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剑,不是这么用的!

作品:《一念永恒

    “白师叔……真乃神人!”

    “白师叔这是要在北岸公敌这条不归路上,走到底的节奏……”南岸众人,个个看向白小纯时,全部都露出敬佩之意,他们是自肺腑的服气了。

    甚至不少人都在庆幸,如白小纯这样的祸害,好在不是北岸的人,否则的话,他们无法想象这次南岸会受到多么大的创伤。

    “我们南岸,出个白师叔就可以了,他个人,就可以让整个北岸疯狂。”许宝财这天,已经多次傻眼了,可他此刻还是现,这白小纯的强悍……永远没有尽头。

    可不管如何,这天骄战哪怕变了味,也还是要进行下去,就在这南岸敬佩,北岸疯狂时,第三轮的第四场,开始了。

    上官天佑、鬼牙以及白小纯,三人都是连胜三场,这次不需要他们上台,要进行的是总排名四五六的争夺。

    公孙兄妹与徐嵩之间,很快的就在这战台上,6续的展开了对决,最终公孙云胜了公孙婉儿,又将徐嵩击败,已不需要继续比试,先出局,列在了总排名的第四位。

    徐嵩尽管不如公孙云,但却与公孙婉儿战胜出,总算是胜了场,样出局,列在了总排名的第五位。

    至于公孙婉儿,五场全部失败,黯淡之下,成为了总排名的第六位。

    紧接着要进行的,就是这次天骄战的前三排列!白小纯,上官天佑,鬼牙三人的排名,到底会是如何,南北两岸的弟子,纷纷关注。

    只是每次北岸众人看到白小纯,都会怒火烧,对于鬼牙与上官天佑,他们的确认可,但白小纯这里,他的无耻,他的卑鄙,样也被北岸认可了。

    此刻所有北岸的希望,都放在了鬼牙那里,在他们看来,白小纯就算是再有什么阴谋手段,面对绝对的力量,也都将被摧枯拉朽。

    “第站,白小纯,上官天佑!”欧阳桀的声音,似乎也因白小纯的出现,失去了阴冷,带着丝感慨。

    上官天佑猛地抬头,眼有厉色闪,当初资格赛时,被白小纯越的幕浮现脑海,他的目露出凌芒,迈步走上战台,有山风吹来,掀起他的长,使得这刻的上官天佑,看起来俊朗非凡,如同把宝剑,让无数弟子目露出神采。

    不过南岸众人,却不敢喝彩,毕竟白小纯也是南岸,况且白小纯的手段太多,他们担心喝彩的话,会被白小纯记住,个个只能忍住。

    反倒是北岸,此刻居然为上官天佑欢呼,这欢呼声让上官天佑心里别扭,他知道北岸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白小纯才对自己出欢呼,也就是说,就算与白小纯对战的是头猪,北岸也会为这头猪喝彩,这么想,上官天佑心底对白小纯,更为不悦。

    白小纯干咳声,走上了战台,看着上官天佑,他小袖甩,脸笑容。

    “罢了罢了,我们都是……”他还没等说完,上官天佑目寒芒炸出,右手抬起指,立刻他的身边把飞剑出尖锐的破空之声,瞬间飞出,如道闪电轰的声,直接出现在了白小纯的身前,路势如破竹,度太快,刹那距离白小纯不到七尺!

    白小纯双目瞬间收缩,危机关头身体猛地下蹲,道剑风从他头顶呼啸而过,甚至有缕头都被斩断,从白小纯的面前飘落。

    “修士斗法,只争朝夕,这剑你就算不躲,也不会要你的性命,你性格顽劣,缺少教养,既然你的爹娘没给你教养,那么我来给你个教训,以后要记住这点,别用那些歪门邪道,丢我们南岸的脸。”上官天佑淡淡开口时,他的飞剑刹那归来,漂浮在他的面前。

    北岸安静了下,瞬间欢呼起来,只是南岸这里,却个个都沉默了,看向上官天佑时,都露出不满,即便是之前再追捧上官天佑的,也都皱起眉头。

    他们对白小纯没有厌恶感,白小纯在他们看来,虽顽劣,可却不过分,虽让人无奈,可却会从心底产生喜爱,哪怕是北岸对他恨之入骨,可对南岸而来,白小纯是代表南岸出战,他的切,都是南岸的荣耀。

    甚至每个人都看出了,方才白小纯的开口,分明是想认输,显然是不愿与上官天佑自相残杀,而且还有重含义,是想要让上官天佑节省灵力,为与鬼牙之战,争取最大的赢面。

    上官天佑不可能听不出来,可居然还要出手,且近乎是偷袭的方式,甚至还出口教训,辱及爹娘,这种行为,让南岸很多人,心里不齿!

