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落陈家族

作品:《一念永恒

    冯炎尽管多次外出任务,可这么遥远的次,还是从未有过,见识了那幕幕后,他也都头皮麻,更不用说杜凌菲了。≥≯ ≤.≦≦1﹤Z≤W<.﹤

    好在路上遇到的所有这样强悍的生物,对于他们都没有起任何攻击,最多只是看眼而已,似乎他们身上有什么气息,不会引起这些生物的反感。

    白小纯猜测或许是因为他们是灵溪宗的弟子,而这里……无尽方圆的范围内,毕竟是属于灵溪宗的势力笼罩。

    就这样三人在这惊颤,不断地前行,每个月都会在固定的日子,给宗门传信所在方位,直至两个月后,终于来到了灵溪宗的势力边界,落星山脉。

    途,冯炎不是不想再暗出手,可这路的各种震撼,让他这里也没了心情,整日心惊胆战,再加上白小纯颇为谨慎,总是靠近杜凌菲,让他这里顾忌太多,找不到机会下手,于是始终隐忍。

    此刻到了落星山脉,冯炎望向白小纯时,目有外人察觉不到的阴芒闪过。

    “这是铁了心要弄死我啊……多大的仇啊。”白小纯心底愁,他心细如,眯起小眼睛,对于冯炎的心思,已了如指掌。

    落星山脉是片南北纵横的山峦之地,放眼看去望不到尽头,如同条龙蛇趴伏,好似将大地分割。

    甚至远远看,仿佛山脉另边的天空都与这里不大样,隐隐出现血色。

    传说,在不知多少年前,有颗星辰从天外落下,轰在了此地,使得地面坍塌,可却有部分高高鼓起,这才形成了这片山脉。

    其内丛林弥漫,凶兽众多,但也有各种珍稀草木,使得此地虽充满危机,可总是会有修士冒险闯入。

    “这里就是落星山脉了。”杜凌菲缓缓开口,这路所遇,让她倍感疲惫,此刻终于到了目的地,她心底也松了口气。

    “侯师弟最后次与宗门联系,标记就是这片区域。”冯炎拍储物袋,手多出了个罗盘般的法器。

    这法器上有根针,此刻正飞的转动。

    “按照宗门的规定,外出的弟子每个月都要把所在的方位传给宗门,这灵溪盘可以让我们找到侯师弟最后次传出方位的地点。”他正说着,手的罗盘指针忽然顿,指去个方向。

    “找到了!”冯炎身体晃,直奔前方,杜凌菲也神色动,跟随而去。

    白小纯望着眼前这片落星山脉,此地草木成林,无边无际如片林海,时而有鸟兽之声传出,甚至遥遥的还可以听到些从深处传出的凶兽低吼。

    白小纯神色凝重,激玉佩的防护之光,确保任何风吹草动自己都会第时间察觉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前行,与冯炎保持定的距离。

    冯炎与杜凌菲前行时没有丝毫停顿,在这落星山脉内疾驰,度飞快,渐渐深入片山谷,此地树木众多,且这些树木看就有不少年头,纵横交错,乍看如同条条蟒蛇,每隔段就有个鼓起的结包,若是夜晚,定然让人触目惊心。

    个时辰后,三人在这山谷的深处,猛的停顿,冯炎低头看着手的罗盘,上面的指针清晰的指着旁的颗需要十人环抱的大树。

    “白师弟,你去查看下。”冯炎看向白小纯,指那颗大树。

    白小纯迟疑了下,仔细的打量了那颗大树,确定无碍后,右手按腰上的玉佩,顿时本就覆盖全身上下的青光,更浓郁了些,甚至还取出了些符纸贴在身上,这才三步停的慢慢靠近那颗大树。

    “这么怕死,还来修行!”杜凌菲冷哼声,她本就对白小纯厌恶,这路上虽然自己也多次惊险,可白小纯那里的表现,每次都仿佛怕死到了极致,如今到了目的地,竟还是如此,让她越看越不顺眼。

    白小纯没时间理会杜凌菲,谨慎的靠近了这颗大树后,拿出把飞剑,去扒开了树皮,看出了块似新长出的区域,将其豁开,现了里面藏着枚玉简。

    将这玉简慢慢的取出后,白小纯神识扫,面色微变,扔给了冯炎。

    玉简内只有句没头没尾的话。

    “我查出了些别的线索,要去落陈家族印证……”

