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他叫白小纯

作品:《一念永恒

    帽儿山,位于东林山脉,山下有个村子,民风淳朴,以耕田为生,与世隔绝。≯>  ≤.≤<1≦Z≦W≦.﹤

    清晨,村庄的大门前,整个村子里的乡亲,正为个十五六岁少年送别,这少年瘦弱,但却白白净净,看起来很是乖巧,衣着尽管是寻常的青衫,可却洗的泛白,穿在这少年的身上,与他目的纯净搭配在起,透出股子灵动。

    他叫白小纯。

    “父老乡亲们,我要去修仙了,可我舍不得你们啊。”少年满脸不舍,原本就乖巧的样子,此刻看起来更为纯朴。

    四周的乡亲,面面相觑,顿时摆出难舍之色。

    “小纯,你爹娘走的早,你是个……好孩子!!难道你不想长生了么,成为仙人就可以长生,能活的很久很久,走吧,雏鹰长大,总有飞出去的那天。”人群内走出个头花白的老者,说道好孩子三个字时,他顿了下。

    “在外面遇到任何事情,都要坚持下去,走出村子,就不要回来,因为你的路在前方!”老人神色慈祥,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长生……”白小纯身体震,目慢慢坚定起来,在老者以及四周乡亲鼓励的目光下,他重重的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眼四周的乡亲,转身迈着大步,渐渐走出了村子。

    眼看少年的身影远去,村的众人,个个都激动起来,目的难舍刹那就被喜悦代替,那之前满脸慈祥的老者,此刻也在颤抖,眼流下泪水。

    “苍天有眼,这白鼠狼,他终于……终于走了,是谁告诉他在附近看到仙人的,你为村子立下了大功!”

    “这白鼠狼终于肯离开了,可怜我家的几只鸡,就因为这白鼠狼怕鸡打鸣,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唆使群孩子吃鸡肉,把全村的鸡都给吃的干干净净……”

    “今天过年了!”欢呼之声,立刻在这不大的村子里,沸腾而起,甚至有人拿出了锣鼓,高兴的敲打起来。

    村子外,白小纯还没等走远,他就听到了身后村子内,传出了敲锣打鼓的声音,还夹着欢呼。

    白小纯脚步顿,神色有些古怪,干咳声,伴随着耳边传来的锣鼓,白小纯顺着山路,走上了帽儿山。

    这帽儿山虽不高,却灌木杂多,虽是清晨,可看起来也是黑压压片,很是安静。

    “听二狗说,他前几天在这里被头野猪追赶时,看到天上有仙人飞过……”白小纯走在山路上,心脏怦怦跳动时,忽然旁的灌林传来阵阵哗哗声,似野猪样,这声音来的突然,让本就紧张的白小纯,顿时背后凉。

    “谁,谁在那里!”白小纯右手快从行囊拿出四把斧头,六把柴刀,还觉得不放心,又从怀里取出了小根黑色的香,死死的抓住。

    “别出来,千万别出来,我有斧头,有柴刀,手里的香还可以召唤天雷,能引仙人降临,你敢出来,就霹死你!”白小纯哆嗦的大喊,连滚带爬的夹着那些武器,赶紧顺着山路跑去,沿途叮当乱响,斧头柴刀掉了地。

    或许是真的被他给吓住了,很快的哗哗声就消失,没有什么野兽跑出来,白小纯面色苍白,擦了擦冷汗,有心放弃继续上山,可想到手这根香是他爹娘去世前留给他的,据说是祖上曾偶然的救下个落魄的仙人,那仙人离去时留下这根香作为报答,曾言会收下白家血脉人为弟子,只要点燃,仙人就会到来。

    可至今为止,这根香他点过十多次,始终不见仙人到来,让白小纯开始怀疑仙人是不是真的会来,这次之所以下定决心,方面是香所剩不多,另方面是他听村子里人说,头几天在这看到有仙人从天上飞过。

    所以他这才到来,想着距离仙人近些,或许仙人就察觉到了也说不定。

    踌躇番,白小纯咬牙继续,好在此山不高,不久他气喘吁吁的到了山顶,站在那里,他遥望山下的村庄,神色颇为感慨,又低头看着手的只有指甲盖大小的黑香,此香似乎被燃烧了好多次,所剩不多。

    “三年了,爹娘保佑我,这次定要成功!”白小纯深吸口气,小心的将香点燃,立刻四周狂风顿起,天空更是眨眼间乌云密布,道道闪电划过,还有震耳欲聋的雷鸣在白小纯耳边直接炸开。

