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那又如何!

作品:《一念永恒

    白小纯之前与血溪宗交战,已然现,血溪宗的术法,如其名字样,都近乎魔道,联系灵溪宗对于血溪宗的介绍,若有这介绍是正确的,没有去抹黑的话,那么血溪宗的术法,的的确确,充满诡异!

    无论是那炼体的血溪宗修士身后出现的让白小纯不知为何觉得熟悉的大手,又或者是操控魔头,还有这许小山的炼尸之法,这切,都带着浓郁的煞气。>    .

    此刻许小山刚刚到来,他猛的指白小纯,立刻四周九具黑毛僵尸,瞬间跳,如九颗流星,直奔白小纯轰击而去。

    死气滔天,似耳边还传来无数凄厉的嘶吼,形成了无边煞气,如要封锁方,封印白小纯。

    白小纯眼闪,身体蓦然冲出,全身金光闪耀,左手两指快若闪电,在其个黑毛僵尸到来的刹那,直接卡住脖子,狠狠捏。

    咔嚓声,那黑毛僵尸脑袋歪,可却没死,拳轰向白小纯,白小纯晃避开,披头散,左手猛的抬起,向着下方狠狠按。

    这按之下,立刻他地脉九次潮汐之力爆,形成了股风暴,向着四周轰隆隆的扩散时,龙象之力,再次出现,形成轰击,直接将那九个黑毛僵尸逼退,他猛的抬头,身体个前冲,杀出重围,出现在了许小山的面前。

    在许小山双目收缩的瞬,白小纯拳落下,轰鸣,许小山喷出鲜血,身体外在这瞬,竟出现了大量的防护法宝,阻挡与抵消之下,虽依旧有伤,可却无奈,只是依旧被白小纯拳头上的大力,轰开到了百丈外。

    与此同时,鬼牙与上官天佑,联手而来。

    白小纯没有停顿,转身展开全,就要离开,鬼牙也好,许小山也罢,还有上官天佑,这三人联手之下,白小纯很难短时间击杀,且他也不想对这三人出杀招。

    正要离去,这刻,四周的其他三宗弟子,已然来临,这些人虽对天脉之气渴望,但眼下既然白小纯已夺走,他们也知道白小纯的强悍,不敢出手击杀,可仗着人多,想要限制白小纯的度,好让后方的鬼牙、许小山以及上官天佑追来,围困白小纯。

    这样的话,他们也并非没有机会获取天脉之气!

    这其有不少玄溪宗弟子,他们体内有重影,出手时立刻身体外出现尊虚幻之身,各有强弱,隔着些距离,这些虚影飞出阻拦白小纯。

    丹溪宗的弟子也施展类似手段,种种毒药,炸丹,纷纷轰出。

    时之间,白小纯的四周,术法扩散,轰鸣不断,在这围攻下,白小纯面色阴沉,就算是有不死金皮,可若被阻拦围困,也会让他头痛。

    “你们真的是找死!”白小纯目杀机闪,身体立刻收缩,整个人化作道长虹,生生扛着四周的术法毒丹,瞬间冲出,直接撞在个闪躲不及的玄溪宗弟子身上,那弟子喷出鲜血,身体倒卷时,直接崩溃。

    拦截的防线出现缺口,白小纯步走出,度再起,可就在这时,突然的,他前方有声低吼回荡。

    “白小纯,天脉之气下,你我虽同门,可也要抢!”声音传出时,北寒烈身影迈着大步走来,右手抬起时,他的身后如高举轮烈阳,这烈阳正急的变黑,如同落日之法,骤然降临。

    “北寒烈!”白小纯皱起眉头,几乎在北寒烈出手的瞬间,远处道长虹,似乘风破浪般,刹那临近,股泯灭绝生之力扩散四周,正是九岛。

    他放弃疗伤,哪怕白小纯强悍凡,也要来争夺番。

    他的出手,几乎与北寒烈同时进行,泯灭符化作风暴,与那逐渐变黑的太阳,直接在白小纯前方爆开。

    形成轰鸣之力,扩散方时,终阻挡了白小纯的脚步,紧接着,他身后鬼牙、许小山、上官天佑追来,五人围困白小纯!

    这五人,任何个都是天骄,更有的是天绝的骄子,非比寻常,眼下联手,气势惊天。

    四周的其他宗门弟子眼看如此,如看到了希望,上百人全部来临,层层包围,要全部联手,势必灭杀白小纯,抢夺天脉之气。

    “白小纯,你虽强,可斗不过所有人,交出天脉之气!”

