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我选择宋姐姐的中峰

作品:《一念永恒

    众人咬牙,低头拜时,白小纯得意的抖擞,可神色却露出肃然,出桀桀的笑声,目光在这些人身上扫过。〈   W>W>W>.〕}1〕Z]W}.)

    “夜护法……弟子……弟子愿意用所有积蓄,换取枚筑基丹……”赵无常咬牙,连忙开口。

    他这么说,四周其他人纷纷6续这般,既然无法抢夺,此刻他们所想,就是讨好白小纯,换枚筑基丹过来。

    这筑基丹对他们而言,珍贵的程度难以形容,若是失去了眼下这个机会,恐怕要等很久,都不定换来筑基丹。

    尤其是此刻只要枚筑基丹,他们就拥有步登天的资格,这更让众人心底焦急。

    赵无常目露出果断,浮现血丝,他想起了自己那没落的家族,想起了自己的些仇家,而现在,他的仇家已有几人筑基成功。

    如果自己无法短时间筑基,那么等待自己的,将是家族的灭亡,甚至他自身,稍微个不谨慎,也会被直接坑杀!

    想到这里,赵无常狠狠咬牙,猛的上前,竟直接跪拜在了白小纯的面前,右手抬起指眉心,他眉心血光闪耀时,出现了滴鲜血,这鲜血带着他的丝魂,如同被分割样。

    这种术法,是他早年无意获得的秘术,以如今的修为运转,反噬极大,在这滴魂血出现的瞬间,他面色苍白,喷出大口鲜血,抬头时望着白小纯,声音沙哑,带着疯狂。

    “夜护法,你若能让我筑基,赵某愿为奴甲子!”

    赵无常的声音尖锐,传遍四周时,这四周的其他弟子纷纷倒吸口气,齐齐看向赵无常,个个神色复杂,他们虽极度渴望筑基丹,可与自由比较,这个决心,很难下定。

    此刻个个都沉默下来,别说他们没有那种分裂魂血的方法,就算是有……此刻在这衡量下,也都叹了口气,不愿用自由去换。

    毕竟筑基丹虽难以获得,可谁也说不好以后是否有这样的机缘。

    白小纯也动容,看了赵无常眼,尤其是看着那滴魂血,他如今不是刚入修真界,对于些常识也有耳闻,沉吟少顷后,白小纯右手指,立刻那滴魂血飞到面前,碰触指尖的刹那,这魂血消失不见。

    股奇妙的感应,融入白小纯心间,那是个念头,就可以让赵无常死亡的操控,这操控,让白小纯心神震动,他不知为何,隐隐觉得,这种控制,似乎与自己所追求的驭人**,有些相似之处。

    “赵无常!”白小纯沉默片刻,抬头时缓缓开口,他此刻严肃下来,就连声音也都带着股肃杀之意,让四周弟子心神颤。

    赵无常抬头,望着白小纯,目露出恭敬。

    “我给你个筑基的机会,但只有次!”白小纯有自己的立场,此刻挥手,枚筑基丹飞出,在四周众人贪婪的目光下,这丹药直奔赵无常。

    没有人敢在个筑基修士面前出手争夺,这丹药被赵无常把抓住后,他全身都在颤抖,激动向着白小纯抱拳拜,竟快走几步来到白小纯的身边,盘膝坐下后立刻吞下,选择在这里直接筑基。

    随着丹药入口,赵无常全身震动,体内似有火山爆。

    白小纯看了眼便收回目光,心底也在感慨,若是在灵溪宗,筑基丹虽样少有,可代价绝不会如血溪宗这么大。

    这刻,他忽然有些明悟,修真界……或许就是如此。

    血溪宗之所以强盛,也有其道理,在这种环境下成长出来的弟子,他们自身的强悍程度,显然不是其他宗门弟子可比。

    至于归属感……只要血溪宗始终强盛,只要符合绝大多数人的利益,那么就如同个巨大的车轮,可以碾压切欲挑战规则者。

    同样的,在无法挑战的情况下,最好的选择,就是融入进去,成为获得利益的部分!

