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神魂

作品:《元尊

    在夭夭明眸的注视下,周元的身形,再度展动,九十式锻龙戏不急不缓的施展出来,倒是熟练了许多,再配合着他的呼吸,隐隐的有了点行云流水般的模样。

    吼!

    而待得最后个动作落下,周元再度做出了张嘴吞吸之势,道若有若无的龙吟声自其体内传出,顿时其身体震,这天地间便是有着源气汇聚而来,化为道白线,被周元口吞入嘴。

    轰轰!

    源气入体,身如火炉,周元心念动,便是引着那入体的源气,仿佛浪涛,波波的再度对着第脉冲刷而去。

    这番冲刷,又是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

    周元身体隐隐泛着红光,片炽热,将汗水都是蒸发,他感受着体内那有所松动的第脉,嘴角浮现笑容,略作休整,便又是在夭夭的注视下,继续施展出了九十式锻龙戏。

    在接下来的时间,又是有着两道若有若无的龙吟声接连响起,而这也代表着周元再度进行了两次冲脉。

    这加上前面的两次,就是四次!

    四次冲脉!

    寻常未开脉者,天只能进行次冲脉,经脉就会有些难以承受,然而周元却是四次,这得多么坚韧的经脉?

    旁的夭夭,眼眸之终于是在此时出现了些涟漪波动。

    而此时的周元却是没心情注意夭夭的神色,此时的他,浑身滚烫,盘坐在地面上,他能够感觉到体内经脉传来的微微刺痛,这表明着经过四次冲脉后,他体内经脉的承受程度也快达到极限。

    他感应着那第脉,嘴角便是忍不住的露出抹喜意,原本封堵的第脉,经过这三次的冲脉,显然是再度有所松动。

    “按照这种效率,恐怕不需月,只要十日时间,我就能够将这第脉彻底的打通!”

    想到这个速度,即便是以周元的镇定,都是忍不住的露出些激动,原本苍渊说他再次开脉会比旁人更难,这已经让得他有了数月才能开脉的准备,但哪能想到,借助着龙吸术的强横以及他经脉的坚韧,却是将这个时间大大的缩短了。

    想当初苏幼微个月的时间打通第脉,就已成为了大周府开脉最快的人。

    那他这十天开脉,又该会是何等的层次?

    当然,周元清楚,苏幼微的月开脉,乃是实打实的依靠天赋以及自身,毕竟她没有高深的引气术,也没有九兽汤以及玄晶米。

    所以,究竟谁高谁低,也还真不好说。

    不过,有点可以确认的是,因为二次开脉的缘故,当周元开第脉时,必然会比苏幼微的第脉强悍,而至于强悍多少,就只能到时候测试了。

    “看来连黑爷爷都小看了你这二次开脉。”夭夭的带着丝惊讶的轻灵嗓音响起。

    周元笑了笑,道:“可能像我这么惨的人,不多见吧。”

    夭夭闻言,倒是认同的点点头,光洁如玉的脸颊浮现抹浅浅笑容,道:“这倒也是,本是天生开脉者,却又后天脉封闭,这种情况,很罕见。”

    “叽叽。”在那旁的地上,吞吞也是指着周元,那眼竟是透露着讥笑的意思。

    被头小兽嘲笑了,周元咬咬牙,抓起旁的石头便是对着吞吞丢了过去。

    嗷!

    然而面对着丢来的石头,吞吞张嘴就将其吞得干干净净,然后冲着周元挑衅般的张牙舞爪。

    周元气笑了,目光转,却是伸入怀掏了块肉干出来,这是以源兽肉精心烤炙而成,也是他用来恢复消耗体力的。

    吞吞的眼睛在肉干出现的时候,就直直的盯了过去,粉红的舌头吐出来,留着口水。

    “呵呵。”周元冲着它呵呵笑,就塞进嘴两三口给吃了,小畜生,给我斗。

    嗷嗷!

    吞吞见状,顿时怒了,发出低吼声。

    夭夭望着周元调戏着吞吞,忽的出声道:“它若是发怒了,可是真会吞人的,你想看看它肚子里面是什么景象吗?我可从未见过有什么东西能够活着从吞吞的肚子里面出来。”

    周元嚼动的嘴巴顿时停了下来,他瞧得竖起尾巴恼怒盯着他的吞吞,然后冲着夭夭勉强的笑,道:“你会制止的是吧?”

    夭夭红唇微弯,似笑非笑的道:“或许吧。”

    “你狠!”周元咬牙,极为干脆的将怀所有的源兽肉干掏了出来,脸笑容的送向吞吞,道:“来,尽管吃,管饱!”

    吞吞直接扑到周元身前,舌头卷,就将那叠肉干吞入嘴,阵猛嚼,不过看起来它对这味道很满意,尾巴都是欢快的摇了起来。

    吃了肉干,吞吞似乎看周元稍微顺眼了点,直起身子,只爪子搭在周元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仿佛在说你做得很好…

    周元嘴角微微抽搐了下,这小畜生都快成精了。

    “夭夭姐,这吞吞究竟是几品源兽?”周元看向夭夭,好奇的问道,因为他还从未见过灵智如此之高的源兽。

    这看上去犹如小狗般的吞吞,应该来历不凡。

    夭夭闻言,也是露出沉吟之色,最后摇摇头,道:“我也不知,自从我记事起,吞吞就直陪在我的身边,不过黑爷爷说过,吞吞若是彻底成长起来的话,这天下间它不能吞的东西,恐怕不多。”

    周元暗暗咂舌,苍渊竟然给了吞吞如此高的评价?看来这小畜生还真是不简单…

    “夭夭姐,听师父之前说过,你源纹造诣不低?”周元将吞吞放在他肩膀上的爪子弹开,然后抬头冲着夭夭笑道。

    夭夭柳眉微挑,道:“想学源纹?”

    “源纹直都在学,毕竟若是无法开脉的话,那就是我最后的希望了。”周元老实说道。

    夭夭微微弯身,修长玉指拎起吞吞,抱在怀,轻轻抚摸,而吞吞则是舒服的趴在那柔软香腻之间,微微拱了拱,看得周元眼角跳了跳,暗骂声小畜生好艳福。

    夭夭莲步轻移,走进石亭,在那石凳上优雅的坐下,然后玉手托着香腮,略显慵懒的盯着周元,道:“教人太累,不想做。”

    周元也是爬到另外的石凳上坐下,直接开价:“翡翠酿虽然算是美酒,但比它好的还很多,我帮你找。”

    夭夭闻言,那如玉般的小脸上顿时露出抹笑颜,那霎那间的风采,竟是连这花苑的百花都是为之黯然失色,同时也让得周元都是心跳了下。

    她微微笑道:“真识相。”

    周元也是笑,旋即道:“但还是只能每天喝瓶。”

    夭夭笑容敛,颇有些恼怒的盯着他。

    但是周元这次没有退让,毕竟喜好归喜好,但却不能毫无节制,苍渊说过,夭夭不能动用源气,酗酒太多,难免伤身。

    见到周元不肯松口,夭夭也是轻咬了咬银牙,但最终只能恨恨的剐了他眼。

    “你既然学习过源纹,自然也该知道,源纹道,最为重要的是什么吧?”夭夭平复下心的恼意,语气变得平淡起来,道。

    “神魂。”周元说道。

    夭夭螓首微点,缓缓的道:“那你可知,神魂的境界之分?”