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左2章 左岸

作品:《一念永恒

    时空长河,是条仿佛存在另处空间的大河,准确说的,组成此河的水,是由无数的时空画面组成,蕴含了无数人的生,似乎在这条大河内,能看到每个人,从生到死的所有切片段。

    随着踏入,白小纯站在岸边,站在那里,似在等待着什么,他的神色平静,看着远处的河水。

    不多时,随着水声的传来,竟从远处有艘船,缓缓的荡来,在看到这艘船后,白小纯神情依旧,目光落在了船上摇桨的船夫身上。

    这船夫带着斗笠,随着舟船靠近白小纯,缓缓停下后,船夫抬起头,露出了苍老的面孔,在看向白小纯时,他的脸上也浮现了笑容。

    “道友,请上来吧。”

    白小纯望着老者,渐渐笑了,点了点头,步走上了舟船,在那老者的摇桨下,舟船顺着时空长河,慢慢驶向远处。

    时间点点流逝,不知过去了多久,船夫老者没有说话,白小纯也沉默不语的站在船首,望着水面,看着无数人的生,耳边传来的,是那舟船划过水面形成的水声,似带着不同时光的声音,很特别,也很好听。

    “我们见过。”白小纯忽然说道。

    “如果隔着时空的次讲道,也算见的话,那么老朽的确见过道友。”船夫老者抬头看了白小纯眼,笑着说道。

    白小纯也笑了,他在看到这老者的第眼,就知道了对方是谁,这老者,正是至宝沙漏的主人,也就是道尘与改名逆凡的道凡的师尊,那位化作时间的强者。

    “不知道友所来何事?”船夫老者边摇着桨,边问道。

    “捞出朵,永恒之花。”白小纯没有回头,望着河水,轻声开口。

    “那你要好好选择了。”船夫老者闻言哈哈笑,可这笑声刚传出,白小纯右手抬起虚空抓,枚发情丹出现在了他的手。

    在看到这枚发情丹的瞬间,船夫老者笑声戛然而止,猛的闭上口,心底也在郁闷,实际上他之前看似平静,可心在白小纯进来的瞬间,早已掀起滔天大浪。

    他自然认得白小纯,这里是时空长河,而化作时间的他,知晓切事情,可偏偏在看到白小纯的瞬间,他竟在白小纯身上只能看到逆凡战的画面,至于之后的切,他竟看不到!!

    这就让他心底个突突,仔细观察后,他的内心好似要坍塌般,无法置信的同时,更是强忍着骇然。

    他隐隐的猜测到,眼前这个白小纯的修为,怕是已经到了不可描述的程度,他这生从来没想过,世间……有人能达到这样的程度。

    如此至尊般的大能,以如今的修为,炼制出的发情丹……就算是成为了第四步的他,也都不敢去吃。

    若是别的丹也就罢了,可发情丹……此丹夺天地之造化,威力之大,难以形容!

    “居然用发情丹来威胁,不想听我说话,我就不说了嘛,何必言不和就拿丹。”老者心里嘀咕,不敢继续开口,闷着头,摇着船桨,渐渐的,在这条时空长河,来到了处……弥漫了无数永恒之花的区域!

    这片河水内,竟有数不清的永恒之花,每朵永恒之花上,似乎都有时光的痕迹与画面,有的黯淡,有的鲜明。

    永恒之花,五片花瓣,颜色五彩,盛开在河水内,散发出阵阵清香,而花蕊的地方则是光团,隐隐的能看到,似乎在那里,有只闭上的眼睛。

    甚至时而的,还能看到在每朵永恒之花上,都有只小乌龟出没,钻来钻去,好几次都似乎很馋的想要去咬口花瓣的样子。

    在这众多的永恒之花里,有两朵最为显眼,即便是在这无数的永恒之花,也都被白小纯眼察觉!

    “时光长河内,原本只是按照生灵的生轨迹,化作了无数的片段,可永恒之花因其本身的特殊,所以在这里,就仿佛触摸到了半步的第五步层次,存在了无数的可能,形成了无数的永恒之花,每朵,都代表种命运,你选择哪个?”船夫老者直到此刻才干咳声开口道,同时看向白小纯。

    “我想都要!”白小纯望着那些永恒之花,缓缓开口。

    老者本能的想要瞪眼,可想到了白小纯的修为以及那发情丹后,又深吸口气,努力告诉自己要冷静后,苦笑的说道。

    “我阻止不了你,可这样……有意义么?”

    白小纯沉默,他知道这么做的确没有意义,此刻目光在那朵朵永恒之花上扫过,的确是如舟船老者所说,每朵永恒之花内,都是段时光的节点,有的是他在灵溪宗时,有的是在血溪宗,还有的是他在蛮荒里,更有不少是在通天世界崩溃后的永恒仙域上,发生了切事情。

    每朵花,都代表不同的节点,不同的命运,如何选择,捞出哪朵,要看他自己。

    船夫老者没有催促,实际上他是不敢催促,此刻看了看白小纯后,索性坐在旁,不知从哪里拿出了壶酒,喝了起来。

    许久之后,白小纯收回目光,看向那在无数的永恒花,最璀璨鲜明的两朵,这两朵永恒之花,左右,泾渭分明。

    白小纯想了想,看向了左侧那朵永恒之花,神念更是散开,似与这朵花,融在了起,瞬间他的脑海,就浮现了幕画面。

    画面里,是帽儿山下的村子,此刻村子内的父老乡亲,个个都在村口的位置,望着那站在村口的少年。

    这少年眼睛很亮,衣着纯朴,皮肤白嫩,个子不高,看就是好孩子的模样,只不过此刻怀里鼓鼓的,能看到有些斧子菜刀的把手,从衣服内露出,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不协调。

    白小纯默默的望着那个少年,这画面与他的记忆重叠,他明白,这朵永恒之花的节点,是切回到了最初的时候,回到了原点。

    “父老乡亲们,我要去修仙了,可我舍不得你们啊。”少年纯朴的脸上,露出不舍之意。

    “小纯,你爹娘走的早,你是个……好孩子!难道你不想长生了么,成为仙人就可以长生,能活的很久很久,走吧,雏鹰长大,总有飞出去的那天。”

    “在外面遇到任何事情,都要坚持下去,走出村子,就不要回来,因为你的路在前方!”

    四周的乡亲们纷纷劝说,那位村长更是上去拍了拍少年的肩膀,脸的鼓励,而少年似乎也很受鼓舞,目慢慢坚定起来,最终重重的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眼四周的乡亲,转身迈着大步,渐渐走出村子。

    眼看少年离去,村子里的众人纷纷激动,有的都颤抖的流下了泪水,

    “苍天有眼,这白鼠狼,他终于……终于走了,是谁告诉他在附近看到仙人的,你为村子立下了大功!”

    “今天过年了!”欢呼声,敲锣声不断地传出时,忽然的,村口处原本已经离去的少年,竟快速的跑了回来,踏入村子后,他目坚定,干咳声。

    “我想好了,我不走了,我是认真的,我不去做仙人了!”

    村子里所有的乡亲,纷纷傻眼,呆呆的看着少年,还有几个手的锣鼓没有拿稳,咣当声掉在了地上……

    白小纯看着这幕,脸上不自觉的笑了,眼前的画面,慢慢消散,直至无影无踪后,白小纯收回了看向左侧永恒之花的目光。

    “原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