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南北外门天骄战

作品:《一念永恒

    时间天天过去,白小纯闭关在居所内,步不出,直至十天后,庄严的钟声回荡整个宗门时,他的玉简内传出波动。≯ >≥  ≦.﹤≦1≤Z<W≤.≤≦

    南北两岸外门天骄战,在南岸资格赛之后的第十天,正式举行!

    每半甲子次的外门天骄战,都是于种道山上进行,这日,当种道山的钟声回荡整个灵溪宗时,无数的外门弟子,全部向着种道山飞奔。

    平日里南北两岸交流很少,只有内门弟子才可以进入彼此的区域,而外门弟子则没有这个资格,也只有这天,种道山才会对宗门所有弟子开放,使得外门弟子可以进入观看天骄战,无论是南岸还是北岸,此刻全部振奋,个个飞奔的身影,在灵溪宗随所处可见。

    “这次我们南岸,定要洗刷耻辱!”

    “让北岸知道,我们南岸,将越以往,踏入辉煌!”

    南岸这里所有外门弟子都振奋时,北岸四座山的外门弟子,也都疾驰直奔种道山,途傲然之声,此起彼伏。

    “南岸弱势,已连续输给我们北岸千多年,这次也不会例外!”

    “北岸必胜,南岸必败,灵溪宗,本就是我们北岸主导,南岸只不过是附庸而已!!”

    在这两岸哗然越强烈时,在这无数外门弟子齐齐冲向种道山的刻,青峰山上,上官天佑神色冷漠,目带着丝利芒,晃飞出。

    与此同时,紫鼎山上的吕天磊,仰天出声低吼,全身雷光闪耀,在四周无数弟子的欢呼疾驰远去。

    周心琪也在这刻飞出,这南岸三大天骄,此刻每个人都无比凝重。

    这正是在这刻,白小纯于居所内抬起头,双眼内有些血丝,他深吸口气,神色内片肃然。

    “时间到了……壮士出战,必有战袍!”他缓缓的站起了身,右手抬起拍储物袋,顿时七件皮衣出现,当年落陈家族战,他的那些皮衣已碎裂,这些是这几年重新准备的,质量更好,坚韧更多。

    此刻他神色严肃,将这件件皮衣穿在身上后,袖子甩。

    “壮士出战,必有背甲!”随着白小纯挥袖,立刻储物袋内飞出口大锅,张大胖的锅当年落陈家族战时毁了,这口新的锅,是白小纯回到宗门后重新准备的,此刻目带着凝重,他将这口大黑锅背在了后背上。

    “壮士出战,必有法宝!”白小纯傲然的自语时,再次挥手,立刻小木剑飞出,被他拴在了腰带上,金乌剑飞出,吊在了旁,还有三把飞剑,也都挂在了身上,随后又取出了神鹤盾,放在了最顺手的位置。

    还觉得不放心,戴上了李青候送给他的手镯,这才抬起下巴,全身上下透出股悲壮之意,迈着沉重的脚步,在砰砰声,走出了木屋的大门。

    站在门前,他听着耳边回荡在整个宗门的钟声,正要继续前行,忽然觉得还差了些什么,于是拍储物袋,取出杆长枪,握在了手。

    迎着风,白小纯小袖甩,出了院子。

    远远看,这刻的白小纯,全身鼓鼓囊囊如个球,背有大锅,手有长枪,走起路来全身上下五六把飞剑摇晃碰撞,出叮叮当当的声响,尤其是头在风飘摇,气势滔天。

    所过之处,无数香云山的外门弟子,在看到后全部心头震,被白小纯这么副装扮震慑。

    钟声不绝,6续的传出,越来越强烈,回荡整个灵溪宗,掀起了无数外门弟子的心潮,更是让不少内门弟子,也都飞向种道山。

    白小纯迈着大步,他的身后慢慢汇聚了大量的外门弟子,许宝财也在其内,不断地传出欢呼之声。

    “白师叔气势如虹,盖世雄姿!”

    “必胜,必胜!”这些人都是看好白小纯的外门弟子,此刻随在白小纯身后,全力拥护,他们还有侯小妹,她的声音尖尖的,格外明显。

    白小纯回头看了眼身后的众人,心很感动,他向着他们点了点头,觉得大家如此喜欢自己,自己这次定要争口气……

    于是抬起下巴,傲然前行,步步,渐渐来到了种道山,到了这里时,他先看到的,是处巨大的战台。

    这战台四周有阵法光芒散出,笼罩整个战台,远处还有处从种道山山顶,高高凸起的楼台,那里此刻有不少宗门的长老身影,正来临。

    而在下方的战台两边,此刻也都有不少外门弟子到来,凝聚在起,密密麻麻,双方的人数,都不下数万之多。

    战台北面,都是来自北岸的弟子,个个明显在气势上,整体强过南岸,尤其是每个人的身边,都差不多跟随着头凶兽。

    那些凶兽样子各异,但几乎每个都露出凶残的目光,看就不好惹,尤其是最前方的七人,有男有女,个个神色冰冷,身上的气势强悍。

    其最显眼的有两人,个是女子,相貌绝美,穿着身紫色的长裙,她的身边赫然有尊七彩凤鸟,此鸟似比周长老所养,还要高贵,目光如电,看向所有人时,仿佛都是俯视。

    另个则是青年,他穿着蓝色的长袍,头飘扬,相貌俊朗非凡,尤其是额头的位置,赫然有个红色的太阳印记。

    他的脚下,竟趴着头巨兽,远远看仿佛条大狗,全身黑毛浓密,爪牙锋利,尤其是目竟有金色的光散出。

    此兽牙齿外露,看起来极为凶残,而那庞大的身体,趴着都有人高,若是站起来,怕是足有两人高,给人种强悍之感,可以想象这大狗的肉身之力,必定是骇然听闻。

    这眉心有太阳印记的,正是北岸五大天骄之的北寒烈,他身边的那条大狗,也正是北岸赫赫有名的……夜行兽!

