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真是一个好宗门啊

作品:《一念永恒

    白小纯杀红了眼,对于这些要自己命的人,落陈家族的经历,让他知道,自己要比他们更凶残,比他们更狠,在他们杀自己前,杀了对方!

    这样,自己才可以活命!

    此刻出手时,他身影化作道长虹,轰鸣之声惊天动地,靠近个之前向他轰出数道剑气的筑基护法身边,直接狠狠撞。?   ? ).〕〕1〕Z〕W〉.)C)O>M]

    轰的声,这筑基修士出凄厉的惨叫,身体直接崩溃爆开,血肉模糊时,白小纯带着鲜血冲出,右手抬起在背后抓,立刻抓住了个偷袭而来的筑基修士,狠狠撕,在那筑基修士惨叫,直接被撕了。

    白小纯全身鲜血,他呼吸紊乱,双目赤红的大吼。

    “来啊,跑什么啊?”

    “不是要来杀我么!”

    “来啊!”白小纯身体晃,出现在了个面色惊恐,要逃走的筑基修士身后,右手抬起把抓住对方的肩膀,这筑基修士出嘶吼,掐诀时全力出手,轰在白小纯身上时,白小纯身体晃,毫不在意的抓着对方的脖子,狠狠捏!

    咔嚓声,此人气绝身亡。

    白小纯转头时,再看四周,那些筑基修士全部都疯狂的逃遁,个个都神色恐惧,要么逃到了洞府内,全力开启洞府阵法,要么就是逃到了更远处。

    还有更多的人,则是神色骇然的凝聚在起,组成了阵法,阻止白小纯踏入,宋缺与神算子就在里面。

    “你不是人!!”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残忍的凶魔!!”

    “天啊,这夜葬竟如此恐怖!!”

    这些人已被白小纯的爆,撼动了心神,此刻的白小纯,在他们看去,如同凶神恶煞样,衣衫都是血色的,神色狰狞,蕴含无限杀意。

    那种残酷,那种疯狂,让众人都心神颤抖,哪怕是宋缺,也都倒吸口气,神算子更是魂飞魄散。

    他们身为血溪宗弟子,在别人眼里凶残无比,可这刻,白小纯在他们眼,样是凶残的难以形容。

    出奇的,在这过程,那之前阻止白小纯的声音的主人,竟没有再出声。

    甚至大长老等人,也都在远处看着,个个动容,可却也没有去阻止,甚至在这过程,天空上道道长虹呼啸而来,化作身影,看着白小纯在杀戮,也都不语。

    白小纯气喘吁吁,眼看无法轰开众人联合布置的阵法,他阴冷的笑了笑,直接全力爆,去攻击旁边的处洞府,用了炷香的时间,凭着他恐怖的肉身之力,生生将那洞府爆开,走了进去,出来时,他拖着具刚才躲在洞府内的筑基修士的尸体,扔在了众人布置的阵法上,全身疲惫涌现,索性坐在了旁,擦着脸上的鲜血,抬头看着四周天空上的众人。

    看着看着,白小纯眨了眨眼,全身疲惫再次袭来时,绷着的那根筋也都松了下来,但很快的,心就后怕了,他想起方才的幕幕,虽然气出了,可如今却愁。

    “不过我没露出灵溪宗的功法,用的都是血溪宗的术法,至于炼体之术……从根本上说,也是与血溪宗有些关联,这样的话,就算是惩罚我,应该不至于被弄死吧?”白小纯心颤,对于召唤大手,崩溃血溪宗的事情,他也没有什么把握。

    峰片寂静……

    就算是血溪宗,这样的杀戮之事,也都很少见,这战掀起的震动太大,白小纯战之下,威慑方的同时,也让很多人,对于夜葬……有了新的认识。

    “杀够了么!”在这寂静,之前沧桑的声音,再次回荡方,个模糊的身影,缓缓在白小纯的前方凝聚出来。

    那是个穿着血色长袍的年男子,他背着手,站在那里时,冷眼看着白小纯,他的身上,股惊人的血气蕴含,似与这天地共鸣,与这峰共鸣!

    那种血气化作的威压,让白小纯体内的灵海都在震动。

    尤其是这年男子的目光,在看向白小纯时,竟仿佛可以穿透他的身体,看到他体内的切,白小纯身体震,无法去隐藏丝毫。

    好在那张面具是神秘宗门送出的至宝,在这面具的隐藏下,这年男子慢慢收回了目光,略沉吟,右手抬起挥,个小瓶飞向白小纯。

    “天赋不俗,逆血返祖,更具备魔性……可惜,只是凡道筑基……”

    “里面有三离灵血丹,可以让你伤势恢复的同时,对于血气的感应更敏锐。”说完,这年男子有些遗憾,转身步走向半空,身影被风吹,慢慢消散。

    “啊?”白小纯愣,他都做好了被惩罚的准备,可这年男子居然没有任何惩罚,甚至还送了自己瓶丹药。

    在这白小纯愣住的瞬间,半空几座山峰的大长老,个个呼吸变得急促,目露出奇光,方才他们没有开口,是因老祖降临,且夜葬的变化与以前比较,未免太大,可如今,老祖亲自检查后,显然是确认没有问题,于是立刻火热起来。

    觉得这夜葬不但天赋绝顶,更能让这么多人厮杀,此事罕见,分明就是老祖所说的魔性,都觉得这夜葬是个人才,又想起他当初抢筑基丹时的独与霸道,于是欣赏更强。

    至于白小纯杀人触犯门规,他们不在意,血溪宗内,弱肉强食,他们的手,哪个没有沾染鲜血,技不如人,偏偏去招惹强者,被杀了也是自找的。对于底层的基础修士而言,门规,与其说是门规,不如说是种保护;而对于筑基以上的强者而言,更多的是强者为尊!

