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疯狂的北岸

作品:《一念永恒

    随着第轮的结束,迎来的是三炷香的休息时间,这刻,北岸所有弟子,全部都气势汹汹,死死的盯着南岸,盯着……白小纯!

    他们都在等待第二轮开始,要去用所有手段,打倒白小纯,甚至这次北岸的胜利与否大家都不关注了,此刻唯独关注的,就是如何血洗前耻!

    “白小纯,这第二轮,定让你知道,你带给我们北岸耻辱,我们就要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种人,就应该是被群战兽扑倒,才解恨,这第二轮,让他悲痛生!”

    “打倒白小纯,打倒这无耻之徒!”

    北岸声音传出,他们要干掉白小纯的心,此刻全部凝聚在了前方出战的人身上,这胜出的人,除了鬼牙平静的闭上双眼外,其他七人,都磨拳霍霍。≯   ≦.1ZW.

    他们知道自己代表了北岸所有弟子的意志,这刻看向白小纯时,眼都有强烈的光芒,彼此内心也有分析,都在思索方才白小纯的那战的细节,渐渐各自都心有底,找到了能去克制之法。

    “这白小纯只不过是有丹药而已,只要不给他拿出丹药的机会,切就足矣!”

    “以丹药取胜罢了,没有丹药,灭他轻而易举,这第二轮,他必败,而且会很凄惨的败!”

    “太过分了!”白小纯心底满是委屈,他觉得北岸太欺负人了,自己不就是胜了场么,至于这么凶残么……他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担心自己说话,估计对方那边就会炸了。

    就在北岸激昂的同时,南岸也出不甘心的声音,气势慢慢也都掀起时,欧阳桀的话语,蓦然传出。

    “三炷香已过,进行第二轮天骄战,抉择前六!”

    “你们十人,会有人轮空,直接进入前六,余下十人按照抽签的顺序,两两对决!”欧阳桀话语回荡时,突然的,在这战台上,出现了道光,这光形成了个圆球,足有半丈大小,漂浮时,包括白小纯在内的南北十人,他们手的珠子,在这刻似受到了召唤,瞬间离手而去,直奔着圆球,融入其。

    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些珠子在融入圆球后,上面标注的数字被替换成从到十,还有个珠子则是空白。

    十个珠子在里面不断地旋转,越来越快,直至看不清后,这圆球模糊起来。

    “以玄术秘法,遮盖了天机,求的是个公平公正,就算是老夫也无法干扰这圆球内的珠子,所以你们大可放心,现在,全部摄取,选出自己的序列。”欧阳桀的声音扩散时,北岸徐嵩,狠狠盯着白小纯,冷笑开口。

    “白小纯,你祈祷这轮碰到的不是许某,否则的话,你注定悲催!”说完,他抬手摄取枚珠子,拿在了手。

    “不管你遇到了谁,这第二轮,你都输定了,而且会很凄惨!”北岸个天骄,咬牙冷声开口时,众人都抬起右手,向着圆球遥遥抓,白小纯也在其,带着委屈抓了过去

    瞬间,就有十个珠子急飞出,分别落向众人。

    “我是三号!”

    “我是七号!”

    “我是号!”每个北岸弟子,都在拿到珠子后,立刻开口,说出自己的序列,气势随着句句序列传出,快崛起,他们每个人在说出后,都会看向白小纯,目露出凶残,鬼牙低头看了眼手的珠子,也淡淡开口。

    “九号!”很快的,战台外所有北岸弟子愕然现,他们北岸的个天骄,居然没有个抽到轮空,十个数字,此刻只缺四号和十号,个个顿时紧张起来,看向南岸。

    “我是四号!”上官天佑淡淡开口。

    “十号!”周心琪面色有些难看,话语说出时,看了眼北岸的鬼牙。

    当除了白小纯外,所有人都把序列说出后,南岸众人个个神色立刻诡异起来,尤其是里面香云山的曾看到白小纯当初小比的外门弟子,个个都睁大了眼。

    “不会吧……”他们有些无法置信。

    而比他们更无法置信的,则是磨拳霍霍,准备这次要好好教训白小纯的北岸众人,个个都傻眼了,瞬间,此地无数目光,齐齐凝聚在了白小纯身上。

    白小纯脸上掩饰不住的得意,他方才就看到了,自己拿到的小球上面居然没有数字,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又仔细的看了遍这才确定,此刻眼看四周众人都望着自己,那种万众瞩目的感觉,让白小纯觉得人生寂寞……于是小袖甩,摆出高手孤傲的样子,抬头看着天空的白云,口淡淡的,传出忧郁的声音。

    “不好意思,我轮空了,想要战我,你们要继续努力。”

    随着他话语的传出,四周出现了短暂的寂静,几个呼吸的时间后,北岸那里,蓦然间传出了无数的怒吼与哗然。

    “不可能,该死的,居然轮空!为什么是他轮空,这无耻的白小纯,为什么是他!!”

