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灵气上头

作品:《一念永恒

    ps. 奉上五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 ≥ ﹤.<≤1﹤Z≦W<.≦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看昂!

    第三峰下,白小纯的惨叫声带着抑扬顿挫,声声的不断回荡,引来无数杂役的诧异注目,可以清晰的看到,背着口大黑锅,穿着七件皮袄的白小纯,那微圆的身体顺着山下杂役区的小路,正卖力的奔跑。

    甚至远远看,可能会看不清白小纯的身体,但定能看到口大黑锅如甲壳虫般在地面上飞奔。

    尤其是白小纯身上挂着的七把菜刀,在他奔跑时相互碰撞,传出阵阵叮当之声。

    “杀人了,救命啊,我可不想死啊……”白小纯边跑边喊,越跑越快,他身后的许宝财面色铁青,眼露出强烈的凶芒,心底更有焦急与愤怒。

    这路上他追着白小纯,四周很多杂役都被吸引,许宝财担心引起执事注意,心底有些慌。

    “别叫了,该死的,你小点声,你叫什么叫,闭嘴!”许宝财怒吼,咬牙切齿,双手掐诀,立刻身边的木剑刹那光芒闪,度快了分,直奔前方的白小纯飞去。

    砰的声,木剑直接撞击在了白小纯背后的黑锅上,传出阵阵嗡鸣的同时,白小纯却没事样,继续飞奔。

    许宝财狠狠咬牙,眼前这白小纯背着大锅,挡住了大半个身体,无从下手,不甘心的再次追出。

    二人前后,在这杂役区内不断奔跑。

    “这家伙背了口锅,居然还跑的这么快!”许宝财气喘吁吁,眼看白小纯都快跑没影了,越追越是憋屈,以他凝气二层的修为,都已拿出了吃奶的力气,可对方却如同被踩了尾巴的兔子,自己怎么也都追不上。

    更可恨的是,自己这里累的不得了,也都没把对方怎么样,可这白小纯叫的从始至终都没有减弱,跟杀猪似的。

    眨眼间,白小纯看到了前方火灶房的小路,眼露出激动,那种看到家的感觉,让他差点热泪盈眶。

    “师兄救命,杀人了!”白小纯大喊,直接就溜烟的跑回到了火灶房,张大胖等人听到这凄惨的尖叫,纷纷愣,立刻走出。

    “师兄救我,许宝财要杀我,我小命差点就没了。”白小纯赶紧躲在张大胖的身后。

    “许宝财?”张大胖闻言目凶芒闪,四下看去,可却没看到半个人影,正说着,才看到远处许宝财的身影,正气喘吁吁的跑来。

    此刻白小纯也注意到了许宝财的身影,很是诧异。

    “咦,他怎么跑的那么慢。”

    张大胖低头看了眼白小纯,又看了眼喘着粗气刚刚到来的许宝财,脸上的肉抖了下。

    许宝财好不容易追到这里,刚靠近就远远的听到了火灶房门旁白小纯诧异的话语,这声音落入他的耳,只觉得胸口有股闷气,整个人要炸了样,大吼声,右手向旁甩,他身边的木剑呼啸而出,直接刺入旁的大树。

    砰的声,树木震,出现了个穿透而过的窟窿。

    “白小纯,我与你势不两立!”许宝财双眼充满血丝,死死的盯着白小纯,又看了看张大胖那庞大的身躯,转身恨恨离去。

    白小纯心脏怦怦的,看了眼那颗被穿透了的大树,又看了看歇斯底里的许宝财,努力咽下口唾沫,心底升起阵阵不安。

    张大胖望着许宝财的背影,目有抹阴冷闪过,回头拍下了白小纯的肩膀。

    “九师弟别怕,虽然这许宝财有点小小背景,可若他再敢来,我们师兄弟就打折他条腿!”说到这里,张大胖话锋转。

    “不过九师弟,最近能不出门还是不要出门了,你看你都瘦了,师兄给你好好补补,刚好过几天周长老过大寿。”

