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八章 窍穴

作品:《元尊

    山涧,溪水流淌,击打在岩石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周元的身影,则是盘坐在溪畔的青石上,双目微闭,他的呼吸,仿佛都是在此时变得极为的微弱。

    体内的源气,开始顺着“化虚术”记载的经脉路线缓缓的流动。

    这道源术,主要便是要打通百零处窍穴,而如今,周元便是要感应第道窍穴所在,这点只能依靠他自己来,因为即便他拥有着“破障圣纹”,能够窥探源术破绽,但那也得他开个头。

    若是没有第道窍穴做引子,如何用“破障圣纹”探寻第二道窍穴?

    体内的源气,次又次的沿着经脉运转,过程异常的枯燥,但周元心却毫无波澜,心神凝定,感应着源气过处的任何细微异动。

    而这感应,便是大半日的时间过去。

    此时周元总算是明白,这“化虚术”修炼起来有多麻烦,这光是第道窍穴就耗费了半日的时间,难以想象光靠自己摸索想要打通更多的窍穴,究竟需要多长的时间...

    不过好在的是,当源气沿着“化虚术”的经脉运转路线运转到了三百多圈时,周元终于是隐隐的察觉到了丝异动。

    那丝异动刚刚出现的瞬间,早已凝神等待的周元便是毫不犹豫的运转源气,陡然自经脉冲出,对着那异动的源头蛮横的撞击而去。

    嗤!

    隐约的有着细微的刺痛传出,再然后周元便是感觉到体内有着道窍穴被打通了,而且这道窍穴刚被打通,那沿着化虚术运转路线流动的源气便是开始丝丝的涌入进来。

    种微妙的感觉升起。

    这让得周元知道,他找到了第道窍穴,并且将其打通了。

    “接下来,便是以源气打磨这道窍穴,最后再以云雾精气磨合。”周元也是悄悄的松了口气,再度运转源气,丝丝的涌入窍穴,然后开始按照种特殊的方法,打磨着窍穴。

    只见得窍穴内,丝丝源气凝聚,仿佛是化为了滚轮,以种特有的频率,圈圈的卷动着,摩擦着窍穴。

    这种打磨之法,才是化虚术的精髓所在,唯有如此,方才能够令得打磨后的窍穴与云雾精气相融。

    周元小心翼翼的操控着源气,打磨着窍穴,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有所生涩,但后来也是渐渐的熟悉起来,那打磨速度,也是变快了许多。

    所以,约莫两个时辰过后,周元便是感觉到这道窍穴变得愈发的圆润。

    打磨成功。

    周元面带微笑,手掌轻拍乾坤囊,便是见到只透明的玉瓶出现在了其手,玉瓶内,有着呈现乳白色的云雾缭绕。

    这玉瓶之内的云雾,便是所谓的云雾精气。

    这种云雾精气,乃是日月交替时,云层的云雾与天地源气凝聚所化,颇为奇妙。

    当然这并非是周元自身去采集的,而是他在琳琅阁以源玉换取得来,这么瓶云雾精气,就花了他两枚源玉。

    “应该够用三天吧...”

    周元自语,然后心念动,只见得玉瓶便是有着缕缕的云雾升起,最后化为白烟,顺着周元的鼻息涌入而进。

    云雾精气入体,周元便是将其控制,顺着经脉流淌,这种云雾精气蕴含的源气并不多,很容易就会被体内的源气吸收化解,所以周元必须凝定心神的将其护住,最后丝丝的送入先前打磨完毕的圆润窍穴之。

    嗤嗤!

    云雾精气涌入窍穴,便是飘飘荡荡,悄然的融入进去。

    而随着云雾精气的不断融合,周元也是开始感觉到,丝丝奇妙的感觉,自窍穴传出,隐隐间,似乎是有着某种飘渺之感。

    如此,又是个时辰过去。

    周元忽然睁开了双目,那眼目仿佛都是有着淡淡的雾气萦绕,片刻后方才彻底的散去。

    而他的面庞上,则是有着抹欢喜之色浮现出来。

    这化虚术百零道窍穴,终于是被他彻底的修成了第穴!

    他抬头看看天色,这第道窍穴,竟是耗了他将近日的时间,如此算来的话,想要将这化虚术修成第重,起码都得将近月时间了。

    化虚术有三重,每打通三十六道窍穴,方才能够踏入下重。

    “不过还好,我有破障圣纹!”

    周元微微笑,如今第道窍穴已成,那么接下来,他便是可以使用破障圣纹直接找出第二道窍穴所在,如此的话,便是省去了最为麻烦的感应流程。

    想到此处,周元也是毫不犹豫,心神动,只见得眉心若隐若现的古老圣纹便是落下来,融入了周元的双目深处。

    “破障圣纹!”

