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神秘世界

作品:《一念永恒

    白小纯话语出,他身后的赵无常内心颤,觉得自己这个主人,语出惊人……

    四周的那些弟子,也都吸了口气,对于这明目张胆去调戏峰大长老的话语,个个装作没听到。{{<((〔[[ [ ).])1}Z>W].]

    宋君婉也愣了下,她第个反应就是眼前这夜葬调戏自己,可紧接着看白小纯,现白小纯那痴迷的样子,顿时娇笑起来,觉得这夜葬很是可爱。

    “姐姐?!”其他三峰的大长老,此刻也都纷纷神色古怪,看了看白小纯,又看了看宋君婉,个个摇头,彼此离去,至于赵无常,他选择了少泽峰。

    这几个大长老临走前,尸峰的大长老心长叹,目有痛惜。

    似觉得白小纯选择峰定会后悔,又或者心实在不甘心这么个美玉,与尸峰无缘,这尸峰大长老临走前,取出了枚玉简,交给了白小纯。

    “夜葬,这是本座的令牌,你随时改变主意了,都可以拿着令牌来我尸峰,我尸峰护法的身份,永远给你留着!”

    白小纯拿着令牌,他觉得血溪宗对自己太好了,这里的人虽凶残,可对自己真的非常好。

    “我闯了祸,宗门不责罚,还有赏赐,如今四个峰都抢着要我,这尸峰大长老更是对我如此执着。”白小纯心感动。

    随着众人的离去,峰宋君婉看了白小纯眼,脸上依旧带着笑容,火辣的身躯,此刻随着上前的动作,露出雪白的大腿,充满了惊人的诱惑,就算是白小纯觉得自己向定力非凡,也都不由得瞄了好几眼,心脏怦怦跳动。

    这全身火热的宋君婉,娇笑的走到白小纯的面前,右手葱白食指勾了下白小纯的下巴,红唇轻吐。

    “小鬼,你刚才称呼我什么?”

    “宋姐姐……”白小纯脸都红了,闻着对方靠近时散出的幽香,扭扭捏捏的开口。

    看到白小纯这个样子,宋君婉笑声更大,给了白小纯记媚眼,在他的手放下枚玉佩,带着笑声,扭动那触目惊心的细腰,飘然远去。

    白小纯拿着玉简,站在万血崖上,心底长叹声,他觉得自己为了获得永恒不灭之物,已经拼到了如此程度,不由得对自己很佩服,又想到自己叫宋君婉姐姐,那么遇到宋缺后,自己岂不是大了宋缺辈。

    想到这里,白小纯立刻振奋,得意的迈步,回到洞府时已是黄昏,他整理番,准备第二天去峰报道。

    深夜,白小纯正在打坐,月光顺着洞府的窗户洒落进来,映照在他的身上,在地面形成了个影子,忽然的,白小纯心神震动,股说不出的感觉,在这刻从那月光散出,如同被个无形的存在,直接目光凝聚。

    白小纯双眼蓦然开阖时,让他头皮麻的幕出现了,他的影子,居然扭曲起来,如同雾气样扩散,眨眼间,竟扩散整个洞府,使得洞府瞬间漆黑,就连外面的月光,也都如被沾染,仿佛在这刻,此地被分割开来!

    这诡异的变化,白小纯立刻就想起曾经问询假夜葬时,对方透漏出的那神秘的宗门,对于这神秘的宗门,白小纯直都记在心底,此刻双眼凝,神色努力保持正常,可心的紧张感,时半会很难消散,更是站起了身,谨慎的观察四周。

    “假夜葬曾说,这神秘宗门在这数十年里,只出现了三次,如今才过去多久,怎么会又出现……”白小纯紧张,他担心自己面具下的真容,被对方察觉,此刻心底焦急。

    就在这时,被影子笼罩的洞府,地面出现了波动,仿佛成为了水面,片刻后竟成为了透明,白小纯低头时,眼就看到了地面下,出现了个虚幻的世界。

    乍看,如同地底世界,可仔细判断后,白小纯立刻心惊的意识到,这是个折射而来的世界,如同是镜子外看向镜子内。

    这世界有山有水,此刻居然是白天,云雾缭绕时,个穿着白袍的身影,缓缓凝聚出来,股沧桑的气息哪怕隔着地面,白小纯也都清晰感受,对于这神秘宗门的强悍,白小纯立刻有了更多的认识。