    “白小纯,天道筑基太重要了,换了你,也会抢夺,这刻我们没有同门,有的只是物竞天择!”

    “交出天脉之气!”

    四周声音传来时,鬼牙身体晃,整个人气势全部爆,修为运转,自身竟化作了根鬼指,分明只是个指头,可却比鬼手还要庞大,如取代了小半个苍穹,向着白小纯,轰轰按来,气势之强,漫天无尽。

    上官天佑目杀机强烈,深吸口气后,他的身体内,所有汗毛孔,都爆出了剑气,在他四周,如凝聚了气血,魂魄以及修为,化作了把惊天大剑,向着白小纯,蓦然斩去。

    许小山大吼声,眉心居然裂开道缝隙,道血光飞出,在身前化作了具黑毛僵尸,这僵尸似很古老,刚出现,死气让四周虚无扭曲,指甲犀利,牙齿惊人,直奔白小纯。

    没有结束,北寒烈咬牙,闭上了眼,身体内散出黑火,这黑火刹那覆盖全身,向外不断地扩散时,赫然将自身,化作了个黑色的太阳,腾空,逼近白小纯。

    至于九岛,此刻厉啸声,双手飞掐诀,形成了无数的符,这些符每个都蕴含了恐怖的泯灭绝生之力,此刻凝聚在他面前,直接形成缕细丝!

    这细丝仔细去看,全部是由符组成,仿佛可以分割切存在,出现时,九岛面色苍白,鲜血喷出,整个人下子苍老,似乎在用生命支撑。

    五大天骄,同时出手!

    在他们的四周,那些凝气弟子,也都个个出最强的术法,各种神通五光十色,充斥天地,向着白小纯,如怒浪样,轰轰拍来。

    强烈的危机,让白小纯呼吸急促,此刻手指内的天脉之气,已然融化了半,顺着经脉滋养自己丹田的九层灵海,旦强行逼出放手,对他会有不小的影响。

    况且,这天脉之气,既然到了手,哪怕短时间的扔出,也非白小纯所愿,最重要的是……就算五大天骄联手……

    那又如何!

    白小纯眼睛精芒闪,深吸口气,在四周神通术法轰来的刹那,他直接闭上了眼,双手抬起,如高举苍穹,口喃喃,说出了四个字!

    “水泽,国度!”

    以筑基修为,展开完整的水泽国度,这对白小纯而言,此刻是第次!

    他话语出,四周方圆万丈,刹那间朦胧,眨眼的功夫,天地消失,化作了水泽,无尽的水汽扩散,打湿了所有人的衣衫与头,如同改变了这个世界。

    股强悍的无法形容的气息,在这刻,从这水泽国度内,疯狂的滋生出来,似乎过了筑基初期,无限的接近筑基期。

    这种近乎突破修为上限的术法,就是秘术!

    秘术分强弱,尽管这水泽国度与鬼夜行齐名,可白小纯的水泽国度,因他的地脉巅峰,因他曾经感悟的本命之灵,因他突破了生命第层桎梏,种种缘故,使得……与众不同,越了鬼夜行!

    此刻展开,天崩地裂!

    四周五大天骄,众多修士,全部面色大变,他们的术法,居然在这刻如受到了压制,竟出现了要崩溃的迹象。

    “不能让他继续!”

    “出手!!”众人惊呼时,五大天骄的术法,全部加快度,轰鸣间,眼看就要落在白小纯身上,可就在这时,突然的,白小纯闭着的双眼,猛地……睁开!

    在睁开的刹那,座惊天动地的巨峰,从他脚下,从这万丈水泽下方,轰然而出,直接取代了这个世界,直接屹立在了天地之间!

    这山峰太大,在出现的瞬,更有狂暴的气息,向着四周排山倒海般的轰轰而去,形成了不可思议的威压,如天地在这刻,坍塌下来,相互挤压!

    欲碾死切天下地上的存在!

    与五大天骄的术法,蓦然碰触,势如破竹,摧枯拉朽!

    五大天骄神通崩溃,各自喷出鲜血,神色骇然,身体不受控制的被大力抛出,四周那些凝气弟子,个个出凄厉的惨叫,在这威压下,在这挤压,身体崩溃,开出了朵又朵的血花!

    胆裂魂飞,形神俱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