    时间流逝,当这个月的期限,即将到来时,赵无常全身轰鸣,爆出了股筑基的气息,他的双眼蓦然睁开,露出精芒,全身修为化作体内灵海,虽比不过地脉筑基,可在凡道,他的基础颇为深厚。

    “多谢主人!”赵无常深吸口气,在四周众人复杂的目光下,起身向着白小纯抱拳,深深拜。

    白小纯点了点头,就在这时,突然的,道道光芒从天空落下,准确的落在了这里每个修士的身上,刹那笼罩后,形成了股巨大的吸力,狠狠拽。

    轰!

    众人身体不受控制,全部飞起,直奔天空,路穿梭深渊血雾,很快的,当眼前的切清晰时,他们身上的光芒消散,每个人都修为爆,直接飞起,从深渊内冲出,落在了万血崖上。

    四峰四位大长老,此刻都站在万血崖上,在这些弟子出现的刹那,目光瞬间扫过后,立刻就落在了白小纯与赵无常身上。

    而赵无常的站位,竟是在白小纯身后,且明显身体微恭,这恭敬既是对四位大长老,同样也是对白小纯。

    这幕,立刻让这四位大长老双眼全部凝,他们也是筑基修为,只不过都是踏入到了筑基的巅峰,此刻扫,就看出了端倪。

    “这夜葬,收服了另个筑基?”四位大长老相互看了看,对于白小纯这里,兴趣更大,他们个月前离去时,就被白小纯吸引了目光,此刻感官再次增强。

    若是只有白小纯个人筑基,那么他们虽赞赏,可也仅仅是赞赏罢了,但现在,收服了个筑基,这表示白小纯虽有吃独食的心,可却并非不可变通,在利益之下,切皆有可能。

    这种心态,这种做法,让这四位大长老感受到了浓郁的血溪宗的特色。

    “夜葬护法,你吃了几枚筑基丹?”无名峰的侏儒,忽然开口。

    “两枚!”白小纯没有迟疑,立刻说道。

    “其他的筑基丹,你打算如何处理?”旁的少泽峰大长老,那位魁梧的大汉,目的欣赏更多,问了句。

    “这个……”白小纯内心微动,想了想后,抬头淡淡的传出话语。

    “夜某有个梦想,是要成为个伟大的药师,多出来的筑基丹,我打算研究,看看如何炼制,早晚有天,我定能炼制筑基丹,我现在能炼二阶灵药了。”白小纯傲然开口。

    四周弟子个个苦涩,而这四位大长老,都愣了下,他们这看似寻常的问题,实际上包含了很多深意,也会通过白小纯的回答,来印证自己的判断,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可很快的,这四个大长老就怦然心动。

    个会炼药的护法,对于他们来说,重要的程度,堪比地脉筑基的长老,甚至略有越,毕竟各峰地脉筑基长老历代都有,可能炼药的,甚至显然有些成就的,却很难碰到个。

    尸峰大长老心底有些后悔自己之前嘴快,与此同时,峰宋君婉,也都心动不已,看向白小纯时,笑容甜美起来。

    “好,夜葬你之前的绿僵,就证明了你的药道,来我尸峰吧,尸峰与你有缘啊!”尸峰大长老大笑,赶紧开口,目露出火热,他之前就对白小纯心动,如今看到白小纯筑基,更是势在必得。

    “胡说,夜葬凝气就可抗住多人联手的击,显然是有些炼体的造诣,夜葬,来我少泽峰,我少泽峰魔血炼体,定可让你从此踏上强者之路!”少泽峰的魁梧大汉,声音如钟,连接说道。

    “都别和我抢,我之前就说了,这夜葬我无名峰要定了!”无名峰的侏儒,尖声争夺时,峰宋君婉,轻轻挽了下被风吹起的丝,双眸如水,凝望白小纯。

    “夜师弟,来我峰吧……”

    眼看这四位大长老都在抢夺白小纯,四周弟子个个更苦涩,那种成为了绿叶的感觉,让他们低头叹息。

    白小纯心也在感慨,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优秀了,无论是在灵溪宗还是血溪宗,想要低调都是那么的不容易,走到哪里,都会被人追捧。

    在这得意的苦恼,白小纯眼露出痴迷,摆出傻傻的表情,似迷恋的痴痴的望着宋君婉,脸都红了。

    “我……我选择宋姐姐的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