    低沉声音响起,周元体内的源气,再度沿着化虚术的经脉路线运转,而周元的眼瞳,仿佛是看穿了肉身,最后汇聚在了第道窍穴所在的位置。

    仿佛是有着道奇妙的波纹散开。

    那是破障圣纹的力量。

    波纹扩散,如此约莫数分钟后,周元心神猛的颤,因为他见到,在体内的某个位置,忽有异样波动传来。

    他毫不犹豫的催动源气,冲撞向了那个地方。

    嗤!

    熟悉的细微刺痛传来,道窍穴直接被撞开。

    而就在这道窍穴被撞开的瞬间,周元便是感觉到第道窍穴终有着丝丝的源气蔓延而来,直接是与这道窍穴,建立了链接。

    这显然是说明了,这正是化虚术第二道窍穴所在。

    周元眼睛睁开,眼满是狂喜之色,第感应第道窍穴,足足花费了小半日的时间,然而凭借着破障圣纹,他却是将这个时间缩短了不知道多少倍。

    而且,这种窍穴,越是到后面就越难感应,但这对于周元,显然都不会构成障碍。

    “好厉害的破障圣纹!”周元喃喃道,他此时方才彻底的明白这道圣纹有多神奇,拥有了它,周元日后修行任何源术,都是能够事半功倍,效率远非常人可比。

    周元的眼有着火焰燃烧起来,旋即轻笑声,道:“祝岳,我就要让你瞧瞧,就算没你的指点,这化虚术,我周元依然能够修成!”

    他深吸口气,双目再度闭上,开始打磨和磨合这第二道窍穴。

    破障圣纹能够让得他找到窍穴位置,但接下来的事,还是得依靠他自身来完成。

    所以,在接下来的三天时间,周元除了每日的源山修行不缺席外,其他的所有时间,都是投入到了化虚术的修炼之上。

    而在他这种废寝忘食般的修炼下,短短三日,化虚术百零道窍穴,就被他打通了整整十道!

    化虚术第重,已是不远。

    ...

    不过,在周元沉浸于修炼时,这外山,也是有着些波澜传出,引得诸多弟子惊愕。

    波澜的源头,让人意外的竟然是藏经楼后山的那些讲师,这些讲师在外山地位颇高,是因为他们是内山弟子的身份,二么便是他们教导其他弟子修炼源术,身份自然不样。

    不过,据说这次,不少讲师都是暗放出话来,说他们所教导的源术,禁止周元前去听课...

    这些消息出来,顿时引起了不小的哗然,众多弟子都是对周元倍感同情,谁都没想到,他这次竟然会惹上这些讲师...

    原本这种事情,身为外山管事的陈猿应该出面喝止,不过不知为何,他却是犹如未闻,导致此事在外山传得沸沸扬扬,极为的热闹。

    “那周元据说是惹怒了祝岳,祝岳毕竟是内山弟子,认识的朋友不少,其他的那些讲师,自然不想为了个周元就得罪他,所以才说了不教周元源术。”

    “这周元,也真的是太狂妄了,竟然还敢得罪祝岳师兄。”

    “是啊,如今没了那些讲师教导源术,那周元自己摸索的话,能修成什么样?呵呵,这样的话,三月后的选山大典,他怕是没什么指望了。”

    “的确是活该,如今被众讲师封杀,看他如何是好。”

    “......”

    类似的窃窃私语声,在外山每个角落传开着,显然幸灾乐祸的人不在少数,毕竟觊觎周元那等弟子的,还是大有人在。

    藏经楼,后山。

    堂,祝岳负手而立,在其前方,顾红衣,祝峰等弟子盘坐在蒲团上,闭目感应。

    忽然间顾红衣睁开明眸,那娇艳动人的俏脸上掠过抹喜色,道:“我感应到第六道窍穴了!”

    其他人闻声也是睁开眼睛,羡慕的望向顾红衣。

    祝岳面庞上还有着血痕没有消退,他笑着点点头,淡然的道:“你们不用羡慕,红衣天赋比你们好,能够有此效率不出意外。”

    “那也得多亏有着祝岳师兄指点。”其他弟子纷纷恭维笑道。

    那顾红衣微微犹豫,也是冲着祝岳抱拳,表示感谢。

    祝岳似是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但那嘴角微微翘起的自得,却是有些掩饰不住。

    他双手负于身后,目光抬起,望向远处,脸庞上忽的有着抹冷笑浮现出来。

    那个周元,不知如今打通了几道窍穴?想来应该是连门都还入不了吧?

    “周元啊周元,如今无人教你,想必你也后悔了吧?嘿,不过就算你现在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教你了!”

    “得罪了我祝岳,我就要你知道什么是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