    “他这是什么运气,十个人选择,居然还能被轮空!!这种人,居然有如此运气,太没天理了!”

    “我受不了了,太能卖弄了,我要干掉他!!”

    北岸外门弟子本打算这次血洗前耻,可竟现轮空,个个差点喷出口老血,此事立刻爆开来,形成了无边无际的怒吼,使得出战的北岸天骄,也个个都仿佛拳打在了棉花上,那种感觉,让徐嵩等人都内心极为憋屈,看向白小纯时,恨不能用目光将他分尸。

    就连南岸众人也都神色古怪,说不出话来,他们早就看出了北岸欲战白小纯的心,强烈无比,可如今的变化,不用去想,就能知道北岸的郁闷已然滔天。

    “这算什么,白师叔小比的时候……轮空两次呢!”有香云山的外门弟子,忍不住悄声说道,被身边人听到后,个个都睁大了眼,露出不可思议。

    “以前也轮空过?白师叔这运气……无法形容了!”

    白小纯干咳声,依旧摆出高手寂寞的样子,目光扫过北岸,轻轻摇头,似样很遗憾的模样,使得北岸彻底狂。

    可再怎么狂也没有办法,在这憋屈,第二轮天骄战,开始了。

    只是没有了白小纯,似乎这天骄战也都没了兴趣,尤其是十个人里,南岸只有两个人,也就代表着有三场,是北岸自己和自己打。

    第二轮的第战,就是如此,当北岸的公孙婉儿与另个北岸前十起走上台后,根本就没怎么出手,那北岸前十的弟子就败下阵来,看的南岸都很是复杂。

    好在第二战,轮到了上官天佑出战,可他的运气也极好,对手不是北岸此刻的四大天骄,而是个前十的弟子,这战上官天佑不费吹灰之力,轻易取胜,使得南岸众人松了口气,最起码……胜了场。

    可紧接着,第三战,第四战,都是北岸自己人在争夺,虽也激烈,可那种天骄战已于南岸无关的感觉,让南岸苦涩沉默。

    直至最后战,当周心琪神色凝重的走出时,南岸的欢呼声才掀了起来,可包括南岸弟子,也都不看好这战。

    因为周心琪的对手……是北岸最恐怖的鬼牙,曾指,几乎灭杀了吕天磊。

    “你与之前用雷的家伙,谁强?”战台上,鬼牙望着周心琪,认真的问道。

    “吕师兄略强些。”周心琪没有认为对方这是在羞辱自己,样认真的回答。

    “这样……我之前用了七成力,这次我用四成力好了,应该不会杀了你。”鬼牙喃喃,声音传出时,四周听到之人,个个都苦涩,他们相信鬼牙虽说的是真实,可这种真实,让人绝望。

    周心琪深吸口气,双手立刻掐诀,顿时身体外有无数蓝光飞舞,竟在四周形成了无数的蓝绫,组成了株蓝色的花朵,这花朵出,顿时散阵阵吸力!

    “百变草木决!”南岸众人,立刻有认出这术法的,纷纷精神震,这百变草木决,虽不如鬼也行与水泽国度,可样是十大秘术之。

    讲究是以秘法,幻化出草木对敌,变化极多,很是诡异莫测,在李青候手,甚至可以将方圆百里,变成虚幻的草木世界,到了最后,更可晋升为真正的秘术……草木皆兵!

    周心琪面色苍白,施展此法对她而言也是不小的消耗,她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可她的世界里,没有主动认输这四个字。

    挥手间,立刻这蓝色的花朵通体震,竟无限的蔓延,直奔鬼牙,更是张开花朵,如要吞噬。

    气势掀起,看不俗,白小纯目光凝,对于周心琪的这术法,也露出感兴趣之意,可就在这时,鬼牙抬头,神色平静,右手抬起,依旧是指。

    不是指天,而是指向周心琪,紧接着,他右侧的虚无突然传出轰鸣,竟有个巨大的黑色鬼爪,直接幻化出来,拳轰去!

    这拳头极大,占据了半个战台,覆盖了所有人的目大半个世界,拳轰在这蓝色的花朵上,此花颤抖,瞬间崩溃成为飞灰,而那鬼爪没有丝毫停顿,势如破竹,出现在了周心琪的面前,直接落下。

    巨响滔天,周心琪喷出鲜血,整个人猛地倒卷而去,飞出了战台,落地后不断退后,连续喷出七口鲜血,这才站稳,面色苍白,抬头看了下站台上此刻转身走向北岸的鬼牙,她的目露出倔强。

    四周寂静,只有吸气声不断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