    而且白小纯的惹事能力,也让他们动容,要知道让所有人喜欢,与让所有人恨之入骨,难度虽不样,可结果是样的。

    无论能做到哪点,都算是成就,前者是正,后者是魔。

    这种魔性,代表了夜葬若是不死,那么等他修为强悍起来后,定是巨擘之辈,要么横扫天下,要么被天下横扫。

    少泽峰的大长老,那位身体高大魁伟的修士,顿时飞出,笑着来临。

    “夜葬师弟,来我少泽峰吧,你这炼体之法,不来我少泽峰,实在是浪费了啊!”

    “来我少泽峰,我允许你居住在上指区域,来吧,在这里,你将获得前所未有的炼体大成啊!!”

    少泽峰的大长老目火热,不断地开口说出连串的好处,白小纯有些傻眼,目露出茫然时,尸峰大长老也立刻降临。

    “别听他的,夜葬,来我尸峰,我尸峰才是你永恒的家园啊,来吧,我尸峰所有艳尸,任你选择!”

    “夜葬师弟,他们说的都没诚意,来我无名峰,我让你进入血色长老团,具备无名峰特权,从此之后,谁也不敢招惹你!”无名峰的侏儒,大声开口,为了争夺白小纯这样的逆血返祖的修士,他已拼了所有。

    白小纯懵了,此刻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幕幕,让他觉得不可思议,他可是闯下大祸了,当着众人的面,杀了七个筑基修士,更是引动峰的血气,甚至那年男子白小纯虽不认识,可也能想象必定是某个太上长老,甚至是老祖之也有可能。

    自己是悖了他的意啊,这种种的切,若是生在灵溪宗内,将是大祸,白小纯知道门规,这是要被执法堂千刀万剐,废去修为,灭杀魂魄的大过。

    可如今……在这血溪宗,居然反过来了。

    白小纯正呆时,声娇笑从远处传来,宋君婉魅力四射的娇躯,带着阵香风走了过来,看向白小纯时,目露出强烈的欣赏,如获瑰宝样,竟走到了白小纯的面前,转身时背对着他,目光带煞,扫向其他人。

    “这里是峰,你们几个来这里挖我的人?”

    白小纯眨了眨眼,抬头,就看到了面前宋君婉的背影,那大胆的着装,分叉的衣裙,还有那包不住的诱惑以及雪白的肌肤,让白小纯只是眼,眼睛就直了,忍不住想要去仔细的研究下。

    其他三峰的大长老,看着宋君婉明显刻意的举动,又看着白小纯那直勾勾的眼睛,纷纷长叹声,对于宋君婉的伎俩,很是无奈,只能不舍的看了看白小纯,无奈的离去。

    直至他们离去了,宋君婉脸上笑容消失,化作了阴冷,目光扫过四周那些峰的筑基修士,这些人在她的目光下,纷纷心颤,低头不语。

    宋缺更是害怕,不敢对望,他从小就怕这个小姑……

    “都散了吧,记得把这里清理下。”宋君婉淡淡开口后,四周众人才松了口气,个个恭敬的赶紧离去,很快的,这里就安静下来。

    “看够了么,夜葬弟弟。”宋君婉这才转身,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俯身时右手的如葱玉指勾起白小纯的下巴。

    白小纯有些脸红,干咳声,赶紧站起身,向着宋君婉抱拳拜。

    “拜见宋姐姐。”

    “以后要自己小心些,血溪宗的乱,也不是天两天了,若非如此,宗门实力会更强,可没有办法,只能寻找个又个敌人去征战,让宗门不崩,不过只要有老祖在的天,切的乱,都可以被镇压下来。

    所以,安心的留在峰吧,你表现的越强,就越是会得到尊重。”宋君婉笑了笑,她这笑,如同玫瑰盛开,股说不出的美丽在她的身上绽放。

    “宋姐姐,方才那位……是老祖?”白小纯迟疑了下,问道。

    “无极子老祖!”宋君婉轻声开口,看着白小纯呆呆的样子,掩口笑,香风远去。

    白小纯站在那里,许久之后,他深吸口气。

    “原来他就是无极子……百年前的绝世天骄!”白小纯看了看四周,渐渐心浮现感动,他觉得血溪宗对自己太好了,自己在灵溪宗时,闯了祸,会被责罚,可在这里,不但没责罚,还夸奖,居然还给奖励。

    而且几个山峰都抢着要自己过去,这峰的大长老宋君婉,还那么的火辣漂亮。

    尤其是这里非常适合自己修炼不死长生功,如同圣地样的血气……这种种的切,让白小纯觉得,血溪宗才最适合自己啊。

    “真是个好宗门啊。”想到这里,白小纯使劲摇头,赶紧纠正心态,不断地提醒自己,自己是灵溪宗的人,血溪宗是敌人!

    可还是忍不住觉得,血溪宗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