    北岸除了这二人外,其他站在前方的弟子,也都很是惊人,还有位,穿着黑袍,甚至连面孔都盖住,只露出冰冷的褐色的双眼,而若仔细去看,甚至可以看到他的眼睛里,竟时而又虫蛊钻来钻去!

    这幕幕,让南岸的弟子纷纷心惊。

    此刻所有的北岸弟子,都带着轻蔑,隔着战台,看向战台南边的……南岸弟子!

    “南岸这次依旧还是失败,里面唯独能看的,也就上官天佑、吕天磊以及周心琪三人。”

    “听说南岸又出了人,抢到了资格战的第,此人据说是耀荣弟子,掌门师弟?”

    “不管是谁,都没用,我北岸注定还是最强!”

    在北岸那些弟子的议论时,战台南边,此刻外门弟子几乎全部都在,个个明显与北岸的弟子这么比较,不如太多。

    “群饲养凶兽的野蛮家伙,这次我们南岸必定雪前耻!”

    “输给他们,实在是丢人!”

    这些南岸外门弟子的前方,站着九个人,上官天佑,周心琪,吕天磊赫然在内,还有六人,个个都神色肃然,仿佛又肃杀蕴含,他们与北岸前方的天骄,个个正以目光决杀。

    似乎杀的不可开交时,白小纯来了。

    几乎在白小纯到来的刹那,不但上官天佑等人向他看去,所有的南岸外门弟子,都齐齐向他看来,目各种思绪都有,彼此的议论之声,也都少了很多。

    上官天佑复杂的望着白小纯,心底充满了不甘心,眼神都冷了下来。

    吕天磊样不服气,狠狠的盯着白小纯,全身闪电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周心琪沉默,看向白小纯时,她的目露出奇异之芒,似在仔细的打量,要看出些隐藏在这白白小小的身体内,到底存在什么样的力量。

    甚至北岸那边,众人也都不由的看向白小纯,对于他们而言,白小纯是陌生的,个个都被白小纯的装扮震了下后,纷纷露出轻蔑之意。

    尤其是北岸的那些天骄,目的不屑更多。

    现自己这么受瞩目,白小纯有些不好意思,干咳声,昂挺胸,拿着长枪,直了身骨,走到了众人前方,站在了周心琪的身边。

    察觉双方众人都在以目光开战后,白小纯立刻精神了。

    “目光战,此事我最擅长!”白小纯精神振,狠狠的隔着战台,看向北岸的那些弟子,表情严肃。

    此刻有风吹来,吹散了白小纯的头,可他的身影配合手的长枪,气势不由的掀起不少。

    时间流逝,双方人群都不断的增加,很快就人山人海,以战台为心,成群连片。

    而北岸前方的天骄,也渐渐全部到了,最后个出现的,是个青年,这青年穿着身黑色的长袍,相貌平凡,唯独面色苍白仿佛没有任何鲜血,他独自人走来,站在了前方后闭上了眼,仿佛对于切事情都没有任何兴趣,而他的四周,则是在闭目的同时,出现了扭曲,仿佛藏着无数厉鬼,正狰狞的要冲出阴冥,降临人间。

    就在这时,道道长虹呼啸从南北呼啸而来,直奔此地,正是七座山峰的掌座以及长老,此刻大都出现,直奔战台上的露台。

    周长老也在其,身边那只污蔑白小纯的凤鸟,也盘旋左右,看到白小纯后,目露出趾高气昂之意。

    掌门郑远东的身影,也在露台上出现,随着众人全部到齐后,他目光扫过下方南北两岸的弟子,蓦然开口。

    “南北两岸外门资格战,因北岸上轮胜出,此番天骄战有资格者十二人,全部可出。”

    “南岸上轮失败,此番参战者,只能是基础的十人。”

    “共二十二人,以抽签决定对手,抉择外门十大弟子,选出……最强第外门弟子!”

    “同门切磋,不可刻意杀人,每轮三炷香的恢复时间,且方认输后,对方不可继续出手。此番比斗,将由执法堂的欧阳长老主持。”

    “你们要好好表现,我灵溪宗四位太上长老,也会神识关注此战……那么现在,南北外门天骄战……开始!”

    -------

    这些年埋头写书,很少看电影电视听歌,你们应该知道我的宅,我把所有精力都给了,真的没想过我随手起了个配角的名字,居然会引起这么多的攻击,挺委屈的,其实就是,人物都是虚构,请不要和现实代入,不然本书需要几百上千个角色,我以后会不知道怎么起名了,唉,解释完了,如有伤害,请谅解,这是在另个世界的仙侠故事!这次我妥协次,许嵩,我会改成徐嵩,但只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