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3 鹦鹉与皮冻。

作品:《一念永恒

    宇宙,漆黑而又璀璨。≯≧  ≦.≦≤1≤Z≦W≤.﹤

    这不矛盾,说其璀璨,是因在这无垠的宇宙,存在了无数如种子般的世界,那个个世界散出的光,使得这片星空远远看,璀璨如同颗颗明珠。

    而说其漆黑,是因这片宇宙实在太大太大了,大到若是走进去,两个种子世界之间的距离,堪称无尽,而在这无尽存在的,不是璀璨,而是死般的寂静与漆黑。

    仿佛时光在这里都不再显露,又或者哪怕祖境的力量,似乎也难以将这宇宙淹没。

    不知过去了多久,直至有天,有道长虹,以种惊人的度,从这片宇宙内,从其深处,呼啸而去,刹那间就扫过四方,直奔远处。

    仔细看,可以看到,在那长虹内,赫然有个身影,这身影是个年男子,似神魂都处于虚弱。

    这男子穿着身青色的长袍,面色苍白,仿佛在逃避着什么,目阴沉,可在其目深处,却藏着抹狡诈。

    可就在这年男子疾驰时,他的身后,原本漆黑的宇宙,瞬间又出现了第二道长虹,那是个女子,这女子面色苍白,展开全,与那男子前后,都在逃遁。

    这二人显然是认识的,可彼此的关系却似乎并非和睦,而是处于某种敌对,在这逃遁,有数次他们是相互在斗,似都想用各自的方法,让对方度慢下来,但那女子多次处于下风,可虽然这样,但年男子想要彻底阻挡对方的度,似乎也是不可能。

    呼啸之声打破了宇宙的寂静,在这男女二人的两道长虹之后,很快的,赫然出现了第三道长虹,这道长虹气势磅礴,刚出现立刻让星空轰鸣,那是只……

    鹦鹉!

    这鹦鹉羽毛光滑,如有流光在上游走,气势如虹,如同把绝世战兵,此刻呼啸间,追杀那男女二人。

    说时迟那时快,眨眼间,鹦鹉化作的长虹就蓦然追近,光芒闪,它的身影度暴增,直奔男女二人而去,刹那临近,巨响滔天,次随意的撞击,立刻让那女子鲜血喷出,而那年男子,样嘴角溢出鲜血。

    “五道,你不要欺人太甚,你家帝君与我本体的如今的这战,未必能赢,我是仙,宇宙之仙!”年男子目微不可查的闪,可面部却是如歇斯底里样。

    至于那女子,面色苍白,目露出苦涩,咬牙疾驰。

    在这逃遁,很快的,他们的前方出现了个种子世界,这是宇宙众多的种子世界之,只不过这个世界有些青涩,显然是其内的星空意志,还处于成长当,并未完全诞生出来,而其内的世界的众生,应该也是尚未开化。

    与此同时,在那男女二人身后追击而来的鹦鹉,此刻冷漠的声音回荡。

    “我家主人斩杀你本尊,势在必得,而我奉主人之命,斩杀你这具被斩开试图留下再起之种的分身,也样势在必得,还有你,古仙之灵,今日你们二位,逃不掉!”那鹦鹉神色内露出冷漠萧杀之意,话语冰寒,传出时四周方的宇宙,仿佛置身隆冬冰寒。

    随着话语传出,个莫大的阵法,瞬出现在了鹦鹉的四周,笼罩方,将那男女二人都覆盖在内,不等这二人面色变化,阵法立刻爆出五彩缤纷的光芒,化作了无数个符,冥冥有喃喃的诵经之音回荡时,阵法立刻运转,传出滔天杀意,轰轰之声回荡,那个个符,同时炸开,形成毁灭切之力,绝杀男女二人。

    危机关头,那年男子大吼声,全身膨胀,不知展开了什么神通,竟化身成为了个巨人,手出现了把巨大的战斧,向着排山倒海般呼啸翻滚而来的符之力,拼命斩。

    轰轰之声滔天,那年男子化作的巨人,鲜血喷出,全身不断崩溃,可却狞笑的大吼。

    “五道,你欺人太甚!!”他话语说出时,赫然从其不断崩溃的体内,居然飞出了十滴金色的血液,这十滴血液刚出现,立刻凝聚在起,赫然化作了个巨大的血色手掌。

    在那手掌内,散出恐怖的气息,这气息使得那鹦鹉也都双目凝,它立刻认出,这十滴金色的血液,正是自家主人此番试图斩杀罗天本尊的目的所在,那是……宇宙血!

