑。

    唯有白小纯,多看了几眼,委屈的开口,副被欺负了的样子。

    “宋姐姐……你再晚来会,我小命就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