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逆血返祖!

作品:《一念永恒

    “血气,来!”白小纯仰天吼,随着他手指落下,让这四周冲来的道道长虹内的峰筑基修士骇然的幕,出现了!

    整个峰下指区域,轰然震,丝丝血气在这刻,好似感受到了白小纯的召唤,感受到了同脉的呼唤,如同具备了灵动,散出股欢快与喜悦,竟瞬间而起。〔<〔 ([(小[说 .

    缕缕血气升空,直奔白小纯而来,刹那钻入他的体内,这血气太多,从处处草木上,从处处洞府,从血潭里,从血瀑布,从每寸的地面上,从这峰下指所有区域内,全部位置,爆出来。

    轰轰轰!

    难以形容这幕的惊天动地,无穷的血气升空,直接染红了这片苍穹大地,那些血气浓郁无比,仿佛遮天盖月,此刻奔腾成为了血雾,全部升空,全部融入白小纯体内。

    仿佛这刻,白小纯成为了它们的王者,他的句话,他的个召唤,让这峰下指区域的血气,全部沸腾。

    甚至不仅仅是下指区域,就连上指区域的血气,也在这瞬爆出来,形成了道惊天动地的血柱,冲天而去,要融入白小纯体内。

    整个峰,在这刻,都震动起来,惊天动地!

    这种剧变,立刻让四周那数十个筑基修士,全部骇然,个个颤抖,甚至他们惊恐的现,自己体内的血气,居然也都出现了要脱离出身体的征兆,顿时全部倒吸口气。

    即便是那些筑基期,也都无法置信的看着这幕,脑海掀起惊涛骇浪,甚至在靠近上指的区域,此刻也都有道道长虹冲出,化作个个身影,那些人是筑基后期,全部都匪夷所思的望着白小纯。

    “他是什么怪物!!”

    “这血气,竟听他的号令!!”

    “该死的,这夜葬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他不是地脉筑基!”

    少泽峰,无名峰,还有尸峰,这三峰的修士都目瞪口呆,这三座山峰的大长老,更是早已飞出,不可思议的望着峰。

    “这是……”

    “这种气势……”

    更是在这瞬,三座山峰的血子殿内,三大血子同时出现,这三大血子都是青年,任何个都给人深不可测之感,此刻神色凝重,遥望峰时,他们的内心,思绪也排山倒海。

    而此刻,在峰上指区域,大长老宋君婉与峰的九位血色长老,正在商议要事,他们之前也察觉到了下指区域的杀乱,可却没有去关注太多,但在这瞬,在血气滔天而起的刹那,他们全部心神震。

    尤其是这上指区域的血气,都升空而去时,宋君婉神色露出无法理解,立刻结束了商议,急飞出,身后那九个血色长老,也都个个难以想象,齐齐跟随。

    十人很快飞出,眼就看到了整个峰的血气,前所未有的爆,直奔天空……站在那里,仿如血魔,头无风自动,目露出冷酷之芒,全身上下透着无尽肃杀,如日天的白小纯!

    “这……”

    “天啊……整个山峰的血气,都向他凝聚!!”那些血色长老,全部心神轰鸣时,宋君婉呼吸略有急促,无比动容。

    甚至祖峰在这瞬,大量的太上长老的神识,轰然降临在了峰,齐齐感受这幕的剧变,他们的心神,样不平静。

    “逆血返祖……这怎么可能!!”

    “夜葬这小子,居然有如此机缘,能逆血返祖!!”

    “该死的,之前是谁测试这苗子的资质,如果早点知道他可以在修行这血剑时,能逆血返祖,我血溪宗说什么也要让他地脉筑基啊!”

    就在这些太上长老的神识波动时,个更为强悍的神识,出了太上老者的境界,压制所有人,蓦然降临,似乎影响了苍穹,使得整个天地都扭曲了下。

    “逆血返祖,可遇不可求,修行血溪功法十万人里,能有人因血脉契合,厚积薄,从而与众不同返祖,这是机缘……曾经出现过两次,在没有显露前,很难被人察觉。”沧桑的声音,在这所有太上长老心神内回荡。

    与此同时,在这磅礴的血气的融入下,在这众人都骇然的瞬间,白小纯出声长啸,他的身体颤抖,疯狂的吸收血气。

    这里的血气太多太多,他的身体如同个黑洞,无穷的吸收之下,他的全身不死皮,逐渐的散出刺目的光芒,这光芒不再是金色,而是彻彻底底的血色!

    这血色,就是标志,这血色,就是让所有人立刻认出的……血溪宗的烙印,再没有什么光芒,再没有什么证据,可以如此证明……白小纯此刻所施展的,就是血溪宗的功法!