    与此同时,罗天目那微不可查的光再次闪,大笑起来。

    “古仙灵,我们之前的约定,到了你去执行的时候了,此番事了,你就自由了!”

    那女子只沉默了瞬,就下了决断,她面色苍白,可却狠狠咬牙,她的身体立刻出现了无数的鳞片,双腿如蜕化,竟成了个半蛇半人的存在,转身不再逃遁,双手抬起,向上狠狠撑,立刻她全身干瘪下来,那是以生命为代价的神通道法。

    在施展之后,立刻有阵阵浓郁的气息,轰然爆。

    这气息很奇怪,带着沧桑,蕴含了岁月之感,在出现后,猛的扩散,直奔鹦鹉而去,更是压制四周的阵法。

    使得阵法眨眼出现枯萎的征兆,甚至让那鹦鹉的身体,都为之顿。

    鹦鹉目露出冷芒,全身气势崛起,强行冲出时,年男子双手掐诀,立刻他面前十滴鲜血化作的手掌,在这瞬,样被推出,那手掌不断变大,到了最后几乎化作片血海,轰轰而去。

    而那女子,此刻虚弱,施展了那岁月气息的手段后,趁机快后退。

    “五道,你当真以为本仙尊没有任何准备么,你当真以为,是你来追杀么我,此番在这里,正是本尊的计划之,只要抹去了你的存在,你家帝君,就如断了臂!”罗天仰天大笑,笑声传出时,他之前的虚弱,在这刻竟瞬间改变,仿佛方才的所有都是假象,他的目的就是要引对方追杀到这距离宇宙深处极为遥远的区域,在这里,与那女子起,灭杀对方。

    轰鸣间,那片血海之力磅礴到了极致,化作了封印,眼看就要笼罩鹦鹉时,鹦鹉的目居然没有丝毫慌乱,而是平静如水。

    “你设局引我到来,却不知我为了我家主人可以顺利斩杀你的本尊,愿意付出切代价,不知你是在算计我,还是我在算计你。”鹦鹉轻叹,目露出丝不舍,可却很快果决,几乎在那血海来临的瞬间,它的体内居然在这瞬,爆出了股同样恐怖的波动,那是……自爆的波动。

    它赫然选择了哪怕自爆,也要将对方绝杀在这里的道路。

    若是寻常自爆,或许还无法做到散出如此恐怖的气息,可显然鹦鹉在追杀来此前,已有了决断,展开了某种霸道的手段,使得自身在这瞬自爆时,可以释放出越自身之力。

    轰鸣在这刻滔天而起,年男子双目收缩,可却依旧冷笑声。

    “你果然是这么选择,不过,本尊准备的,可不止这些。”他话语出,双手掐诀再次指,立刻那后退试图离开这里的女子,她的身体猛地颤,如体内有某种禁制爆,与此同时,那血海翻滚,竟将她也笼罩在内,甚至在这瞬,这女子的体内,如被动的引出了自爆的波动。

    赫然是这年男子,操控这女子自爆,来试图阻挡,换来自身丝生机,而他自身,此刻以极快的度,快后退。

    那女子愤怒,猛的看向年男子,对方没有遵守约定,在这关键时刻选择牺牲她这里,此事让这女子眼血丝弥漫,嘴角若仔细看,还可以看到丝惨笑。

    就在这激烈的双方自爆,就要展开的瞬间,鹦鹉的声音,带着如既往的冷漠,回荡方。

    “古仙灵,你还在迟疑什么,我之前和你说过的结果,现在已出现,你还不出手,更待何时!你要的自由,只有你自己去争取,才可以获得。”

    在鹦鹉话语传出的瞬间,年男子神色次大变。

    而那女子,则是惨笑深吸口气,这战前,罗天对她有承诺,而鹦鹉那里也暗与她有过接触,此刻她眼看切事情的生,再没有迟疑,出凄厉之笑。

    “你说得对,自由,只有自己来争取,舍去身古仙位,换来永生自由!”

    年男子面色变化,隐隐不安,正要开口时,已来不及了,那女子在话语传出后,她的身体居然在这瞬,轰然瓦解!

