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尸峰有赏

作品:《一念永恒

    从尸洞内,从地面上,从草木,从大石处,无数的绿色丝线,瞬间凝聚,直接就出现在了白小纯的面前,形成了个壁障,阻挡了许小山的击。< { <?  .

    轰鸣之声震天而起,无数绿色丝线瞬间崩溃,可在崩溃的同时,也使得许小山含怒的击,被削弱了些,阻挡了下。

    四周众人全部大吃惊,可还没等他们惊呼出声……

    紧接着,道道身影刹那从个个尸洞内飞出,更有些,是直接冲开了碎石,带着诡异的咆哮,刹那出现,直接降临在了白小纯的前方。

    那赫然是个又个炼尸,这些炼尸样子各异,每个身体上都散出强弱不同的煞气,唯独致的,是所有的炼尸身上,都长出了绿毛!

    “那是……该死的,那是我的炼尸!!夜葬,我要杀了你!”

    “不可能,我的炼尸,怎么会去保护夜葬!!”

    “这到底是怎么了!!夜葬,你找死!!”四周的众人,在这刻只觉得天雷滚滚,神色彻彻底底的剧变,纷纷嘶吼时,不少取出了操控炼尸的玉简,尝试之下,却现自己的炼尸竟没有丝毫回应,个个顿时倒吸口气。

    这幕,同样也让许小山面色大变,他的击虽强悍,可这刻在白小纯的面前的炼尸,足有上百,全部为阻挡这击后,就算是许小山再强,他这击也难以存在太久。

    轰鸣,在震开了数十具炼尸后,这击死亡的波动,消散开来,白小纯站在那里,从始至终动没动,他也有些傻眼。

    看着四周那些炼尸,此刻还在不断地从坍塌的养尸坊内爬出,飞快的凝聚在自己的身边,渐渐地,上千炼尸,齐齐出现,将他环绕在内,全部都向着许小山,出咆哮。

    四周的众人,从开始的骇然吸气,直至现在,鸦雀无声,每个此地的弟子,都被这诡异的幕弄的头皮麻,齐齐后退,望着那上千炼尸,看着此刻煞气滔天的炼尸内,被层层保护的白小纯,全部心神颤。

    许小山也头皮要炸开,觉得眼前这幕,匪夷所思。

    不远处的尸峰大长老,此刻眼珠子都要瞪出,他多年前筑基后,经过惨烈的争夺,终于成为了尸峰的大长老,在这尸峰主持了近百年之多,自认为生所见炼尸无数,对于炼尸的了解,即便是些结丹修士,也都不如自己。

    可眼下,在看到上千炼尸都在保护白小纯时,他的呼吸急促,他的目露出强烈的光芒。

    “他是怎么做到的!!”

    就在这众人都被震撼时,白小纯都快哭了。

    “完了完了,养尸坊被我毁了,这些炼尸不知怎么的,居然把我守护在内,显然不听他们原本的主人的了,我下子得罪了上千弟子……这是要逼我去叛宗啊……怎么办,怎么办……”白小纯焦急,这要是在灵溪宗,他知道必定是闯下大祸,定会被狠狠责罚,至于这血溪宗,白小纯估计,自己会被活活打死。

    他甚至都感受到了,四周这些弟子隐藏在目深处的杀机,就在这时,他身后传来声咆哮,四周的炼尸全部颤,齐齐让开条道路。

    只见从这养尸坊的废墟内,个全身散出浓郁煞气,通体绿色的高大身影,此刻缓缓地步步走出,这身影双手指甲锋利,如同刀刃,绿色的皮肤,看起来充满了诡异,还有呲出的牙齿,让人触目惊心。

    更重要的,是他的身上,有无数的绿毛,这些绿毛每根,都无限之长,有的蔓延四周,与白小纯身边的上千炼尸,连接在起,还有的则是散乱的向着四周飘摇。

    白小纯睁大了眼,呆在那里时,这高大的绿毛僵尸,步步,蹦到了白小纯的身后,站在那里,动不动,可身上的煞气,却是更为翻滚。

    这幕,让四周所有看到之人,再次吸气!

    “操控,这绿僵的能力,居然是操控!!”

    “天啊,我怎么不知道,还有绿僵这样的品种,前所未闻!”

    “而且这绿僵本身也不凡,看起来势力虽不如筑基,可也堪比凝气七层的样子,这才是他恐怖的地方,可以操控大量与他相似甚至更强的僵尸!”

    许小山呼吸急促,直勾勾的盯着绿僵,眼慢慢露出强烈的光芒,可还没等他开口,声长笑,从不远处的尸峰大长老口,蓦然传出。

    “好,好,好!”尸峰大长老,振奋之下,连说了三声好,身体晃,出现时,已在了炼尸,白小纯的绿毛僵面前。

    他的出现,身上威压散开,使得这些僵尸都颤抖,可依旧出低吼,尸峰大长老毫不在意,目不转睛的望着绿僵,如看瑰宝,慢慢的都激动起来。

    “你叫夜葬?”他转身,看向夜葬,那目如看瑰宝之意,更为明显。

    “弟子夜葬,拜见前辈!”白小纯不知道对方是谁,连忙摆出肃然,抱拳拜。

    “这绿毛僵,是你炼的?怎么炼的?”尸峰大长老立刻追问。

    白小纯眨了眨眼,如实开口,说出了自己炼制灵药,使得这炼尸出现异变,从而形成了这么个样子,至于为何如此,他也说不出所以然,不过却将丹方烙印在了玉简上,恭敬的递给了眼前这个老者。