    声音之大,气势之强,让白小纯身体哆嗦,有种随时会被雷霹死的感觉,下意识的就想要吐口唾沫将那根香灭掉,但却挣扎忍住。

    “三年了,我点这根香点了十二次,这是第十三次,这次定要忍住,小纯不怕,应该不会被劈死……”白小纯想起了这三年的经历,不算这次,点了十二次,每次都是这样的雷鸣闪电,仙人也没有到来,吓的本就怕死的他每次都吐口唾沫将其熄灭,说来也怪,这根香看似不凡,可实际上样是浇水就灭。

    在白小纯这里心惊肉跳,艰难的于那雷声等待时,距离这里不远处的天空上,有道长虹正急的呼啸而来。

    长虹内是个年男子,这男子衣着华丽,仙风道骨,可偏偏风尘仆仆,甚至仔细去看,可以看到他神色内深深的疲惫。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竟然点根香点了三年!”

    想到自己这三年的经历,年男子就气恼,三年前他察觉有人点燃自己还是凝气时送出的香药,想起了当年在凡俗的段人情。

    这才飞出寻来,原本按照他的打算,很快就会回来,可没成想,刚寻着香气过去,还没等多远,那气息就瞬间消失,断了联系。若是次也就罢了,这三年,气息出现了十多次。

    使得他这里,多次在寻找时断,就这样来来回回,折腾了三年……

    此刻他遥遥的看到了帽儿山,看到了山顶上白小纯,气不打处来,瞬飞出,直接就站在了山顶,大手挥,那根所剩不多的香,直接熄灭。

    雷声刹那消失,白小纯愣了下,抬头看,看到了自己的身边多了个年男子。

    “仙人?”白小纯小心翼翼的开口,有些拿不准,背后偷偷捡起把斧头。

    “本座李青候,你是白家后人?”年修士目光如电,无视白小纯身后的斧子,打量了白小纯番,觉得眼前此子眉清目秀,依稀与当年的故人相似,资质也不错,心底的恼意,也不由缓了些。

    “晚辈正是白家后人,白小纯。”白小纯眨了眨眼,小声说道,虽然心有些畏惧,但还是挺了挺腰板。

    “我问你,点根香,为什么点了三年!”年修士淡淡开口,问出了他这三年里,最想要知道的问题。

    白小纯听到这个问题,脑筋飞转动,然后脸上摆出惆怅,遥望山下的村庄。

    “晚辈是个重情重义的人,舍不得那些乡亲们,每次我点燃香,他们也都不舍得我离去,如今山下的他们,还在因为我的离去而悲伤呢。”

    年修士愣,这个缘由,是他之前没想到的,目的恼色又少了些,单单从话语上看,此子的本性还是不错的。

    可当他的目光落在山下的村子时,他的神识随之扫过,听到了村子里的敲锣打鼓以及那句句欢呼白鼠狼离去的话语,面色立刻难看起来,有些头疼,看着眼前这个外表乖巧纯朴,人畜无害的白小纯,已心底明朗对方实际上肚子坏水。

    “说实话!”年修士瞪眼,声音如同雷声样,白小纯吓得个哆嗦。

    “这不怨我啊,你那什么破香啊,每次点燃都会打雷,好几次都差点霹死我,我躲过了十三次,已经很不容易了。”白小纯可怜兮兮的说道。

    年修士看着白小纯,半晌无语。

    “既然你这么害怕,为什么还要强行去点香十多次?”年修士缓缓开口。

    “我怕死啊,修仙不是能长生么,我想长生啊。”白小纯委屈的说道。

    年修士再次无语,不过觉得此子总算执念可嘉,扔到门派里磨炼番,或可在性子上改变二。

    于是略思索,大袖甩卷着白小纯化作道长虹,直奔天边而去。

    “跟我走吧。”

    “去哪?这也太高了吧……”白小纯看到自己在天上飞,下面是万丈深渊,立刻脸色苍白,斧头扔,死死的抱住仙人的大腿。

    年修士看了眼自己的腿,无奈开口。

    “灵溪宗。”

    兄弟姐妹们,阔别2个月,你们想不想我啊,我非常想你们!

    这本书,我做了详细的大纲,每次回顾大纲里的情节,都很兴奋,有种燃烧的感觉,我非常满意,明天,正式更新,依旧是午章,晚上章!

    很兴奋,我们已沉寂了数月,如今归来,要……再战起点!

    新书期,兄弟姐妹,别忘了收藏与推荐啊,收藏与推荐至关重要!

    求收藏!!求推荐!!

    让众人知晓,我们……归来了!

    我们的目标,依旧是……点击榜,推荐榜,第!xh:.218.2o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