    那不是自爆,而是瓦解,无数的血肉,在这刻从她干瘪的身体内,轰轰碎开,向着四周以穿梭切的度,刹那扩散,使得这片星空看起来,如成为了血红。

    “涅槃咒,生生死死,死死生生,让那尘归尘,土归土,让那意识沉沦,让那神智磨灭,让那切的切,从此……重新再来!”

    “从此世间再无古仙……”女子的声音传出后,声震动方星空的轰鸣巨响,在这瞬于此次,轰轰爆开。

    股碾压之力,瞬间降临,直接将鹦鹉碾压成为飞灰的同时,也将那血海碾压,至于那年男子,他出凄厉的惨叫,身体试图逃走,可却做不到,眨眼间,也被碾压,连同那女子自身,都尽数在这刻,轰轰碎灭,但却不是死亡,魂飞魄不散。

    因为这女子施展的最后之法,如同开创个纪元,那是粉碎切,那是毁灭切,那是推倒重来。

    而在战场旁边的种子般的世界,也在这碾压的力量下被波及,其内的星空意志,瞬间颤抖,直接被抹去了大半,而这种子世界,也被打开了个缺口。

    几乎在这缺口出现的瞬,外面的鹦鹉,年男子与那女子被碾压成为飞灰融入的气血,如被吸撤样,眨眼就顺着缺口,直接融入到了这片种子世界内。

    若干年后,在这片种子世界内的星空,于那无数的众生之内,多出了个从虚无凝聚出的鹦鹉之魂,在这世界内茫然的游荡。

    同时,也多出了个逐渐取代了原本此地星空意志的神魂,忘记了自己的过去,只剩下了本能的罗天意志。

    还有,在那芸芸众生,也转世轮回般出现了个女子,她不知道自己的前世,在这星空内,次又次的转世,经历了无数的人生,直至无数纪元后,鹦鹉遇到了个人,那个人为它塑造了个法器,那是个铜镜。

    而这女子,也在之后的天,在这片星空内,无数小世界,个叫做至尊仙界的地方,遇到了个人。

    那个人,被那片小世界的众生,称之为……雷帝。

    那个叫做雷帝的男子,这生爱上了个女子,那是他的妻子,在那场至尊仙界的下界叛乱,罗天之力影响的死亡之力入侵时,他为了守护家园,也为了守护这个女子,直至战死。

    他的死亡,化作了无数的雷霆,轰鸣了方。

    在他死亡后,那个女子呆呆的看着他的尸体,出了悲伤到魂的凄哭,在那哀伤,女子被封印无数年的记忆,苏醒了,她默默的望着雷帝,眼泪落在了雷帝的铠甲上,许久许久,眼泪消失时,仿佛她对雷帝的情,随着那滴眼泪分离出了自己的体内,她的目露出了冷漠,还有绝然。

    “我们终究不是个世界之人,这里只是我这生旅途处短暂停留的地方,现在,我苏醒了,终也该到了我离去的时候,我……自由了。”女子喃喃,带着冷漠,转身离去,走出星空,走向宇宙。

    这里的罗天意志,这里的鹦鹉,她不想相遇,也不想再看到。

    直至她走后,雷帝的尸体漂浮在至尊仙界内的星空,逐渐的枯萎,可他身上的那套铠甲,却渐渐软化,最终处于半透明的状态,这切,来自于那女子在记忆苏醒的那瞬,融合前世今生之力,落下的那滴眼泪。

    这滴眼泪,使得这铠甲似乎凝聚了魂,凝聚了原本应该死亡的雷帝的丝魂。

    当雷帝的尸体彻底成为飞灰后,这铠甲融合在了起,在若干年后,诞生了意识,它在意识诞生的刻就明白,自己这生,不死不灭,可却并非绝对,它再也不能变成铠甲,或者说,再也不能去舍命保护什么人。

    因为旦他再去这么做,不死不灭之力,会消散的。

    除了这些,它不记得所有的记忆,片空白,在这山海界内游荡,渐渐现自己喜欢絮叨,渐渐现自己喜欢教化恶霸,渐渐现自己不会数数……

    直至有天,它遇到了个铜镜内飞出的鹦鹉……

    “嗬哟,好大只铠甲怪,来来来,让五爷仔细看看,怎么没毛呢?”

    “滚滚滚,你这个恶霸,老夫来度化你!”xh:.218.2o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