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弄死你不难!

作品:《一念永恒

    白小纯呼吸急促,他早已忘我,没有去考虑自己成功了几次,也没有去关注这次考核的结果,他眼睛满是血丝,此刻所想只有个,那就是如何让自己在下次开炉时,可以有十足的把握。> ≤.<<1≤ZW.

    没有把握,绝不开炉!

    他喜欢稳妥的性格,在炼药上,挥到了极致。

    可思索至今,他现自己无论怎么去想办法,都无法解决问题,除非可以去固定墨灵果内的墨素,可如此来,虽不算改变药方,可也是种细微的调整,白小纯沉默片刻,目露出果断。

    “只能跳出药方,去按照需要调整了!”他把捏碎了手的墨灵果。

    咔嚓声,无数的汁液洒落,但却没有掉入丹炉,而是被凝聚在半空,在白小纯的操控下,按照他所需要的浓郁程度,不断地融合在起。

    这幕,其他人看到没觉得什么,只是诧异,甚至白小纯自己也没觉得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他只是觉得这么做,才会稳妥,所以才如此。

    可徐长老却猛地睁开眼,目深处次露出震惊,要知道就算是之前白小纯成功了七次,他也只是惊讶而已,可眼下,这种震惊,出之前太多。

    “这白小纯,他竟尝试调整药方,此子不俗,难怪掌座上个月临外出前,让我关注此子!”徐长老若有所思。

    片刻后,白小纯右手猛地挥舞,将多余的墨素驱除后,只留下指甲盖大小的部分,扔入丹炉,这才取出其他药草,放入,开了第炉!

    丹炉肉眼可见的变红,甚至都没有到个时辰,也就是两炷香左右,丹炉通体震,药香猛地散开时,第炉,成功!

    徐长老眼就看向丹炉内,立刻就看到了里面赫然有块足有十寸大小的……墨灵香,颜色黑带紫!

    “近乎品!”徐长老目露出奇芒。

    白小纯也看出了这次炼制的墨灵香的不同之处,他神色内露出恍惚,在这刻猛然的明白了自己为何之前炼制的所有灵药,都是下品。

    “药方不是固定……根据自己的需要去炼制,才有可能炼出……品以上的灵药!”白小纯顿时有种豁然开朗之感,精神颇为振奋,还没等四周之人哗然再起,挥手间,开了第九炉!

    这刻,四周众人呼吸急促,每个人都不在说话了,他们已被彻底震撼,尽管之前有所期待,可当亲眼看到白小纯连续次成功后,每个人都觉得无法置信。

    这不但越了周心琪,更是与如今成为传承弟子的王青山不相伯仲!

    还没等四周众人从这震撼恢复,这次白小纯炼药的度,更快了些,只用了炷香的时间,丹炉轰然震动,香气更为狂猛,第九炉……再次成功!

    “前所未有!!”

    “从来没有人打到过九次,尤其是这还是墨灵香,这白小纯他虽然思索的时间长的让人指,可……可他的成功率,样骇人听闻!!”

    许宝财脑海嗡鸣不断,早已彻彻底底的目瞪口呆,杜凌菲只觉得脑海掀起无尽大浪,不由的想到了当初小比时,对方道出嫁接草木的幕幕。

    韩建业反倒松了口气,苦涩虽有,可却不在抓狂了,若白小纯只是比他多了点,他还会较真,可如今,他服了……

    “还剩最后次,白师兄已开创了个前无古人,他到底能否……开创个奇迹!”

    “这次值了,哪怕在这里熬了好几天,也都值了!”

    此地所有人,在这瞬,全部瞩目白小纯这里,他们的呼吸粗重,目都露出强烈的期待,哪怕是徐长老,也都目不转睛,他心的震惊更多。

    很快,白小纯动了,他的神色凝重,将最后份材料取出,整理后根据不同的时间与搭配,放入丹炉内,双手掐诀,催地火。

    时间流逝,四周片寂静,甚至人们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在这等待里,炷香后……

    声剧烈的轰鸣巨响,蓦然间从丹炉内传出,没有失败时的雾气散开,可也没有任何药香扩散,让四周众人纷纷提起了心。

    “失败了么?”许宝财觉得口干舌燥。

    白小纯也愣了下,心有了些猜测,双眼顿时明亮起来。

    就在这时,四周所有人都立刻看到,那丹炉内竟有彩光,顺着缝隙向外散出,随着光芒的出现,徐长老猛地上前,望着丹炉内通体紫色,只有寸大小的墨灵香,眼露出狂喜。

    “品!”

    徐长老大笑,袖子甩,就所有丹炉以及口袋,还有被炼制出的墨灵香全部股脑的手。

    “此番考核,白小纯,韩建业,杜凌菲,陈子昂,赵多,你等五人成功晋升药徒,白小纯……第,获五千贡献点!”

    他话语出,四周众人在顿时爆,轰鸣之声传遍四方。

    “十次,十次全部成功!!”