    “夜葬!”白袍的声音分不清男女,回荡在白小纯的脑海,似察觉到了白小纯的紧张,这白袍似不觉得意外,也没有理会,而是袖子甩,立刻有三个刻着月亮标记的丹瓶出现,似要穿透地面,降临在洞府内。

    地面顿时波动,扭曲更为强烈,在这三个丹瓶逐渐的降临时,白袍的声音,也缓缓回荡。

    “我感受到了你筑基的波动,看来你已成功筑基,很好,这是你之前几次哀求的丹药,足够你修行到筑基期所需,这些灵药送去你这里的代价之大,越了灵药本身太多太多。”

    “你要记住,那永恒不灭之物,在血溪宗指上,在那位峰大长老的洞府下,不管你用多少时间,你自己想办法去获得吧。”声音断断续续,直至地面扭曲强烈,那三个丹瓶终于成功的降临后,白袍身影慢慢消失,整个地面也渐渐恢复正常,影子消散,外面的月光重新洒落进来。

    这短短的时间内,白小纯句话没说,可他的身上已是冷汗弥漫,此刻深吸口气,压下心的震撼,对方宗门的出现,诡异的出了白小纯的想象。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宗门?”白小纯呼吸急促,他毫不怀疑对方宗门的强悍程度,绝非血溪宗可比,这样个庞然大物,显然的确是距离这里太远太远。

    “他们那里居然是白天……”白小纯沉默,若有所思时,摸了摸脸上的面具,对于在血溪宗的身份不被现,更放心了些。

    “这白袍使者似乎也没察觉我这里已换了人?还是察觉了,可却没有说破?”白小纯迟疑了下,心底不确定,取出假夜葬的魂,问了半天,假夜葬心底苦涩,更有复杂,那些丹药是他前几次不断哀求,费劲心思,所以这次才送来的。

    可如今,竟然成为了白小纯的物品,他的心在滴血,过了半晌才叹了口气,又不敢抱怨,连忙回答白小纯提出的各种问题。

    问了好久,白小纯皱起眉头,他还是无法判断对方是否察觉自己已不是之前的假夜葬。

    “罢了,想那么多也没用,就算是他们察觉了,方才没有说破,也就是心照不宣,按照我曾经的分析,对方敷衍的可能性极大,而且说不定他们也没察觉。”白小纯摇了摇头,拿起三个丹瓶,看了看上面月亮的印记后,打开。

    这三个丹瓶内,共有三十粒丹药,白小纯仔细看,立刻睁大了眼,倒吸口气。

    “全部都是佳品!!!四阶灵药!”

    “这是什么宗门,也太恐怖了!”

    “这灵药,不属于我所认识的任何种,而且这里面的药草……”白小纯仔细的辨认后,闻了口,脑海里推衍片刻,现里面的药草大约有数十种之多,而有半,他认不出是什么药草。

    但却能看出功效,的确如对方所说,这三瓶丹药,足够个凡道筑基,从初期晋升到期了,可对白小纯来说,还是不够。

    他是天道筑基,除了丹药外,他还需要炼化通天河水,不过有这些丹药帮助,他炼化的度也会提高很多。

    这夜,白小纯都在思索,直至天亮后,他深吸口气,将这切埋在心底,走出洞府时,回头看了看身后洞府的地面,他沉默少顷,拿着峰玉简,转身直奔峰。

    很快临近,看着斜着刺入苍穹,上半部分有云雾缭绕的峰,白小纯心对于这只巨人的大手,再次感叹。

    几乎在他踏入峰的瞬间,道无形的波纹刹那扩散,似感受到了白小纯手的玉简,这波纹散去,允许白小纯进入峰。

    如果没有这个玉简,尚闯峰,将会被阵法直接责罚,整个血溪宗等阶森严,能有资格居住在四座山峰的,只有各峰的筑基修士。

    走在峰,白小纯感受到了整个山峰的磅礴,四周草木赤色,甚至还可以看到些血色的溪流顺着流淌,而他体内的不死长生功,更为活跃,尤其是白小纯靠近处血色的瀑布时,那种来自整个巨手的召唤感,瞬强烈。

    这强烈的召唤,引动了白小纯体内的不死长生功,使得他呼吸急促,仿佛有种自己化身成为巨人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