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七章

作品:《元尊

    “周元,你找死!”

    当陆风那冰冷彻骨的声音响起的时候,股惊人的源气,宛如风暴般,陡然自其体内爆发开来。

    其脚下的地面,都是在崩裂出道道的裂纹。

    周围众多弟子都是微微色变,有些承受不住那种源气压迫,忍不住的后退。

    赵鲲,宋婉溪,乔修等人看向陆风的眼,都是掠过丝惧色,想来也都明白他们与后者之间的差距。

    身为货真价实的外山弟子第人,他们对陆风,显然是又畏又惧。

    周围的弟子,纷纷退后。

    倒唯有周元,依旧盘坐于修炼台上,眼神冷冽如刀般的盯着陆风。

    “怎么?终于坐不住了?”周元寒声道,在其体内,通天玄蟒气嘶啸出声,自其天灵盖呼啸而出,隐隐间有着巨蟒成形,俯视着陆风。

    陆风眼神阴沉,蕴含着丝震怒。

    今日秦镇他们针对周元,显然是他的示意,原本他是想要借此将周元打压下去,让得他在那些非圣州弟子的心威望尽失。

    但他没想到周元的出手如此的凌厉果决,而且,他也是第次见到周元展现出源纹造诣。

    虽说周元源气修为只是太初境重天,但却是能够刻画四品源纹,那种级别的源纹,就算是般太初境三重天的人都有些难以抵御。

    总得说来,拥有着源纹相助的周元,般的三重天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

    而眼下,周元借助着源纹雷霆出手,直接是让得秦镇措手不及,直接个照面就被镇压,这无疑是让得陆风丢尽了颜面。

    而反观周元,则是威望大涨。

    这般结果,与陆风所想背道而驰,所以眼下,自然是忍耐不住了。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原本想要留你到那选山大典上再来收拾,但眼下你这么急不可耐的跳出来,那我今日就让你知晓,你在我的眼,不过只是个跳梁小丑而已!”陆风冰寒声音响起。

    而其体内,雄浑的源气越发的狂暴,源气化为狂风呼啸在其周身,竟是形成了无数道青色风刃,风刃嘶啸,连虚空都被撕裂开来。

    声势骇人。

    “我也早就想要领教下,看看你究竟有什么资格,当这所谓的外山第人!”周元眼神凌冽,衣袍震动,通天玄蟒气长啸出声。

    两人的气势,皆是凶悍,彼此冲撞,顿时间源山上气氛剑拔弩张。

    所有弟子望着这幕,都是暗暗咂舌,谁都没想到,即便是面对着陆风这等人物,周元依旧是针尖对麦芒,丝毫不让。

    而今日,难道这两位最近在外山风头最盛的两人,就要在这里直接对碰了吗?

    诸多弟子,睁大着眼睛,竟是有着丝好奇与期待。

    “都给我住手!”

    不过,就在周元与陆风的眼神越来越森冷的时候,忽然间,道暴喝声陡然响彻,声如惊雷,携带着磅礴源气,横扫下来时,直接就将周元与陆风的源气压制了下来。

    无数弟子抬头,只见得朵源气云彩飘来,陈猿站于上方,在其身旁,还立着道红衣倩影,正是顾红衣。

    陈猿目光俯视下来,盯着周元,陆风二人,皱眉道:“选山大典即将来临,有何恩怨,都去那上面解决,休要私下争斗。”

    其实他早就知晓了今日将会发生何事,所以故意未曾来到源山,毕竟对于周元,他也是看不顺眼,自然乐得陆风去收拾收拾。

    不过他却没想到顾红衣找上门来,这让得他只能无奈的出面赶来,毕竟顾红衣的背景极大,他也是不想得罪。

    陈猿的露面,便是显示着周元与陆风的争斗没有了结果。

    两人眼神冷冽的对视眼,然后都只能收回了周身涌动的源气。

    “周元,好好珍惜这些时间吧,等到选山大典的那天,我会亲手将你打入深渊,到时候你就会知晓,在我陆风眼,你根本什么都算不上。”陆风负手而立,眼神森冷的直视周元。

    他与周元最开始的恩怨,起于顾红衣,然而到了如今,就算没有顾红衣,恐怕他也会视周元如敌。

    因为陆风已经感觉到,周元对他的地位开始产生了威胁。

    以前的在他的眼,周元不过个蝼蚁而已,根本没心思过多的关注,但后来,陆风却是察觉到,周元在外山弟子在以种惊人的速度崛起,那隐隐的锋芒,也是再也遮掩不住的冒了出来。

    陆风开始察觉到威胁,他不能容忍个来自其他大陆的弟子,来挑衅他的地位以及威严。

    对于这代外山弟子之首,他势在必得,因为这也会决定未来他在苍玄宗的前途以及地位。

    所以,他必须摧毁周元。

    周元能够感受到陆风眼浓浓的寒意,不过却并不在意,淡笑声,道:“这句话也送给你吧,希望到时候你别输得太难看,不然的话,着实无趣。”

    “你也配?”陆风面无表情,嘴角有着轻蔑浮现。

    周元却是没有再理会他,抬起头,对着站在陈猿身旁的顾红衣笑了笑,他知晓这陈猿多半是顾红衣搬来的,想来她也知道陆风他们今日将会发难。

    至于那陈猿,他只是表面式的拱了拱手,神色淡漠。

    往日的源山修行,都是由陈猿主持的,偏偏今日这个家伙借口没来,显然就是故意为之,说不定连秦镇他们今日要对他发难的事都早已知晓。

    所以,按照周元的猜测,这陈猿,显然是故意为之,在给秦镇他们创造机会。

    鉴于此,他自然对陈猿没多少好表情。

    而陈猿同样看出了周元的敷衍,当即暗哼声,但到底没有发怒,上次宗冥长老突然出面帮了周元,显然是让他心生忌惮,不敢再如同以往般,随意的找周元麻烦。

    “走吧。”

    周元对着宋婉溪,赵鲲,乔修等人说了声,然后便是转身对着山脚而去。

    宋婉溪,赵鲲等众弟子望着周元的背影,眼倒是流露出丝敬畏之色,今日周元翻手间镇压秦镇,正面硬抗陆风,显然也是彻底的镇服了他们这些平日里桀骜的弟子。

    他们之前不敢与圣州本土弟子争锋,无非便是因为有个陆风在压制,而如今,他们这边,也是出了个周元。

    如此来,对于陆风,他们倒是少了些惧意。

    想到此处,他们对视眼,然后纷纷跟了上去,簇拥在周元的身后。

    而有了他们的带头,更多的非圣州弟子也是如潮水般的涌来,时间,竟然是形成了人潮,黑压压的下山而去。

    那种声势,看得诸多圣州本土的弟子面色都是有些不太自然,显然是第次察觉到这些乡巴佬竟然也是有些不好惹了。

    陆风望着这种阵仗,嘴角也是忍不住的抽了抽,眼神恼怒,周元这种威望,从某种意义而言,是踩着他们的脸上去的。

    他没想到,今日不仅没打垮周元,反而成全了他,从而令得这些乡巴佬弟子有了个主心骨..

    陆风深吸口气,五指缓缓的握拢,盯着周元背影的双目满是冷冽的寒光。

    “你就得意吧,选山大典上,我会亲自出手,再把你给踩下去!”

    “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爬得高,摔得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