    白小纯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目光始终望着被许宝财穿透的树窟窿。

    直至跟着几个师兄回到了火灶房,在他的房间内,白小纯坐在那里,心里越想越是不安,对方的木剑居然可以将树穿出个窟窿,若是在自己身上,岂不是死无全尸。

    “不行,除非我这辈子不出火灶房了,否则旦出去,他把我堵住怎么办……”白小纯脑海里始终挥不散的,是许宝财临走前那带着强烈怨毒的目光。

    “我来这里是为了长生,不能死啊……”没有安全感的忐忑,让白小纯这里眼睛都渐渐出了血丝,好半晌后,他狠狠咬牙。

    “奶奶的,拼了,我拼起命来自己都害怕!”白小纯目血红,他性格与其说是怕死,不如说是严重的缺少安全感,今天经历了这幕,对他刺激极大,将他性子里的执着激出来。

    “我要修行,我要变强!!”白小纯喘着粗气,下定了决心,立刻就拿出紫气驭鼎功的竹书,看着第二幅图,红着眼修行起来。

    他虽怕死,可却有股狠劲,要不然也不能每次点香都担心被雷劈,可还是坚持三年点了十三次。

    此刻起狠来,按照第二幅图的动作,死死的坚持,这平日里只能坚持十息左右的第二幅图,这次竟被他坚持到了十五息。

    任凭体内酸痛,汗珠子在额头不断地滴下,白小纯目的狠意始终不减,直至坚持到了二十息,三十息时,体内气脉小溪猛地增加了成,而他这里也眼前黑,半晌才大口的喘气,但也只是放松了片刻,就又开始修行。

    夜无话,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连十五天,白小纯除了吃喝拉撒外,就从来没出过房间,这种枯燥的事情,对于刚刚修行的人来说,是很难以坚持,可他竟没有半点放弃。

    张大胖等人也被白小纯的修行惊到了,要知道紫气驭鼎功的修行,并非易事,原则上虽容易学习,可每层的动作摆出的久了,会有难以形容的剧痛,需要莫大的毅力,才可长久坚持,平日里宗门的杂役,往往都是数日修行次罢了。

    眼下白小纯连续修行半个月,张大胖等人纷纷过来看望,看到了个与他们记忆里这几个月完全不同的白小纯。

    他衣衫褶皱,头乱糟糟的,双眼都是血丝,整个人看起来很是狼狈,可却偏偏非常的认真,哪怕再痛苦,也都始终没有停止。

    甚至他的身体,也都明显了瘦了大圈,而身体内散出的灵威,样明显的增加了大半,竟无限的接近了凝气层大圆满。

    似乎是把堆积在脂肪内的天材地宝,以种极端的方式生生的炼化出来,成为自身修为的部分,连带着身躯都比寻常人结实不少。

    “九师弟,休息下吧,你都没日没夜的修行了大半个月了。”张大胖等人连忙劝说,可看到的却是抬起头的白小纯目坚定的目光,那种执着让张大胖等人心神震动。

    时间流逝,转眼白小纯已修行整整个月,这个月来,他的疯狂,让张大胖等人触目惊心,用张大胖的话来说,白小纯不是在修行,是在玩命啊。

    第二幅图的时间,也在白小纯的这般修行下,终于突破了百息,达到了百五十多息,他体内的灵气已不是小溪,而是明显庞大了不少。

    直至又过去了个月,张大胖等人个个都胆颤心惊,生怕有天白小纯会生生把自己给玩死,甚至打算悄悄去废掉许宝财时,声轰鸣在白小纯的房间内传出。

    随着声音的回荡,股凝气第二层的灵压,立刻从白小纯所在之地爆出来,扩散方圆十多丈的范围,让正在做饭的张大胖等人立刻抬头看去,个个全部动容。

    “小师弟突破了!”

    “凝气第二层,虽然在我们火灶房不定时有加餐,可不到半年时间,成为凝气二层,这也是少见的很。”

    “当年我到凝气二层时,用了整整年的时间……”就在张大胖等人感慨时,白小纯所在的房门,吱嘎声打开,满脸疲惫,身邋遢,可目却精芒闪闪的白小纯,迈步走出。

    张大胖等人刚要上前打招呼,却见白小纯身体晃,竟灵巧的落在了火灶房院子的篱笆墙上,背着双手站在那里,昂傲然的遥望远方,神色故作深沉,副高手寂寞的样子。

    “他站在那里干嘛?样子怪怪的……”

    “小师弟这是……走火入魔了?”张大胖等人面面相觑。

    就在众人被白小纯这样子弄的诧异时,耳边听到了白小纯在篱笆墙上,刻意出的老气横秋的声音。

    “许宝财身为灵溪宗杂役里的绝世天骄,凶名赫赫,天下无人不知,修为更是达到了惊人的凝气二层,而我也是凝气二层,我与他这战,势均力敌,虽然能名传天下,轰动宗门,但必定血肉模糊,骨断筋伤……不行,此战至关重要,我还要继续修行!”

    说完,白小纯深沉的看了眼远方,小袖甩,重新回到了屋舍内,砰的声,随着房门关闭,张大胖等人个个咽了口唾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半晌,黑三胖不确定的问了句。

    “难道咱们给师弟吃错了什么东西?”

    “完了完了,师弟灵气上头,修疯了……咱们别惹他!”黄二胖身上哆嗦了下,确定的说道。

    ------------

    兄弟姐妹,今晚12点,约不约?求推荐票,求收藏!

    【感谢大家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领,把订阅继续下去!】xh.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