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要杀我?!

作品:《一念永恒

    陨剑世界内,天空九大漩涡,让每个看到之人,心的希望越来越少,任何个筑基圣地,地脉之气都是有数的,无法让出数量的修士筑基成功。小≧说  .

    同样的,这数量也并非恒定,而是变化,旦出现了潮汐次之人,吸走了更多的地脉之气,整个世界的地脉之气大量锐减,使得很多人不得不停止潮汐,选择结束。

    可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出现九次潮汐的天骄的巨擘,这样的人旦出现,如果撑过九次潮汐过程来自其他三宗甚至自己宗门人的干扰与破坏,最终成为地脉筑基巅峰,就定会去灭杀其他宗门之人,甚至那些干扰破坏他九次潮汐的本宗之人!

    这样的事情,在百年前出现过次,也正是那次无极子的疯狂,使得当时的陨剑深渊,丹溪宗全灭,玄溪宗与灵溪宗只有数人存活,就算是血溪宗,也在无极子的疯狂下,被杀了不少。

    而此刻,那些没有凝聚出地脉气引的四宗弟子,个个要么认命,要么就是陷入疯狂的杀戮,不择手段,甚至暗同宗袭杀之事,也频频生。

    为的,就是去获得地脉气引,凝聚地脉筑基。

    时间流逝,第二批的上官天佑、许小山、北寒烈与赵柔,6续的完成了前三轮的潮汐时,鬼牙也终于将第四轮潮汐结束,开启了第五轮潮汐。

    而宋缺与九岛,已然在这第五轮潮汐,进行了大半。

    至于白小纯……他是最快的个,此刻第五轮潮汐,即将结束,在那漩涡的转动,在大量地脉之气的涌入下,他体内的四层灵海上方,第五层灵海,也在飞快的凝聚。

    很快的,两个时辰后,白小纯全身震,体内第五个漩涡骤然扩散,潮汐之力爆,使得他丹田处,第五层灵海,彻底的出现后,他的第五轮潮汐,这才结束。

    “还有第六轮!”白小纯目露出执着,到了如今这个程度,他自己都不想放弃了,他想要知道,自己的极限,到底在什么地方,自己到底可以形成……几次潮汐!

    “紫气驭鼎,让我形成了第次潮汐,紫气化鼎,开启了我的第二次潮汐,而龙力象力,分别是第三次与第四次潮汐!”

    “原本第轮潮汐应该是化海之法,可因我生命第层桎梏突破,自动形成了第五轮,那么眼下,化海之法,应该能继续推动,形成第六轮潮汐!”白小纯呼吸急促,体内龙象化海经全面爆,在龙力象力之后,产生了融合,形成了化海之力!

    所谓化海,本就是化作灵海,成为道基!

    此刻随着运转,立刻白小纯上方的天空,巨响回荡,第六层漩涡,蓦然出现,在那漩涡内,赫然有片翻滚的大海。

    看似壮观,可实际上似有些不稳,吸收的度也慢了些,白小纯有水泽国度秘法,但却不愿现在就用,但凡这化海之力有可能潮汐,他就不愿浪费。

    这幕,被此地修士看到,纷纷松了口气。

    “这白小纯的第六轮潮汐不稳,看来已是极限了,估计之所以能坚持这么久,是之前就展开了秘术的缘故,那第五层潮汐的崩山,估计就是秘术。”

    “六轮潮汐已是不俗了,过六轮,绝非易事!”

    与此同时,方林与九岛,也都暗松了口气,他们在这筑基时,也都在警惕的观察四周,提防的同时,也在感受其他几人。

    “白小纯已到尽头,不足为虑。”

    可鬼牙却皱起眉头,觉得不对劲,他还没有看到白小纯的秘术,还有宋缺,样目光闪动,若有所思。

    时间流逝,白小纯的这第六轮潮汐,在这慢慢的吸收地脉之气,渐渐平稳下来,虽没有崩溃,可也明显不如之前的气势。

    渐渐地,又有个别的几人,形成了地脉气引,凝聚了潮汐漩涡,侯云飞就是其之。

    当三十多个时辰过去后,当白小纯的第六轮潮汐结束时,在大多数修士都认为,白小纯的筑基也因此结束时……

    湖泊下,洞府的白小纯,双眼猛地精芒闪,体内第六轮潮汐扩散,形成了第六层灵海,他深吸口气,双手猛的抬起,向着四周蓦然挥。

    “秘术……水泽国度!”