    冯炎看后,皱起眉头,又将玉佩扔给了杜凌菲,杜凌菲看完后,样皱眉,沉吟起来。

    “落陈家族……”半晌后,杜凌菲喃喃低语,转头遥望落星山脉的更深处。

    落星山脉很大,资源众多,这样个地方,又属于灵溪宗范围,且还是与血溪宗的交界处,灵溪宗自然安排人来守护,这守护的家族,就是……落陈家族。

    落陈家族族人不少,驻守在这落星山脉已有千年,每代都有筑基老祖存在,无论是震慑还是守护,都已足够。

    白小纯三人的任务甚至还有交代,若遇危险,可与落陈家族联系。

    但此刻侯云飞的玉简,居然指向落陈家族,而且似乎……他是在去落陈家族印证某些事情时,从此失踪。

    “你们觉得呢,我们要不要去这落陈家族看看?”冯炎目光看似随意的扫了白小纯眼,望向杜凌菲。

    “冯师兄,杜师姐,找到这枚玉简,我们的任务已算完成了……安全为主,何必多此举。”白小纯赶紧开口,目光看向四周,此地让他感觉有些压抑。

    杜凌菲迟疑了下,如果这么就回去了,她琢磨着贡献点只能获得基础,可若是调查出的线索再多些,那么贡献点也会更多。

    冯炎眼看杜凌菲迟疑,眉头微微皱,若就这么回去了,他担心找不到机会弄死白小纯,于是平静开口。

    “我的想法是去这落陈家族看看,既然来了,怎么也不能这么离去,问清楚侯师弟到底生了什么意外,况且说不定也可让落陈家族的人帮助搜寻,这样的话,我们获得的贡献点也会多了不少。”

    “况且……此行我们只要不进入落星山脉的深处,只是在边缘,也没有什么危险,至于那落星家族,哼,我灵溪宗范围内所有的修真家族,他们的血脉内都有灵溪宗的印记,生生世世都无法背叛,怎么敢对我们无礼。”冯炎语缓慢,说完后望着杜凌菲。

    杜凌菲点了点头,心底觉得冯炎所说有道理。

    “好,我们就去这落陈家族看看,说不定侯师兄是离开落陈家族后,才意外失踪。”

    看到杜凌菲同意,冯炎笑了笑,看先白小纯时,目深处有抹冰寒闪过。

    “既已完成任务,又何必节外生枝?”白小纯皱起眉头。

    “你若怕死,就别跟着了。”杜凌菲没有理会白小纯,转身晃,直奔前方。

    “白师弟,冯某此番也负责任务的考核,我三人同进同退,你若不去的话,回到宗门后,会让我很难做。”冯炎似笑非笑的看着白小纯,样向前走去,他断定白小纯定会跟上来,否则的话,有杜凌菲作证,自己给他个玩忽职守的评论,单单执法堂那关,他就过不去。

    白小纯面色阴沉,血液流动都快了起来,看向冯炎的背影时,目渐渐出现了血丝,他虽怕死,可也渐渐明白,如今只有自己反客为主,先解决了这冯炎,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冯炎,这是你逼我的!”白小纯站在那里沉默数息,最后低头晃,冲了出去,跟在冯炎与杜凌菲身后,三人渐渐消失在了丛林。

    两个时辰后,在三人不间断的赶路下,天色已是黄昏,随着远处夕阳落下,丛林内也慢慢暗了下来。

    “到了!”冯炎忽然开口,三人脚步顿,抬头时都看到了在他们的前方,树木渐少,地面有不少青石,铺展成了片区域。

    在这区域,有几个四合院,组成了个不小的宅子,看起来可以居住数百人的样子,只是此刻明明还是黄昏,本应是个家族里最热闹的时候,可偏偏这宅子内片漆黑,寂静无声,仿佛与夜色融在了起,给人种荒凉之感。

    唯有大门前挂着的两个灯笼,出昏暗的光,四周没有风,可这两个灯笼却轻轻摇摆,使得灯笼下竖在门前的两尊石狮,神情阴暗不定。

    这幕,让冯炎与杜凌菲,都神色变。

    至于白小纯,他在看到这宅子的刹那,他的心猛地升起危机感,仿佛全身每块血肉都在向他出尖叫。

    “有些不对劲……”冯炎也内心咯噔声,可他话语还没说完。

    突然的,吱嘎声,宅子的大门,缓缓的打开,股阴风吹出,依稀间,似有个身影,无声无息出现在了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