    甚至想了想,暗尝试联系绿毛僵,现自己凭着念头就可操控后,琢磨应该是自己丹药内有自身血液的缘故,于是索性表忠心的,为了让对方少给自己些惩罚,将绿毛僵的控制玉简,也给了尸峰大长老。

    他也看出了,四周众人有不少不认识老者,可还是有些,在看到这老者后,神色变化,低头恭敬,于是猜出这老者身份不俗。

    拿着玉简,尸峰大长老仔细的看了看后,双眼的光芒更为狂热,大笑起来,看向白小纯时,满是赞赏。

    “夜葬,老夫尸峰大长老,你做的好,非常好,这是个全新的僵尸,炼制的方法老夫回去研究下,你这次为我尸峰,立下了大功!”

    “毁了区区养尸坊,算得了什么,别说你是无心之过了,也没人死亡,就算是你误杀了人,只要为宗门做贡献,都不算什么!”

    “来人,赏赐五千灵石,三万贡献点,通知下去,此人的灵石,谁敢抢走,就是与老夫为敌!”尸峰大长老激动,大笑看向白小纯时,欣赏之意更为浓郁,转身晃,卷起绿毛僵,直奔尸峰而去。

    “啊?”白小纯懵了,看到尸峰大长老离去,这四周的弟子,个个对自己怒目而视,可却偏偏只能咬牙的散开,看着有尸峰的个长老,目带着鼓励,给了自己五千灵石,又让自己拿出身份玉简,划过去三万贡献点。

    甚至许小山那里不管心里怎么想,可脸上却露出笑容,上前主动攀谈,话里话外的意思,要白小纯的丹方,白小纯很大方的烙印了份给了许小山,这丹方只是初期的,对白小纯而言,没有任何价值。

    许小山喜悦,给白小纯这次的任务,极高的评价后,这才如获至宝的匆匆离去。

    白小纯看着渐渐空旷的四周,又看了看被自己毁去的养尸坊,他深吸口气,他之前都做好了被惩罚的准备,可这幕的逆转,让他深深的意识到,这里……与灵溪宗果然不样。

    “这里太好了……大手与我同脉,修行不死金刚非凡,甚至我炼丹惹出麻烦,宗门不但不追究,反而赏赐。”白小纯感慨,心也明白,对于尸峰大长老来说,若是这次自己没有炼出这样的僵尸,那么闯下如此大祸,估计是死有余辜,对方不会去看眼。

    尸峰大长老重视的,是最终的结果,至于过程出现的系列问题,他不在意,也不在乎别人的感受,看的只是有用!

    实际上白小纯还不是很清楚,在血溪宗,如尸峰大长老的这种思绪,也代表了血溪宗绝大多数高层的心态,甚至有不少还认为,也是能折腾的弟子,才说明越有潜力。

    毕竟血溪宗根本上讲,是魔宗,讲究的是率性,讲究的是魔心!

    不是人得道,鸡犬升天,而是将功成万骨枯!

    带着感叹,白小纯走在宗门的路上,向着洞府走去,如今他已完成了任务,等其他人也有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后,就可以去进行筑基试炼了。

    此刻天色渐晚,白小纯走着走着,忽然看到远处座足有三人多高的巨大石碑下,有个女子坐在那里,风吹起她的长,连带着衣裙,随风飘荡,整个人散出股独特的魅力,似欲随风而去。

    这女子脸上带着个血色的面具,面具上有朵梅花,此刻正抬起螓,遥望远方,目的神采,似有惆怅。

    白小纯立刻就认出对方的身份,正是那在宗门内,不少人谈之色变的血梅少主。

    而那三人多高的巨大石碑,边缘不规则,似乎不是完整,而是块残壁,这里是血溪宗内处任何弟子都可以来观摩感悟的丹壁所在,与万血崖齐名的……圣丹残壁!

    据说有悟性的人,可以在这丹壁上看到炼药的幻影,如能感悟,可明悟药道,是血溪宗万年前从丹溪宗抢来的,丹溪宗多次要来买走,血溪宗都没同意。

    血溪宗虽药师稀少,可因这残壁在,于千年前,出现过个丹道奇才,创造了种叫做不死血丹的天地奇药,轰动宗门,而此人之所以能成功,就是因参悟这残壁后,炼药之术,大范围提高。

    这圣丹残壁,能感悟的人极少,白小纯也听假夜葬说起过,甚至假夜葬也曾来此感悟了好久都无所获,此刻路过,白小纯看向血梅的同时,也多看了几眼丹壁。

    几乎在白小纯看去的瞬间,血梅有所察觉,面具下的秀眉皱起,侧头目光在白小纯身上扫,带着冰冷与傲然,如同高高在上的仙魔低头去看蝼蚁,起身踏空,化作道血虹,飞去祖峰。

    被人以看蝼蚁的目光扫过,白小纯立刻怒了,他觉得这血梅也太傲了。

    “有什么了不起啊,你家白爷爷还是天道筑基呢,露出来,吓死你!”白小纯不忿,心底嘀咕,冷哼声,抬起下巴,小袖甩。

    “早晚会有天,我白小纯弹指间,让你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