    “那最后次炼制的,竟是……品,身为药徒,竟能炼出品灵药!!”

    无论是许宝财,还是杜凌菲,又或者韩建业,此刻所有人,全部震撼。

    白小纯有些无奈,他还没仔细的观察自己炼制的唯个品灵药,此刻眼看被徐长老拿走,站起来后心底很是不满,可看对方的样子,分明没有给自己的可能。

    白小纯叹了口气,此刻疲惫不堪,走下广场,路上四周众人看向他时,目都带着狂热与敬佩,他们此刻也自然看出白小纯之所以十次成功,绝非侥幸,那次次的思索,更不是寻常人可以做到的。

    “恭喜白师兄开创奇迹,成就前所未有!”

    “白师兄,佩服,佩服!”

    “白师兄,小妹这里有些草木上的不解,白师兄能帮小妹下么……”

    白小纯眨了眨眼,他方才炼丹时太投入,此刻看到众人的样子,立刻知道自己把事情闹大了,但现四周的同门如此热情,白小纯心感动,连忙向着众人抱拳。

    心里美滋滋的,之前小乌龟的时候,他没找到机会在万众瞩目下出风头,此刻总算找到了些被追捧的感觉。

    对于那些让他帮忙的女弟子,白小纯毫不犹豫的点头同意,还不时提醒那些叫自己白师兄的弟子们,自己叫白小纯,生怕别人不知道。

    正得意时,忽然他看到人群内有个青年,狠狠的盯着自己,白小纯眼认出对方居然是周心琪的倾慕者之,立刻神色动,现对方面相不善,于是赶紧挤了出去,快离开。

    白小纯路小跑,回到了自己的木屋后,只觉得头晕晕的,数日的炼药,心神消耗极大,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这觉直接睡了两天。

    第三天晌午,白小纯睁开眼,疲惫与眩晕感扫而空,想起自己炼制的唯块品灵药,就这么的被徐长老拿走了,白小纯叹了口气,查看下,现自己的身份令牌内多了五千贡献点,才觉得略有安慰。

    有了贡献点,白小纯准备继续炼药,修行自己的不死长生功,于是外出趟,在宗门换取了七个药方,选择里面种补充元气的,换了大量的药草。

    过程很快,可他却心惊肉跳,现路上有些人看到他后,都神色变化,甚至还有个竟是周心琪的倾慕者,在看到他后,露出冷笑,取出玉简似在传音。

    白小纯紧张了,换完药草后,没有回院子,直奔炼药阁,以余下的贡献点,直接买下了年的时间,钻了进去。

    “这次大意了……哼,等我出来的,我出来后不死铁皮大成,有来惹我的,来个我掐个,来十个……我就去找掌座!”白小纯冷哼声,在这灵药阁的房间里,不在出去,开始炼药。

    他自己也能猜到,在沉睡的那两天时间里,有关他晋升药徒时生的事情,必定会渐渐传出,可以想象,用不了多久,会传遍整个香云山。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此刻的宗门内,已经有人怀疑,白小纯……就是小乌龟!

    不然怎么会这么巧,都是草木灵兽均大成,尤其是白小纯炼出品,更是晋升炼药十次全部成功。

    周心琪的那些倾慕者,更是出动,甚至杜凌菲的倾慕者们,也都加入进来,但他们没想到白小纯居然这么警惕,竟没有回住所,而是留在了炼药阁,尤其是当他们托人打探到,白小纯居然买下年的炼药时间后,众人纷纷恼怒。

    只是炼药阁他们不敢闯,而且白小纯的身份,也使得他们有些顾忌,毕竟这样个弟子,他们也不敢真的拿白小纯怎么样,可狠狠的收拾教训番,宗门还是不会管的,毕竟技不如人,怨不得旁者。

    可眼下没别的办法,众人只能恨恨离去,不过人群内却有个麻脸青年,冷眼看着炼药阁,嘴角慢慢露出抹阴冷。

    “以为藏在这里,我就拿你没办法了么,打了我表弟陈飞也就罢了,还欺负我心爱的周师妹,又欺负我最爱的杜师妹,就连我最近看上的侯师妹都口总是有你,白小纯,你虽然有些草木资质,可我想弄死你,也并非难事!”青年心底冷笑,他正是那位钱姓内门弟子,钱大金!

    白小纯在炼药阁的房间里,悠闲自在,每天要么炼药,要么就修行不死长生功,日子天天过去,他的不死长生功,正在突飞猛进。

    全身的皮肤,更为坚韧,度与力量也出从前。

    “再有两天,我的不死铁皮,将会彻底大成!”白小纯深吸口气,目露出昂扬之意。

    可就在这天黄昏,突然的,道青光从宗门任务处飞出,直奔灵药阁,竟无视阁楼的防护,瞬间出现在了白小纯所在的房间内。

    白小纯愣,仔细看,那是片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