    白小纯蹲着身子,怔怔的看着面前飘落的头,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起身抬头时,他望着上官天佑,对方教训的话语还在耳边回荡。

    “你是天骄,看不起我,没有关系,我本也不在乎别人的看法。”白小纯沉声开口,这刻他身上似乎与平常不太样了。

    “你偷袭我,也就罢了,我修行是为长生,本就不喜欢打打杀杀。”白小纯右手抬起,把扯下身上的那些黯淡的符咒,扔在了旁,他的身上,在这瞬,隐隐有丝铁血之意,竟逐渐的升起。

    南岸人群内,侯云飞双目凝,身体控制不住的震动,他望着这刻的白小纯,那种当年在落陈家族时熟悉的感觉,出现了。

    “可你有什么资格……代我的爹娘教训我!!”白小纯猛地抬头,他的眼露出血丝,他的爹娘走的早,这对他的影响很大,甚至他之所以想要长生,也都与此有很大的联系。

    他的性格乐观,那是他从小刻意摆出的,他如果不乐观,个幼小的孩童,亲眼看到爹娘病逝而去,在房间里与爹娘的尸体居住了数日,他不愿相信,他哭喊着爹爹,娘亲,直至尸体臭,直至被乡亲埋葬,他呆了很久很久,甚至有段时间,他喜欢自己和自己说话……这样的孩子,长大之后,这生都会阴暗。

    他以笑代替哭,将思念化作对长生的信念,他永远记得爹娘临死前,带着不舍,让自己好好活下去的话语。

    他顽劣,可他有分寸,很多事情他不是故意的,他的心底始终善良。

    他怕死,甚至给人懦弱的感觉,可在面临同伴危机时,情义战胜了死亡,他可以怒吼着,颤抖着回头去拼死战。

    他搞怪,可他重情,张大胖,李青候,侯云飞,杜凌菲,侯小妹,掌门,所有对他好的人,他辈子都记得。

    “你有什么资格!”白小纯身体轰的声直接冲出,度之快,刹那间就出现在了上官天佑的面前,上官天佑双眼猛地缩,全身汗毛竖起,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白小纯的拳头,带着银色的光芒,拳落下。

    轰的声,上官天佑身上的防护之光出现,可这些防护之光,根本就无法阻挡丝毫,瞬间崩溃,白小纯的拳头势如破竹,直接落在上官天佑面前,急出现的面小盾上。

    轰的声,这小盾颤抖,竟被白小纯拳直接打飞,撞在上官天佑的胸口,上官天佑喷出鲜血,身体被大力推动,蹬蹬蹬的退后十多步,鲜血再次喷出,神色内露出无法置信。

    “这就是天骄?”白小纯淡淡开口,这刻他没有抬起下巴,没有摆出高手寂寞的样子,可偏偏这刻的他,给所有人的感觉,都是如骄阳样,南岸传来无数吸气声,北岸全部震撼。

    鬼牙眼爆出精芒,露台上掌门等人,全部神色变化,神色凝重。

    “白小纯!”上官天佑感受到了羞辱,他怒吼声,双手掐诀时身体外瞬间出现了五把飞剑,这五把飞剑,每个都散出惊人的剑气,在上官天佑的剑灵之体操控下,直奔白小纯呼啸而去。

    度之快,惊天动地,仿佛化作了五条足有半丈粗细,十多丈长短的剑龙,有的横冲直撞,有的跃出弧形,轰鸣而去,甚至战台都出现了道道裂缝。这样的气势,剑可以斩杀寻常弟子,两剑可以灭去其他骄子,如公孙云这样的天骄,也在三剑下认输,而此刻,五剑出现,时之间,整个战台,剑气纵横。

    “我不懂剑法,没有剑灵之体,可在我看来,剑……不是这么用的!”白小纯平静开口,右手抬起指,立刻金乌剑化作道金光,瞬间飞出,在他的面前,向着前方斩下剑!

    任你三剑还是五剑,我只剑!

    这剑斩下,传出滔天巨响,形成了道剑气风暴!

    这剑斩下,拥有举重若轻,又蕴含了举轻若重!

    这剑斩下,白小纯体内灵力精确的没有半点浪费的挥!

    他的确不懂用剑,他可懂紫气驭鼎,懂举重若轻,举轻若重,懂得片叶子吊不起太重的木块,可若把叶子卷在起,可以吊起石块,把叶子撕成条条编在起,可以吊起更大的岩石!

    他懂得,是灵力的运用之法!

    法通,不说万法通,但在凝气……配合他的不死银皮,已是无敌!

    轰轰轰轰!

    震耳欲聋的声响,撼动方,战台无数碎石飞舞时,白小纯斩下的剑,形成的风暴,在与上官天佑的五道剑龙碰触时,直接爆,那五道剑龙全部扭曲,砰砰声直接碎裂,全部爆开,而白小纯的剑风暴,却横冲直撞,在上官天佑面前,直接爆。

    风掀起白小纯的长,他站在战台上,神色平静,没有背着手,没有小袖甩,可这平静,在那剑气风暴的衬托下,成为了幕永恒的画面,深深地烙印在了南北两岸所有弟子的心。

    “他真的是……白小纯?”这刻,每个人的心头,都轰然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