    这血光扩散方的同时,白小纯仰天声低吼,立刻他的身后,竟出现了个巨大的虚影,这虚影庞大无比,青色的皮肤,狰狞的面孔,牙齿外伸,气焰滔天!

    锋利的指甲似可以划破切壁障,更有根独角似要刺破苍穹,甚至还有条长满了鳞片的尾巴,横扫虚无,出破空之声。

    这虚影……正是神话传说的……蛮鬼!!

    这刻,随着蛮鬼虚影的出现,代表了白小纯的不死金刚卷,第层……彻底凝固!

    在这蛮鬼之影出现的瞬间,少泽峰的大长老睁大了眼,出声嘶吼,少泽峰的血子,样全身轰然震动,目露出奇芒。

    “这夜葬,我们少泽峰要了!!”

    少泽峰大长老样如此,他无法不激动,这蛮鬼之影,在少泽峰上有图腾刻画,那是他们少泽峰代代人,研究这血祖大手后,明悟出的秘法!

    可眼下,白小纯这里,居然在返祖之下,自行凝聚出来,这就让少泽峰彻底疯狂。

    与此同时,白小纯在半空大吼声,吸来的血气,在体内游走的同时,向外全部扩散开来,在他的身后,把巨大的血剑,从剑尖开始飞的形成。

    随着形成,更多的血气被白小纯吸收,在体内游走后又释放出来,到了最后,那身后的大剑,在轰鸣,出现了剑身,出现了剑肩,出现了剑柄!

    这切说来话长,但不过几息的功夫,把完整的血色大剑,终于……出现!

    在这众人吸气时,白小纯双手抬起,把握住这磅礴的大剑,出了声低吼,将此剑抡起,向着下方那数十个筑基修士,划出了道血弧,蓦然……斩!

    “这,才是血殺界!你们要杀我,我先杀了你们!”

    白小纯声音回荡,剑裂天,在这剑落下的刹那,四周的血气直奔血剑而来,不断的融入下,这血剑越来越庞大,眨眼间,就足有数十丈大小,斩下的同时,股毁灭的气息,轰轰爆。

    那数十个筑基修士,此刻面色惨白,出凄厉的嘶吼,只能全部联手,在那大剑来临的瞬间,所有人都爆出了全部力量,施展了各自的杀手锏,全部阻挡!

    轰轰轰!!

    声响撼动天地,这剑落下,最前方的几个筑基修士,出尖叫,身体轰然崩溃,这崩溃如同开启了连锁反应,他们后方的众人,也全部颤抖,个又个在这血剑的冲击下,似乎也要崩溃时,宋缺也在人群内,目第二次……露出了狰狞与拼死!

    可就在这时,声冷哼蓦然回荡。

    “够了!血气,散!”

    在这声音传出的瞬间,如同天雷滚滚,更是在这刻,白小纯手的血剑,猛的颤抖,竟肉眼可见的急消散,重新化作血气,扩散开来。

    整个峰蓦然震,似有股大力降临,撼动了整个峰,甚至在这瞬,峰的地面上,出现了道道阵法的符,似存在了很久,被烙印在这手指上,成为了操控的外力之法!

    白小纯双眼缩,他明显感受到,随着那声音的出现,这里的血气,竟不再完全受自己操控,仿佛那声音的主人,比他这里,在操控血气上,还要高深。

    可同时,白小纯也能感受的到,对方操控血气的方法,看似比自己高深,可实际上只是外力而已,不像自己,是从根源上,与这些血气同脉!

    “不够!”此刻听到对方的话语,不管此人是谁,白小纯心有怒,这口气,他压不下!

    “他们来杀我时,为何不说够了,我如今反击要杀他们,你却来说够了?我不服!”

    来到这血溪宗后,他觉得自己始终夹着尾巴做人,此刻爆之下,心里委屈,对于那些逼得自己如此拼命的筑基护法们,杀机再起。

    “都怪你们!”白小纯目赤红,做出了旦不好,索性全力召唤这巨手,要让血溪宗大乱场,趁机逃走的准备,在血剑之气散开,四周威压弥漫,那数十个筑基修士松了口气的刹那,白小纯身体瞬冲出,直接就出现在了个筑基护法身前,右手抬起,拳落下。

    轰的声,这筑基修士刚刚松了口气,反应慢了些,身体在白小纯拳之下,直接喷出鲜血,心脉寸断。

    “你……”他睁大了眼,气绝身亡。

    其他众人立刻大乱,正要散开时,白小纯已豁出去了,越想越委屈,神色阴冷,目蕴含杀机,再次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