    瞬间,白小纯所在的洞府,立刻出现了水汽,这水汽越来越浓,直接涌出洞府外,融入湖泊,使得这片湖泊立刻翻滚,肉眼可见的居然不断地扩大。

    如同湖水下子凭空增多,也就是几个呼吸的功夫,竟扩大了至少数倍,不再是湖泊,如同片内海。

    与此同时,苍穹上的六层漩涡,此刻全部静止下来,可却没有出现消散的征兆,反而给人种似在蓄势的感觉。

    甚至……整个陨剑世界,都在这刻,仿佛压抑了下,在此地众人纷纷诧异,就连九岛等人也都心惊时,突然的……

    惊变,顿起!!

    白小纯猛的抬头,双手抬起,狠狠挥,这挥之下,湖泊掀起滔天大浪,轰隆隆的巨响传遍四方,苍穹上,静止的六层漩涡之上,此刻猛的扭曲,疯狂的旋转,在无数人的惊呼,出现了……第七层漩涡!

    没有结束,这第七层漩涡出现后,居然在更上方,虚无再次扭曲,无数云雾旋转,竟出现了第层漩涡!

    七两层漩涡,居然同时出现,这幕,在形成的瞬间,如同天雷滚滚,炸在了每个看到这幕的修士的心神内。

    “不可能!!他之前第五轮潮汐时,分明已有了秘术!”

    “秘术,这是秘术,天啊,白小纯他之前没有用秘术!!”

    “居然是同时出现两层漩涡,这……这是灵溪宗的绝顶秘术,是水泽国度?还是鬼夜行!!”

    就在这众人惊呼时,立刻有人猛的反应过来,失声咆哮。

    “次,他这是要形成次潮汐,旦他成功,这里的地脉之气将大范围的被吸走!”

    “阻止他!”

    声音回荡的瞬间,整个苍穹轰然震,随着第七第两层漩涡潮汐的转动,股比之前要庞大了数十倍的惊人吸力,轰然爆,这吸力之强难以形容,在爆的瞬间,仿佛个黑洞,吸扯整个世界的地脉之力疯狂而来。

    甚至其他几人的漩涡,都在这刻扭曲起来,明显的缓慢,受到了强烈的影响。

    “丹溪宗弟子听令,击杀白小纯,阻止他形成第轮潮汐!!所有听从我命的弟子,回到宗门,我方林必定不惜代价,为你们获得筑基丹,保你们生富贵!”就在这时,方林所在的漩涡下,他盘膝猛的睁开眼,声音顺着苍穹的漩涡,向着四方轰隆隆的传开。

    与此同时,九岛所在的阵法内,他也抬起头,眼有杀机闪。

    “玄溪宗弟子听令,灭杀白小纯,杀了此人,就可让他获得的地脉之气散开,重新回归世界,这是对我,对你们,都有大利的事情!”

    几乎在九岛话语回荡的瞬间,宋缺也睁开了眼,沉吟片刻后,蓦然开口。

    “血溪宗弟子听令,杀了白小纯,阻止他继续潮汐!”

    侯云飞焦急,可他此刻筑基,没有办法出手。

    上官天佑双眼闪,露出冷笑,他方才也被白小纯震撼到了,尤其是七两层潮汐的同时展开,让他倒吸口气,此刻却放下心来。

    “是你自己找死,怨不得旁人。”上官天佑闭上双眼,继续引动潮汐。

    鬼牙沉默,眼露出精芒,对于白小纯,他没有什么恶感,只是此刻他就算想去帮忙,也都有心无力。

    北寒烈迟疑,对于白小纯,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说恨也有,杀心也具备,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不想白小纯死在别人手,他要亲手将其击败。

    “卑鄙!”北寒烈咬牙,蓦然低吼,声音传出漩涡,尽管他无法去帮助,可若连声音都不,他做不出来。

    随着三宗各自的第天骄的开口,他们的声音在漩涡回荡四方,在这陨剑世界的所有三宗之人,个个眼睛都红了。

    “杀了白小纯,他若死亡,他的地脉之气就会散开,我们就多了成功的可能!”

    “是的,宋缺也好,九岛也罢,又或者是方林,都不好招惹,这白小纯在宗门的资料上不算最强,可以击杀!”

    “不过这白小纯的资料,三宗似乎有些不大样……管不了那么多了,不杀此人,我们现在就没筑基希望了!”

    “他没有资格去潮汐次!”

    三宗弟子个个红眼,从四面方,直奔白小纯所在的湖泊而去,灵溪宗的弟子焦急,想要阻止,可灵溪宗的人数与其他三宗加在起的数量比较,实在太少。

    他们可以阻挡小部分,可更多的三宗弟子,已然展开全,冲向白小纯所在之地,最快的,已到了湖泊内海旁。

    就在这时,白小纯双眼闪,在湖泊内洞府,双眼猛地睁开,其内露出血丝。

    “要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